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382节:七键卫Ⅱ
    当赫尔曼.该隐拿着他的日记走进知识之厅的时候,这位老人发现他的老友们都已经坐在那张圆桌前钮特.金里奇议长的面前放满了各种厚度的笔记本,不得不站在椅子上的他手里拿着两本日记正在比对。

    提姆.波伦蒂,这位少女模样的草原精灵传奇法师正站在钮特的身边,她正和钮特手中的日记对应着她自己的记忆。

    里基.桑托姆,说实话,这个侏儒一直都是赫尔曼看不懂的家伙,因为他有太多的秘密记在他的脑子里,以至于当赫尔曼看到他面前如小山高的本子时,不禁开始考虑这家伙是不是连吃饭坐哪张桌子都有记录。

    米提.罗姆尼,这位沉默的女士一如往常,她的面前只有少数本子,但每一本的厚度都远超赫尔曼的预期,以至于赫尔曼觉得这东西是不是平时被米提用来做某些本份之外的事情……愿她的学生们永远都不做出忤逆于她的恶事。

    米歇尔.巴赫曼,老友,我知道你喜欢做记录,只不过你这记录也太多了吧……看着米歇尔身后和身前同样‘壮观’的笔记本们,赫尔曼觉得这位老友根本就是一个记录者。

    最后还有阮炮,这家伙面前什么东西都没有,他正在帮米提翻找着属于她的一些笔记本,难道他的脑子就这么管用?啊,天知道呢,唐人一向都是那种能够给人以一种无论如何都能做到的映象,一开始阮炮这个家伙一开始像一个傻瓜一样来到奥术兄弟会说要成为一个法师的时候,又有多少人会想到他会在那么短的时间里成为一位了不起的传奇法师……真是一个善于制造奇迹的种族。

    “天哪,赫尔曼!你终于来了!我们现在已经焦头烂额了!”提姆注意到进入知识之厅的赫尔曼,这只草原精灵少女用她尖细着声音喊道:“是大事!我们脑袋里的记忆被伟大的ao删改过了!”

    “如果没有这些日记,我们永远都不会记得‘飞翔的河南人’号上被时间与空间所‘遗忘’的那个人。”钮特抬起头看着赫尔曼,用非常严肃的口吻说道。

    “遗忘?你们是说艾拉对吗。”赫尔曼的回答让六位键卫一起放下手里的工作,

    赫尔曼笑了笑,他拿起自己手里的日记:“我想,大概只有我这种会每天都记下日记的家伙。才不会被‘遗忘’了某些不应该被遗忘的东西。”

    “喔,赫尔曼,你为什么不在我们的月会上提到这一点,这让我们感觉自己就像是傻子一样。”里基抓着他头顶那为数不多的头发:“艾拉.怀特.洛万塔。我们都忘了这个名字。”

    “他的全名是艾拉.怀特.涅.洛万塔,不过我从日记里看到莫宁更喜欢叫他伽纳。”赫尔曼挥了挥他手中的日记本:“说实话,我的记忆也有过缺口,但是我的运气不错,见到了那个孩子。玛索。”

    “玛索,我的老友,你是说苏菲的孩子,对吗。”米歇尔放下手中的笔记本问道。

    “是的,我的老友,苏菲和艾拉的孩子,但不是莫宁的,很有意思对吗。”赫尔曼笑了笑,来到桌前的他将手中的日记本丢到了桌上:“我在日记里集下的东西并不多,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这一点。”

    “我好像记得莫宁的孩子……啊!”里基突然捂着头惨叫了一声。赫尔曼立即变了脸色:“里基!不要强行去想你想说的那些话!如果你不想死的话!”

    过了好一会儿,里基抬起头,满头是汗的侏儒着着众人:“该死,我……我差一点儿就想到那个名字了,赫尔曼,你说的不错,它差一点儿要了我的命,现在我连想都不敢想。”

    “看起来是整个位面的意志不容我们插手这件事情,忘了莫宁有什么孩子,除非你们都想死在我的面前。回去你们自己用法术处理一下,赫尔曼,你也一样,免的有一天你说顺口了把里基给害了。因为我觉得位面的意志绝对不会给我们这些‘偷渡客’第二次机会。”钮特一本正经的站到了书桌上,做为议长,他觉得自己有意义告诉自己的同伴与下属们这些话语,免得有一天七键卫不得不变成六键卫或是五键卫,那就不好玩了。

    “是的,我会去处理一下。现在我们来提一提艾拉,既然他是玛索的父亲,可是我在接待他的时间,为什么这只小崽儿会从他的母亲那边选择血脉继承,这不合猫人的常理,因为这些外乡猫人以自己的父系血脉为尊,跟随自己母系血脉的情况只能说是他没有父亲。”

    “也许是因为他真的没有父亲,因为他父亲的一切事迹都已经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米提看着众人耸了耸肩膀说道。

    “不,米提姐姐,现在他的父亲的事迹已经不再是消失的状态了,因为我们都记起来了,位面的意志不会让这样一个突兀的‘错误’历史出现在大庭广众的面前。”提姆站到了钮特的身旁,做为钮特的爱侣,她看着众人:“艾拉的事迹也许很快就会被那些神秘的吟游诗人传唱起来,毕竟他是一个传奇萨满。”

    “好吧,无论怎么说,我想这是我有生之年里最直面死亡的一次经历了。”里基倒是坐在了椅子上,侏儒掏出自己的手帕开始抹去汗水。

    “说起来,我一直都记得艾拉,这么些年,你们提到‘飞翔的河南人’时,从来都没有提过他,我还以为是因为他的死亡让你们伤心。”从来没有说话的阮炮在这个时候丢出了一个重磅炸弹,他坐到了自己的椅子上:“其实,我也知道莫宁的孩子是谁,但是他并没有选择继承莫宁的血脉,而是选择了自建血脉。”

    “等一下,阮炮,为什么你不会头痛。”里基瞪大了眼睛看着阮炮,后者笑了笑:“我是那个孩子的第一任接引者,他说要做一个圣骑士,于是我把他丢给了别人,就是这么简单,世界的意志再怎么伟大与无情,也不可将做为直接接触者的我干掉,不是吗。”

    “喔,阮炮,你们唐人的运气简直强的让人无法理解。”钮特叉着腰说道。

    “别闹,议长阁下,你明明是一个小草原精灵。”阮炮笑着反驳道。

    “好了,现在我们已经搞清楚艾拉的身份,也明白了这些事情,现在有一个问题,我们要不要告诉玛索。”说完这句话,米歇尔就注意到自己的友人们脸色都变了。

    “看在奥术的份上,我的老友,别在想这个问题。”一脸紧张的赫尔曼用力的摇了摇头。

    而钮特更是直接,他在知识之厅拍了一个位面锚,直到这时,米歇尔才注意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半虚像化了,于是这位传奇连忙将自己的这个建议赶出脑袋,而下一秒,虚像消失了,仿佛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好吧,看起来我们还是忘了玛索的身世,想一想,我们到底要怎么才能让‘飞翔的河南人’号的所有无辜获得拯救。”提姆一脸的心有余悸,看着众人如此说道:“至少看在奥术的份上,别想那些足以让自己死无葬身之地的想法了。”

    “这好说,把血钱交给玛索,告诉他……等到了境界解放之后,让他去找莫宁和杰西卡.兰盾不就行了吗。”米提一边说,一边看着自己的手,生怕说了什么不该说的东西。

    “境界解放?天知道这小家伙什么时候才能够到达,我想这应该是需要一段时日,那么我们应该选择一些什么物品来做为他的奖励呢,毕竟跑过半个大陆来送这么一封信,也是挺累的不是吗。”赫尔曼说道。

    “这个简单,我那边正好做了一些小小的魔法装备,可以给他们提供一些。”阮炮说道,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又一次拯救了所有人的脑细胞。

    “很好,阮炮,这件事情就这么说定了,交给你办。”钮特说完,看着众人的议长先生拿起脚边的铃铛摇了摇:“现在散会吧,回去把自己脑袋里的记忆好好处理一下,我不希望明天举行月会时,知识大厅里的七张座椅少上几位主人。”(未完待续。)(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