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391节:清除
    月球一号坑,酒吧‘快乐的阿尔瓦多’。

    做为这座酒吧事实上的主人,沙尔瓦特正搂着自已女友青叶樱的腰技在酒吧角落一个小区块聊天,不过和警察先生总是迟来一步,两个人的世界里也总是会有人乱入,面对走到自己面前的安麟,沙尔瓦特不得不表露出做为一个生意人的善意:“这不是安家二少爷吗,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儿玩。”

    一屁股坐到沙尔瓦特面前,年轻人抹了抹鼻尖:“真是累死我了,沙尔瓦特,你还记得那个避难所吗。”

    “当然,第一次人虫战争时代的联邦装甲突击兵772团的停尸地,还是你和你哥在内的一队小伙伴发现的,避难所的电子眼确认了你们自然人的身份然后打开了大门,跟中了大奖一样。”

    “对,那是十年之前的事情了,做为发现者,当年我们哥几个可是骄傲极了,但是昨天有一队小猫人过来,说772团有一个混血小猫人的dna没有在避难所的所有死者身上找到过,不知道他死在哪儿了,为此那些寻找者又找到了我们家,就要让我来帮着他们再一次完全的搜索避难所。”

    “原来如此,看你一脸憔悴的模样,真是辛苦你了。”青叶樱微笑着感叹道。

    “话说回来,我对当年这些勇士的确保有敬意,没有他们也许就没有我们安家先祖什么事了,所以我配合他们在避难所里找了整整一天一夜,还真的找出了好几个暗藏的dna保存间,今天那些小猫人说搜索工作先告一段落,我一出避难所,唯一想做的就是来你的酒吧喝上几瓶,老班长。还有亲爱的书记长,你们应该会欢迎我,对吧。”安麟问道。

    对此,做为生意人的沙尔瓦特展开了双手:“当然,听说了你做的这些事情,今天你的酒免费续杯,来。咱们不醉不归。”

    ……

    沙尔瓦特的酒量并不差,而安麟显然也是一个历经了众多酒精考验的年轻人,两人很快就喝高了,安麟拍着沙尔瓦特的肩膀一个劲的抱怨着:“你说玛索那个小王八蛋多可恶!我和我哥从明恩和明恩很小的时候就开始照顾她们了,结果这小王八蛋不声不响的就把她们的心给抢走了!我不服!”

    “就这一点来说,玛索的确是一个王八蛋。”虽然沙尔瓦特的确是玛索的好朋友。但是做为一个男人,他还是对自己友人如此推土机配后宫的表现深恶痛绝。

    “对啊,我和我哥那么爱着明恩与明美,结果呢,她们还说要和我绝交!”安麟一边说一边咧着嘴干嚎:“我不服!!”

    “好啦,虽然我和沙尔瓦特都是玛索的好朋友,但就这一点来说。换做是我们,我们也会感觉不服的啦,安麟不哭。”青叶樱也是做出了安慰虽然青叶樱知道自己小男友与安麟的关系比不过他和玛索的关系,但是如今安麟如此可怜的自白。还真是让人感觉到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我哥说既然明美和明恩不喜欢我们哥俩,那也就算了,可他妈我就是不服!”说完,安麟一仰脖喝完了杯中的酒,然后一低头吐的稀里哗啦。

    ……

    将场地交给义体服务生来处理,沙尔瓦特和青叶樱拖着醉的不清人事的安麟出了酒吧。正在外面等自家少爷的义体司机连忙过来接过了安麟。

    “这是怎么了。”没有太多智商的司机问道。

    “你的主人喝醉了,我们已经给他抹过了脸, 而且还喂了清酒药。希望他会好过一些,不过还是希望你能够带着你的主人回家。”沙尔瓦特与这位义体司机说道。后者点了点头:“谢谢。”

    “好了,你快点带他回去吧。”沙尔瓦特虽然直到这个时候依然感觉这安麟为什么会来找自己而有些奇怪,但说到底,谁家孩子失恋不是来找老班长和老书记长来哭诉的,最近就因为玛索这一惊天翻盘反杀,不算安麟这小子都已经有一打家伙来找过他和樱喝酒喝到哭了。

    看着车门关上,青叶樱摇了摇头:“真是一个可怜的家伙,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个世界就是如此残酷,有人赢就会有人输,玛索的这一次交易几乎抓住了这些家伙的所有弱点,他们这些大个子被反杀还真是一点都不冤,我都感觉有林家姐妹做为幕后黑手的错觉。”

    “是啊,我个人感觉我的老朋友玛索可不像是能够做出这段手段的天才商人,如果是林家姐妹做为幕后黑手,那才叫正常。”看着浮空车启动开始伸空,沙尔瓦特满脸的感叹如果真的是玛索自己的想法,沙尔瓦特只能说玛索这是近朱者赤,入墨而黑……也是满正常的不是吗?

    牵住自家老班长的手,沙尔瓦特看着她:“话说,要我送你回家吗。”

    “好啊,要不然我家老父说不定就要杀到你的酒吧来了。”青叶樱笑着回答道。

    “带着他心爱的十二号大口径独头霰弹猎枪吗?”沙尔瓦特说了一句俏皮话,引来了青叶樱的笑声,就在这小个子撅起嘴想要亲自家女友之时,身后传来的巨响声让他与她同时扭过头。

    只见一个巨大的集装箱压在了浮空车上,重力加速度将安麟乘坐的车子几乎完全的压扁了。

    抬头看着夜空,完全无法确认天上到底有什么的沙尔瓦特叹了一口气:“亲爱的,咱们还是回酒吧 等你的父亲过来吧 。”

    “我也深有此意呢,沙尔瓦特,联邦的夜空第一次让我感觉到了危险的存在。”青叶樱叹了一口气,面对人力不可能对抗的巨型集装箱,老班长觉得还是带着自己的老书记长兼小男友回到坚固的酒吧地下部份至少这座曾经是军用地下堡垒的酒吧比没遮没拦的天空能够给人更多的安全感。

    ……

    “喔,沙尔瓦特家的酒可真难喝。”当车门一关上,本来烂醉如泥的安麟坐了起来,车内的视频通信里,自己的哥哥对着他笑了笑:“辛苦了,沙尔瓦特家的苦艾酒以高酒精度而闻名,幸亏你提前服下了解酒药剂。”

    “说实话,那些小猫来的也正是时候,我都想不到找个什么理由去沙尔瓦特那边,真是瞌睡送枕头,这样一来,就算是事后玛索的那条浮空椅里的后门被发现,我们也可以说我们早已经死心了,这一点沙尔瓦特和青叶樱可以作证……我的哥哥,话说回来,我们真的需要这么做吗?”

    “当然,由其是在你找的那个叫神秘的sf夫人还没能够找她的物理地址的情况下,减少我们的犯罪动机就成了必要的工作,而且……我的弟弟,你真的觉得那个神秘的sf夫人真的可靠吗?”

    “至少她做的事情从来都没有败露过,她可是能够入侵教育系统改学分的可怕存在,教育系统的保安有多可怕谁试过谁知道,但是这位夫人据说两次修改都没有留下来过任何可确认的行踪,最后这两次修改直到现在都还没有被检查出来呢。”

    “这么利害,听起来不错,好了,我的弟弟,快点回来,我还需要把宿醉的你背回房间呢。”说到这儿,屏幕里的兄安麒注意到了自己弟弟的异常:“怎么了,我的弟弟。”

    “我似乎听到了……很奇怪的声音?”做为弟弟,安麟抬起了头,似乎想要通过单向透明的车顶看到什么,于是下一秒,通信中断了。(未完待续。)(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