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415节:复仇的节奏Ⅳ
    “啊……好吧。”手里还拿着匕首的玛索耸了耸肩,将匕首收好的他将管家的尸体拖到了书桌后,然后将倒霉的纳撒尼尔先生拖到椅子上坐好这可真是一个困难的工作,由其是纳撒尼尔先生的体重,这胖子真是够沉的。最后撒上一些可以中合血腥味的药粉,炼金术师的诚意出品,因为有大眼先生的赞助,因此玛索乐于花钱。

    “很好,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出去。”大眼这个时候已经换下了沾上血的皮袍,将它收好丢进空间袋,然后又上了一套衣物,然后戴好假面。

    “原路回去,我之前让你准备的东西你有准备吗。”玛索走到房门口问道。

    “当然。”大眼先生拿出一枚水晶这东西是工程学大师和炼金术大师组合出品,可以将一个人的声音录下,虽然只有短短的数分钟,但可以通过术式来增删,因此是一个非常有用的道具,无论是原住民和玩家,都喜欢用这东西代替信件来展示自己的财力。

    玛索拉开了门,大眼触发了播放键,从里面传来了纳撒尼尔的一阵笑声,然后他的声音再一次的响了起来:“很好,这笔生意就这么说定了,你们回去告诉你们的商会长,我对他的货非常有兴趣!欢迎你们下次再来!”

    这是玛索让大眼找的东西,大眼翻找了自己存放起来的所有通信水晶,然后从中剪出了这么一段,因为这东西音质非常好,因此玛索走出门的时候,可以看到走廊边的仆人打量了自己一眼,然后很恭敬的点了点头。

    于是玛索转身。让大眼走出房间之后俯身行了一礼,然后带上了房门。

    喵了个咪的,杀过人装了逼就走。感觉好刺激,这一轮刺杀是不可能上直播的。但是玛索觉得自己的这次刺杀绝对可以进刺杀月榜top30,喵了个咪的这也是钱啊。

    下了楼,走向房门的时候玛索和大眼在偏厅前停下了脚步,因为他看到明美与明恩,还有一位草原精灵女性正站在偏厅等着自己,后者穿着亚修比的宫庭长裙,只不过原本低胸的衣物被改成了高领装……好吧,这种改造是神职人物的专属。明美和明恩也是这么穿的……姑娘们是牧师,似乎因为一系列的行为,姑娘们在无名氏神殿派系中一时广受好评。

    “玛索先生,夜上好,我是迪尼尼.沙沙尔,帕罗恩斯特无名氏教会的负责人,出于负责的心态,我站在这里等待着你的到来。”这位女性对着玛索行了一个女性用的提裙礼。

    “你好,迪尼尼夫人,有什么事吗。”玛索有些奇怪的问道。

    “你的女伴明美与明恩。是我邀请来到这个舞会的,因为纳撒尼尔先生一直都是教会捐助者名单中的大户头,因此……您也应该明白。不是吗。”

    “所以米米塔死了……也就死了,不是吗。”大眼抢着回答道,他的话语让迪尼尼皱起了眉头:“大眼先生!您怎么会在这儿!”

    “迪尼尼夫人,您应该通过一些手段知道我有为复仇之神与艾拉夫人工作,而且在我看来,您似乎也知道大眼先生与纳撒尼尔先生之间的过节,所以……”玛索说到这儿,抬起左小臂将袖箭指向了迪尼尼夫人这种瞄准方式虽然没有举起手那么有气势,但胜在无论是转向还是调整都可以做到高速有效。因此在面对这个无法确认其等级的牧师时,玛索觉得这样的瞄准方式应该会更加的有效:“你总不应该为了自己的大金主就想着出卖我们吧。”

    “如果我说是。你就想杀了我吗?”迪尼尼夫人问道。

    明美和明恩在这一刻异心同体的从裙下绑在腿上的火枪袋里拔出了火枪,只不过不是对着玛索。而是对着迪尼尼夫人:“夫人,我们尊敬于您,但很显然,您并没有能够让我们做来背叛举动的筹码。”,这是姐姐的声明,而妹妹的发言更加有力:“对不起,比起您能够给我的荣耀,我们姐妹更看重玛索带给我们的幸福与快乐……不好意思,夫人。”

    “真是两个死心眼的小丫头,我有说要出卖眼前这只无名氏所宠爱的小猫吗。”迪尼尼夫人说完还笑了笑:“真是的,我以无名氏的牧羊人之名起誓,今天我根本没有见过你……好了吗?现在的姑娘儿真是不中留,小猫,你现在应该很开心对吧。”

    玛索松开了心中的弦,他放下手:“对不起,迪尼尼夫人,我发过誓,要让所有凶手获得他们应有的报应。”

    “我知道,所实话,我也很高兴,终于有外乡人愿意来做这件事情了,原住民之中很少有人愿意去同时得罪好几个大贵族,但很显然你们外乡人并不在意……”说到这儿,迪尼尼扭头看了身边的明美和明恩:“好了,我的姑娘们,你们已经用你们的行动向这只小猫证明了你们的忠诚,难道你们真的准备打死你们眼前的这个老太婆好取悦你们的小情郎吗。”

    明恩看了一眼玛索,发现猫崽点了点头示意姑娘们别这么紧张,这才和姐姐一起收起了武器。

    “好了,你们快点走,纸毕竟包不住火,我听说汤姆.埃奇沃思这个大个子明天就准备北上了,所以你们最好先去见他一面。”迪尼尼夫人说到这儿,抢先走到了走廊上打量了两侧:“没有人,来,小伙子和姑娘们,跟我来。”

    于是玛索等人跟着这位老夫人,很是简单的走过走廊,迪尼尼夫人在走廊尽头拍了拍墙壁上的一块砖,然后玛索等人就看到一道暗门打开了,从这里看过去正好是邸宅的院子外面的小巷。

    “纳撒尼尔的父亲曾经向我展示过这个暗道,我记住了它的打开方式,现在快走离开吧,夜还长着呢。”

    “喔,我很好奇。您是在怎么样的一种情况下知道的这个暗道。”大眼先生再一次的吐槽道。

    “当然是在男人向女人展现他的魅力,财力还有爱意的时候,说起来。纳撒尼尔差一点就得叫我母亲了,毕竟马南公爵是一个幽默而风趣的男人。有钱多金的实权派,最重要的是当年纳撒尼尔只有五岁,他的人生道路还没有变的如此不堪。”迪尼尼夫人说到这儿笑了笑:“很可惜,最终我还是没有选择马南公爵,毕竟一个心怀异志的大个子可不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而现在看起来当年我的选择也是不错,如果我真成了纳撒尼尔的母亲……那么玛索先生,今天我这个老太婆只怕就得被你的小相好打死在偏厅里了。”

    好吧。迪尼尼夫人您也是吐槽的实力派,考虑到此地不是久留之地,一脸尴尬的玛索点了点头:“明美,明恩,我先带着大眼先生离开这里。”

    “路上小心。”明美这么说道。

    “工作小心。”明恩这么说道。

    玛索点头,然后跟在已经走出去的大眼先生身后离开了马南公爵府。

    走出很远之后,大眼突然扭头看了玛索一眼:“那两个姑娘看起来可真是对你死心塌地的好。”

    “……那是当然。”玛索扬了扬眉头,姑娘们的这般表现让玛索可是非常满意:“铲屎的对我真是太好了。”

    “年轻真是好。”大眼很是难得的笑了笑:“接下来怎么办。”

    “迪尼尼夫人给我们指了一条路,而且说实话汤姆.埃奇沃思的家离我们也挺近的,怎么说。”

    “那好。咱们走吧,埃奇沃思的宅子可没有马南家这么多,不过想要进去还是得花一点时间。毕竟他喜欢狗,而我记得没错的话,你们猫人应该很……讨厌狗,对吧。”

    …………

    面对大眼先生的提问,玛索用渗了剧毒的肉包子打消了他的疑问,埃奇沃思家的狗的确养的好,可还是顶不住玛索选择的包子这可是明美和明恩做的超美味肉包,肉汁美味皮薄馅多,又是玛索直接丢在埃奇沃思家喂狗的食盆里。那两条绿森军犬完全没有任何怀疑吃下了它们,然后一声不吭的跪了。

    “看起来你将我的那袋钱使用的很是充分啊。”大眼看着玛索。用满是欣赏的口气说道:“如果不是你的那两个小丫头是比我还要利害的商人种子,我都想教你怎么用钱来生钱呢。”

    “谢谢你。大眼先生,不过现在更重要的还是先造访一下埃奇沃思候爵家吧,对吧。”玛索一边说,一边开始换装在埃奇沃思府的行动需要换一套装备,总不能穿着假面舞会的行头进去吧。

    汤姆,名字是那种大路流的,很显然当年的埃奇沃思候爵并不觉得自己的小儿子可以获得爵位,只不过运气不好,老埃奇沃思候爵的长子在一次决斗中被人砍死,次子来赶回来的路上脸黑碰到了魔兽群,下场也只能用死无全尸这四个字来形容;如果只是这样,汤姆还有一个三哥,只可惜这位不巧正好在中央山脉驻防,等到这边的信件到达要塞,却发现这位在半个月之前已经跟随巡逻队出了要塞,考虑到巡逻队出要塞至少要一个月才能回来,信使也考虑到埃奇沃思家的惨状,决定在要塞里等着三子回来。于是这一等差点就是一辈子,半年之后,整支巡逻队依然失踪,直到这时,要塞中最乐观的指挥官也只能宣布整支巡逻队定性失踪(推论阵亡)。

    老候爵直接就一病不起了,半年之后死于抑郁,于是今天玛索和大眼先生要拜访的汤姆先生就是候爵阁下考虑到埃奇沃思候爵并不是一个实权候爵,因此埃奇沃思府无论从哪一个方面来看都比不过马南宅邸,当然这也给玛索和大眼一个方便没有任何守卫,有的只是几个三心二意的仆人和并不足够的照明,玛索和大眼在阴影中移动,很快就上了三楼这是埃奇沃思府最高的一层,通常也是埃奇沃思家的主人们的休息之所。

    在走廊中走到一半,玛索停下了脚下,猫崽举起左手,在他身后的大眼在举起左手的同时右手也抬起了一把轻型弩。

    过了两秒。玛索和大眼所在这一侧的房门被打开,然后玛索加速,将走出来的家伙撞进了房间。跟走来的大眼带上房门,然后一袖箭钉死了正从床上站起来的小鬼:“你怎么还没杀死他!”

    玛索看着身下的少女。已经钉在她眼窝前的匕首楞是没有办法落下,最终他站起身:“我们是杀手,不是屠夫,大眼先生。”

    “让开。”

    大眼一把推开玛索,然后激发手中的轻型弩,弩矢钉进了少女的胸膛,这个应该是仆人的少女立即像离开了水的鱼一般抽搐了一下,然后如同冻住一般渐渐蜷缩到一半。就再也不动了。

    “大眼先生,复仇之神不喜欢无端的杀戮。”玛索不得不警告道,做为代行者,玛索可不想让复仇之神和他的老婆觉得猫崽和这只侏儒一向都是嗜血好杀之人。

    “不杀了埃奇沃思家的这个小崽子和他的小女仆,我们要怎么办,让他和她的尖叫惊动整个府中的所有人吗?”侏儒说到这儿摇了摇头:“够了,玛索先生,我知道你的善意,人是我杀的,复仇之神如果觉得我做错了。就请他在我的复仇任务结束后,收走我的灵魂吧。”

    说完,侏儒走向房间门。而玛索看了一眼死在床上的少年,又看了一眼倒在地板上的少女……如果没有认错的吧,在未来这对主仆将会是安塔的大军中最有意思的一对原住民情侣,男人是一位游击骑士,女性是一位盗贼,是一对精通地侦察任务的好手,其中少年甚至直接听命于安塔,是她的直属侦察部队的指挥官,但是现在……他和她却已经死了。

    最终。玛索跟在大眼身后走出房间,在带上房门的时候。玛索叹了一声。

    “晚安,布兰多少爷。还有茜小姐。”

    跟在大眼先生的身后,玛索跟着他走到走廊的最深处,拔出折叠式轻型弩,推开房门,玛索抢先钉翻了管家,而大眼先是将窗口边关上窗的年轻人钉倒在地,然后袖箭将正站起身的埃奇沃思候爵钉倒在地,而玛索在这时激发了袖箭,将想要飞出房间的鹦鹉直接点杀。

    大眼先生走向他的目标,玛索伸手关上了房门,窗边的年轻人似乎是身子骨好,他努力的爬向一旁的武器架,直到一发来自大眼手中轻型弩激发的弩箭钉进了他的头颅。

    “不!我的孩子!你们是谁!”埃奇沃思候爵捂着腹部,挣扎着坐起身的他看着行凶的两位喊道。

    “汤姆,你可真是贵人多忘事,你忘了米米塔.塔塔布吗,忘了也没关系,你应该没有忘米米塔.塔塔布当年的那个侏儒小跟班吧。”大眼一把掀开面罩,看着惊慌失措的埃奇沃思候爵笑道:“我为你带来了米米塔的问候,你还记得她吗。”

    “不!那一切和我没有关系!全是纳撒尼尔和罗杰他们做的!”也许是想起了什么,埃奇沃思候爵惨叫了起来:“不!你不能杀死我的孩子!你不能杀死我!”

    “够了,汤姆,你应该知道我今天来到你的面前,就没有想过放你一条生路,你和你的朋友们都得死,你的小儿子和大儿子都已经上路了,轮到你了。”

    “不!你们竟然杀了布兰多!那孩子!”话没有说完,一发袖箭就已经穿透了埃奇沃思候爵的头颅,失去了生命的候爵大人低下了头,不再言语。

    转过身,大眼看着玛索:“玛索先生,你知道吗,从米米塔.塔塔布自杀的消息传开的时候,我就发誓要为她复仇,我努力的赚钱,努力的学习暗杀的技艺,我的努力有了效果,但我一直都没能晋级……我的教练说我有心魔,我知道他在说什么,当时的我没能够在那个时候冲进房子里救出米米塔,那个时候的我完全打不过那些守卫,当时我只是觉得我太弱小了,现在想起来……弱小不是我的不能冲进房子的理由,我就是死,也应该死在那些卫兵的剑下……你懂吗,玛索先生。”

    “我知道,不能够救下所爱之人的感觉如同万刃穿心。”一想到上辈子的九叶……玛索觉得自己有资格说自己懂。

    “是啊,所以我发疯一般的想要找到能够让自己变强的东西。无论是武器,装备还是金钱……”说到这儿,大眼叹了一声。然后摇了摇头:“但是现在看起来,能够遇上你。才是我这辈子唯一一件足够被称之为幸运的事情,玛索先生,你觉得……如果我死了,我可以前往米米塔所信仰的无名氏的神国,能够见到她吗?”

    玛索沉默,因为不知道怎么回答,大眼的信仰完全和无名氏无关,玛索并不觉得这个侏儒可以见到米米塔……而且无名氏的教义也是不赞同自杀的行为(除非这是一种自我牺牲的美德行为)。玛索并不觉得米米塔能够进入无名氏的神国。

    如果是这样的话……米米塔的灵魂又会去哪儿呢?天知道,这个游戏中的多元位面如此众多,玛索根本无法搞清楚那位那怕是死也不想活在世上的少女如今会是怎么一付模样。

    “啊……我真是愚蠢,玛索先生,夜虽然还长,但我们还要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让我们走吧。”侏儒抹了抹眼角,然后走向了房门。

    玛索转身,打开房门,然后一发弩箭钉倒了房前站着的女性。后者穿着睡衣,左手拿着一把匕首,似乎是听到了书房里的打斗声。又不敢确认而拿上的小东西,只可惜用不到了。

    “是埃奇沃思候爵夫人,看起来她的小女儿今天不在家,似乎是在亚修比奥术兄弟会吧。”接住倒向自己的尸体,大眼将尸体拖进了书房,掀开她脸上的黑色长发,确认了她的身份。

    “一个麻烦?”玛索问道。

    “嗯,但是我的,不是你的。”起身。大眼再一次走向房门,玛索再一次打开房门。让大眼走出去之后玛索缓缓退出了房门,在关上门的刹那。猫崽手中的弩箭钉中了那位管家,一直在装死的老人这一次终于死透了。

    “这一次为什么又要杀了那个老人。”走出埃奇沃思候爵府,在阴影处换上日常服,等到走上街道,大眼这才扭头看着玛索。

    “因为我不想有朝一日因为我的东窗事发而让我的姑娘们过上颠沛流离的生活……我也是一个挺自私的人。”玛索这么说道,同时感觉之前的自己真的是有些虚伪了,布兰多少爷也好,茜小姐也罢,大家都是在这个游戏世界中生活的人,都要讨生活,都想活下去,如此而已。

    “至少你还有理由,不是吗,看开一些,玛索先生,你还年轻,真要出什么事,我会把所有的罪过都揽到自己身上。”大眼说完,拿出一个雪茄盒:“年轻人,来一支吗,我知道对于外乡人的你们来说,这东西并不会伤害到你们的身体……至少在你们的降临期中不会,是吗。”

    “谢谢,但我不抽烟,就如同我不喝酒一样。”玛索摇头,表示自己不玩这些东西:“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因为我不想让喜欢我的人看到我抽烟喝酒的模样,因为她们都不会喜欢我这样,虽然大家总是说人要为自己而活着,但我觉得……人生在世,总得为别人考虑,为他人着想,一天到晚觉得要为自己而活的家伙……总是会死的很快。”

    “这句话说的不错,我也这么觉得,我也是这样,复仇支撑着我活在这个可恶的世界上……”点燃一支雪茄,走在街道上的侏儒叹息着:“玛索先生,你可以跟我说说,你对未来你和那两位姑娘有什么想法吗。”

    “我要成为一个有用的猫,然后娶她们。”玛索说到这儿,就听到侏儒笑了起来:“和我年轻的时候一样,那个时候我也觉得如果能够娶到米米塔,我这一辈子就满足了……”笑完,侏儒扭头看着玛索:“玛索先生,你能够帮助我这样无用的侏儒,能够让我的梦想得尝所愿……你会获得幸福的。”

    “谢谢。”玛索笑着点了点头。

    “接下来,让我们去问候一下保罗.多利伯爵吧,他有一幢漂亮的房子……”说到这儿,侏儒一声长叹:“只可惜今天之后,想来再也卖不上好价钱了。”(未完待续。)(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