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417节:复仇的结局
    走出传送门,玛索看着眼前的大眼.金塔夫,这位侏儒正看着远处那座灯火通明的建筑有些入神,出于好奇心,玛索想要在最后的任务之前获得一个知道真相的权力。

    “大眼先生,你能完整的告诉我,你,米米塔夫人,还有这些凶手之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

    大眼扭头,看着猫崽的侏儒无悲也无喜,在整整以分钟计算的沉默之后,他笑了笑:“你们猫人真是一个为了满足好奇心而把自己的性命都敢丢掉的种族,不过话又说回来,我们之间的故事显然也不是那种足够把自己的性命都丢掉的秘密,毕竟任何一个年长者,包括那位迪尼尼夫人,毕竟他都说你是无名氏的宠儿,想来她那样八卦的老姑娘,一定会乐意给你和那对双胞胎一个面子。”

    然后这个侏儒对着玛索说出了他们之间的秘密:“在我还小的时候,米米塔的父亲塔塔布大叔捡到了我,那个时候我所在的小村落被豺狼人攻击了,整个村子里的侏儒不是成了口食,就是不知所踪,只有放着我的篮子被放在了干枯的井底,我奇迹般的没哭,因此逃过了一劫,塔塔布大叔给我取了一个姓,就是村子的地名,格夫兰特。”

    说到这里,大眼先生的脸上第一次流露出纯真的笑容,仿佛是因为说到了自己最美好的岁月,他的声音都软了下来:“我的童年非常幸福,塔塔布阿姨是一个会做很棒的食物的居家女士,每天我都可以吃到可口的食物,还有做为姐姐的米米塔带着我在草原精灵的村落里玩,草原精灵们并没有因为我是一个侏儒就看不起我或是欺负我,他们都说小个子之间总是要互相帮助……渐渐的,我和米米塔长大了,而我的生理年龄比米米塔长的快,因此我和米米塔是一起进入的青年期,渐渐的我发现米米塔……是那么的可爱。我的这个姐姐是那么的完美,完美的我觉得自己想要娶她都是一种奢望,村子里比我优秀,比我利害的男孩子太多了。我只是一个不大懂工程学的侏儒。”

    说到这里,大眼先生的脸上还是有着笑容,但是随着他的表情变冷,故事也有了新的定义:“后来,米米塔参加了一个冒险团。保罗.多利和她的妻子所在的冒险团。”

    “他们?”玛索皱了皱眉头。

    “是的,当时的保罗和她的妻子还是一对热血的青年,他和她没有说出自己的身份,冒险团四处冒险,我做为一个不入流的盗贼也加入其中,渐渐的,我发现米米塔……喜欢上了保罗。”大眼说到这儿叹了一声:“保罗年轻的时候……用你们外乡人的口气来说,那叫一个帅字。”

    “嗯……那怕他如今的样子,也是一个很帅的老头子,只不过看起来路子走的不正。”玛索回忆了一下保罗的脸。发现这个老人那怕变老了,也依然是一个有型的老人,而不是那些糟老头……只能说帅的人分层次,但绝对不分年龄。

    大眼点了点头,显然玛索的观点深得他的心意:“所以,当我发现米米塔喜欢上保罗的时候,发现自己完全比不过这个大个子,他是那么的英俊,谈吐风雅,无论是从身高还是风度都碾压了我……但是后来发生的一切彻底改变了我们所有人的命运。保罗出卖了米米塔,把她送给了纳撒尼尔……这个死不足惜的人渣。”大眼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完全是冰冷了,在这一刻玛索才明白过来。为什么他不亲手杀死保罗……“你让他死于流血过多,而不是亲手杀了他,就是为了要让他多受一点痛苦,对吗。”

    “当然,如果不是我那一箭运气不好,我应该让他享受一下长唐和阳国那边的千刀之刑。”大眼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玛索的说法。

    但是玛索还是很好奇:“保罗不像是一个愚蠢的人,他应该知道米米塔的心意,为什么还要那么做。”

    “有的人为了一枚金币都敢杀人,面对五万倍的利润,我觉得人类这种盛产最可贵的英雄与最可悲的害虫的种族里,不止会有一个保罗而已。”大眼如此回答道。

    对此,玛索无言以对,是啊,为了家族兴盛,也许在保罗的眼里,出卖一个自己并不喜欢的女孩,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并不是所有人的理智都是向着守序与善良的,长的帅和为人正直从来都无法划上等号,就像丑人也不全是心灵美的代表。

    “米米塔的事情在当时闹的很大,亚修比王国的草原精灵诸神殿军都已经在平原上集结了,草原精灵们愤怒的要求当时的老国王给草原精灵一个公道,于是一场审判开始了,为此草原精灵发誓这场审判无论结果如何都不将追究,为此他们还选择了人类之中当时最正直的年轻法官山姆.克莱门特审判官,汤姆当时是纳撒尼尔的辩护人,而山姆.克莱门特最终只是裁决纳撒尼尔支付赔偿并接受二十下鞭刑……再后来,我就听说米米塔在绝望中自杀了。”

    说到这儿,大眼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抬起头看着玛索:“我逃离了草原精灵的村子,改姓为金塔夫,我要努力的赚钱……努力的为我深爱的米米塔复仇,接下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现在我们要杀的是山姆.克莱门特,曾经的平民审判官……我发过誓,要让山姆品尝一次米米塔选择自杀时的绝望与哀悼,他有两个孩子,长子死于一次意外,次子参军后在一次武力侦察西大陆时战死,不过他还有两个孙子,都是长子留下来的,一个十四岁,一个十岁……玛索,把他们交给我,好吗。”

    “大眼先生,至少孩子是无辜的。”玛索摇了摇头,杀死孩子和看着孩子被杀对于玛索来说并不是一种刺杀的艺术,而是如同新伊甸的那些疯子一样的罪恶行径。

    “不不不,米米塔才是无辜的,这个世上从来没有什么可怜者必有可恨之处,的确,她从头到尾都在犯错。爱上不应该爱的人,相信不应该相信的人,是保罗的贪婪与恶意伤害了她,是纳撒尼尔的**与罪过伤害了她。是汤姆的狡猾与卑劣伤害了她,是山姆的背叛与妥协伤害了她……但绝对不是她的天真与善良伤害了她。”大眼看着玛索:“求求你,玛索先生,让我为克莱门特这个暴发户划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看着大眼先生眼中的乞求与渴望,玛索最终点了点头:“我不会帮你。但我也不会阻止你,但是从今天之后,我将再也不会接受你的任务,并优先接受针对你的复仇任务……大眼先生,每个人都将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

    “喔,谢谢!谢谢你!玛索先生,那怕你在事后杀死我,我也不会怪你,能够在今天这个美妙的夜晚得尝所愿,我的人生已经无怨无悔。那怕明天一早就被吊死,我也满足了,因为我终于完成了对我自己的救赎,完成了对于恶棍的审判,更是完成了对米米塔的承诺……我为她的复仇承诺。”说完,大眼将一把钥匙丢给了玛索:“这是我在帕罗恩斯特王家银行不记名存放柜的钥匙,它现在是你的了,我向侏儒诸神发誓,那怕有一天你带着复仇之神的旨意来到我的面前,我会引颈就戮。不反抗,不挣扎,如违誓约,将受万刃穿心之苦。我将永远都无法与米米塔以任何形式再见。”

    “……钥匙你自己留着吧,逃跑需要金钱的支撑,大眼先生,我只想告诉你,我从头到尾都不赞同你的将杀戮扩大的选择。”将钥匙丢到了大眼的手里,玛索说完走向了山姆.克莱门特的府邸。大眼很快跟了上来,他摇了摇头:“谢谢你,玛索先生,我欠你的,想来永远都无法还清。”

    “不要再说了,大眼先生,抢在我改变注意之前,走吧。”说完,玛索推开宅子后院的木门,左手的折叠弩激发,箭矢穿透了看门犬的脑袋,后者一头倒在了上面,而它的同伴刚想发出叫声,一发袖箭就钻进了它张开的嘴里,原本的嚎叫立即就变成了痛苦的呜咽。

    山姆.克莱门特的府邸并不大,可以说是有些小了,来到这座二层小楼面前,大眼伸手敲了敲门,没过一会儿,一个看起来十四、五岁的少年打开了门:“啊,大晚上的,你们来克莱门特家有什么事吗。”他有些好奇的看着玛索和大眼:“真奇怪,你们没有碰到狗吗,我家的狗看到陌生人会叫的。”

    回答他的是大眼左手激发的轻型弩,单手使用的小型化杀器射出的弩箭穿透了他的面门,少年倒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声响,然后玛索就听到了大厅里传来一个孩子的声音:“哥哥,你怎么了。”

    大眼举起手,袖箭激发,然后在孩子的痛苦尖叫声中走进了房子,玛索跟在他的身后一进去,就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孩子,还有坐在轮椅上靠在炉火边的老人。

    “……是大眼.格夫兰特吗?”老人的一只眼晴带着眼罩,还好的眼晴里没有任何感情,仿佛倒在血泊中的并不是他的孙子。

    “你还记得我,真是让我感动,想来你应该知道为我什么过来……对吧。”大眼的声音里也没有悲与喜,仿佛是在照本宣科的侏儒走到那个抱着腿的孩子身边,一把抓着他的衣领,将它强拖着走到炉火前另一侧的椅子旁,将那孩子丢到椅子前一屁股坐上了椅子,然后掏出一把火枪开始装弹:“五十年了,我终于办到了,你知道我等这一天……都快忘了我自己到底是谁了。”

    “恭喜你,大眼,你办到了草原精灵都没有办到的事情。”山姆拍了拍自己腿上盖着的毯子,看了一眼玛索:“大眼,你不和我介绍一下吗,这位是……”

    “玛索,外乡人,没有他的帮助我走不到这一步,你知道吗,当我敲响门的时候,总是在想,喔,房子里会是怎么样的场景,我们的山姆审判官会不会拿起他的法律武器来悍卫他和他的家人,喔。我好怕。”侏儒说到这儿,大声的笑了起来:“法律的武器,你当时在法庭上的发言还真是让我遭不住。”

    “对不起,我年轻的时候比较……用外乡人的话来说。是不是叫中二病?”山姆看了一眼玛索,玛索用点头做为回答。

    “山姆,因为你的这个狗屎毛病,你害死了米米塔.塔塔布,塔塔布夫人因为爱女辞世。最终心力憔悴因病而死……这么说吧,山姆,当初是什么原因让你选择了有利于纳撒尼尔的判决。”装完弹,将火枪顶在了还在哭的孩子的后脑上:“告诉我,快一点,山姆,我需要这个答案……已经整整五十年了。”

    “我说了你就会放过我的小孙儿吗,不可能,我知道你,大眼。这些年你在商场上的所做所为……绝对不是那种善良的代表。”老人说到这儿摇了摇头。

    “那好。”侏儒扣响了扳机,在玛索的角度看到那孩子软了下去,在那一刹那,玛索有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仿佛又回到了新伊甸入侵的时候,但很快的,玛索就明白了过来,今天在坐的没有谁是无辜者,复仇就是这样……冰冷而又无情。

    “现在呢。”大眼一边说一边开始重复装弹。

    老人笑了起来,笑够了之后摇了摇头:“果然。你们这些非人类全是疯子,看看你们的行为吧,大眼,你和疯子有什么差别。”

    “疯子杀人不用负法律责任。而我要负,所以我不是疯子,其实我也明白,应该是马南家给了你一个你无法拒绝的好处,也许是金钱,也许是地位。也许就是你后来娶的那位男爵独女,无法拒绝的好处有那么多,说不定你只需要昧着良心做出一个有利于纳撒尼尔的审判,就可以得到所有的好处。”装好弹,将手中的火枪指向山姆.克莱门特:“我知道你的选择,就像你知道我会为了复仇而做出这些选择一样,山姆审判官,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迪尼尼夫人曾经跟我说过,我会有报应的,所以说实话,我一直都在等着报应到来的这一天,今天我等到了。”山姆一边说一边再一次拍了拍自己的腿,这一次,一个石肤术出现在他的身上,然后这个老人从毯子下面抽出一把单手火枪。

    下一刻,枪声响起,山姆的额头被打飞了一块,但是石肤还是为他挡住了这致命的一击,而大眼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然后一声不吭的从椅子上滑了下来。

    “说实话,无论是正义人仕还是反派,这些家伙有一个特点就是通常死于话多,你说我说的对不起。”拿着火枪开始再装填,这个老人看着玛索笑道:“你怎么还不动手,再不动手我就要杀掉你了喔。”

    “我想知道,这地上的两个孩子……真的是你的孙子吗?”玛索看着和侏儒倒在一块儿的孩子问道。

    “当然不是了,他们都是我领养的,我的次子死的早,而我的长子不能生育,所以就领养了两个孩子,在他们在外人面前叫我爷爷,毕竟迪尼尼夫人说的不错……”装好子弹,拔出通条,使用着老式前装火枪的老人看了一眼没入自己胸口的长刀,他抬起头看着玛索笑的像一个孩子:“我……出卖了我的灵魂,换来了我亲爱的妻子,换来了我可爱的孩子,还换来让克莱门特这个姓氏成为男爵的一天,最终我还等到了报应……我的……玛格丽特……我……好冷……”像是叹息,又像是哭泣,叫出这个名字之后的山姆低下了他的脑袋,在玛索的视觉里,这个老人的躯体渐渐的与地上的孩子一样变成了灰色,不再有温度,不再有变化。

    玛索走到了大眼的身边,大眼在这个时候已经出气多过入气了,侏儒看着玛索,颤抖着从他的口袋里拿出钥匙。

    “……米米塔有一个女儿,她跟着崔兰阁下,你的这把钥匙我会转交给她,她会把你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礼物变成善意。”

    听到玛索的话语,大眼的眼中闪出一线激动,他的嘴角扬起:“米米塔……的女儿?”

    玛索点了点头。

    “该死的……纳撒尼尔……王八蛋……”低声骂了一句,大眼的笑容最终变的凝固,无力支撑的手落在了地上,而钥匙被留在了玛索的手心里。

    起身,玛索来到老人的面前,将长刀从他的死躯中拔出,石肤术对于弩箭与子弹有阻止作用,但是对于锋锐的长刀来说。只不过是一块破布的厚度。

    下一秒,一位少女带着另一位少女出现在了大厅之中,玛索起身看着眼前的她们:“艾夫夫人,晚安。”

    “晚安。玛索,今天你见证了一段复仇从开始到结束的全过程。”

    “是的,我陪着大眼先生走到了最后,但我没能够阻止他伤害无辜,因为我觉得……必须要给大眼先生一个交待。必须要让他的复仇没有遗憾。”玛索说道,同时注意到艾拉夫人手里牵着的少女:“这位是……”

    “我是米米塔.塔塔布,谢谢你,玛索先生。”这位少女一边说一边走到大眼的身边,她俯下身在他的额头吻了一下:“大眼,起床了。”

    然后在玛索的眼里,大眼坐了起来以灵体的姿态,变的年轻了很多的侏儒先是满脸惊奇的看了玛索一眼,然后发现了艾拉夫人,最终他注意到了米米塔:“我。我一定是在做梦,对吗。”

    “不,我在这儿呢,谢谢你,大眼。”

    “我…我……”侏儒看着眼前的草原精灵少女哭的像一个泪人儿,玛索扭头看了艾拉夫人一眼,后者点了点头:“玛索,跟我过来。”

    于是放下他们,玛索跟着艾拉夫人走出了府邸。

    “米米塔的灵魂一直都在我的身边,是我保护着她的纯真灵魂不被怨恨与痛苦所折磨。”艾拉夫人说到。

    “您的慈悲。玛索全看在眼里。”猫崽俯身行礼道。

    “今天的任务,你完成的并不好,你本应该救下那两个孩子。”艾拉夫人摇了摇头:“我有些失望。”

    “夫人,您觉得我让您失望。我能理解。”玛索低下头:“但我是男人,大眼先生也是男人,我能够理解,被复仇所支撑的人生有多痛苦,五十年的时光,仇人娶妻生子。开枝散叶,但是受害者却只能一个人活在世上,以复仇的意愿为粮食,活着的每一秒都是为了有朝一日为自己的爱侣复仇……我没有办法阻止一个为了复仇而疯狂的侏儒,那怕为此做出违背本心的选择……对不起,夫人。”

    “所以,我对你做出处罚,你的这次任务将不会获得任何奖励。”艾拉夫人说到这儿叹了一口气:“其实,像大眼这样被复仇的意志所支配的人生……我见的多了,所以,这件事情也不能全部怪你,但是玛索,你要记住,复仇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要成为屠夫,明白了吗。”

    “我明白,夫人。”对于这个处罚,玛索觉得已经算是很轻了,因为违背了神明的信条通常都会被处以非常严重的处罚,像艾拉夫人这样高高举起轻轻落下……想来也是因为米米塔的原因吧。

    想到这儿,玛索就注意到米米塔与大眼一起走了出来,这位草原精灵少女对着玛索行了一个提裙礼:“谢谢你,玛索先生,大眼跟我说说了你的事情,我的执念已经达成了,能够再见一次大眼……已经没有什么记得留恋了呢,再见了,艾拉夫人,玛索先生。”

    说到这儿,米米塔开始消散,在消失之前,她最后一次牵住了大眼的手:“再见。”

    侏儒目送她的消失,然后扭头看了一眼玛索:“我也一样,玛索先生,虽然最终我还是被那个家伙摆了一道,但是现在想起来,死亡对于我来说也是一种解脱,而且我还见到了米米塔,我这一生已经无怨无悔,记得我们的约定,把钥匙交给米米塔的女儿……再见了,玛索先生,祝福你。”

    然后大眼也开始消散,他在消失之前对着艾拉夫人行了一礼:“也谢谢您,艾拉夫人,能够见到米米塔,我的人生终于有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看着她与他消失,玛索叹了一口气:“死亡是一切的终结呢,艾拉夫人。”

    “不,对于凡人来说,死亡并不只是前往神国那么简单,我相信米米塔与大眼会有再见的一天的。”

    回味着艾拉夫人的这句话,最终玛索选择了再一次俯身,这一次猫崽的心里满是谢意.

    夫人,您的慈悲,我切实的感受到了。(未完待续。)(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