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431节:依然没搓出来但我还记着呢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431节:依然没搓出来但我还记着呢

    “还记得,那个时候,我刚刚成年,我的父亲还正值壮年,他告诉我,我的孩子,外乡人第四次降临这个位面,这是最坏的一个时代,但也是最好的一个时代,所以,小子,去多看一眼这个世界吧,等你以后坐在这位位置上的时候,只怕再也没有机会出去走几步了。∈≠.╊.”回忆到这里,老费萨尔王看着玛索和焰,还有在玛索脑袋上歪着小脑袋的加加笑了笑:“那真是一个非常坏,但也非常美好的时代,外乡人降临在这个世界上,给我们带来了太多的麻烦,以至于我一开始并不喜欢外乡人,因为在我的眼里,他们只是一些会走路的麻烦。”

    “直到我碰到了你的母亲,玛索,你……真的了解你的母亲吗?”

    老费萨尔的问题让玛索楞了一下,猫崽皱了皱眉头,先是点头,然后摇头:“不,在我的眼里,母亲……终日在为如果生活而奔波,我完全不知道她在这个世界里有过多少奇遇与经历,只知道她是一个很了不起的海盗,如此而已。”

    “真是冲击的事实啊,在这个世界叱咤风云的海盗王小姐,在你们主位面竟然还在为衣食住行而忙碌吗,真是……太有意思了。”老人一楞,然后笑着摇了摇头:“不过对于我这样的原住民来说,你们的世界太过神秘,我听说有人到过你们的位面,但我不知道这个幸运儿是谁,也不想知道,因为我知道,知道的太多,有时候的确是一种负担,就像我一开始认识你的母亲。≧≮≮≦网≠.”,在提到玛索母亲的时候,这位老人原本锐利的眼神意外的变的柔和了许多,回忆着过去的老人脸上多了一份笑意:“我到现在还记得,你的母亲在酒馆里表的那些大逆不道的言语。什么人本自由,什么正义只存在于持剑者的眼中,但是声音很好听,不知道怎么一回事。我加入了她的队伍,成了一个海盗。”

    “陛下,您说这些没问题吗。”大块头勃劳根问道。

    对此,老人挥了挥手,示意没有问题:“这个孩子是苏菲的孩子。这些秘密对于他来说并不秘密,而这两个小丫头……显然也不是那种碎嘴巴的姑娘,所以……”看着眼前的猫崽,费萨尔王指了指自己:“我喜欢过你的母亲,她是那么的迷人,又是一个性格果断的少女,只可惜她有喜欢的人……说起这个,这是一段让我非常奇怪的记忆,我记得她有喜欢的人,也记得她和他的关系很好。但我记不得那个男人的名字,也记不起他的模样,现在看起来……你的外貌说明了一切,可我还是没办法想起什么。”

    “我从小就没有见过我的父亲。”玛索实话实说,对于这位老人,玛索报以敬意,不是因为他头顶的王冠,也不是因为他衰退之后依然可以碾压猫崽的等级,而是他此时此刻脸上有些疲惫的笑容。≮≮.╳╋.┭

    “对不起,我忘了他的模样。说起来,我觉得自己既然失败了,理所当然的就要退出这场追求,于是曾经接受的礼物。曾经获得的小件全都退还给了你的母亲,然后告诉她我的真实身份,告诉她我的心意,告诉她我输了,小家伙,你觉得你的母亲会怎么说吗。”

    玛索摇头。而这位老人笑着点了点头:“她说她喜欢个子小的男人,现在看来,她所喜欢的,的确是给了你耳朵与尾巴的小猫人。”

    “然后呢,长辈,您今天找到玛索,想来不是为了拉家常的吧。”焰笑着问道。

    费萨尔王点了点头:“是啊,我回到了我的国度,接过了父亲手中的权杖,开始学习怎么治理这个国度,我与你的母亲与曾经的友人们不再见面,只是有时候会听到关于她们的消息,渐渐的也知道她们貌似好杀冷血的胸里,也跳动着一颗滚烫的心脏,她们将抢来的货物分给那些贫苦之人,她们成为了奥术兄弟会的尖兵,灰鹰的密探,军情七处的外勤,还有游击骑士团的沉底鱼……她们阻止过邪恶的入侵,也见证过勇士的自我救赎,直到最后……我鬼使神差的加入了那个任务,看着她们因为一点点贪婪的**而倒下,而我自己也因为没有能够阻止她和他们而落的如今的下场……我明白,曾经的那个会笑会哭会施以慈悲也会挥动屠刀的少女和她的朋友们只怕再也没有可能变回原样了。∧.╳╬.”说到这儿,费萨尔王咳了几声,在抹了一下嘴角之后,咳出血的老人挥退了想要扶住自己的勃劳根领主:“可是,当你们再一次到来,当我听说苏菲的孩子……也就是你降临在帕罗恩斯特的时候,我知道,这漫长的等待终将有一个结果,你是她的孩子,我相信你会拯救你母亲在这个世界留下的躯壳,你说是吗,玛索。”

    “我将尽力而为,陛下。”玛索如此回答道。

    “我将拭目以待,小猫。”老人如此应对道。

    “陛下,您的身体……够了,勃劳根,人生在世,又能有多少个十年,能够见到这只小猫,我已经心满意足,我知道我的时日无多,所以……勃劳根,你可以像服侍我这样,服侍我的子嗣与这个王国呢。”

    老人与中年人的对话说到这儿沉默了一下,直到老人的气息渐急,直到连玛索都现这位老人正在急的走向死亡,勃劳根跪到在了老人面前:“我将用我的生命来守护这个国度,陛下,我与我的子嗣会永远忠诚于您的血脉。网≤.┿.”

    “谢谢……”说到这儿,老人看向了玛索:“玛索,我知道你和大眼在前几天做的那些事情,老伙伴崔兰告诉的我,他说你是复仇之神与艾拉夫人最宠爱的代行者……不要担心,小猫,你做的这一切对于我来说其实更是一种救赎,你的杀戮让我得以为父亲偿还多年以前所犯下的错误,所以……记得我们的约定,一定要救下……你的母亲……”

    说完这句话,老人闭上的双眼,没有玛索想像中的尸变,更没有想像中被圣焰点燃的躯壳,这位老人就在如此平静的情况下离开了人世。

    然后在玛索的感知中,一直在一旁侧厅中哭泣的小东西终于跑了过来,那是一只很小的草原精灵,这应该就是费萨王老国王的孙子艾兰.费萨尔,这个时候的他还是一个孩子,没有多年之后的毁家灭国之痛,只见他跑到老费萨尔王的身边努力的摇动自己爷爷的手,只可惜这位老人再也不可能给予他一丝一毫的回应。

    “艾兰,爷爷死了。”随后而来的中年男子伸手抱起了小家伙,后者嚎啕大哭着,泪水根本无法止住,他的父亲废了很大的力气才哄睡他,然后将他交给了一直站在侧枯的孩子母亲。

    “陛下的意志坚如磐石。”玛索确认了这位老人的确已经死去,而且看起来不会有什么改变,这才用非常严肃的口吻说道。

    “父亲大人总是说,连自己的**都无法控制的话,人与咸鱼又有何差别……”中年男子说到这儿,看了一眼正在打开的传送门:“我不知道咸鱼这个名词到底代表了什么,似乎是他从外乡人那边学来的泊来语……小猫,我的父亲交给你的任务,请你切实的完成,好吗。”,沉默了一会儿,这位中年男人叹了一口气:“父亲在最近几个月一直在跟我说他年轻的时候,他说他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能够拯救自己的友人……所以,我拜托你来完成我父亲的愿望,好吗。”

    “殿下,我说过,那是我的母亲,我将尽力而为。”玛索没办法做出肯定的承诺,但同样的,玛索觉得自己似乎是义不容辞。

    “关于你母亲的情报,我的父亲之前就整理出一些日记,说是要交给你,我会将它们交给你,所以,请你在帕罗恩斯特小住几日,好吗。”

    这位很显然就是未来的陛下了,对于一位国王的请求,玛索觉得自己没有拒绝的理由:“没有问题。”

    “勃劳根领主,请你送客吧。”

    …………

    跟着勃劳根领主离了殿堂,在道过别之后,站在街道上的玛索看着焰叹道:“时代总是在变啊,焰。”

    “是的,玛索,因为历史老师说过,历史就是一条流动的河流。”焰做出了如此的回答。

    “嗯………走吧,我们回家吧。”猫崽和猫姑娘同时说道。

    就在猫崽和猫姑娘还有加加走上回旅馆的路程时,一个新的消息跳了出来尊敬的玩家,您的队友‘火岩’因为食物中毒已经不治身亡。

    猫崽和猫姑娘看了彼此一眼,然后一起扭头:“玛索,广场那边有好吃的巧克力点心和咖啡,要不要去那边休息一下。”

    “好啊,说起来我更喜欢白巧克力,你呢,焰。”

    “真巧,我也喜欢呢,玛索。”

    说到这儿,猫崽与猫姑娘相视而笑。(未完待续。)

    ps:真的,我记着呢,月底看哪天有空我都能把它给搓圆了,说出来的话绝不吃(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