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432节:今天我的锅,但我依然记得。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432节:今天我的锅,但我依然记得。

    在那家点心店一坐下,猫崽与猫姑娘就开始选起点心和饮料,这家店的名字有点长‘美味的巧克力点心与甜甜的咖啡’,那位草原精灵店长听说是玛索,都热情了数分,不但给玛索和焰加了免费的点心,就连加加都获得了点心与蜂蜜牛奶。于是接下来就是猫崽和猫姑娘天南海北的聊,这一幕让玛索似乎是回到了多年以前,那个时候焰才和自己刚刚搭伙不久,猫姑娘和猫崽是跟着战团完成一次被邪魔与邪信徒控制的小镇的解放任务,在任务结束后,猫崽和猫姑娘很随意的坐到了街边的露天咖啡店里,自己泡咖啡端点心吃了一个痛快。也是那一次的经历,让玛索最终发觉来自焰的好感。

    “玛索,你平时喜欢的,都一些什么样的点心呢。”抿了一口咖啡,如同那次一般,焰问出了这个问题。

    “白巧克力布丁,还有就是好吃的鱼片了。”和上次一样,玛索做出了同样的回答。

    “我也喜欢白巧克力布丁,不过比起鱼片,我更喜欢我自己做的烤肉。”和别的猫姑娘不同,焰一直以擅长厨艺而著称,她的发言也与之前一样。

    “是吗,可不可以帮我做一份烤肉让我尝尝啊。”还记得,贪吃的自己问出了这句话,而正是这句话,让焰笑了起来……对,就像是这样的笑容,满足而又快乐:“好啊,没有问题,说起来我还是第一次为男孩子做食物呢。”

    玛索也很开心的点了点头,如同上次听到姑娘儿所说的这个答案时那样兴奋:“太好了,我也非常喜欢烤肉呢。”

    喔,对了,这一切是那么的美好,除了这一次多了一只叫加加的小德鲁伊,这家伙这个时候已经早已变回了人身,穿着一件皮袍真空装的小家伙正在快意的咀嚼着蛋糕,倒也完全不在意玛索和焰的对话。

    焰笑了笑。扭头看了一眼窗外:“玛索,你有些变了呢,变的利害了。”,和当初一模一样。只不过当初是看着护栏外的街道,而现在却是隔着窗户看着窗外。

    在这一瞬间,让玛索有了一丝回到过去的感触,但很快的,玛索就明白了过来焰说的不错。现在的自己的确是利害了,因为多年的训练与游戏的经历,让这些曾经还算是麻烦的目标早就已经变的不再是一个麻烦:“因为我有努力的训练与看过攻略啊。”,对此,答案也是现成的,玛索照着上一次的答案给予了同样的回答。

    而焰微笑着,如同获得答案而心满意足:“说起来,玛索你这么利害,明恩和明美,还有杨和安妮,还有杨都喜欢着你。真是一个幸福的同类呢。”

    玛索的笑容凝固了下来不是因为问题的重复性,也不是因为九叶的额外出现,而是玛索不知道怎么做出回答因为上一次,玛索的回答是‘才不是呢,她们都当我是小孩子。’

    现在想来,自己还真是一个小孩子,无视于她们对于自己的关心与爱意,只知道想要活出一个真真正正的自己,却不知道自己的身上承载着姑娘们的幸福与希望。

    想到这儿,玛索笑着点了点头:“嗯。这么一说起来,我还真的是一个很幸福的家伙呢,有明美与明恩的期待,有安妮与杨的关注。还有九叶……我还真是一个幸运的家伙呢。”

    焰似乎也是楞了一下,然后她笑的很是开心:“我果然没有说错呢,玛索,你真是变了好多,但我也可以感觉到,之前一直围绕在你身边的不安与疑惑……已经彻底从你的身上彻底的消失不见了。”

    和以前……不大一样了。玛索这么想,一边举起自己的咖啡杯喝了一口:“是的,我的外婆说过,犹豫和不安拯救不了任何人……我不想成为一个既没有办法帮助别人,也没有办法帮到自己的废物。”

    焰的脸上似乎有些惊讶,但很快的她还是笑了起来:“能够这么想,真的是最好的,玛索,你的改变真的让我有些吃惊。”

    真正吃惊的你不会知道,也不会了解,焰,你永远不明白。

    在心底里这么想的玛索笑了笑。

    就在这时,系统跳出了第三个消息尊敬的玩家,您的队友‘余非鱼’因为食物中毒已经不治身亡。

    玛索一楞,然后笑着摇了摇头,同时坐在他对面的焰。

    “咱们回去吧。”

    “嗯,回去吧。”

    付过帐,玛索牵着加加,和焰一起走出了咖啡店,这个时候的帕罗恩斯特开始下起雪,玛索正准备掏出雨伞,就听到焰的声音在身边响了起来:“啊,我忘了,我今天要去市场购买一些施法材料,玛索你先带着加加回旅馆吧。”

    “你一个人能拿上它们吗?”玛索下意识的问道,焰飞快的笑了一下,点了点头:“没问题,我不是那种几磅的东西都拿不动的小姑娘。”

    似乎又回到了老路上,玛索顺势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牵着加加离开。

    看着玛索牵着小丫头走在雪中,看着他和她消失在街道的尽头,焰叹了一口气,白色的雾气在空气中横冲直撞。

    “还真是……让人感觉有些奇怪的交谈。”皱着眉头的少女看了看自己的手,最终吐了吐舌头:“算了,还是去买施法材料吧 。”

    …………

    走过拐角,玛索叹了一口气,心理年龄已经算不得年轻的猫崽哼起了他所喜欢的一首歌儿:“同样的清晨,固定路线随人群淹没。”

    “什么,玛索。”加加问道。

    这才想到自己带着小鬼头的玛索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一首歌。”

    “喔,好听吗。”

    于是玛索开始唱给这个小家伙听了一遍,不指望这小家伙能听懂,而事实也是如此,加加摇了摇头:“好听,但听不懂,你们外乡人都喜欢这种听不懂的歌吗?”

    “那是因为你还小。”玛索拍了拍加加的小脑袋。

    是啊,原来我们都孤单,就算心碎一百次也要笑得灿烂,我们都孤单,期待在疏离城市里遇见另一个人……分享我的孤单。我怎么唱你都不会懂,因为你不懂我重生之后面对渐渐改变的世界内心有多少不安与疑惑,也不懂我面对旧爱何为会无法说出口,更不懂我为什么要向对自己报有信任的友人给予信任的回馈。

    因为背叛,从来都是无法饶恕的罪过,上个千年如此,这个千年如此,想来就连下个千年……也会如此。(~^~)

    ps:月底事多,还有些头痛,又想了很多很多和情节还有内容无关的东西,今天只有这些,求宽恕。

    关于主线,正在布置。(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