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435节:悠久I
    半人马星座,第三有人小行星,陆氏别院,孟修斯。⊙,

    坐在自家房子的走廊上,享受着人工太阳的老人有些恍惚,看着院子里正在那口小池塘前喂着鱼的幼子,仿佛从她的身上见到了年轻时她母亲的背影,可惜弹指一挥间,已是接近三个百年,自己在与妻子下生幼子的喜悦仿佛还在昨日,却不得不接受幼子已经长大成人的窘境。

    “孟修斯,亲爱的,你在发什么呆呢。”来自身边爱侣的呼唤,让孟修斯从名为记忆的海洋中浮出,看了一眼不知何时坐在自己身边的爱侣,有着显性特尔善血统,貌似孩子,实为老人的孟修斯有些腼腆的笑了笑:“我的小希里,我的小心肝,我想到了我们还年轻的时候,看看我们的孩子,他看上去就像是我第一次与你相遇时的你那样……可爱,而又迷人,那一切的美好仿佛都在昨日,但不知不觉,我们都已经老了。”

    与孟修斯一样,有着伽罗尔显性特征的貌似少女一楞,先是笑着在自己爱侣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个,然后开口:“亲爱的,说人话。”

    “人家在伤感,在回忆过去,你这婆娘怎么能这样!”孟修斯瘪起嘴非常不满的说道。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伤感,可咱们的这个孩子,终究会和之前的丫头们一样,找到自己的归宿,找到属于她自己的家,我们终将老去,而她们……她们的日子长着呢。”说完,孟修斯嘴里的小希西笑着伸出手在孟修斯的鼻子上轻轻刮了刮:“我们已经老了,接下来的时代,需要孩子们自己去创造和守护了。”

    “我知道。但我还是不开心,之前那只大猫我就已经有些不高兴了,小白家的孩子怎么能眼光叼成这样,好不容易咱们家的小姑娘开了窍把那个大猫给甩了,结果一扭头又找了一个小猫崽子!还是瘸腿的!”说这句话的时候,孟修斯压低了声音。虽然做父亲很不爽,但至少他还是爱他的幼子的,这种抱怨还是不要让孩子听到比较好。

    “瘸腿怎么了,只要腰好就行啊。”孟修斯的正室希里翻了一个白眼:“还有小猫人怎么了,猫人夜战专长全宇宙都知道啊。”

    “我也擅长夜战啊!”孟修斯感觉自己受到了伤害,貌似少年的老人非常不甘心的说完,才发现现在提的不应该是自己,而应该是女儿啊:“喂,咱们现在说的明明是咱们家的女儿!”

    “一提到女儿……”希里歪起小脑袋看着自己的丈夫:“亲爱的。你应该不会想要点齐你的人马去吓别人家的崽儿吧。”

    “我哪儿敢,池边喂鱼的姑娘儿的妈要是知道我这么做,非扒了我的皮不可。”说完这句话,孟修斯的脸立即被他的妻子扯在了手里:“亲爱的,我是这样不讲道理的人吗。”

    “母亲,你从来都是。”正在喂鱼的悠久扭过头,正好看到自家母亲正坐在走廊上,而自家父亲已经躺在了她的腿上。老夫老婆一派和谐恩爱模样。

    对此,悠久摇了摇头。将鱼食袋子放到一旁的架子上,自家老父与老母的幼子走到两位面前:“我在游戏里还没有死呢,你们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为我的人生划出一条你们认为的完美曲线了?”

    “不,我可爱的孩子,我们只是觉得你的人生经历太短了,还无法把握自己的幸福。”希里微笑着说道:“你的父亲也是为了你好。不过话又说回来,能跟我们介绍介绍你那只有着夜战专长的小男友吗?”

    “什么男朋友!只不过我和玛索玩的比较开心,他有好多喜欢他的姐姐,根本轮不到我呢!”说到这儿,悠久也歪起了脑袋这个小动作是很多伽罗尔和特尔善姑娘从自己的母亲那边学来的一个不良习惯。当然在外人看来这可是萌力全开的动作:“母亲,你该不会想做什么小动作吧。”

    “我和你的父亲不一样,我从来不喜欢带着一大群穿着动力甲的后生去欺负别人。”做为母亲,希里微笑着推了自己老公一把,然后看着自己的女儿:“那只小猫真的如你所说的那么受欢迎吗。”

    “当然了,人家超能打的,连莫轻语,就是我的小姑父的那位徒弟都说他很利害呢。”说到玛索的能打,悠久的脸上满是得意的笑容:“哼哼,我相信在他的帮助下,我在游戏里不但会解除诅咒,而且还会成为一个了不起的冒险家呢。”

    “可游戏结束,我的傻丫头,你还能跑到哪儿去呢。”做为老父孟修斯提了一个问题,非常尖锐。

    对此,悠久想了一下,然后哼了一声:“到了那个时候再说啊,反正约定还在,你总不能背约吧,我的父亲。”

    “亲爱的女儿,你觉得你的父亲是那种人吗。”孟修斯反问。

    而悠久想了想,很是用力的点了点头:“那好吧,父亲,母亲,我先走了,大家说好一个小时之后上线结合,我们要继续前往南方。”说完,悠久对着自己的父亲与母亲行了一个礼,然后在走廊边脱下鞋子,光着小脚头也不回的跑向自己的房间。

    而留下的父亲与母亲在目送自己的女儿离开之后,孟修斯叹了一口气:“看吧 ,咱们的女儿还是喜欢那只小猫呢,真是一个傲娇,就像年轻时候的……”看着脸上露出纯真笑容的爱侣,孟修斯面不改色的指了指自己:“真的很像我自己呢。”

    “那就对了,亲爱的,这可是你下的种,当然像你。”微笑着说完,通过了威胁鉴定的希里扭头看了一眼走廊的无人角落:“佩斯特,去找一找那只小猫的情报,越细越好。”

    无人角落的光影扭曲了一下,最终渐渐平复,孟修斯对此很是好奇:“不让我来,你为又什么要这么做。”

    “不让你做是为了不能别人家产生一种大家欺负孩子的错觉,而我来做是因为我是一个母亲,我有权力知道我女儿现在看重的到底是阿猫还是阿狗。”

    孟修斯沉默了一会儿,最终长叹了一声:“好吧,你说对了。”

    没过一会儿,一个小型放映器就出现在了两人老人的面前,使用了光线折叠隐形技术的佩斯特开了口:“玛索是苏家的孩子,一个私生子,很意外,我没有权限获得他的父系基因树,而且医院那边也没有能够保留这些基因序列。”

    “噫?”已经坐正位置的老夫与老婆闻言,同时歪起了脑袋。

    这似乎有些出乎双方的意料。(未完待续。)

    ps:嗯,还是没爆发,作者最近正在经历非常严峻的人生,但作者会记住的……(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