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454节:夜游法希尔I
    从光柱落下开始,玛索的耳边就响着一个声音,猫崽知道,那是邪神的低语,感知高的玩家都能够听到,这是一次不是鉴定的鉴定如果玩家决定响应他的诱惑,那么他就会被腐化,根据邪神的不同,被诱惑的玩家也会有不同的‘异化’,到最终不要说相熟的人,连很多玩家自己都无法认出他们自己的新造形。当然,这是有风险的,你接受了邪神的力量,整个大6都将是你的敌人,无论是东大6还是西大6,从北到南,到天上到地下,能够与你相见而刀刃相向的组织与个人少之又少,而如果玩家所在的这次入侵不幸被阻止,那么做为被诱惑的外乡人,火刑架,炽火胶与镀银的钢钉就是他们这段异化人生最后的记忆了。

    而且,无论是新伊甸还是东大6,几乎所有的玩家团体都不会容忍旗下出现这样的‘叛徒’第一次开放时代投入亡灵位面的玩家最终逆袭了亡灵大君,算是从它的控制下完成了一次独立,还能够扯上‘用血与火从源头改变这个世界’这种冠冕堂皇的字迹,而跟着邪神混?这四个疯子可不像亡灵那么好骗的,有过整个战团想通过欺骗邪神来获得力量,但结果却是整个战团的所有人都丢失了自己的角色而只要一想到他们想要骗的目标是‘奸奇’时,玛索觉得会感觉到自己的智力有那么一瞬间变的不够用。

    ‘苏的子嗣,你为何会在这一侧,过来,可爱的孩子,到爸爸这儿来。’

    虽然本喵从小就没有父亲,但也没有**到认一个变态做父亲的可悲地步,猫崽直接切断了这个通信,但是下一秒,全新的通信频道被建立起来,猫崽不得不翻起白眼这就是高感知的悲哀。?感知低的家伙天然呆,连邪神的全频道小广告都听不到,自然没有这些烦恼。而像玛索这样感知的小怪物,却不得不面对几乎无止境的意识交流就好像在战锤世纪。灵能者从深渊中获得灵能的同时,深渊也在无时无刻的‘呼唤’着灵能者,在那个世界,任何一次鉴定的失败都等于死亡,在这边?主动的堕落更为致命。

    丢开这莫名其妙的呼唤。玛索将‘苏菲的游击之心’换上,跟在莫轻语身后跃过房子之间的空隙,半亡灵化的猫崽已经有些无法分辨出空气中的美食香味,但是任何毒素和下层位面的味道,对于玛索来说根本就是难以忘记的记忆,空气中来自下层位面的味道越来越重,看起来那只大魔果然就是一个会走路的永恒疫源,玛索不知道最终这些疫病会让多少人失去性命,他只知道眼前的团长大人已经开始有些步伐不稳,她的呼吸开始紊乱。在翻过房顶的时候脚下还打滑了一下这在之前是完全无法想像的。

    “该死的,我好像得病了?”

    最终,在面前一段绳索时,脸色有些苍白的莫轻语停下了她的脚步,她开始大口的呼吸,但这么一来疫病将更快的进入她的肺部,玛索只能掏出一瓶解毒药水给她灌下幸好有准备,那怕自己半亡灵化无视毒素,这种药水玛索无论如何也是会准备上一瓶的。

    喝下药水,莫轻语的脸色好看了一些。但也只是‘好看了一些’,而且随着空气中疫病的浓度开始提高,莫轻语喝下去的解毒药水正在飞快的失去作用,单纯的解毒药水完全无法处理好这种已经算的上是‘自然’级的疫病。听着街道上传来纳垢孝子们的低语与嘶吼,玛索最终选择抱起了莫轻语,然后走上了绳索。

    这个大龄女青年先是下意识的给了玛索的脖部一次肘击,然后似乎才想到她和他目前的处境,低声说了一次对不起,这位大姐姐干脆将自己埋在了玛索的怀里。听任猫崽穿过绳索到达对岸。

    玛索蹲下身,将莫轻语放到地上,这位大姐姐抬起头,玛索已经可以看到莫轻语的脸色已经开始有些青,她看着玛索:“该死,我听到低语了,玛索,把枪给我”说到这儿,莫轻语沉默了一下,然后用力的了摇了摇头:“不不不,你自己留着它,看着我,玛索,如果我开始向着一个纳垢杂碎转变用渗银弹打死我,子弹必须穿过颅头,我不想成为一个纳垢的孝子,你明白了吗?”

    “莫姐,我带你走。”说完,玛索转身将莫轻语组背到了自己的背上,猫崽从袋子里翻出一段绳索,用它将莫轻语缠绕在自己的背上。

    身后隔壁房子的天井被推开,光是看着都令猫做呕的孝子们鱼贯而出,它们嚎叫着越过房子之间的空隙,然后就看着猫崽用飞爪越过了街道,直接上了另一侧钟楼楼顶的玛索看着钟楼顶上的几个玩家这几个家伙已经没有救了,侏儒坐靠在墙边上,他的脸色已经完全的黑,胸前也被黑色污血所湿透;在他身边的草原精灵已经绻缩成了一团,这个牧师少女似乎并没有被净化,但是她的另一个队友就不同了战士已经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腐坏的躯壳扑向玛索,但是很快就被玛索用火枪打坏了脑袋。

    来不及烧掉侏儒和草原精灵的尸体,玛索跳上钟楼的护栏,确认了有一条绳索直通南方的一幢三层建筑,于是猫崽掏出了之前原住民交给自己的信号枪,对着南面打出了信号弹,然后向后伸手出从莫轻语的腰间的工具袋里掏出登山镐,抓住镐两侧的镐柄顺着绳索直接滑下,在接近建筑的时候玛索松开抓着镐尖一侧的手,然后在接触建筑墙体的瞬间将镐子钉进了石块之间的缝隙中。

    双腿在墙体的窗台顶部做了一个蹬腿的动作,猫崽往上抓住了护栏,然后用力爬了上来。

    “莫姐,还好吗。”一边跑向建筑的另一头,玛索一边给信号枪装弹一边问道。

    “玛索,我又过鉴定了。”来自后身后答让玛索越感觉到时间的紧迫:“这次难度14,下次应该16,只多不少。”

    “坚持住,莫姐。”跳上护栏,玛索再一次打出了信号弹,这一次终于有了答,一只狮鹫飞过玛索的头顶,猫崽连忙放下莫轻语,从她的腰间掏出一瓶圣水,将它喂进莫轻语的嘴里也许下一次莫姐就无法通过鉴定了,但至少喝下圣水的她应该不会变成腐坏的躯壳,这一点想来会非常重要,所以她之前才会那么的坚持。

    然后玛索将莫轻语转过身,用绳索将她绑了起来,这个时候狮鹫飞了来,它的骑士减少了它的度:“你还活着吗?”

    “如假保换,但是我的朋友快不行了,请你把他带神殿区,我们在执行侦察任务,我们目击了纳垢的大魔的降临,位面之间在法希尔有了一道似乎在一时之间难以愈合的伤口。”玛索一口气说完,然后给莫轻语绑着的绳索打了一个死结:“我的体质让我对疫病免疫,但是我的队友不行,你带上它,抢在你们也被疫病感染之前走吧。”玛索说完,这位狮鹫最终在骑士的命令下接近房顶,它抓住了莫轻语,然后狮鹫开始升空。

    玛索看着这位骑士与它的狮鹫带着莫轻语消失在南方的夜空中,然后转身让过纳垢孝子的偷袭,这是一个玩家,它似乎是一个主动堕落的家伙,之前说过,主动堕落的代价总是很大,但对于散人来说,也就是砍一个帐号的时间,因为这个半身人盗贼一击不中,立即消失在了空气中强行潜行,玛索眨了眨眼,现自己也很难侦测到它,猫崽的眼睛并不能侦测到这种外位面的怪物毕竟不是同一个力量体系的。

    毕竟做为一个纳垢的信徒,这个家伙已经完全异于常人了,玛索给自己手上的登山镐上了一个神圣武器,然后耳朵动了两下的猫崽先是一个蹲身让过直击头部的匕,然后一个翻滚让过转刺为戳的匕,起身,看着再一次淡化有黑暗的盗贼,猫崽挥了挥手中的登刀镐,同时双耳不停的转动着,最终猫崽转身,尾巴上卷着的飞斧划过空气打空了,但是猫崽并不意外,幻音术完全可以做到这一点,他扭身用登山镐拨开刺向自己的匕,然后在下一秒,登山镐就反手钉进了半身人的腹部,接着玛索一脚踢在了这个纳垢孝子的左腿膝盖上,然后从自己面前的半身人腹部拔出登山镐,这个盗贼似乎还想反击,于是下一秒猫崽就将手中的登山镐钉进了这个新生孝子的头颅,神圣的伤害将它的大脑直接变成了一个气化的密闭空间,当玛索从他的脑袋里拔出镐子时,神圣的火焰从伤口喷了出来。

    推倒尸体,玛索听着楼下传来的众多脚步声,然后毫不犹豫的选择了逃跑,不逃难道要让自己以一敌百?别闹了,这个世界如此危险,为什么每一次都要选择直面危险呢?带着东西细软跑赢所有人才是人生赢家啊你知不知道。(未完待续。)

    地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观.】手机用户请访问m..(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