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456节:夜游法希尔Ⅲ
    这个女人倒在地上的时候捂着伤口惨叫着,玛索一脚踢在这女人的脖子上,被踢断了脖子,惨叫声终于划上了一个句号,对于愿意在游戏里把自己的灵魂出卖给怪物们的女性,玛索从来不会介意于辣手催花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又想做大盗,又想做英雄,哪儿来这么好的事情。拔出短剑,玛索对于桌上和地上撒落的钱袋熟视无睹,猫崽可不是为了钱而杀人,而是因为彼此阵营不同,猫崽代表的是想要活下去的无辜活人,而这些玩家已经将自己定位成了邪神的走狗,既然如此,想来也就怨不得猫崽杀死他们了,而且想来直播的众人也应该明白玛索为人处事的底线。

    底下的玩家们听到了楼上传来的惨叫,在大门失守和情况不明的两难选择下,最终分出了两个人冲了上来,结果第一个上来的家伙是一个法师,他一进门就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队友们:“他们死了!房间里没有人!”,然后第二个家伙,一个穿着重甲的家伙半举着盾冲进房间:“怎么事!!”,然后一把登山镐就从天而降,直接钉进了他有着皮胸甲的胸口皮甲在面对劈砍和碾压时有一点的减免伤害效果,但是对于穿刺类的伤害则并没有太多的办法,而且因为是有神圣武器的伤害,于是他立即就倒在了地上,因为玛索松开了手,他想抓住镐拔出它,结果一抓住镐子,就被上面的神圣效果给‘烫’伤了手,而神圣武器在下一秒就让他开始了痛苦的尖啸。??看?

    而玛索在这个时候已经用右手从腰间拔出匕,同时冲向那个法师,右手举起的火枪对着这个一时不知道是进是退的活尸扣动了扳机,于是法师立即为自己的优柔寡断付出了代价,子弹穿透了它的左腿膝盖,失去着力点的倒霉蛋倒在了地上,他举起手想要挡住刺向自己脖颈的匕。却忘了自己身为活尸不必害怕白板匕的攻击的嗯,也许是那把自带神圣武器效果的登山镐带给了他太多的冲击力,而玛索收住了自己,右手的火枪倒持着捅进了它的左眼依然是相征意义大于伤害的一次攻击。这个家伙从来没有机会感受到铁制枪管捅进自己眼窝的快感,于是他惨叫着捂着眼倒下,下一秒玛索就拔出短剑将它钉死在了地上。

    起身,玛索扭头,那个被登山镐钉翻在地的家伙这个时候也已经死透了。神圣武器的伤害与武器持续在体内造成的痛苦是他最终死亡的原因。

    将登山镐从尸体身上拔出,玛索听到了异响不,不是台阶那边传来的脚步声,过了一秒之后,玛索转身跑向窗户,在下一秒撞开了窗户。

    在落地的瞬间,玛索看到了街道远处的那巨大的极富冲力的身影。

    纳垢的大魔,大不净者,真正意义上的脚底流脓者,它似乎也注意到了玛索。这个家伙咧开了嘴:“别跑!小猫!到爸爸这儿来。”

    去你爸的,玛索对着这个家伙树了一个中指,然后扭头就跑,同时还弹出飞爪上了房顶这边的街道有些宽,和大不净者这一级的纳垢孝子比度玛索不怕,可这些家伙几乎没有任何体能极限的概念,因为它们也是死者的一种延伸。

    以玛索的脾气,能够离这种会走路的天灾越远越好才对,但是这家伙的一句话让猫崽最终停下了脚步。

    “跑什么,玛索。我是你的父亲啊,我是艾拉。”直指心灵的通话将这个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的名字带进了玛索的耳朵里,玛索停下脚步,扭头看着那个巨大的身影。玛索不敢相信,但是这个家伙又是怎么知道自己父亲的名字?

    玛索真的不知道自己父亲叫什么,以前与母亲同住的时候,的确听母亲在梦中叫出过‘艾拉’和‘伽纳’这两个名字,今天听到这个自称艾拉的父亲,让玛索不得不转过身。

    而这个大不净者也停下了脚步。隔的远远的,玛索与大不净者互相对视,猫崽摇了摇头:“你不是我的父亲。”

    “我是你的父亲,小子。”然后这只大不净者张开了它的大嘴,一个没有皮肤的血肉人型从它的嘴里钻了出来,它站了起来,然后跳到了房顶上,有些缓慢,但又非常坚定的走向玛索:“我的孩子,相隔主客观久,我终于又一次见到了你。”

    “你只是一个被邪恶所控制的可怜虫,我没有你这样的父亲。”玛索并不能确认这个家伙是不是自己父亲的角色帐号但是他能够说出这些会不会是以前这家伙和自己的父亲与母亲有过战斗,他获得了一些父亲的组织碎片?

    纳垢的孝子们虽然不像奸奇那么喜欢用计谋,但很显然,它们也不讨厌用脑。

    “但从血脉上来说,我是你的父亲,你是我的孩子。”它这么说,同时还指着玛索身后的短剑与剑鞘:“啊,我认出来了,这东西是你母亲以前送给我的,现在它竟然到了你的手上。”

    认出这件武器让玛索多少有些动摇原住民,由其是这些外位面的家伙可不是那种看一眼装备就能够将它的来龙去脉的说的一清二楚的玩家们。

    但猫崽还是不觉得这是自己的父亲,因为母亲虽然是一个口味独特的奇女子,但很显然也不是那种重口味的家伙,可爱的男孩子才是他的猎物,这种连皮都没有怪物?别闹了,以自己母亲的性命,直接一刀取其性命才是她这样的希舍尔女子的标准选择。

    “我到现在还记得,你的母亲有了你,是我给你取的名,因为我老是把火星音成‘玛索’当然,这一切你都没有从你母亲那边知道真相吗?”这个无皮的怪物一边说一边接近玛索,猫崽觉得自己似乎真的在动摇,因为这家伙说的这些东西虽然玛索无法获知真假,但听起来却意外的有公信力。

    就在玛索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团血肉的时候,一道光落下,血肉在圣光中焚烧,猫崽抬起头看了一眼天空。

    似乎有人帮玛索代为选择了。(未完待续。)

    地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观.】手机用户请访问m..(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