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460节:我又开始有些懒得起章节名了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460节:我又开始有些懒得起章节名了

    跟随着莫轻语与悠久回到旅馆,在一楼大厅,让玛索有些意外的是脱下了那身金属板甲,以日常服绑着围裙左手持勺子的撒暮光正端着一个大碟子走出厨房,他身后跟着的是一脸遭逼的矮子和同样表情的法师先生。⊙,

    看到莫轻语脸上显而易见的改变,撒暮光将手里的两件物品放到了长桌上,然后小跑着过来蹲下身,伸出手抹了抹莫轻语的脸:“轻语,你怎么也成这样了!”

    “莫姐这还是运气不错呢。”悠久一五一十的将莫轻语身上发生的一切都说了出来,立即引来了矮子和法师先生有惊叹,其中狂法师先生看了看玛索:“嗯……我在想,玛索,我是不是也可以接触一下你的金币?”,他也是听说过玛索的故事,因此发现莫姐‘进化’成了这样的半亡灵状态,立即起了心思,对此玛索不得不承认这位的确不是什么菜鸡法师最缺的除了智力之外就只有体质了,而半亡灵状态下,凯尔萨斯的确可以获得非常多的好处,但是有一个问题“凯尔萨斯先生,我有一个问题,您真的可以确认在改造的过程中不会失去您对您尸体的控制,毕竟据我所知,您可是隐藏职业法狂师,而半亡灵化会僵化你的大脑,我可不觉得变成我们这样对您来说是一件有利的事情。”

    “哇喔,那我还是不要做死了。”听完玛索的解释,凯尔萨斯立即停止了他的‘想像’,而是坐到了长桌前开始吃东西:“我都快饿死了,打了一个晚上的副本,我连一块糕点都没吃。”

    “嗯,说到这儿东西。都是金闪闪做的吗?”玛索在这个时候问道。

    “他哪儿会做这些东西,都是凯尔萨斯带回来的那个np小姑娘做的,她的手艺挺不错的,我看啊有和姑娘们一效高下的能力。”矮子立即扒开了圣骑士先生的现充面具。

    “莎尔曼·马南?”玛索和莫轻语异口同声的问道。

    “你们认识?”这下子凯尔萨斯抬起了头问道。

    “听说过,好像她的父亲刚刚被刺客给杀死了。”莫轻语立即做出了回答,而玛索也睁着眼说瞎话:“我也听说过。马南家不是公爵呢,那个老头真的会把自己的孙女托付给你?”

    “嗯……好吧,其实她是逃出来的,这一点我拿她完全没办法。”凯尔萨斯耸了耸肩膀,而这个时候莎尔曼·马南正好端着一个大碗走出厨房,她的表现与手中碗里肉块的香味,还真的是有一种吸引人或是猫的活力:“大家好,我是莎尔曼·马南,是凯尔萨斯先生的学徒。”

    “呃……”莫轻语有些尴尬的看着眼前的这位少女:“马南公爵让您过来的吗。”

    “不不不。马南公爵可没有那么大心眼,莎尔曼·马南小姐是为了避婚而跑出来的。”撒暮光连忙抢着做出了解释。

    “出于对马南公爵的敬意,也许我们应该把她回去。”悠久突然开口说道。

    莎尔曼·马南一楞,然后默默坐到了长桌上,接着开始了她的演讲:“我有一个梦想!梦想逃婚成功,从此过上无郁无虑的先生?”玛索这一次负责打断她的对话。

    “好啦,还是这样吧,先让莎尔曼·马南小姐在这儿住一段时间吧。”凯尔萨斯一边说。一边伸手拍了拍莎尔曼·马南的小脑袋:“我的这个学徒可是很利害的,我能够感觉到。”

    “还是师傅对我好!”莎尔曼·马南满脸感激的看着凯尔萨斯。

    “那好。凯尔萨斯,你来照顾好她,记住了吗?”莫姐点了点头,然后就带着悠久往楼上走:“还有谁要休息。”

    “我!轻语!让我和你同处一室,让我用圣光净化你身上的诅咒吧!”金闪闪还没说完,一发来自莫轻语的防狼电击弹就直接糊在了金闪闪的脑门上。于是下一秒,嘴上不老实的闪闪先生一脸糊进了身前的土豆泥碗里。

    猫崽摇了摇头,为什么这些大个子老是喜欢在嘴上讨些便宜,他们难道就不想想,现在的这些姑娘儿是那么容易被他们占便宜的吗?

    …………

    上了楼。玛索和悠久道别,这个小丫头自己有一个团长,因此在莫轻语进了她的房间之后,这个姑娘儿跟着玛索继续往里面走,然后在她自己的房门前扯住了猫崽的袖子。

    玛索转身,看着这姑娘脸上的期待,最终伸手在她的额头施以指崩:“好啦,小家伙,你也快些下线吧,我们半个公时后见呢。”

    这姑娘瘪着嘴哼了一声,然后钻进了她的房间,而玛索回到林家姐妹的房间,脱下防具钻进了床边地板上的毯子堆里。

    下一秒,猫崽从自己小阁楼的床上坐了起来,哼着小曲的猫崽爬上浮空椅开始移动,目标当然是美味的食物与更加美味的姑娘们。

    …………

    悠久一下线,立即就从被单上坐了起来,小丫头跑出自己的房间,穿着睡衣的少女顺着祖父建造的老宅走廊,一路奔跑来到前厅:“父亲!”

    “啊,我可爱的女孩,下线了吗,看起来这次你又幸存了呢。”坐在织席上,正在看报纸的老人抬起头看了自己的女儿一眼。

    “当然!我跟你们说过,队伍里有超多很利害的哥哥和姐姐呢!”悠久一边说,一边扫了一眼前厅:“父亲,我的母亲呢?”

    “当然是在帮你物色结婚对像啊。”这一次,头也不抬的父亲说出了让悠久瘪起嘴的话语。

    “真是胡闹!”悠久气鼓鼓的说完,然后就头也不回的跑开了。

    听着女儿的脚步声渐行渐远,这位老爷抬起头叹了一声:“佩斯特,我的夫人现在在哪儿?”

    “正在隆尔希家的小猫人基因序列库,正在搜索目标的基因序列。”无人的角落里有人做出了回答。

    老头抽了抽鼻子,似乎感觉到空气有些意外凉意的老人摇了摇头:“真是胡闹。”(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