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474节:一力降十会Ⅰ
    说起来是蚁人,其实是阿亚罗克的这些原住民见识少,这些蚁人在玩家们看起来看起来和被诸多食肉虫族中的抱脸虫寄生后的人类看起来差不多,食肉虫族是整个多元宇宙中侵略性最强的,这些虫子没有任何良知与慈悲心,它们的存在,它们的使命就是为了种群的存在而行杀戮,据说隆尔希家诸种族在漫长的时光中只现过两种食植虫族的小聚落大量的食植虫族群落早就已经被它们自己的同类斩杀,那两支小聚落能够幸存还是因为它们碰到了特尔善人的保育舰,特尔善人帮助这些食植虫人改进了各种各样的生体武器,这才得以从它们的同胞的追杀中逃出生天。一

    因此现实中的食肉虫子有多么可怕,游戏中的虫子们也是如此,不过现实世界里可没有哪个谁能够在不穿动力甲的情况下,能够像游戏世界里的战士一样在力量对抗上与虫子打的有声有色。

    进入副本之后迎面就是一波虫子,做为看门小怪,这些家伙是虫群中的尖兵,也是战力最低的,一般受过训练的人类,无论他是地球猴子还是伽罗尔的小东西,都能够用链锯剑一对一的干掉它们,不过这些家伙从来都是用数量来和对手对抗的,因此它们理所当然的扑了上来,玛索确认了一下,现这些家伙大概有

    这些可都是攻略里有的套路,因此早就已经有了预案的维伦瓦恩与卡巴拉立即举起盾迎了上去,焰起手在洞穴的顶上糊了一道蛛网术虫子可没有什么地面的概念,然后另一个半精灵牧师来了一群体勇气术,因为虫子们是守序的它们没有是非观,所做的一切都是虫群的延续,在别的种族的眼中它们是恶魔与会走路的死亡,但是它们的存在就是为了虫群的生存,因此它们反而是守序的,当然它们也不是守序中立,毕竟它们进行无差别的杀戮。这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事。

    因此另一位半精灵牧师立即施放了反邪恶法阵,而队伍里所有的后排都开始使用十字弓和短弓在副本里使用火枪,会惊动大量的虫子,比虫子之间的信息素通信还要有效可靠。只有一路全清的情况下才能够在波ss战时使用火枪火枪的穿刺伤害可以击穿虫人的任何部位,而十字弓,弩还有弓都无法随意洞穿。

    当然,看门的小虫子们的外壳*天生护甲*还是完全无法挡住可以穿甲的锋锐箭矢,玛索身为猫人。本来就在洞穴中有优势,何况他现在的情况,无论虫子们在哪个角落他都可以一清二楚的看到,因此这波看门的虫子很快就死了一个精光,卡巴来与维伦瓦恩也就砍死了三只,剩下的十五只里玛索一个人射死了五只,当之无愧的遭遇战mvp。

    “希舍尔人的弓术?”萨萨加尔认出了玛索的本事,对此玛索笑着点头:“我奶奶是希舍尔人。”

    玛索将自己奶奶的姓氏一说,立即引来了卡巴拉的问候:“我的父亲在上一次的人虫战争中受到过您的奶奶的恩惠,没想到今天能够碰到她的孙子。也没想到你会是她的孙儿。”,说到这儿,那个银的半精灵牧师接上了话语:“不过父亲奶奶是一个非常严厉的人,她提出了很多的见解,父亲说对于他来说是非常合适的批评。”

    “我家的老板娘也只是嘴巴毒了一些,其实人是非常好的,大家都这么说。”玛索笑着应道。

    “我听说过你奶奶的事情,她嫁给了一个叫苏德金的地球人,好像在当年也是非常闻名的一件事呢。白氏亲王做伴郎的婚礼可是掰着手指头都能数出来的。”另一个半精灵,有着一头黑的牧师小姐说道:“我那个时候都还没有出生呢。”

    “嗯,我也听说过,爷爷运气不错。”对于这件事。玛索还是要说自家爷爷的运气的确不错,奶奶虽然身兼毒舌役,但至少家事万能,上能入战场出生入死,下能入厨房煎炸烹煮,至于在家暴方面的问题。玛索表示爷爷,您一把年纪也应该明白出来混总是要还这句谚语吧。

    “好了,大家继续推进吧。”玛索中止了这次聊天,队伍开始推进,干掉了两波虫子后,第一个波ss出现在众人的眼中这就是副本内和副本外的不同了,副本里的套路大家只要熟了,背板作战也就成了可能,而在副本外,无论是在城市还是乡村,无论是在野外还是地下,你都永远不可能确认你有多少敌人需要打倒,所以玛索每一次战斗的时候都要准备好自己的退路,免得被敌人包饺子做一只死猫。

    “谁去打?攻略上说需要一个能打的家伙挡住波ss,然后其他人干掉两侧出来的小虫子,我们只有维伦瓦恩和卡巴拉两个近战,维琳与春梅虽然是中甲,但我们还是不要把牧师推到近战的位置上”说实话,萨萨加尔的安排的确没有错,在只有两个牧师的情况下,的确需要一个好手来对付这个虫人,对此玛索举起了手:“让我来对付这家伙吧。”与玛索的自荐同时响起来的,还有焰异口同声的答。

    两人的异口同声让猫崽和猫姑娘扭头看向彼此,最终玛索握起了拳头:“石头剪刀布吧!”

    于是猫崽石头,猫姑娘剪刀。

    “玛索,出击!”萨萨加尔笑着下达了命令,于是玛索拔出长刀,做为开怪怪第一个走向那个坐在这个有着开掘痕迹的空旷洞穴中间石块上的虫人。

    “活人?”这个虫人现了玛索,它的音喉还能使用,只不过因为寄生的异变,它的声音变的非常的难听,如同挫刀在金属上打磨一般,这只虫人站了起来,它拔出了地上插着的长剑,一声尖啸:“死亡是我要赐予你们的最好礼物!”

    玛索这个时候已经跃起,一个由上而下的跳斩,直接将这个虫人从头到脚连虫带剑劈成了四半。

    这个时候两侧的各位才刚刚就位,所有人除了焰和悠久之外都一脸懵逼的看着玛索,倒是猫崽耸了耸肩:“队长,快来摸尸体啦。”(未完待续。)

    ps:最近完全想不出情节啊,容我再理一理

    地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观.】手机用户请访问m..(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