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478节:表演Ⅰ
    据说,在中古时代的地球,有一个家伙曾经说的一句箴言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当然,这句话放在很多地方都非常有效,比如说现在玛索所见的四建高楼这是瓦吉镇赖克斯帮的驻地,这个组织是流氓与混混的集合体,明面上的领导者叫拉瑞·巴雷特,一个女流,但好勇斗狠,而且她还有一个大靠山,瓦吉镇的某位都市议员就是她的保护伞,当然她自己也做的不错,至少这几年来她自己没有留下什么把柄。

    一个很聪明的家伙,不是吗。

    玛索一边拉起罩帽,一边对着赖克斯帮的大楼弹出飞爪,数秒之后顺利来到顶楼的猫崽抓住护栏翻进了天台,灰白的视线里,一只侏儒正坐在岗哨里的小椅子上打盹,玛索举起手中的手弩对着那个侏儒扣下了扳机,弩矢飞过大半个天台,钉进了侏儒的脖子,被破坏了咽喉与颈椎的侏儒如同离了水的鱼一般挣扎,但很快就失去了动静,猫崽给手弩重新上弦,同时绕着天台转了一圈,发现另一侧之前被水塔和往下走的楼梯平台挡住的另一侧还有两个家伙,其中人类正坐在一个铁桶前烤着火不要以为沙漠一直都是严热的代名词,在夜晚,沙漠的温度下降的完全没有任何道理。

    另一个人类站在岗哨上,他的注意力完全被下面热闹的街道给吸引了,于是玛索绕过水塔,走近那个还在烤火的人类,后者在铁桶前还在烤着薯,完全没有注意到来到身后的凶手,等到他注意到的时候,一发弩矢已经从后穿透了他的后脑。烤薯的人类一头扎进了铁桶。

    岗哨上的人类听到了声音转过身,正好让飞来的飞斧砍中了额头,人类似乎是要倒退着摔出岗哨,但是下一秒飞爪钉进了他的胸口,猫崽一扯,就将他重新拖回了岗哨。

    收回飞斧。从岗哨跳下,玛索将一卷从岗哨上拿下来的绳索绑到了水塔上,拖着绳索来到背对街道的一侧丢下,绳索并不长,正好到三楼的位置,猫崽抓着绳索下到四楼窗户的上方,正好一个家伙探出脑袋,于是下一秒荡起的玛索就将自己的靴底糊在了这家伙的脸上,后者直接被踢断了脖子。

    进入房间。甩动猫尾巴投出飞斧,将正从沙发上起身的人类砍翻,扣动手中手弩,弩矢穿透了另一个正准备开门的人类的脖颈,玛索站起身走向眼前还没有完全成年的半精灵,后者从桌子上拿起一块镇纸,挥动着石制品冲向玛索,但是玛索并不想要和他拼命。拔出短剑的猫崽侧身让过半精灵手中的镇纸,然后短剑直接捅进了他的胸膛。

    将这个年轻人顺势带倒在地。玛索走到了桌前,看了一眼桌上的帐本,将它收好之后来到年轻人的面前:“晚上好,议员吉尔菲尔的子嗣。”

    伤到了肺的年轻人根本无法说话,而玛索笑了笑,伸出手想要将短剑拔出伤口。年轻人挣扎着抓住玛索的手,想要阻止死亡的来临,但是重伤的他根本没有办法与玛索对抗,但是玛索还是主动停下了动作:“为什么要阻止我,玛罗先生。你知道吗?被你逼死的商人,还有他的妻子与孩子们日夜在诅咒着你的姓氏;被你夺走了爱侣,自己被打成重伤,最后死在城外的年轻人在痛苦的地狱里等待着你,而只是因为不小心踩到了你的新皮靴,就被你的爪牙活活打死的小乞丐正在我的身后呼唤着你的名字,玛罗先生,准备好为你所做的一切恶事付出代价了吗?”

    没有等到答案,已经伤重濒死的玛罗的手渐渐松开,玛索拔出了短剑,将剑体上的污血挥干,然后收剑入鞘。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还有男子有些好奇的疑问:“玛罗先生,你怎么了?”

    给手弩装好弩矢,玛索打开门,对着门外站着的三人组中的法师扣动了扳机,破魔的特制弩矢直接穿透了瞬间激活的石肤术,法师直挺挺的向后倒地,而玛索左手弹出的刺刃也已刺入了另一个战士的腹部然后用力一绞,右护臂上的袖箭弹射而出,将已经张开嘴的第三人射杀。

    战士挣扎着想要抓住玛索,于是短剑出鞘,将战士的双手直接砍断的猫崽一脚踢在了这个人类的膝盖上,后者直接跪倒在地,猫崽左手抓住他的头发,右手短剑变斩为刺,直接穿透了战士的左胸。

    推倒这具尸体之前,玛索从尸体的腰间枪袋拔出火枪,对着走廊的另一头,下一秒冲过拐角的一个盗贼直接被枪膛中射出的子弹穿透了额头,红白相间之物四散飞射。

    丢下火枪,玛索走向走廊,整座大楼都将被清洗,整个赖克斯帮连一个跑腿的都无法被称之为无辜者,复仇之神与艾拉夫人下达了非常明确的指令,今天晚上所有在这座大楼中的人都必须死。

    走到拐角,玛索从腰间拿出了胡椒粉手雷,先是给自己的脸上蒙上厚重的口罩,然后将它丢出拐角,没想到会有如此攻击的两个人类开始疯狂的打起了喷涕,而玛索并没有冲出走廊,而是推开了房门,穿过房间的猫崽推开窗户,翻窗顺着外壁弹了飞爪,一口气从一侧荡到了另一侧,抓住窗户翻了进去,一个半身人正对着玛索看着门外,猫崽走到他的身边弹出刺刃,从左侧钻进了他的胸膛破坏了心脏,然后将这个半身人丢到了床上。

    走出走廊,看着那两个愚蠢的人类还在对着走廊的另一头,玛索掏出两把飞斧,将它们分别送进了彼此了后心。

    转身,玛索看着蹲在走廊边看着自己的半兽人小丫头,这个仆女完全被吓着了,有着兔耳朵的她看了玛索一眼,然后下意识的低下了头。

    灰白的视色中,这个小东西有着难能可贵的纯白色,玛索伸手拍了拍她的小脑袋:“我今天来,带来了艾拉夫人与复仇之神的意识……小东西,走吧,离这座城市越远越好。”

    “您不杀我吗?”小兔女颤抖着。

    “你什么时候见过艾拉夫人与复仇之神的代行者伤害过无辜?”玛索笑着反问道,听到楼下传来的大量脚步声,玛索伸手在嘴边嘘了一声:“你没见过我,知道吗。”

    也没等回答,玛索走进房间,翻身出窗,然后用飞爪钉住天台的凸起,然后放松飞爪绳索,将自己降到了三楼。

    夜还长着呢。(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