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479节:表演Ⅱ
    “人在哪儿!?”

    冲上来的十多个赖克斯帮的恶棍顺着走廊清了一遍,在失去目标的情况下,他们三人一组开始检查四楼,其中一个人想要和小兽人对话,但是他的兽人语完全就是半把刀,说出来的话连他自己都不确定是不是说对了,不过从小丫头瞪圆的眼睛来看……很显然不像是听懂了的样子。

    “该死!那个懂兽人语的法师呢!?”这个恶棍站起来大声的问道。

    “他死了!”走廊另一头传来了确认的回答。

    “那么还有谁懂兽人语?”恶棍先生表情夸张的反问道。

    “不是你懂一些吗?”对方的回答让恶棍叹了一口气,他低头指着台阶:“滚!”

    于是小姑娘立即消失在了台阶的底部。

    …………

    从眼前的尸体上拔出短剑,玛索转身弹出飞爪,将那个挣扎着攀上临街窗户,想要用自己惨烈的死亡通知全城人民的女恶棍钉死在窗户前,飞爪收回,玛索推开房门,正好看到小姑娘从楼上跑了下来,玛索看了一眼天花板,确认人型生物们正在检查房间,很是满意于这只小姑娘的诚信与坚强:“去圣洁琳大道十五号,就说一只猫崽让你来的,我的朋友会给你奖励。”

    玛索现在身上的诅咒已经越来越明显,猫崽可不想因为一次不经意的打赏与奖励,就让这个小姑娘变成一个半亡灵,她是这样的无辜,玛索实在是不想将她拖进这潭混水,至于说这小丫头可爱可萌可养眼,但是玛索表示自己又不是狐狸再说了这个小东西一看就是塞伦河系依附于猫人们的附庸种族,这些原生小型兽人是属于刚刚被猫人从虫子嘴里救出来的文明遗种。很可怜的好不好……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个小丫头怎么会进入游戏,而且还成为赖克斯派里的女仆?

    算了,想太多干什么。

    “您是……”“玛索,帕罗恩斯特的玛索,去吧。”

    玛索说完。拾阶而上。

    轻柔的来到顶层,背对着自己的恶棍还在翻●≥style_;看着地上的尸体,他头也不抬的问道:“该死的,拉瑞老大去哪儿了?!”

    “天知道,今天这事没完,我们要找到那个刺客!把他吊死!”检查窗户的恶棍回答道。

    “在让他死之前我要让那些家伙理解一下什么叫世界的恶意!”

    想吊死我?还想让我理解这个世界的恶意,拜托,我现在就是这个世界恶意的承载体,你们确认你们可以对付我吗?

    想到这儿。玛索笑着一发弩矢射入他的后脑,这必杀的一击让他直接倒地,然后直接走进房间,正在床上检查同类尸体的半身人恶棍听到了脚步声,他刚扭过头,一把匕首就捅进了他的后心,凶手还很体心的转了一圈,然后从他腰后拔出新的匕首。将它捅进了正在检查窗户的人类腰间顺势一转,人类惨叫着单腿跪下。然后玛索就将这个受害者的脑袋扭了一个一百八十度。

    推开尸体,玛索钻出窗户上到天台,看着楼下的各位正在那个小房间和四周发狂一样的走动,猫崽下楼,新是开启了血脉之力,一发自带法术极效和法术强效同时还激活了五发效果的全伤闪电链直接将走廊中的十多号恶棍一网打尽。

    如果说玛索之前的刺杀还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掩人耳目。而这一发闪电链直接就将走廊另一头打着了,火势与黑烟立即引来了街道上无数玩家与原住民的注意力,玛索回身上了天台,然后通过飞爪来到了街道对面,上了附近的钟楼。然后从自己的空间袋里掏出了长管火枪。

    钓鱼是需要钩的,玛索手中的是枪就是钩,而之前做的一切……都只不过是饵而已。

    …………

    拉瑞·巴雷特坐着马车赶到自己的总部时,四楼已经过火大半,法师们完全无法用法术灭掉火——因为四楼有太多的易燃物与可燃物,还有一些拿不上台面的东西,如果被城卫兵发现只怕要出大事……算了,烧了也就烧了吧。

    但是在这之前,拉瑞·巴雷特需要知道到底是谁做的这一切,或者说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大楼内部的守卫根本没有人会抽烟,那些货物与装修虽然易然,可也没有易燃到可以自己点燃自己。

    然后拉瑞·巴雷特就从幸存的二楼守卫长那里知道有人进了大楼,天台,还有四楼与三楼的守卫应该已经被杀,消息还是那个小兽人侍女带回来的,这让拉瑞·巴雷特翻了一个白眼:“那么,吉尔菲尔家的玛罗呢?”

    “那个小侍女说她的主人也被杀了。”守卫长一边说,一边指了指那个已经站到城卫兵们面门的小兔子:“大人,要不要……”

    “不要碰那个小东西,她是吉尔菲尔家的人,老林吉虽然死了一个儿子,可他至少还有三个儿子,不想死就不要去碰他们的人。”说到这儿,拉瑞·巴雷特也没有什么处罚守卫长的心思——二楼与二楼以下的守卫就是天塌下来也不能上三楼是她立下的规矩,因此她不能去怪这些守卫和守卫长,她是老大,这种事情不需要也不能够拿别人来出气。

    “你们检查过四周了吗?”在下车之前,拉瑞·巴雷特还确认了一下安全——陌生的刺客来到自己的总部很显然不是想来杀几个人点一把火,她也明白在这座城市她并不是安全的,有太多的人想要她的性命。

    “是的,大人,附近全是我们自己的兄弟。”守卫长点了点头,然后伸出手抚住自家帮派主人伸出手:“我们不知道上面发生了什么,但是有兄弟从外面到天台上去过,望风的三个兄弟都死了。”

    “像是说凶手是从天台上下来的?”已经下了马车的拉瑞·巴雷特死死的盯着自己的守卫长。

    “是的,大人。”守卫长用力的点了点头。

    拉瑞·巴雷特没说什么,而是扭头看向不远处的钟楼,黑夜中的钟楼上漆黑一片,只有一道反光……拉瑞·巴雷特下意识的想要回到马车上,但是子弹比想法更快,来自后装长管火枪的一发铜壳定装弹朋正面穿透了拉瑞·巴雷特的头颅,达姆构装的弹头在前面装成了一个小洞,然后将拉瑞·巴雷特的整个后脑变成了过去式。

    ………………

    从镜中看到目标倒在地上,玛索将长枪拆成零件放进装手提琴箱中,然后脱下自己的红龙皮袍,换上了提琴师的厚皮短衫与长统裤——之所以这样,完全是因为这种刺杀之后的凶器无法第一时间无法将武器收回空间袋,必须用一个好办法。

    于是参照电影中的情节,玛索换了一套行头,从钟楼滑下,走出小巷的猫崽音乐家与一大群恶棍与城卫兵擦肩而过。

    接下来还有新的目标,复仇之神在这座城市需要好好的贯彻一下复仇之道。

    “恩还十倍,仇以百尝,吉尔菲尔家的各位,准备好为彼此的所做所为付出代价了吗?”玛索一边在心底里默念,一边溶入了夜间的人群,那座大楼还在燃烧,对于玛索和很多人来说,这个夜晚还很漫长。(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访问m..(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