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494节: The DivisionⅨ
    “有些味道。”下了楼梯,玛索对着天台之上的焰摇了摇头,示意姑娘儿先做准备,于是首先一个延缓病发(delaydi色a色)卷轴被焰拍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后姑娘儿带上了用圣桑叶织就的‘口罩’,这是草原精灵们在龙爪盆地种植的一种植物,对于各种病毒有奇效。

    准备完全,焰在入口处放了一颗中继水晶来做为通信信号接入,然后爬下楼梯,姑娘儿嗅了嗅空气,接着意味深长的看了玛索一眼:“这样的浓度,你真的没问题吗?”

    “当然,因为我身上的诅咒,正好是来自另一个邪神的馈赠啊。”邪神之间也许会进行合作,但更多的时候,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对抗而不是‘同心协力’为这个世界划上一个句号没错,有些病毒连会活动的死者来说也是‘致命’的,但是对于玛索来说,他身上的诅咒来自不知名的邪神,而房子里的病毒来自另一个邪神,诅咒和病毒虽然不同,但是它们的作用都是一样的那就是杀死受体,然后将受体‘改造’成它们的主人所需要的那个样子。

    因此,这座房子里的病毒对焰来说非常可怕,但是对于已经是半亡灵的玛索来说,病毒再怎么可怕,很显然也拿自己这具躯体没有办法,他已经死过一次了,总不能让这些致命的病毒让一个死者再死上一次。

    “这里是玛索,我们已经进入房子,现在这儿是一个大毒库,莫顿大师,如果你想进来,最好做一些准备。”

    猫崽和猫姑娘走出走廊,立即就注意到了倒毙在走廊里的平民自卫队的成员们,他们的躯体满是囊肿,这般模样让玛索和焰互相看了一眼,猫姑娘和猫崽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惊讶。

    焰蹲到一具尸体不远处。从空间袋里掏出一把细剑,而玛索从自己的空间袋里掏出一面方盾,他拿着它蹲到了焰的面前,掩护着猫姑娘用细剑轻轻的捅了一下尸体。等到猫姑娘拔出剑,然后两只小猫人就看到了从伤口出捅出的黄色气体。

    “这是什么情况,直到刚刚之前,我还以为这是鹦鹉的手笔。”

    “不是说以为,而这一切我觉得都是鹦鹉的手笔。我们在城北区见到了黄石长枪党的第十三团,这些家伙可是鹦鹉名下数一数二的战团,不可能是那个……死胖子吧。”玛索护着焰往后退了几步,然后看了一眼因为接触到气体而被腐蚀的一塌糊涂的方盾,将它丢到了一旁。

    “可是这些尸体,你说不是死胖子的手笔……我觉得也不大可能啊。”焰一边说一边也将自己手中的细剑丢弃。

    “所以,我们必须走,去下面看看。”说着,玛索和焰小心翼翼的绕过这些尸体,来到一楼大厅前。玛索立即看到了被钉死在大厅正面墙壁上的那个人类,后者穿着非常华丽的衣物,四周倒毙的尸体同样都是华丽衣着的家伙,这些人的外表也被囊肿所覆盖,只有那位人类,焰走近了两步:“这个家伙……不就是平民自卫队的那个队长吗?”,“是啊,就是他。”玛索确认道,这个双手被分别拉伸并被不知名的黑色物体钉在墙上,整个人就如同中古时代的某种宗教形象一样。

    “真有意思。我们以为的罪魁祸首死在了自己家,而杀死他的自凶却像是另一个邪神的走狗……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有意思的场景。”

    别说你了,焰,就是我也没有见过呢。

    玛索在心底里吐槽完毕。然后按住了耳边的耳机:“这里是玛索,我们已经发现了目标,他已经死了。”

    “喔,这可真是一个坏消息,玛索先生,需要我下来一次吗。”

    “下来吧。莫顿大师,不过在下来之前,请先准备好。”玛索说完就准备上去,而焰阻止了玛索的行动:“我去接莫顿大师,你守在这儿吧。”

    “……好吧。”也对,自己这种在病毒范围内闲庭信步也许会给这位预言大师一种病毒并不怎么可怕的错觉,还是让焰上去吧。

    于是猫姑娘往楼上走,而玛索看了看四周,意外的发现了一个金色的点正在浮动,皱了皱眉头,玛索仰头:“焰。”

    然后猫姑娘的脑袋立即从二楼回廊探了出来,玛索指了指那个位置:“你能看到什么吗,我看到一个金色的点。”

    “我只看到你和一大堆死的无比难看的尸体。”焰的声音有些失真,这可是口罩的功劳。

    “好吧,去接大师吧,我来检查一下。”玛索说完,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走下那个金色的点,越接近,那个点就越发的平静,当玛索离这个金色的点还有三步之遥的时候,一道光突然爆发了出来,玛索下意识的就守着头部往后退,但没走两步,一声惨叫就让玛索停下了动作等一下,这声音是半身人的?

    拿开自己的手,玛索看到一大堆的人影,全都由金色的光点组成的人影,不会移动,在好奇心的再度驱使下,玛索走到了场上唯一一个半身人的身边,他的尸体还在地上,但是金色的人影正显示他的****被开了一个洞有大堆的金色光点从他的胸后飞散而出形成的平行‘瀑布’,玛索伸出手碰了碰它,没有任何反应。

    正在玛索好奇于惨叫从何而来的时候,一个沉闷的……带着小猫人口音的通用语响了起来,“我还真是讨厌你们这些家伙,只知道玩弄权谋也就算了,连这种不上道的诡计也敢用上,真是不知死活。”

    这让玛索立即将注意力移到了那个凶手的身上,虽然穿着带罩帽的风衣,也无法看出模样,但是凶手风帽上带着尖耳的造形,还有那条由光点组成的尾巴……小猫人?纳垢死胖子的……大不净者……父亲?

    虽然看不到模样,但是玛索的本能告诉自己,眼前的这个凶手……似乎就是自己从来没有见过面的父亲,等一下……死胖子,我父亲的重制体你手里到底有几具。

    正在这么想的时候,另一个尖锐的声音响了起来:“真神不会放过你的!你会死的!”,玛索闻言看向了那位墙壁上的后现代主义代言人。

    “可你现在已经要死了,知道吗,收割如同你这样无助而又绝望的灵魂,真是让我愉悦。”小猫人说完,又是一声枪响。

    过了一会儿,金色的光点们消散,站在重新冷清下来的大厅之中,玛索走到自己父亲的角色曾经站立过的位置上嗅了嗅。

    “啊,全是邪恶腐臭的味道。”

    猫崽自言自语的说到这儿,听到脚步声的他抬起头,正好看到了二楼回廊上探出的猫姑娘。

    “玛索,你有什么发现吗?”

    “嗯,说来话长,不过还是请大师来回溯一下吧。”

    说完,玛索操作着自己面前的虚拟屏幕,将刚刚用录像记录下的一切选择了保存。

    还真是有意思的发现,自己怎么会有这种能力的?

    玛索一边想,一边发现了尸体旁边的一把黑色火铳,玛索蹲下身拿起了它,看了一眼属性,好吧,一把后装大口径******,效果白板,却是一把传世武器,因为它有一个限定‘本武器限定使用角色:玛索’,而且还有一行黄字‘希望,神圣,快乐,友谊与爱,所有这一切都敌不过慈父对我们的爱,谁想要夺走这份爱,谁就是我们的敌人。’

    猫崽想了想,最终将自己腰间插在火枪袋里的白板火枪丢掉,然后给它上了一发定装独头弹,然后将它插进了枪套。

    不,父亲,你的复制体所想的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希望永远存在,不会因为一个人的绝望而消失;神圣永远存在,它存在于每一个愿意为无辜者而战的人的心中;快乐永远存在,每一个心爱之人的微笑都是快乐的源泉;友谊与爱永远存在,因为在这个世界,玛索见过太多太多的友谊与爱情;而你那所谓的慈父的爱,只不过是整个多元宇宙中需要净化的万千事物中的一小部份。(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