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507节:共赴Ⅱ
    “玛索已经达到地面。”从飞艇跳到天台,玛索调整了一下耳朵上夹着的耳机这种新型的小型耳机专为猫人等耳道完全不同的人种设计,避免了猫人在使用一般耳机时只能使用挂式的尴尬处境。

    “焰已到达地面。”跳到天台另一侧的焰站了起来,她从腰间拔出单手短管******与短剑,在接下的战斗中房间,走廊和地下室将会是战斗的主要地点,长兵器挥转不便的情况下,短剑与单手火器就是最好的选择,于是拔出短剑与那把后装大口径******,玛索打开了昏暗视觉,天上的战斗艇已经通过一发高爆弹确认了那座小房子的所在高爆弹会投在它所在位置的路对面,将另一座房子炸上天的同时也会给玛索做上一个路标。

    猫崽与猫姑娘在天台间不停跳跃,快速的移动让玛索附近还是有游走的走狗,只不过他们的注意力很显然是被天上的战斗艇与石像鬼们的战斗给吸引去了战斗艇们将石像鬼们吸引到城北区之外,这样就算出现战损也很少会连飞行员也一并损失了,至于玛索和焰接下来的路很长,等检查完毕选择撤退再找时间放信号弹就可以了。

    “看到废墟了,看起来装药的份量很足啊。”站在三层小楼的楼顶,看着前方不远处的废墟,焰扭头看了一眼玛索:“女士优先?”

    “不不不,面对危险,当然要让男士先来。”玛索说完跳下小楼,猫崽和猫姑娘穿过小巷,废墟上正在几个穿着长袍的家伙在扒东西,似乎是有什么东西或是人物被埋了,因为是背对着小巷,因此当最后一个家伙因为嗅到血腥铁锈味而转身时,玛索投出的飞斧正中其脑袋,于是这个家伙一声不吭的从废墟上滚了下来。

    焰跑过去将尸体上的斧子拔下来。将它丢还给玛索,然后拖着尸体来到废墟不远的街道上,将一块木板刺入伤口,将其伪装成死于爆炸造成的破片杀伤的倒霉蛋。

    丢下尸体。焰来到玛索身后,于是站在门口的玛索用手中的短剑推开房门,然后在门内刺出的长剑穿透自己之间一个侧身,同时持枪的左手用后装大口径******的枪体推开长剑,以免身后的焰中招不过他没有注意到。在他侧身的时候,焰已经跟着侧身,同时左持着的火枪已经越过了玛索的左肩,不过已经没有开枪必要了,猫崽右手的短剑透入门内,直接穿透了凶手的胸口,肺部受到足以致命的穿刺伤害,凶手连惨叫都无法发出的倒了下去,猫崽蹲身,尾巴从身后的袋子里卷出一个罐子。拔下保险抽销,将它丢进了房子。

    下一秒,随着一声低沉的炸音,房间里传来连续不停的喷涕声,于是猫崽第一个进门,先是对着沙发后面的人类投出了飞斧,完全被胡椒粉所杀伤的活人教徒完全无法控制住自己,于是被飞斧直接枭首。

    往里走了一步,玛索用左手小臂上的护劈挡住一边流泪一边扑向自己的半身人,玛索拔出匕首捅进了他的胸口。推开这个已经开始为自己的性命做倒计时的倒霉蛋,从脚下的人类尸体上拔出短剑,左手的目标那只侏儒已经带着额头上弩矢尾巴倒向地面,于是换了一个目标。一发袖箭钉进了正在止不住打喷涕的女人类的脑袋上,这一下再也不会因为喷涕而烦恼的人类女子一头倒在了地板上。

    “清空。”身后传来焰的提供,抢了身前猫崽最后一个人头的猫姑娘将注意力从那个正靠着墙倒下去的精灵身上收回,后者的脑袋上有一把飞斧,那是焰的不请自用,当然对这样的行为玛索一向听之任之。

    搜索了一下尸体。玛索很遗憾的确认这些家伙应该就是那种炮灰邪教徒,来到这幢房子说不定还是因为这儿环境好别的地方只怕早就被洗劫一空了,在这儿至少锅碗这一类的东西一应俱全。

    焰看了看火炉前的大锅,又用碗里的勺子从锅底捞出一条长骨:“打个赌,他们的食谱可真广泛。”

    “毕竟这些是疯子,不是吗,能信仰那么恶心的存在,他们的心智早已经崩溃了吧。”不动声色的按住了焰还准备大探险一番的握勺之手,焰笑了笑,松开手,于是猫崽也松开手。

    “不过,还真是挺可悲的呢。”

    “是啊,真的是非常可悲的一群家伙。”玛索摇了摇头:“这些邪神的走狗,疯神的追随者,他们难道就不想一想,追随一个混乱而又邪恶的神明……会有什么美好的结局吗?”

    “是啊,一群疯子。”焰看了看地上倒着的尸体,也是有些感同身受。

    处理好楼上的问题,玛索找到了通往地下室的台阶,顺着石砌的台阶一路往下,猫崽和猫姑娘最终看到了那个空无一物的祭坛。

    “我们要怎么说?难道要告诉莉莉夫人……我们的目标消失了吗?”焰忍不住吐槽,然后看着玛索一动不动的模样:“玛索,你怎么了?”

    “嗯……我想我又看到了之前看的那些金色光点了。”玛索一边说一边走向那个金色的光点,猫崽伸出手接触了那个光点,然后同样的,由金色光点组成的画面出现在了玛索的眼前,那个……那个疑似自己父亲的身影站在祭台前,它似乎在接触那个节点。

    没有什么声音,绕到身影的前方,依然是罩帽遮脸的模样,玛索最终将自己眼前发生的一切截了一张图,然后将它共享给了焰:“也许是我的父亲。”

    “你的父亲……完全看不到脸吗。”

    “没错,我绕过,但是完全看不到脸,我的父亲在战锤世纪里被纳垢所控制……你有听说过吗?”

    “没有,我对战锤世纪的编年史完全不熟悉,但是我可以帮你问问,但是不要对答案太过抱有信心,毕竟战锤世纪也是巨型网络游戏,而且因为题材的原因深受大小猫人们的欢迎,因此据说有很多小猫人都有过角色被控制的经历。”

    “我知道。”面对焰的回答,玛索自然明白道理,猫姑娘能帮自己问已经算是不错了,而且因为时间会比较久远的原因,说不定连当事人都早已将这段回忆扫出脑海,这一切……也许根本就不会有答案。

    但至少这一次,玛索有了可以等待的答案……不对,也许用真相来解释这一切会更好,因为玛索真的想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一辈子都要做那无父的孤魂……不是为了获得什么家境,真的只是想知道父亲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知不知道他的孩子一直都想要这么一个答案。

    “我们走吧。”随着玛索在心底里的叹息,猫崽带着猫姑娘往上走。

    回到一层,玛索意外的发现客厅中央出现了一个全新的金色光点:“焰,又有新的光点了。”

    “好吧,我还是一个瞎子,你触怕它,然后再跟我解释吧。”焰的口气有些无奈。

    于是玛索再一次接触了那个金光,这一次,玛索发现自己的父亲幻影正站在大门口,它正对着自己,属于灵魂的笑声在玛索的脑海里响起。

    ‘我知道,你会来找我,就像我知道你是我的子嗣,你的血管中流淌着我的血,怎么样,是不是觉得这个世界太过平静,我有猫耳朵,你也有,我们应该做命运的主人,就像……’“就像你根本就不是命运的主人,我的父亲。”说完,玛索将这录像发给了焰,猫姑娘看了一眼,摇了摇头:“还是看不到脸,这家伙可真是神秘,说起来,玛索你怎么知道刚刚有幻术陷井,这家伙想要控制住你。”

    “因为猫人从来都不是命运的主人,我的外婆告诉我,我们猫人从一开始就是另一个种族调制出来的人工生命,只有短的可怜的寿命,在那颗核战之后的文明断绝行星上拼命挣扎,是隆尔希家的各位给了猫人们一条自由的路,让我们可以在诸多后代的环绕下老死,让我们可以与伴侣渡过以百年计的幸福时光……这一切值得任何小猫人为此付出自由来做为代价,我们是隆尔希家最忠诚的仆人,上个千年不会有改变,这个千年不会有改变,就连下个千年也无法改变。”

    说到这儿,玛索的手被焰所伸出手紧紧的抓住:“没错,也许会有疯子和神经病会说我们有奴性,说我们天生就是奴隶的命,所以才会有如此的想法,但是他们没有想过何为感恩,这般恩情,帕夫林与提夫林的每一只猫人都只有以命来抵,用命来偿,我们是隆尔希家最忠诚的卫士,我们不会以自由为名行背叛之实,我们不是那种对着恩人后代挥动屠刀的恶德种族。”一口气说到这儿,焰看着玛索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玛索,你的确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小猫人呢。”

    “我只是觉得天大地大,道理最大,我想不做一个恶德的人。”玛索说完,突然的竖直耳朵:“外面好像有东西?”

    沉默了数秒,焰接上了话题:“脚步间距似乎有些大,而且脚步很沉,是个大家伙。”

    “它过来了。”玛索一边说一边牵着焰往楼上走:“上天台,你觉得怎么样。”

    “嗯,先看一眼那是什么玩意儿。”对此焰表示没有任何异意。(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