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511节:共赴Ⅵ
    从战斗艇上跳下,看了一眼四周的天台还有好几个小队的玩家随行,看着他们平安的降落,玛索探出身子看了一眼下方街道上的狮鹫尸体,然后对着通信频道说道:“没有发现目标。”

    “我们也一样。”附近的玩家们纷纷表示找不到目标,对此玛索看了一眼焰,然后开始布置任务:“我和焰负责往北寻找,‘卡布其诺点心’和‘火星菜鸟’小队去东边,‘阿亚罗克的风’和‘假摔高手索多玛’小队去西边。”

    城北区那么大,如果只靠玛索与焰,只怕战役结束了都不一定能找到目标,因此莉莉夫人特意征召了四个小队的玩家做为玛索与焰的助手,虽然这些家伙一开始觉得玛索与焰只不过是两只小猫,怎么能够做他们的指挥官,但是当确认了玛索与焰的战绩之后,各位立即没了各种心思讲道理,以玛索和焰的战绩,在这种任务里做为指挥官都是有些大材小用了,既然有大神级指挥官在场,各小队自然也不想跳出来做第一个吃螃蟹和指挥官死磕的人。

    “说起来,我还以为他们会和小说中描写的那样,抓着咱们的尾巴就是说咱们不够格,说什么也要换一个指挥官呢。”看着四个小队欣然领命各奔东西,焰有些奇怪的伸手挠了挠自己的脸。

    对此,玛索也是一脸尴尬的挠了挠脸:“你看的都是一些什么奇怪的书啊。”

    “中古地球玄幻小说合集第47版.rar,属于公开的网络内容。”猫姑娘说到这儿用手指顶着自己的下巴:“我最近看的一篇里面主角无论走到哪儿,都会碰到各种各样要跟他死磕的家伙……是不是古代人的智商有些不够用?”

    “我怎么知道啦。”正在检查地上血迹的玛索摇头,从来不看玄幻类小说的猫崽觉得这事自己可回答不上来,而且猫崽本能的觉得,那些家伙一直是感觉能跟着如此能打的指挥官混一个任务,总比自己单干最后却死无全尸来的好:“而且我个人觉得,那种认准了主角死命磕,走到哪儿都能能碰到把主角当成对手的小说,是不是将反派和对手的智商调的太低了一些,没眼光也就算了,还如此的认死理,那怕是自己错了也要和主角对抗到底,最终变成主角成长道路上的经验值……这一定是作者的错吧。”

    “嗯,我也觉得,做为一个合理党,这些中古的小说真的太奇怪啦,不过除了合理性之外,倒是意外的有些爽快感觉,毕竟这些据说就是现在打人踩脸流小说的鼻祖啊。”刚说完,焰抽了抽鼻子,皱起鼻尖的姑娘儿扭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小巷,然后对着玛索招了招手:“我闻到了新鲜的血液味道。”

    “新鲜的?”玛索走到焰的身边,焰用力的嗅了嗅空气:“没错,是新鲜的。”说着,焰从腰间拔出火枪与短剑,姑娘们自顾自的走进了小巷,于是玛索干脆的从身后拿出一把双手霰【弹】枪在这种情况下,玛索当然要为姑娘儿掩护好两侧与房顶上,同时真要有人想跟猫崽在巷子打上一架,猫崽的刺刃一定会教那家伙一个道具家伙再大,在不适合的战场上也没办法发挥出它应有的实力。

    往小巷里走了大概二十步,玛索与焰就见到了倒在垃圾堆里的长袍男子,将枪挂到肩上,玛索将尸体拖了出来,用匕首割开长袍,看着它已经有些囊肿的身体,还有胸口处的伤口:“死于刺击,从伤口的大小来看,应该是刺剑,一击毙命。”,一边说,玛索一边切开伤口,确认了死者心脏上最绞出的伤口:“是个好手,一击得手之后在拔出武器的同时绞了一下,是一个刺剑好手。”

    “嗯,分析的不错,玛索你这是从哪儿学的?”

    “当然是看着杨还有安妮她们验尸的时候偷学的啊,不过说实话,我感觉这些邪教徒的身体已经开始了异变,你看它的肌肉,已经开始向着高密度‘进化’了,很显然,最终这些家伙都会获得他们所认为的永生成为一个永生的邪魔,失去他们自己的意识,不再有爱,不再有恨,有的只是对于邪神们的无限忠诚……真是可悲。”站起来,玛索看着焰:“这就是一个邪教徒所想要获得永生的最后真相,邪神的确是完成了对他们的承诺,但是这样的承诺又有谁觉得是一件好事?”

    “这可不是好事,玛索,这只不过是邪神诱骗诡计的又一次胜利。”焰一边回答,一边开始继续前进,她看着巷子的远方感叹道:“我知道,对于这个世界里的凡人原住民来说,永生的确是一个非常美好的话题,但是对于我们玩家来说……凡人终有一死,但信念长存,因此死亡从来都不是一件可怕的事物,可怕的是因为死亡而失去自己所爱的,所喜欢的一切……但我觉得,这不是一个人因此而退缩的理由,因为死亡不可怕。”

    “可是原住民他们并不知道,他们只是觉得如果能获得永生该会有多美好……却忘了,向邪神乞求永生,到最后却是连自己的性命都被收走的结局。”做为一个局外人,玛索觉得这些原住民非常的可悲,他们的愿望是美好的,但是他们的手段却是愚蠢而又无可救药的,向邪神祈祷,回馈的只有变异与骗局,而且那些邪神会包装自己,欺骗那些原住民,让他们以为自己所相信的是一个有下限的神明……结果呢,混乱邪恶的神明根本没有下限与节操,对于它们来说,灵魂只不过是一种‘货币’或者‘道具’而已。

    真是可悲而又可恶的一群人啊,玛索一边想一边迈过新的一具尸体,这具尸体的外表已经完全的非人了,因此一把刺剑依然无比坚定的将它钉死在地上,然后地上多了一些血迹,焰开始加快脚步,猫崽急跟其后,穿过垃圾,走过拐角,最终焰在一座小房子的后门前站住,姑娘儿站到门边,在玛索站到另一边之后伸手拍了拍房门:“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请问利恩·卡布伦在吗?”

    没在回应,玛索看了一眼门前的血迹,最终举起了霰【弹】枪,正准备用它开门的时候,却被焰阻止了,她清了清嗓子:“老曼塔先生拜托我们来找你,利恩·卡布伦,如果你听到了我们所说的一切,就应该明白你受的伤已经出卖了你。”

    数秒的寂静之后,门被拉开,一个高个子女性捂着腹部看着玛索与焰:“需要我给你们倒点热饮吗?”

    “不必了。”收起了武器,玛索收起武器,第一个走进了房间,同时焰在通知了各小队自己已经找到目标之后跟了进去。

    “还有人,这是怎么一回事。”玛索指着房间里或坐或站的两只草原精灵和一只很显然已经是尸体的侏儒。

    “我们是菲塔家的孩子,在西城区的急救区工作,被亡灵打破防线之后逃了出来。”其中一个草原精灵举起手回答道,而另一个与他长相一样的双胞胎兄弟接住了话语:“可是我们被邪教徒抓住了,他们要把我们献祭给邪神,但是这位大姐姐救了我们!”

    “是的,城西区的一段城墙被破坏了,现在邪神的走狗们正通过那段废墟涌进城西区。”这位女性一边说一边坐到了椅子上,焰看了一眼她,又看了一眼侏儒,最终看向玛索的时候,那眼神仿佛在说‘你们男人真是会玩’。

    拜托,焰,这事和我又有什么关系,而且说实话卡布伦家可是绿森的高地人,而这位女性也是绿森高地人:“利恩·卡布伦……我们可不知道您的父亲喜欢将他的女儿叫做儿子。”

    “你们是外乡人,不知道很正常,我们绿森高地人只有儿子,没有女儿,那种喝着下午茶对别的男人评头论足的家伙在我们绿森高地人的眼中和废物没有什么差别,你们找我有什么事,我可不知道我做为一个狮鹫骑士的小队长,有什么理由值得你们冒着生命危险来找我。”

    焰将一个急救袋交给了这位,然后叹了一口气:“老曼塔先生的长子战死在了城东区的城墙上,次子在与亡灵的交战中战死,四子所在的战地治疗所刚刚被亡灵攻破……而最小的孩子的死因有些令我们难以开口。”

    这位高地人女性一边旁若无人的解下她的皮甲,然后玛索就可以看到她侧腹部的伤口要是那个邪魔再用力一点,腹部的伤口就会被彻底切开,如果是那样,想来就不需要什么急救药了,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十块腹肌的确有些吸引人,由其是见多了姑娘们浑然天成的单腹肌之后,见到这种比自己还多两块的腹肌,还真是让玛索有些惊讶。

    等到处理好伤口,这位终于开口:“看起来我愚蠢的幼弟最终还是将他自己给玩死了……对吗。”

    “没错。”既然这位知道了,那事情就更好办了,只不过玛索到底还是说那家伙是怎么死的被别人打死是一回事,被自己的父亲处决就是另一回事了:“所以我们要找到你,然后把你救回去。”

    “救回去,真的能救回去吗?”将皮甲穿回自己的身上,这位女士叹了一口气:“我的弟弟做了如此愚蠢的恶事,难道父亲认为他的孩子……会做一个逃兵吗?”

    “你的战场在天上,换一只坐骑,不要怂啊。”焰看着她说道。

    “你们以为狮鹫骑士是什么?一个战斗艇驾驶员吗?”利恩女士笑着摇了摇头:“我的狮鹫是我从小带起,一起到今天,我和它一起并肩而战,共同生活……随便给我来一只狮鹫?完全没有任何默契的狮鹫与骑士绝对会在战场上害死彼此。”

    “那我们也要将你送出去,你的父亲已经失去太多了,现在你是你父亲在这个世上唯一的子嗣……你是想死在这里,还是决定去后方最终为家族生下足够多的新生一代,让他们为家族,为这个受到入侵的世界多出一份力。”玛索说到这儿,就看到这位高地人沉默了下来,于是猫崽再接再厉:“利恩,你的父亲曾经想用一袋钱做为我们来救你的奖励,我们没有收下,我们知道在他的眼里,你远比那袋钱来的重要,但是我们依然拒绝了这次交易,因为我们明白,他对这个世界的呵护,对自己信仰的忠诚,对子嗣的爱,都值得我们为他冒险,所以请跟我们走吧,回到你父亲的身边,让卡布伦家能够为这个世界再多一些贡献。”

    “你……你们说动我了。”高地女利恩·卡布伦最终点了点头:“我跟你们走,不过他们怎么办。”

    “放心,战斗艇上有的是位置。”玛索说话,从自己的枪套里拿出两把火枪和两袋子弹:“拿着玩。”

    菲塔家,玛索知道这个家族这可是伽罗尔人中的一个大家族,当年流浪年代,他们和特尔善人交换过保育舰,菲塔家就是那条特尔善保育舰上的孩子,这个家族据说盛产医生,在游戏中菲塔家的孩子们服务于各大战团,他们大多都是非常高端的外科医生,这两个小家伙玛索当然认识特尔善和伽罗尔人盛产双胞胎,但是双胞胎男性可是极少见的,而菲塔家这一代也只有这么一对。

    “我是七月·菲塔,你们叫什么啊。孟商·菲塔!我是弟弟!”两兄弟接过武器,立即笑逐颜开的说道。

    “玛索。”听到外面的脚步声,玛索打开门看了一眼,然后对着这些赶来的同伴们招了招手:“这里。”

    “哇!你是玛索!”哥哥指了指玛索,然后又扭身看着焰:“你就是焰吧!”

    “是啊,你们知道我们吗?”焰点了点头。

    “当然了!大家都说你们是超利害,也有夫妻相的猫崽呢!”弟弟很是大声的回答道。

    玛索扭头翻了一个白眼,这两个小家伙……真是瞎胡闹。(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访问m..(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