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538节:等待中的他与她Ⅰ
    “玛莎蒂尔,如果没有你们,我和我的姐姐对那儿唯一的印象,大概就只有街上的大提琴艺人与女高音歌唱家了。”明恩一边说,一边将她的虚拟屏幕放大,上面播放的正是玛莎蒂尔的老视频是刚刚第五次开放的时候,刚刚进入游戏的一个玩家于玛莎蒂尔的街道上拍下的一长段视频,一个有些老态的半精灵老妇人在她的大提琴手兼丈夫的配合下,唱的一曲‘cinemaparadiso’,当然,玛索只听了一个开头就知道这曲子完全和之前在副本里听到的完全不同,更加的舒缓。

    “话说回来,我听过这歌,当然是在玛索那边听过的……啊,寒武纪的那些工程师什么时候都变成了古典音乐的爱好者了。”莫轻语挠了挠脸,这位的疑问也代表着姑娘们的疑问,但是悠久给了一个非常劲暴的答案:“其实是我爷爷非常喜欢这首歌啦,我在他那儿听过至少四个版本的,有男声和女声,玛索那次在钟楼下听的版本是爷爷最喜欢的,前年我和他去寒武纪和那儿的音乐专业工作室讨论第五次开放时代加入的古典音乐的音乐池时,他特意要求将这首歌加进去。”

    玛索一时之间无语凝噎你的爷爷,那不是特尔善的那位陆氏第九亲王,人生的老赢家吗?

    “完全没有想到!”杏子,沙耶伽和圆统一的歪起脑袋,而麻美伸手给了这三个猫姑娘一人一个指崩:“老亲王可是地球二十世纪末出生的人,喜爱这些古典音乐不是很正常吗,有什么好奇怪的,而且说实话,真的挺好听的。”

    “我也觉得不错,不过感觉更像是这位半精灵的唱功将整首歌拉高了一个档位,更将的完美无缺了。”玛索看着屏幕中的两人,而九叶笑了笑:“我认识他们,这两位可是老前辈了,第三次开放时代的半精灵吟游诗人组合,凯瑟琳·詹金斯与安德鲁·莱维塔斯,当年他和她还只是情侣呢……真是时光荏苒,你们不认识很正常啊,音乐圈中并不像是偶像演艺圈,没那么多破事。”

    九叶的解释让焰的脸上露出一丝奇怪的笑容,她笑着叹了一口气:“真是听起来都感觉美好的爱情,有些羡慕了。”

    “谁不让你去找。”麻美笑着指出了自己友人的缺陷:“这里不去接受那些男孩子的追求,却又在说着什么羡慕,你这只猫姑娘还真是奇怪。”

    这一次,焰没有舞动她的毒舌,而是摇了摇头:“你不明白的,麻美,只有在对的时间里碰到对的人,爱情的花朵才能结出甜美的果实。”

    “哇喔,我的表姐都变成大诗人了。”圆笑着对大家感叹道。

    姑娘们都在笑,只有玛索在笑的同时,于心底里叹了一口气……没错,焰,你说的再对不过了,爱情真的只有在对的时间里碰到对的人,才能开花,才能授粉,才能结果。

    “好了,你们别把话题扯的这么远啊,玛索,快说说你收到的信件里有什么。”杨的拨乱反正让众人将注意力投到了玛索身上,于是猫崽打开了信件:“啊,这封信来自于莫宁夫人……她说她已经找到了西奇卡·绿叶,最后的第二王朝金币的拥有者。”

    “杰西卡·兰盾,哇喔,听说这家伙可是一个神子,好强力啊。”悠久感叹道,然后被猫姑娘集体吐槽:“说的好像你不是神子一样。”

    “我父亲只是混了一个弱等神力的小神明而已。”悠久吐了吐舌头。

    倒是莫轻语点了点头:“那位莫宁夫人希望你能够去玛莎蒂尔一次?”

    “不,她说她最近会到亚修比的大圣堂,她又要做阵营与意志鉴定了……”说到这个,玛索摇了摇头,这大概就是被诅咒的命运吧,通过鉴定还能多活一些日子,而万一没能够通过……死亡有时候都有一种奢侈的想法,无止境的‘永生’与躯壳变成灵魂的牢笼,玛索完全无法理解这种痛苦有多么的……痛苦。

    那种不再是自己的‘活’着,真的是比死了还要痛苦。

    “那我们就在帕罗恩斯特等吗?”安妮举起手问道。

    “对,莫宁夫人说她过来之后会让莉莉夫人通知我们……话说莉莉夫人还没离开吗?”

    “没有啊,我听说她最近都在王宫和神殿区两点一线,看起来那位艾兰殿下的身体的确有些问题。”莫轻语给出了答案,对此玛索摇了摇头,这个孩子的确身体不大好……也许正因为如此,在女扮男装的时候才会显的那么的理所当然吧。

    想到这儿,玛索收起信:“还是先吃饭吧,吃好了咱们回帕罗恩斯特。”

    “好啊!”米赛,应龙与小艾组成的三人组很是开心的一起举起手。

    拿过一块薄饼,玛索注意到了焰正在看着自己,出于礼貌,也出于曾经拥有的小美好,玛索笑着点了点头,一如往昔。

    ………………

    脱下头盔,焰从被垫上坐起身,走到房间的窗户前,看了一眼窗外,似乎离阳光刺破黑暗还有一段距离。

    叹了一声,焰坐到了窗户框板上,抱着腿的猫姑娘回想起之前在饭桌上说的,有些悲伤的将脑袋埋进了腿里,“刚刚可真像是你啊,但这一切却不是……我所熟悉的他所能够做到的呢。”,那个有着腼腆的笑容,像是一个孩子一样,但是在工作与战斗中从来都站在自己身前的熟悉的脸孔的主人……又一次的有了完全不同于当初的猫生轨迹,这只怕……又是一个重复的该死世界。

    我所熟悉的那个人啊,你到底在哪儿,你到底……想要躲我躲到什么时候,想到这儿,焰看了一眼对面的那个小阁楼窗户,没有一丝灯光,没有一丝亮。

    玛索,你没说错,人总是在犯错之后才会成长,但是……犯猎的代价有时候会让人难以承受,就像你所说的那样,这一切,也许就是命中注定吧。

    ………………

    从床上坐起身,脱下游戏头盔,玛索看了一眼窗外的黑夜,还未被光线入侵的平原一片黑暗,除了对面楼里的灯火。

    挣扎着来到窗户边,坐上框板,玛索看了一眼对面,那边正好是焰和悠久住的房间,房间里没有亮光,这一发现让玛索摇了摇头,身体再度年轻而心态依然老化的猫崽拍了拍自己的腿,这个焰……的确不像是自己所熟悉的那个焰,记忆中的焰没有如此的智慧,而更像是一个如同受惊小鸟一样的普通少女……历史果然是由偶然和必然所组成的呢,焰,你说的真是不错,就像人所走的路,始终是命中注定的。(~^~)(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