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606节:Order!万物之力!Ⅰ
    吃过鱼干,被姑娘们用各种美食喂饱的猫崽选择了上线,虽然已经在镇子里想来会是安全的,但毕竟这年头无论在哪儿都会碰到一些奇怪的事情,玛索可不敢把自己的工作托付给运气。

    白坐别人的马车,还收了别人的雇佣金,就理所当然的应该为自己的雇主排忧解难啊。

    带着这样的觉悟,猫崽走出了自己所在的旅馆,并在街道不远处的另一家旅馆找到了原住民们,猫崽有责任心是好事,但是但是原住民商团团长那边确认了,所有货物都会被放进无名氏的神殿仓库对于猫崽来说,这样一个自带传奇职业做为管理员的仓库根本无法突破,在传奇的领域之中,任何风吹草动都难以逃过他的感觉,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安全的场所。

    既然如此,玛索还需要担心什么呢,而且那位原住民商团团长还给了猫崽一把零花钱既然猫崽有这样的好意,原住民自然也会给予好处,有着五枚金币数量的零花钱足够猫崽在镇子里买上一些小物件了,并吃上一顿当地最棒的特色食物了。

    于是猫崽立即打开了直播,将频道tag调整为美食,然后就来到了镇中心,不算太大的广场上满是各种各样的摊位与店铺,玛索先现了一个烤肉摊,摊主是一个人类在草原精灵的镇子里,受到他们承认的各种族都能活的很自由,何况这个摊子前面排满了草原精灵玩家,看起来也应该是一个手艺很棒的家伙,毕竟草原精灵对于美食和毒药一向爱憎分明,会做美食者无论来到哪一个草原精灵聚居点都会受到欢迎,而一个黑暗料理界的大拿要是进了聚居点,只怕见到他的草原精灵都会第一时间约束自己的幼崽。

    排队了十五分钟,猫崽买到了两串肉丸子多亏了这个摊子一次最多只能买两串的规矩。

    喵吞虎咽着吃完,玛索点了点头这肉丸子的肉应该是本地的特产,杂食的玛克多兽,玩家们称之为‘咕噜兽’,是一种从昆虫到草根都照收不误的大型兽,成体最大可以长到5o公斤,因为哼声为‘咕噜’而得名,肉质非常嫩,由其是腹部肋条的肉,最棒的方式就是这样将其肉和北瓦里多波尔湖里的淡水虾肉一起打成肉沫然后团成肉丸子,接着抹上咕噜兽的脂油与蜂蜜烤好,深受草原精灵玩家与原住民的喜爱。

    这家伙竟然会草原精灵的这种食谱,看起来在本地也算是一个深受欢迎的家伙了。

    接下来的美食之旅猫崽选择了一家店铺,草原精灵原住民老师傅正在一个巨大的铁皮包成成的炉前,踮着椅子从炉里拿出烤饼,猫崽花了一个银币买了两个,分量非常足,咬了一口海量的咕噜肉与蜂蜜入口,带肥脂的咕噜肉与蜂蜜在炉中被持续的加热,最终变成了猫崽嘴里入口即化的完美食材,这种炉饼真的是非常受草原精灵的欢迎,而且说真的,就连这样的海鲜党都不得不客串了一次甜党。

    美好的旅行继续,猫崽走过带辣食物的店铺猫崽对于辣这种口味真的是有些敬谢不敏,过于刺激性的味道不但对猫崽的舌头造成杀伤,连带的连同嗅觉也受到双重伤害,因此为了自己的嗅觉与味觉,猫崽来到了一家不放辣的面摊前,看着人过中年的面摊摊主:“我们……最近似乎相见的次数有些过多啊,老板。”

    “是啊,我也是这么觉得呢,每到一处,总会碰到您,客人,今天要来一碗面吗。”

    “嗯,还是算了,我吃的有些多了,还是想找一些量少的美食。”

    虽然这位面摊之主的鲜虾面是全大6一绝,但和猫崽脑袋大小一致的面碗还是对猫崽的胃造成了伤害游戏中自然不会有腹涨之苦,但吃的太多,猫的意识就会觉得已经吃撑了,为了能够让美食之旅继续,猫崽不得不与这位摊主告别,然后站到了一个带着眼罩,正在一个u型烤架前同时处理着上百串肉片的……艾琉克面前。

    “艾琉克?”猫崽眨了眨眼,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啊,玛索,你怎么会来这儿。”艾琉克一边翻动肉片串子,一边同样的眨了眨眼:“啊,我想起来了,似乎是潘尼和景彦那边找你帮忙,你现在应该是往帕罗恩斯特走,对吧。”

    “没错,我是在往帕罗恩斯特走,你呢,怎么会在这个镇子里。”

    “嗯……怎么说呢,因为一个任务,也可以说是一份工作吧。”将烤好的三十枚串子装进纸袋递给客人,艾琉克耸了耸肩:“我的母亲对于我那一次的行动不怎么满意,我现在脱离了箴言守誓者,正在一个人独立行动,之前接了一个烤肉架公司的广告,现在不就是正在现场直播吗。”

    “这是在赚零花钱吗。”玛索注意到四周的录像眼珠,猫崽有些好奇的接过艾琉克递过来的一串肉片:“说起来,你这位的存在也需要打工吗。”

    “家训是男孩子有钱就变坏,所以说实话好了,除了父亲有时候会给我们这些孩子零花钱之外,母亲们是从来都给我们这些男孩一个角子的。”艾琉克说到这儿从脚下的魔法盒子里拿出新的已经穿好的肉片串子,将它们抹上油,然后放到烤架上:“说起来,玛索,你和你母亲的关系怎么样。”

    “……为什么这么问?”

    “有些好奇,因为你……你只有你的母亲,所以我想知道,在你的眼里,母亲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存在,我没有别的意思。”

    面对这样一个问题,玛索思考了一下子:“从小的时候,从我开始记事时开始,我就跟着母亲生活,没有别的同龄人都有的父亲,母亲上班的时候,就会把我放在早点店里……说实话,我和母亲的见面时间,只怕还不如你们,因为从八岁入学开始,我就被放在喜翠庄,联邦儿童管理部认为我的母亲没有资格将我教养好,所以我只能跟老板娘与外公一起生活,每年见到母亲的次数也是有限,但是我还是非常感谢母亲,没有她的坚持,只怕我也不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他每天起早贪黑的工作,也只是想让我的生活变的更好一些,所以在我的眼里,母亲是爱的一种特殊形容词。”

    “真好,不像我的母亲……算了,不提她了,反正我和她还有她的箴言守誓者没有任何关系了。”没有被眼罩盖住的左眼里满是失落,艾琉克叹了一声,然后看着玛索的身后:“玛索,那是你的朋友吗,我看他们冲着你来的。”

    正在嚼肉片的猫崽扭头,正好看到一队六只侏儒走向自己,灰色的罩帽长袍,左手的铁制护臂,他们注意到猫崽扭头,纷纷拔出腰间的短剑,其中带头的一位抬起手瞬了一个……位面锚?

    拔出短剑,连续拨挡开扑面而来的袖箭,玛索转身伸出手,将一只侏儒从空气中拖了出来,使用阴影与隐形术潜行到猫崽身边的这位很显然没有想到被会现,因此玛索一把抓住他的脖子,用他的身体挡住了第二波弩箭射击,然后将这具尸体丢到一边,闪身让过幻型剑的突袭,猫崽一个瞬势的矮身让过从一旁的人群中冲出来的矮人的攻击,没来及拔出短剑的猫崽弹出护臂里的刺刃捅进了矮子的心脏,从他的手里拿过手斧,猫崽给自己加了熊之蛮力,转身将它投向了侏儒,目标是正在施法的队尾侏儒,后者完全没有想到会有直面重型飞行道具的这一刻,整个脑袋直接被斧子劈成了两半,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开启‘元素化身:火元素’直面及身的炎爆,从四散的火焰中冲出,尾巴带出的长刀已经握在了手里,将冲近自己的侏儒连侏带剑分为四段,切换为**接了一驱散,然后大地包裹住了玛索,化身为土元素的猫崽一拳将冲到自己面前的侏儒锤到了地里,大步迈过血肉四溅的地表,用自己的土元素躯体挡住了一魔法飞弹,炸飞了一些泥土,但并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害,下一秒,尾巴带出的飞斧切开了施法侏儒的脖子,喷到空中的血液带着那颗脑袋飞行于空气中的同时,抬起手的猫崽用泥土化做的手臂挡住了另一魔法飞弹,下一秒没来得及重生手臂,直接变回人形的猫崽用自己的肉躯又接了一驱散,然后冲到最后一只侏儒的面前,长刀穿透了侏儒与它为自己准备的石肤术,将这只正准备新法术的侏儒钉死在了地上。

    回到护臂掉落的地点,变为土元素的猫崽将断臂接近地面,泥土渐渐化做全新的手臂,然后猫崽将护臂套回手上,然后看向艾琉克。

    “你真是一个会给我带来惊喜的猫先生,玛索。”拿着一把钉锤,把准备偷袭自己的半身人变成u型烤架上的食材的艾琉克摇了摇头:“这些家伙是什么人,它们为什么要追杀你。”

    “很正常,因为我身上的血脉,而它们……是那种见不过我说万物之力的家伙。”

    “order?万物之力?这些家伙是获选者?”艾琉克说完一锤将架子上挣扎的侏儒打的头破血流:“我知道你外公……不过他们为什么要追杀你,你是他们的神子啊。”

    “不不不,这些家伙的确曾经是获选者……但现在并不是。”一个声音说出了玛索想要说的话,猫崽和艾琉克扭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地,一个草原精灵正站在那儿,与侏儒他们相同的打扮,这一点让艾琉克皱起了眉头:“你和这些家伙的打扮都一样呢。”

    他伸出手将正在烤架上‘吱吱’作响的侏儒脑袋提了起来,看了一眼成色,然后下意识的将它翻了一个身,这一切都在玛索眼里,对此只能说……哎,这算是职业习惯吗?

    “当然,我们看起起来一样,但他们只不过是他们眼里的神明的获选者,而我们……我们之所以获选并不是因为神明的召唤,而是我们的脑袋里存放的知识与智商足够多。”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我感觉到了奥术的爆就立即赶了过来,本来以为会是什么邪恶的家伙想在搞一个大新闻,但是现在看起来,苏的子嗣,尊敬的幼崽守护者,玛索先生,他们怎么是冲着你来的啊。”

    “是啊,他们似乎觉得杀死我能够取悦于他们的神……真是一些脑子里长草的家伙,他们能够不知道在他们神明的眼里,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能够取悦到他们的神明,无论是他们的成功也好,失败也好,生也好,死也好……他们所相信,所信仰的神明都能够从中获得愉悦,因为那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邪神,一个将灵魂视做货币……不,应该是一个将灵魂视做比货币还要卑微的‘伟大’存在。”

    说到伟大一词时,玛索特意拖长了语气。

    其实并不伟大,在玛索的眼里,所谓的邪神都只不过是混沌的载体,它们没有良知,没有慈悲,死亡是它们给予这个世界的最大礼物,而疫病与痛苦?只不过是它们给予这个世界礼物时附带的赠品而已。

    “没有错,这些伟大的杂碎说实话也是挺烦人的,这一次他们竟然为了你而暴露了行踪,我都没有注意到这些‘同类’竟然会是那个所谓伟大的存在的奴隶。”草原精灵获选者扬起了嘴角:“苏的子嗣,你说的不错,它们只不过是那个存在手里的玩具,玩坏了,换一个新的就行了。”

    “现在呢。”艾琉克一手拄着钉头锤,一手在侏儒的身上洒着孜然。

    “先放下手里的瓶子,谢谢。”玛索和草原精灵异口同声的说道。

    艾琉克耸了耸肩,将孜然瓶丢到了身后。

    “当然是让城卫兵们来收了尸,接下来也不用担心什么,我们会和无名氏神殿的各位去会会这些侏儒的同类们的。”说完,草原精灵获选者转过身就要离去,不过他又转过身,对着玛索俯身行了一礼:“order,万物之力,殿下,容我先行一步。”

    “order,万物之力,愿奥术的智慧之光永耀着你。”做为苏的子嗣,玛索也行了一个抚胸礼。

    送走这位,玛索回收了长刀与短剑,然后将飞斧也捡了回来。

    “艾琉克,要和我一起回帕罗恩斯特吗。”玛索问道。

    “……不了,我还是想一个人安静一回儿。”艾琉克摇了摇头,他的选择让玛索并不意外,这样一个固执而又死心眼的年轻人……还真是如同风评中的他的父亲那样呢。

    玛索是自认为没有他的这份心境,曾经的美好再怎么好,那也是过去了啊。

    无论是做为一个人,还是做为一只猫,如果不能向前看,那……只会变成美好回忆的奴隶,这样一来,无论是对于自己也好,还是对于别人也罢,都是不好与不公平的吧。

    当然,玛索知道人各有志,艾琉克有他自己的活法,猫崽也有自己的活法,每个人都有属于他自己的道路,而不干涉别人的人生道路,也是长寿的一种秘诀吧。

    毕竟想的多,死的快。

    想到这里,玛索看了一眼脚下的侏儒,被腰斩的这位似乎还有一口气,猫崽想了想,最终拔出腰间的火枪,然后抬起脚,一脚踩断了侏儒的脖子。

    子弹渗银的,贵。(未完待续。)8(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