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607节:Order!万物之力!Ⅱ
    艾琉克想要一个人独行,玛索当然不会强求,这小家伙应该正处逆反期,总觉得母亲的管束很烦,但是玛索却经历过与母亲分离,一天到晚生活在喜翠庄,面对机械义体与面冷如霜的老板娘……有时候一整天下来都说不出一句话,直到姑娘们出现。

    那真是一段苦痛却又满是喜悦和幸福的时光,能够碰到如九叶,如杨与安妮,还有如明恩与明美这样的姑娘儿,玛索觉得自己已经是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人了。

    “我要走了,艾琉克,你……我说了,我想在这个镇子好好休息一下。”

    说完,艾琉克转身拖着钉头锤走向广场的另一头,用他那听起来有些中性的嗓音哼着歌,玛索看着这位越走越远,最终叹了一声。

    将现场交给了城卫兵处理,玛索也没有了吃食的闲心,猫崽顺着广场东边的钟楼外的回转台阶来到钟楼顶部,爬到了钟楼楼顶的十字架上,俯瞰风景。

    春末夏初的下星空,一道银河横贯天顶,无数的繁星点缀着这个世界的夜空,虽然说是多元宇宙和主位面,但是第一次开放时代,就有无畏的玩家通过航海确认了这是一颗行星。

    “在这个世界里,我们都是被重力束缚着的灵魂啊。”

    回想自己在现实中前往半人马的美好旅行,玛索有感而发,猫崽坐到了这个巨大的十字架的左侧横树上,从包里拿出了吉它的猫崽开始弹唱起九叶前些天刚刚唱过的歌,

    “不知不觉又走到熟悉的巷子,慢慢浮现清晰的往事。我站的位置,你曾在这里发过誓,是谁溶化了你的坚持。抽屉里的那封信,是你的地址,却是我很陌生的名字,能面对现实,才是分割你的开始,幸福那片云真的消失……”意外的喜欢这首据说是传唱在地球联邦出现之前的中古地球的中古华语音乐,也许是有所触动,如同往日在不经意间失动去了九叶的消息,不得不目送安妮与杨离开,最终看着焰转身却又无能为力……

    连艾琉克那样的孩子,都不得不面对苦痛的经历,像猫崽这样的凡人以怎么可能免俗呢,在这个一不能修仙,二不能超能的世界里,如同小说中说的那些逆袭与逆天改命的故事……那也只是故事而已。

    “忘记你是简单的事,可是我没有勇气去证实,回忆对我来说,会显得太奢侈,我还在原地等你的解释。谁记得寂寞的影子,说她才是你生命的钻石,我们那段精彩,回不去的日子,原来只有眼泪最真实。”

    唱完这一段,叹了一声的猫崽睁开眼,看着飘浮在自己面前的小东西,玛索扬了扬眉头一个星羽,肉色的外表,看起来应该是与这个镇子共生的小东西。

    这可是稀有物,它们会自己选择主人,虽然听起来很不错,但玛索觉得自己不会是它的主人,因为它的主人这个时候正欢快的跑上来。

    “帕帕!你去哪儿!”一个土妖精,它在这座石砌而上的钟楼外表上奔跑,这种土元素妖精视任何石泥地形如无物:“咦,你是谁。”

    “玛索,一个外乡人。”玛索微笑着回答道。

    这个小东西皱着眉头想了想:“没听说过,不过帕帕喜欢你,你应该不是一个恶棍,不过你一个人在这儿干什么,还唱着塞理斯人的歌谣。”

    “无聊啊,所以登高望远,仰望星海。”玛索指了指天空。

    这个土妖精顺着玛索的指引看向夜空:“今天的天气不错,不过这样的天空很常见吧。”、

    “在帕罗恩斯特并不常见,那儿时常会有从海上或是内陆飘过来的云。”玛索实话实说。

    “你是旅行者……外乡人,你可以跟我说一说你们的世界吗。”这个小东西一开口就吓了玛索一跳喵了个咪的,这原住民np画风不对啊,哪儿有它们主动询问玩家世界的。

    但面对问题,玛索还是有问必答的:“我们的位面比你们的看起来要安全一些,但那也只是核心地区才会有的,在几乎无边无际的……用你们的话来说应该是位面吧,在我们的那个巨大的近乎无边的位面里,危险还是无处不在的。”

    说实话,宇宙太大了,玛索也不知道自己所在的世界到底是安全的,还是危险的。

    “听起来真有意思,就像是守望者夫人说的那样。”土妖精说到这儿吐了吐舌头:“啊,又提到奶奶的称号。”

    守望者……那不就是人生赢家的夫人在这个世界留下的帐号角色吗?想到这儿,玛索看着这个小家伙:“守望者夫人就在镇中吗?”

    “没啊,她有时候会过来,和了不起的隆纳尔先生一起渡过一段时间之后,夫人与先生就都会离开。”土妖精说完,看着玛索:“这可是秘密,别告诉其他人!要不然守望者夫人一定找上你的!”

    “我当然不会乱说话了。”玛索表示自己可不敢得罪一个神明,由其是一个掌管爱情之神职,和这样一位做对,当心烛光晚餐只能靠神圣之光来照明。

    土妖精听到了玛索的誓约,很是欣慰的点了点头:“那好,”他扭头看着星羽:“帕帕,我们走吧,可别再打扰这位外乡人先生了。”

    看着这两个小东西跑走,玛索笑了笑,看了一眼钟楼落下的草堆,猫崽起身一个飞跃,顺利的落在了草堆之上,顺势还开启了一个动作成就‘信仰之跃’

    不使用任何法术和道具从高过五十码的地方跳下,并不受到伤害,成就的奖励是所有跳跃鉴定+1有利。

    对于猫崽来说,聊胜于无。

    ………………

    回到旅馆下了线,好好睡了一觉,玛索发现自己昨天晚上的自弹清唱在一夜之间就通过直播频道扩散了出去,连猫崽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由其是那些大个子姑娘,一个个母爱泛滥,说什么玛索快到妈妈怀里来……拜托,玛索可不觉得自己会那么做,再说了,认那么多妈干什么拜托,有那么一个一年到头都看不到多少次的妈就够了啊。

    “我就说过,玛索的声线其实最适合唱这种伤感的情歌,只要声线能够再沙哑一些就好了,怎么样啊,玛索,要不要跟我学唱歌。”在饭桌前的九叶开口问道。

    “还是算了吧。”玛索并不喜欢上台,要不是因为直播能赚不错的直播费,猫崽才不想做什么直播呢说到底,视钱财如屎土的确没问题,但还是那句话,千万别跟钱过不去,相信大家都是这样啦。

    “玛索不喜欢吗。”潘尼有些好奇的看着玛索,对此,玛索摇了摇头:“喜欢唱,但不喜欢被人评头论足。”而且从小就看九叶唱歌,让玛索对歌评人这一类的家伙深恶痛绝。

    “所以我说啦,玛索是没办法去做歌手的,九叶你还是不要想太多啦。”端着菜走进客厅的明恩说完,将手里的鱼味放到了猫崽面前:“对了,玛索,你什么时候能够回来?”

    “大概还有半个月左右的路程。”玛索实话实说道:“说起来,你们最近在干什么。”

    “没什么大事,就是莫姐最近在和焰一起训练圆她们的游泳能力。”跟着走进来的明美说到这儿叹了一口气:“说起来,看着圆和杏子她们在齐膝深的水里都能溺水……咱们真的能在海上打赢你的母亲吗?”

    “这个……”面对这个问题,玛索以手扶额,只能苦笑着摇了摇头:“我觉得我也是无能为力啊,对了,你说圆和杏子她们都在接受焰和莫姐的训练,焰呢,她会游泳吗?”

    “意外的厉害,她的自由泳能和安妮不相上下,前几天她们甚至一起游过了十公里的海面,安妮能够游出超奥运水平很正常,可焰竟然能跟上安妮的节奏,真的是太可怕了。”明恩的这个抢答意外的让玛索惊讶天哪,焰是什么时候学会的游泳啊,猫崽记得焰上辈子可是在海里溺水过的。

    这算是……蝴蝶的意外?

    这边还在想,另一边悠久倒是举起手:“玛索先生会游泳吗?”

    “会啊,玛索可是从小就跟安妮一起学会并掌握了游泳的技术呢。”杨笑着回答了悠久的疑惑。

    “咦!玛索竟然会游泳吗?”潘尼瞪圆了眼睛。

    对此,玛索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通常来说,小猫人很少会去学游泳,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因为这些家伙都多少有些怕池子,而池子越深越大,对于小猫人来说就越可怕,这可以解释为什么圆在看到大海时会怕成那样。

    而玛索……玛索当年为了和姑娘们去海边玩,那可是拼了命的去学游泳的,虽然最后只能在水面上浮着,但那也是了不起的成就了。

    “太了不起了!”悠久和潘尼异口同声的说道,其中潘尼还补充了一句话:“我的大哥那么大的人了,到现在还是不会游泳呢!”

    “所以这就是因人而异吧。”安妮吞下嘴里的最后一些土豆泥:“说起来,玛索那次学会游泳跟我们去海边玩的时候,仿佛就如同是昨天一样呢。”

    “是啊,就好像是昨天一样。”玛索笑着,然后注意到了自己手腕上的智能腕表上的电子通知:“啊,线上似乎有问题,我先上线看一看。”

    “嗯,去吧,安妮,带我们的玛索小可爱回房间吧。”

    明恩说完,安妮就帮着玛索回到了浮空椅上,然后推着猫崽一路上了阁楼。

    帮着猫崽上了床,安妮在走的时候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原本已经关上的门又打开了:“玛索,对了,我差点忘了说呢,最近伽伽老在问你什么时候回来。”

    “告诉她,半个月。”玛索笑着说道,这个小家伙,真是一个懂事听好的好孩子,听说连焰都承认,伽伽比那三只猫崽儿可要懂事无数倍。

    “嗯,玛索……对了,中午吃什么。”似乎是想给自己开小灶,安妮特意看了一眼楼梯下方。

    “炒牛柳!”玛索的尾巴都在拍打床单了。

    “那说定了,中午见。”安妮笑着带上了门,而玛索将头盔套到了脑袋上。

    ………………

    一上线,猫崽从车顶上坐了起来,发现前方站了一大堆……玩家?

    因为太远,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的猫崽扭头看了一眼赶车的原住民大叔:“他们在干什么?”

    “不知道,是一些外乡人,说什么此山是他们开,此树是他们的栽……就要要过路钱啦!这些强盗!”另一辆车上的一个草原精灵玩家这么说道:“商团团长还想和他们谈判,要是我们伽罗尔的战团在,早把这些强盗杀光了。”

    伽罗尔和特尔善人非常的讨厌强盗,由其是那些想着赚快钱的家伙,所以在北边做这种无本生意的家伙通常都是有几把刷子的,毕竟没能力的早被杀绝了。

    而在南边吗……猫崽看了一眼商团团长带着人走回来,掏了掏耳朵,跳下了马车。

    “你下来干吗?”有佣兵队的玩家这么问道。

    “商团团长的脸色有些难看,肯定是那些家伙开的价太高了,说起来他们难道就没有想过什么叫有命赚钱没命花吗?”玛索刚说完,走到车队前的商团团长就拿出了铁皮喇叭:“准备战斗!对面的这些家伙开了一个任谁都没办法接受的价码!”

    “我就知道这些傻子!小崽子们!咱们有活干了!”草原精灵们一听有架可打有枪可毙,原本就聚集在一起的他们开始涌上队伍前方。

    然后是高个子的风精灵和大地精灵,大地精灵玩家已经着甲完毕,他们挥着手里的弯刀和盾牌跟上了草原精灵们,而风精灵们拿着长弓站到了草原精灵的身侧,从他们腰后的箭囊来看,至少也是魔法箭矢,希望对面的家伙们皮够厚。

    玛索看了看另一边,二十多只大猫和做贼一样藏在一辆马车后面,带头的混血儿正在给他的手下的灌输为什么要藏起来的理念:“咱们现在出去,那些家伙说不定马上就逃了,到时候连个架都打不着,咱们现在藏在车后,等那些垃圾送上门了我们再在牧师和法师的法术帮助下杀进他们的队伍,干一票大的!”

    这个混血儿的发言深得众大猫的胃口,纷纷表示有架打就不急于一时,打一个是打,是一百个也是打,打一千个一样是打。然后这些家伙干脆的被一个隐形力场被包了起来,似乎是哪个草原精灵法师做的好事,看起来还真是把想对面的往死里弄。

    然后是一窝小猫人,五十来只小猫人正在往路里的高草丛里钻,看起来也是在防御侧翼,同时在对面的强盗们过来的时候给他们的后排一个惊喜。

    最后是佣兵队的玩家们,这些家伙一边不干不净的骂着对面的二百五,一边披挂整齐的走到了前排。

    玛索想了想,跟着同类的行动同样的钻进了草丛,并很快的就碰到了同类,这些小猫看到玛索立即笑了起来,带头的猫崽走到了玛索的面前:“是想跟我们一起干掉那些不守规矩的大个子。”

    “没错,教这些家伙做人的道理是我们每一个有良知的猫人应尽的义务。”玛索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很好,欢迎加入,让我们要给给他们一个教训。”这个猫崽伸出手和玛索做了击掌:“合作愉快,同类。”

    玛索点了点头:“合作愉快,我也是这么想的。”(未完待续。)

    ...(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