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623节:虚假的舞会(Ⅱ)
    在会场走了几步,玛索见到了安塔,这个少女正与另一个少女站在一起,四周还围绕着那个大战团的战团长与外交官,离的有些远,不知道在说什么。

    这也是名场面啊,还记得,这就是当初亚修比皇室的最后那位继承子,留着一头短发,怎么看也像是男孩子的草原精灵小家伙。

    而这一次,长发代替了短发……想来是因为见到了不同的历史,所以潜意识里改变了这位殿下的性别……真是一个空想的有些过份的场景啊。

    想到这里,玛索笑了笑,走向她的猫崽很快就被负责安保的玩家给挡在了圈外,这些家伙总是在为他们的大团长服务,对于玛索这样根底浅薄的玩家多少都有些刁难当然,他们还不敢做的太过份,毕竟已经有一个战团因为恶事做多而引来安塔的愤怒,被踢出了军团,后来这个团进行了赎罪突击,这才回到了军团序列。

    当然,做为首席元素萨满,玛索在安塔眼里总是有一定的份量,她的声音总是那么恰到好处的响起来:“不要拦住我们的首席,年轻的外乡人们,让玛索阁下过来。”

    卫士们对着玛索翻了一个白眼,然后不情不愿又不得不迅速的让开,玛索笑着走到安塔的面前伸出手托住了少女递过来的手,在她的手背上吻了一下。

    “来,殿下,我来为您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首席萨满玛索阁下,就是与首席战斗法师晓美焰大师组成了最强猎杀小队的那位,我时常向您提起的那一位。”

    就像是记忆里的那样,安塔向她身边的同类介绍起了玛索,而这个少女有些好奇,又有些惊讶的看着玛索:“玛索先生,晚上好。”

    “晚上好,费萨尔殿下。”玛索接住了她的手,在这姑娘儿的手背上吻了一下。

    “玛索,跟我说说,是什么事情把你吹到我的身边的,在我的记忆里,你可不是那种喜欢凑热闹的年轻小猫。”安塔笑着提问,而玛索笑着摇了摇头:“被你说中了呢,我是觉得有不认识的美少女,所以想过来认识一下呢。”

    这番恭维让费萨尔家的姑娘儿先是一楞,然后涨红了小脸,“你这小猫,真是油嘴滑舌。”安塔笑着用手指戳了戳玛索的脑袋,当然是踮了脚的。

    对此,玛索笑着坦然接受了安塔的戳击。

    就在猫崽考虑要不要再卖一个萌的时候,安塔突然指着玛索的身后:“啊,焰小姐来了,玛索,想好怎么面对她了吗。”

    玛索一楞,然后有些不知道怎么解释对于玛索来说,焰……已经变成了无法面对的美好,他看着眼前那么漂亮崦又熟悉的猫姑娘走到了自己的面前,看着她伸出手牵住玛索,看着她摇着的自己的手,看着她张开口:“安塔,我有点事要跟玛索说一下,不知道你能不能把她借给我一下呢。”

    “没有问题,玛索归你啦,我可以给你们放长假喔,打仗的时候记刘回来。”安塔笑着挥了挥手,这一次,围在身边的各位终于可以扬眉吐气,笑看猫崽被猫姑娘拖走。

    跟在焰的身边,玛索扣眼着这姑娘走进了阳台,猫崽看着眼前的猫姑娘:“有什么事吗,玛索。”

    “嗯……我有事要告诉你啊,玛索……家族为我选了一门亲事,下周我就要回去。”看着玛索,焰的表情非常平静,仿佛在说一件最简单的事情。

    但是玛索知道,当这个猫姑娘说出这句话的一刹那,自己的天都已经塌了。

    “我要来送你吗?””不需要,玛索,我们永别了。“说完,这只猫姑娘转身就走向了室内,留下的玛索在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自然而然的走向室内自己的梦早就醒了。

    刚进阳台,就听到了一串脚步声,玛索扭头,正好看到九叶扑向自己,这个姑娘儿穿着漂亮的裙袍,玛索笑了笑:”九叶,欢迎回来。”

    “你在说什么糊涂话啊,我一直都在啊。”九叶伸出手扯了扯玛索的耳朵,然后看着玛索的姑娘儿开口问道:“我想知道啊,玛索,你知道安塔在哪儿吗?”

    “安塔,她不是在……”玛索扭过身子,突然看到刚刚还人满为患的安塔所在的人群已经消失不见了。

    玛索沉默了一下,最终伸出手拍了拍脑袋:“九叶,我问你啊,安妮在哪儿。”

    “安妮不是去保护安塔了吗,你这是怎么了?”九叶的问题让玛索一楞,然后他就看到安妮打头,带着一大群人就进了现场。

    进了会场,那些大个子跟在安塔身后,以一种诡异却又说不出来的行走方式来到了刚刚存在的聊天现场。

    而完成了安保工作的安妮发现了玛索之后立即跑了过来,姑娘儿看着玛索笑的格外开心。

    “你的姐姐……杨她人呢。”玛索问道。

    “当然是在线下给你做饭啊,今天轮到姐姐做饭,你忘了吗。”少女一边说,一边仰起脑袋,用自己的颅头顶着猫崽的尸骨:“玛索,谢谢你开口留下了我和姐姐。”

    “我就是……不想让你们走。”玛索有些尴尬的笑了知。

    “谢谢你,玛索,当初我和姐姐说要走的时候,你可是哭着说不要让我们走的呢真是的,谢谢你啊,玛索。”这个姑娘儿非常开心。

    玛索也非常开心,同时在想……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时间被重置了?

    难道是自己失败了?

    不,不可能,如果是失败了,那玛索至少也应该获得一点提示。

    玛索伸出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种情况?

    在接下来的情况下,玛索连续两次被重启回了舞会的开始状态,而且最要命的是每个的情节似乎都可做到承上启下的作用。

    “我先走了,玛索。”

    第四次,玛索看着眼前的女孩不知道应该怎么来解释。

    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才对,也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口气,明明是如此悲伤的时光,却为何充满了恶意与痛苦……真是,该死。(未完待续。)

    ...(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