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631节:钟为谁而鸣Ⅱ
    说在要复仇,那这种事情总是事不宜迟,和姑娘们说过这件事,玛索还特意问过焰关于猫姑娘们的训练进度,焰听了到索所说的一切,表示就要自己的猫姑娘同伴们学会自由游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估计至少还要半个游戏年甚至是更长。

    猫崽看着正在被焰踢下四米高的高台,尖叫着落入游泳池的猫姑娘们……算是承认了焰的看法。

    于是将猫姑娘们丢给焰来训练,玛索和明美还有明恩提了自己的工作,姑娘们立即们通过草原精灵商会开始为玛索收集情报。

    托希特城离亚修比有一个月的路程,这座城市是亚修比与金丝雀王国中段边境线上的一个重要商业通道,它归属于金丝雀王国,这些金丝雀人总是喜欢将一座城市建造成一个大型的艺术品,而托希特城的金盾说起来还是一个大家族,这个家族在数十年前因为一次投资成功而获得了大量的利润,听起来是一个非常励志的故事。

    但是在知道了真相的玛索看来,这还真是一个睡在别家尸骸上的可怕存在。

    玛索带着悠久和安妮,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来到这座城市,刚下马车,就有城门口卖食物的草原精灵热情的招呼起同类和友人,这个年轻人也是一个玩家,是明美和明恩组成的商队里负责托希特城商会的实际负责人——明面上的负责人反而是一个只负责发布命令的吉祥物。

    玛索一开始还觉得这样做会不会让明面上的负责人生了反心,结果明美和明恩告诉猫崽,明和暗的负责人通常都是情侣的身份。

    猫崽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个反应是如释重负,第二个反应就是喵了个咪的,上次看到的那对公大猫和公草原精灵的组织是怎么一回事……算了,那种事情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每年被好奇心害死的猫崽足够环绕赤道一圈了。

    从负责人手里接过装有美食的纸袋,玛索在付钱的时候,这个负责人对着猫崽压低了声音:“这些家伙似乎知道了有什么人要对他们不利,但是我们还是搞不清楚到底是有人告密,还是哪个大嘴巴的预言派系法师觉得自己身上的零件还够用的,所以金盾家目前加强了他们宅邸的安保措施,对所有陌生的来客保持最大的警惕。”

    “知道是谁这么多嘴吗?”玛索皱起眉头——告密?玛索并不觉得这种事情会有谁敢告密的,要知道复仇之神和艾拉夫人可是高位神,虽然两位从来没有出过手,但是猫崽敢肯定这两位真要动手,这位主位面只怕没有几个神明能怼得过他们。

    而且复仇这种事情,指不定自己哪一天就能用上,所以一般来说没有多少人会在知道了复仇之神将谁视做目标之后,还会拼着成为复仇之神与诸多代行者的敌人的代价来通风报信——如果真有谁因为金盾家对其有恩而拼死报信,玛索事后还真的不能对这种忠义两全的家伙出手。

    但是……玛索觉得以金盾家这种一日一恶的觉悟,能够收获的大概除了恶意之外……剩下来的也只是恶意了吧。

    而且这世界上还有一种不怕死的叫预言派系专精的法师,或者说叫预言师,这些家伙通常都会因为知道了一些不应该知道的东西,或是因为看到了一些不应该看到的东西而死,而且知道的许多,通常更会容易的死于非命,任何一个能全须全尾的活下来的预言师,通常都是身无长物的废。

    原因?这不是明摆着的,有本事的或是因为知道了或是看到了什么不应该看到的东西而付出代价(从身上的零件到性命),或是因为位面探索而死于非命(预言师通常来说都是一个冒险家,天生爱冒险的同义词就是天性会作死)。

    虽然大家都知道不作死就不会死,可预言师和冒险家从来就把自己的命当一回事……很有可能是某个预言家在占卜中发现了金盾家的各位的死期从来没有将今天这么迫在眉睫,所以……虽然说起来很过份,但玛索还是希望一次性承受了如此多的因果的预言师先生还有留下些什么,好证明自己曾经存在于这个世界过。

    “没事,把他们交给我们就对了。”

    猫崽表示没事,于是这家伙就屁颠颠的来到悠久面前,悠久也开心的拍了拍这个似乎是在求好运的同类的脑袋:“以后也要努力为我的林家姐姐们工作呢。”

    “小主人您放心,林家小姐的工作我与我的爱侣一定会努力的!”获得了摸头奖励,这位开开心心的继续去卖食物了……话说回来,这家伙做的糖醋雉鸡翅根倒是不错,非常对草原精灵的口味,难怪草原精灵玩家们排着队在买。

    “我们要怎么办啊,玛索,危险吗,要不要我们两个人一路杀进去得了。”安妮这个时候倒是没有拿出她的那把标志性的大锤子,不过玛索倒是相信这姑娘说的——真要杀进去,这个已经通过境界解放之旅的姑娘绝对可以把金盾家上下怼出一个生不如死。

    “不用担心,安妮,这点麻烦难不到我们,再说了,我们是复仇的信使,而不是拆迁火星人工都市泡的工人。”再说了,猫崽表示这事想想还行,真要动手,猫崽可不能指望城卫兵都是死人,而这些家伙要是参和进来了,除了给猫崽添麻烦之外,还真的是别无它用。

    “现在,让我们去好好的考虑一下要怎么玩吧。”

    ………………

    米莎·金盾,梦见大道三七五号,血族酒吧。

    年轻的金盾家族成员正和众多同样喜欢狂热摇滚的原住民和外乡人一起跳着舞——说起来这些外乡人虽然有着各种不靠谱的时候,但是这些家伙无论是在食物还是娱乐方面都是花样百出,经历过上一次降临的家族长辈在面对如今这一次的降临时,也依然表示完全看不懂这些外乡人玩的这些东西有什么套路。

    对此米莎表示这个时代已经是年轻人的时代了,那些慢吞吞的古曲音乐已经行将就木啦!

    接过朋友递过来的酒精饮料,将它一饮而尽,姑娘儿跳的更是开心了。

    跳够了,休息够了,喝够了,米莎这才和朋友们离开酒吧,

    托希特城做为商业都市,在米莎懂事的这二十多年里从来没有见识过宵禁,玩到半夜都没有问题,路灯那么亮,街道上到处都是人,草原精灵们做的食物简直是米莎的最爱,做为一个境界解放的盗贼,虽然会有变胖的危险,但是真的真的太好吃啦!

    “给我二十串鸡翅根!还有一瓶气泡水!”

    和友人们坐在街边的烧烤摊前享用了一大堆美食,米莎掏出钱袋付出钱,然后众人有说有笑的走开。

    “米莎,我还是真是很少见到你付钱啊,今天怎么想到付钱了。”有友人如此笑问道。

    “不想死的话,就不要得罪草原精灵,我爷爷说的。”米莎一边说,一边看到了路边的乞丐,她过去一脚将这个老头踢倒,然后从他的碗里掏走了所有钱。

    “嗨,米莎,你还真是有够坏的!”

    “当然了!一日一恶可是必要的生存手段!这种老东西活着也是浪费资源啊,哈哈哈。”

    “说的不错啊!挺有哲理的!”

    众人嘻笑着走过街道拐角,意外的发现路灯坏了一盏,这段路有点黑,不过这算不什么,众人穿过街道,然后就有人发现米莎不见了。

    直到这时,因为喝了太多酒而意识有些模糊的众人,这才发现身后的黑暗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浓的化不开了。

    ………………

    米莎的无头尸体被发现是在二十分钟之后了,被驱散的黑暗的街道,由重新换上的路灯点亮,直到这个时候众人才发现米莎的尸体倒在路边花坛里。

    做为一个验尸官,无名氏的辅祭检查了尸体,表示这一击非常的迅速,走在队伍后面的米莎先是被匕首捅穿了背部,在她因为痛苦与肺部破裂而发不出声音的时候,凶手将她踢的跪倒在地,然后拔出匕首捅进了米莎的脖子,接着一绞,一颗脑袋就此与身子骨上演了一场生离死别的好戏。

    “是一个老手。”验尸官是来自神殿的一个半精灵,他看了看颈骨上的切口,然后对着身边的草原精灵主教说道:“而且匕首也非常锋锐,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能把颈椎骨切的如此光滑的匕首……至少也是一把高等魔法武器或是传世武器,因为我只见过魔法武器,切口没有这么光滑。”

    “金盾家族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吧,也许是报应来了也说不定呢。”无名氏的草原精灵主教笑了笑,然后看着远处走过来的一大堆人:“金盾家的家伙们过来,记得拉长脸,咱们不是城卫兵的那些要看贵族吃饭的孬种。”

    “我知道的,主教大人。”验尸官一边笑一边抹了一把脸:“说起来……最近金盾家似乎很小心翼翼翼呢,没想到还出了这种事。”

    “用他们的话来说,总是有些人不信邪。”草原精灵主教说到这儿,似乎是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附近位于南边的钟楼:“说起来,这个世界上只怕不怕邪的外乡人多了去了呢。”

    说完,这位外表的少年,实际的老人笑了笑:“这些家伙真是看着都难我难受,算了,我们走,把这儿留给那位不信邪的凶手和受害者的亲戚们吧。”

    ………………

    草原精灵主教和他的辅祭一走,别的神明的主教与辅祭也不想留在现场,因此很快就走了一个清光,看着他们离开,金盾家的当主麦尔金皱了皱眉头,而家族的验尸官在确认了尸体之后,做出了与无名氏辅祭同样的判断。

    “一个杀手?阴影刺客?”中年家主有些不安的皱起眉头——从他的情报渠道里说是有一个来历不明的刺客会在最近对自己的家族不利,麦尔金对此情报深信不疑,因为说出这个秘密的是自己的一个‘老朋友’,上个星期在每个月一次的占卜中,他做出了这次惊人的预言,代价是整个人化做了虚无。

    知道说出预言的答案是要付出代价,但是麦尔金从来没有见过死的如此惨烈的预言师,自己的老朋友因为只是说出预言就直接化成了阴影,在被阴影的意志吞没之前,老朋友只说的出一个字。

    ‘我能逃到哪儿去呢?’

    麦尔金知道金盾家族哪儿都去不成,从数十年前开始,这个家族似乎就被诅咒了,任何想要离开这座城市前往别处生活的成员都会很快的死于非命。

    而只要不是想着离开这座城市,家族的成员们在外面倒是从来没有出过事……至少每次在三个月内的时候绝对不会出事。

    看着自己的侄女的尸体被收入棺材,麦尔金看了一眼自己的部下:“发动一切手段,确认最近这段时间有没有阴影之主的仆人来到过这座城市,还有,列出所有有问题的新面孔。”

    在部下们离开之后,麦尔金又安慰了米莎的母亲——自己的弟弟死的早,米莎是他唯一的后代,她一次,就表示着金盾家又少了一个支系。

    “对了,伯父,今天在城门那边我见到了一个小猫人和两个草原精灵的组合从商队的马车上下来……”自己的侄子凯瑞在麦尔金的耳边说道。

    “什么职业?”麦尔金皱起了眉头。

    “小猫人萨满,草原精灵战斗法师和……一个大概是牧师的草原精灵。”

    凯瑞的回答让麦尔金一阵沉默:“忘了你的发现,你觉是一个萨满,一个牧师和一个战斗法师用这种暗杀的办法能够干掉你的堂妹吗?”

    “我……好吧,我也觉得不大可能。”凯瑞叹了一口气:“但是我的伯父,你觉得有谁会是凶手呢?”

    “不知道,所以才需要你们去检查,现在不要傻站着了,凯瑞,你去城南找到瞎子,告诉他,我需要他的帮助。”麦尔金将一封信递到了自己的侄子的手里:“这是我的介绍信,他认信不认人,所以你必须告诉他家族发生的一切,他在城南的罗诺诺大道七十二号。”

    “是的,伯父。”凯瑞大步的离开——当然在离开之前,他带走了四个家族卫士。

    ……………………

    “要是让我知道是谁杀死了米莎,我一定要这个凶手和他的家人整整齐齐的死在我面前!”年轻的战士一脸愤怒的骂道,走在街道上的他骂骂咧咧了一路,直到快过拐角的时候,年轻人看了一眼身后,正好发现最后一个家族卫士跪倒在地,穿着皮袍的凶手推倒了化做尸体的卫士,它抬起头,由烟雾组成的脸似乎是在笑,他开了口,尖锐的声音直达凯瑞的大脑。

    “凯瑞,你好,我是来杀你的凶手。”

    凯瑞沉默了一下,然后从腰间拔出长剑,一言不合的冲向猫崽——他看出来了,这凶手手里只有匕首,俗话说的好,一寸长,一寸强,凯瑞一定要杀了这个凶手,不管它是不是人,这把渗银长剑一定会干掉它的。

    就在接近的时候,这个凶手突然又笑了起来:“能够送货上门,真是太好了呢,凯瑞先生。”然后凯瑞就看到这个凶手从自己的腰间的虚空中拔出了一把长刀,下一秒,长刀及面,凯瑞只是来的及举起长剑做出招架的动作。然后世界就像是变慢了一般,凯瑞看着长刀刀锋与长剑剑体接触,看着刀锋开始缓慢而坚定的切开长剑剑体,看着剑体最终被斩断,看着长刀离自己的头颅越来越近,直到自己感受到长刀入脑的冰冷凉意。

    原来,这就是死亡,就像我以前杀死的那些人一样。

    ………………

    挥掉长刀上的污血,玛索从凯瑞的尸体上翻出了信纸,通过悠久的唇语解读,玛索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时候应该要怎么做。

    听说有人能够帮金盾家?玛索倒是要去会一会这个家伙,夫人说过,任何愿意帮助金盾家的人都必须死……猫崽不介意把打击的范围扩大化,由其是在知道了金盾家和某些人贩子不清不楚的勾当之后。

    要知道地球联邦现在能够执行死刑的罪行里,拐卖幼崽的人贩子可是排名前三的。

    看了一眼完好的封铅,猫崽抬起头看着官方的录像眼球扬了扬眉头,然后笑的如同市侩的商人:“听说有人觉得贩卖幼崽是一件有利可图的行业,这个观点其实是错的,有些人啊,非得要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们,有些工作痛苦太多,收获太少。”

    “说的不错呢,玛索。”安妮走了过来,这姑娘儿给凯瑞的尸体倒上炽火胶——毕竟一刀两段有些太过显眼,能够破坏一些现场也是好事:“不过太高调可不好。”

    “亲爱的安妮,做为一个高手,适当的放狠话也是做为高手的一环呢。”猫崽笑着耸了耸肩,走到姑娘儿身边,看着地上的尸体被人为的点燃。

    “你又打不过我。”安妮伸手扭了扭玛索的脸:“再说了,姐姐说,出门在外,做人做事都要低调。”

    猫崽翻了一个白眼——拜托,谁能跟你这种出力以吨计算的姑娘儿打还能打赢的,机械义体吗?

    ...(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