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634节:钟为谁而鸣Ⅴ(5K)
    小劳勃和他的同伴们一开始还觉得这些草原精灵是不是在打发乞丐,但是当整个小队被军需官带进武器库时,小劳勃突然发现自己和队员们……还真的挺像乞丐的。

    “高等魔法板甲全套组件,全套只需要八百金!”队伍里的走神圣防御之道的圣骑士坦克双眼都要发光了:“我上次在拍卖行看到一个胸板甲,属性比这个烂的多了,竟然被抬到了二千。”

    “看这把双手剑,高等魔法武器,自带锋锐术,只要一千金!市场上比它差的家伙都需要至少三千金啊!”坚定不移的走在‘神明给你一对手你却拿它们握着一把大家伙’之道上的野蛮人都在流口水了。

    “老天,半传奇匕首!竟然是锻造出来的!只要一万金!这种东西根本在外面就是有价无市!谁都不会把这种好东西拿出来卖钱!”兼职背刺狂魔的侏儒技术贼抱着脑袋在尖叫,如果不是系统保护只能观看,只怕已经抱着匕首在舔了。

    “真没想到这些……草原精灵,他们竟然已经可以批量制作高等魔法武器和半传奇装备了,看看这本书,‘爱娜·撒哈琳的知识宝库’,半神器赝品,传奇品质,戴着它的法师可以获得法术位分别增加3/3/3/2/2/2/1/1/1的效果,而且每天可以指定一个法术获得免费的法术极效。”队伍里的法师看着眼前的书籍泪流满面:“就是价格……五万金,我怎么感觉还有些便宜了。”

    “这本书是我们的抄写员花费了一个月的时间,还有接近三万的材料费,这才抄录完毕的,我觉得这本书的效果与属性,花费的材料,还有抄写员本身,这本书那怕再加二十万也是应该,只是因为你们是我家小公子承认的人,所以这一次是特殊价,我们将所有的好东西都拿上来了,你们每个人都可以选择一件,而且可以接受最大30%额度的欠款。”

    “贵家小公子的恩情,我们已经确实的感受到了,感谢她的善意,我们也必将以善意来回报。”做为冒险团中的外交官,吟游诗人非常满意于这次队长的选择,他用肘子捅了捅正对着一把双手斧流口水的小劳勃:“小劳勃”,他压低了声音:“这一次,你的选择可真是让我们这些土包子大开眼界了。”

    “喔,是,是吗……可我觉得我们真的有那么多钱吗?”小劳勃问道。

    “现在不是钱不钱的问题,钱我们可以去借,但是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你们知道我的意思吧。”女牧师看着众人说到这儿,扭头看着军需官:“请问,我们可以去筹钱吗。”

    “当然,每个月你们都有一次购买装备的机会,所以不必着急,我知道你们现在口袋里不会带那么多现金,所以去取吧,我这儿的工作时间是每天的早上八点到晚上八点,你们今天要是准备多筹一些款子,可以明天或是后天再来也没关系,机会只有过月才会过期。”

    ………………

    走出草原精灵商会,小劳勃一行人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开始筹钱,然后队伍里一直不作声的混血儿妹子拉了拉小劳勃的手。

    小劳勃有些奇怪的看着眼前这个母亲是提尔人的小姑娘,说起来队伍里最靠谱的治疗就是这个走了无名氏神圣之道的姑娘了。

    “怎么了,莎莎。”

    “大家的钱够吗,如果不够,我的份子可以拿出来,大家买一件可以赚大钱的装备来倒个手吧。”

    小姑娘的这句话让众人一下子沉默下来,过了好一会儿,小劳勃摇了摇头:“我是队长,第一次拿出份子来筹钱的理应该是我才对,反正我们每个月都有机会,大家每个月出一个份子,想来用不着一年,咱们的钱就可以多的花不完了。”

    “我赞同,第二个月由我出份子,谁都别跟我抢。”诗人抢先表态。

    “我第三个月,谁抢我跟谁急。”圣骑士立即接下了话语。

    然后接下来的几个月立即就被野蛮人,侏儒贼,法师还有女牧师给抢了先,小莎莎瘪着嘴,被女牧师以我胸大我先来给顶到了最后一位的少女非常不开心。

    “就这么说定了,我们今天筹了钱,然后去问那些大战团的团长……对了,谁拿了装备的名录。”

    “我拿了!我们可以选几件性价比最高的东西,然后让他们出价,谁的价最高我们就出哪一件,怎么样。”诗人看着队友们说道。

    “就这么办,这件咱们现在就去做,咱们的林大诗人去会一会那些团长吧。”

    “很好,那么大家先去问朋友借一些钱来。”

    就在小劳勃的冒险团的各位热烈讨论之时,在他们看到不到的商会二层,通过奥术听到他们谈话的商会负责人的脸上露出笑容。

    “我们家的小公子,还真的是挺会识人的,这些家伙虽然求财,但却还保留着赤子之心,真是一些奇怪却又让人能够安心的地球人。”

    “我们家的小公子最近的新宠儿看起来可不简单,刚刚城东传来消息,金盾家中年纪最长的一对夫妻和他们的孙子被刺杀了,凶手来无影去无踪,不过听说这次的刺杀和前两次不同,凶手对老人与孩子并没有乱刀砍杀。”在她的身后,负责人的副手这么说道:“不过外围的卫士们就没有那么好运了,几乎都是各种斩杀后的残尸。”

    “还真是一个妙人儿,虽行杀戮复仇之道,却也对长辈幼崽有一丝慈悲,真不知道这是哪一家教出来的崽,怎么能够丢在联邦那么多年,我要是那家的老爷子,只怕会恨不得扒了自家崽儿的皮,能生不养……小猫人和我们的观念还真是不同啊。”

    “也许正是因为如此,才能够教养出这么一只与众不同的小猫吧。”

    “你这话说的我喜欢,说起来,我们家小公子的眼光当然好,这样的璞玉,不愧是小公子才能有的眼光啊。”

    “是啊是啊。”

    ………………

    在方耳朵的特尔善人吹捧着自家的小公子之际,坐在凶案现场不远处,正在和安妮与悠久一起坐在一家长唐人开办的酒家二楼上享用午餐的猫崽看了一眼楼下驶过的马车。

    “我这边的情报出来了,麦尔金·金顿在今天早上就前往了神殿区,情报部门分析之后觉得这个家伙似乎是想寻求神圣干涉,阻止复仇之神的代行者继续杀戮复仇的行动。”悠久压低声音说道:“我觉得这不大现实,艾拉夫人的意识通常就是复仇之神的意愿,像这样要灭绝一族的行动历史上一共出现过四次,每一次最终都以目标人物被斩尽杀绝而告终,其中甚至包括大贵族,所以我觉得麦尔金的行动注定没有结果,再说了,他就算是请出了神圣之主,我们这边也有复仇之神殿下与艾拉殿下帮我们顶着呢。”

    安妮一付悠久好利害说的这些我完全没意见的模样,一边卖萌一边吃着食物。

    “我也是这么想,不过说实话,那宅子的人杀了,宅子都被我点着了,怎么就没有金盾家的孝子贤孙过来看一眼呢。”猫崽左手拿着筷子,右手托着下巴感叹道。

    看着猫崽熟练的用左手使筷夹住肉块放入嘴里,悠久笑着摇了摇头:“你也是一个左撇子吗,玛索。”

    “嗯,我小的时候是左撇子,后来渐渐的被矫正了一段时间,现在我的左右手都可以写字,吃饭。”玛索一边说,一边扭头看向城区的方向:“咦,我们的生意好像来了。”

    生意的确是来了,一队骑士保护着一辆马车正向着庄园驶去,马车门上金盾家的纹章和圣教庭神圣纹章清晰可见。

    “圣教庭的人插手了吗?”安妮有些奇怪的看着远去的马车说道。

    “不,这个应该就是金盾家族老家主的最小的孩子,在圣教庭做为一个主教的希特林·金盾……这有点难办啊,玛索。”悠久皱起了眉头:“这毕竟是一个真神的主教,随意杀死的话,只怕会造成大麻烦,需要买凶吗。”

    “喂,悠久,爱惜羽毛啊。”猫崽苦笑着说道。

    “怎么了,在这个世界,杀戮和复仇是那么的天经地义,我买个凶也是符合这个世界的基本法则啊。”悠久高傲的回答道:“再说了,在买凶这件事情上,我的心与行动没有丝毫的污点,全都是正义的。”

    “……我的心与行动没有丝毫的污点,全都是正义的……”玛索笑着站起身,拿起长刀的猫崽走到姑娘们的身边,给了安妮一个额吻,然后托起悠久的小手,在手背上留下了一个温暖的印记。

    “说的不错,在这次任务里,杀死老人也好,杀死幼崽也罢,这都是在为了让爱德蒙·康泰斯先生的怨恨得以伸张,金盾家族今天获得的一切都是以枕着康泰斯家族尸骸来获得的……所以,艾拉夫人说金盾家的每一个成员都必须死,那么想来他们就没有活下去的理由,那么在这次任务中行杀戮的每一个人,我也好,安妮也好,悠久也好,我们的心与行动没有丝毫的污点,全都是正义的。”

    “为了康泰斯。”玛索这么说道。

    “为了康泰斯。”姑娘们这么回应。

    说完,玛索转身走向楼梯的方向:“我去去就来,你们就不要跟过来了,目标太明显了。”

    “快一点啊,要是让我们等太久的话,安妮一定会挥着锤子来找你的。”悠久说完还用肘子顶了顶安妮:“你说对不对啊。”

    “那当然了!”

    “……等我回来。”

    这一刻,玛索笑的很是开心。

    ………………

    “请节哀,希特林主教,您的舅父与舅母与您的小侄子不幸身故了。”看到愤怒的希特林,已经验完尸的无名氏辅祭叹了一口气:“我家主教正在那边与城卫兵指挥官交谈。”

    “感谢你,我的朋友,虽然你我信仰不同,但我们都是真神的牧羊人。”虽然神圣之主和无名氏不大对付,但毕竟双方都是善神,倒也是相安无事。

    “您言重了,希特林主教,这是我应该做的,对了,这是验尸报告请过目,别的情报,还请您去问指挥官阁下要吧,我这边不清楚,也没有。”递上一份验尸报告,无名氏辅祭低头退开了两步:“对了,三位现在在一楼大厅,如果您要进去看的话,也是可以的,为了保持现场,我们并没有动过尸体,还请原谅。”

    “……谢谢。”知道这是规矩,希特林谢过之后按过报告,然后大步走向和那位无名氏主教交谈着什么的城卫兵指挥官。

    看到希特林走过来,无名氏的主教那位草原精灵老人首先点了点头:“你好,希特林主教,还请节哀。”

    “请节哀,希特林主教。”身为金丝雀人的城卫兵指挥官脱下了他的头盔:“对于贵府上发生的事情,我很难过。”

    “你们有没有发现凶手的痕迹。”希特林主教没有咆哮或是哽咽,而是平静的开口问道。

    “没有,预言神术都被修改了结果,所有的针向都隐隐向着那位大人……我想您应该知道我说的是谁。”无名氏的主教说到这儿叹了一口气。

    而指挥官递出一份报告:“虽然我们不找到凶手,但是关于他的入侵路线和行动我们还是可以分清楚的,凶手完全没有隐藏痕迹,他一路斩杀了所有卫士,然后打碎了厨房的窗户进入的大宅。”

    “嗯……谢谢。”

    希特林接过报告看了一遍,然后他走到南边的围墙边。

    凶手就是从这儿翻过的墙,墙上有脚印,从脚印的大小来看,应该是半身人或是别的什么小人种,他翻过墙的时候,应该是用袖箭钉死了墙内正在叫的猎犬……看了一眼猎犬额头上外露的小半截袖箭尾部,希特林顺着报告上的内容继续前进。

    凶手杀死猎犬,然后翻上了葡萄架子,等到听到声音的卫士走过来,他跳下架子,一刀将其中一个卫士钉死在了地上……看着扑倒在石板路上的年轻人,看着他背上有着穿刺破坏痕迹的链环甲,希特林看了他身边靠在架子木桩上的另一个卫士,

    这个卫士应该想要拔剑,但是下一秒凶手就用一种棱型刺穿透了他的心脏。

    他的剑在不远处的另一个卫士身上找到,希特林看着这个胸口中剑,仰天而倒的卫士……摇了摇头。

    这个凶手的行事手法完全不是这些卫士可以解决的,他太利害了,利害到这些境界解放的年轻人拿他完全没有办法,一边倒的杀戮一直沿续到厨房,最后一个卫士的脖颈上有一个长刀造成的伤口,被钉死的年轻人靠坐在墙壁上,手上的长剑断了一大截。

    是被对方的兵器斩断的,这个卫士应该是想用斩击杀死对手,但是长剑被对方的武器一刀而断,然后凶手顺势推出长刀,将他钉在了墙上,这是一把非常不错的武器,青石砌的墙上有一个痕迹,连石头也被穿透。

    最后看了一眼这个年轻人,知道他是自家舅父私生子的希特林叹了一口气。

    看了一眼厨房上的破窗,希特林翻进了厨房,凶手推开了房门,如同进入自己家一般推倒了门边的花瓶。

    希特林又往大厅里走了几步,这才发现了倒在血泊中的舅母,这位老妇人拿起了壁炉边的铁杆,但是飞来的袖箭钻进了他的肝区,上毒的袖箭在一瞬间就剥夺了她的力气,这位老妇人倒退着坐到了摇椅上,化做了如今坐在摇椅上低着头的尸体,她那洁白的裙装如今被血染的通红。

    走近了两步,希特林发现了自己的舅父,这位老倒在地毯上,手里还死死的握着似乎是从墙上武器架上拿下来的长剑,已开锋的长剑与他的主人都死在凶手的手里,本就老迈,而且还拿的是未开锋武器的舅父又怎么可能独善其身,因此化做手持断剑死不瞑目的尸体,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背上看不到伤口,看起来伤口是在前面,考虑到老人死在血泊之中,这个伤口应该是在心脏部位了。

    最后是自己的……孩子,希特林看着这个脑后中箭,倒在汤盘里的孩子……还记得兄弟无子嗣,自己将这个孩子过继给兄弟,就是为了让自己的哥哥感觉好过一些,没想到……。

    希特林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扭过头,看着不知何处出现并站在大厅中央的烟雾人型:“复仇之神的代行者,是吗。”

    “是的,希特林先生,我在这儿等了好一会儿了,只等到你。”

    “……因为只有我放心不下我的孩子啊。”希特林笑了笑,然后这个老人从腰间的空气里拔出一把钉锤,神圣的符文在其中闪耀。

    “凶手,去死吧。”

    “这句话应该由我来说才对,爱德蒙先生托我带金盾家的各位带一个口信,枕在康泰斯的尸骸上这么久,你们金盾家的各位是时候下地狱与康泰斯家的各位一同团聚,共续前缘了。”烟雾一边说,一边咧开嘴,拔出长刀的它似乎在笑:“你们可不要像以前那样,让爱蒙德先生等太久喔。”(~^~)(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