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640节:钟为谁而鸣Ⅺ
    云层依然将月亮遮住,翻上宅邸的高墙,猫崽的视觉立即就发现了那些代表红色人型的团状物,翻身下墙,猫崽将脚下正靠着墙休息的佣兵直接翻倒在了坚硬的石砌小道上,爱德蒙·唐泰斯的怨恨穿透了他的后脑,一拉一绞,玛索起身,将怨恨还鞘的猫崽三步并做二步的顺着宅邸的外墙来到三楼,抓住窗户下方的凸起,等到上方的脚步声渐近,猫崽一个上跳,递出的右手捂住佣兵嘴的同时,弹出的刺刃穿透了他的脖子,在击碎了颈椎的同时也夺走了这个佣兵生的希望。

    翻身入窗,掏出轻型单手弩,将抹上了速效麻痹毒的弩箭放上,走在名贵的地毯上,感受着这厚厚的地毯带给自己足部的满足感,推开房门,扣下单手弩的扳机,将背对自己的佣兵钉死在椅子上,下一秒拔出怨恨的猫崽转身走向阳台。

    看着远处广场上早草原精灵商会举行的烟火音乐节的这个佣兵完全没有听到烟火声之外的声音,直到猫崽一脚踢在他的膝盖窝上,跪到的佣兵这才在后知后觉中打出一次肘击,只可惜完全没有效果,早就已经闪身到另一侧的玛索一个肘击为佣兵的脑袋与阳台栏杆创造了一次美好的亲密接触,然后他抓住佣兵的下巴,左手的怨恨切开了佣兵的脖子与喉管,感受着怀中躯体渐渐没了挣扎,将尸体推倒,看了一眼阳台下方的景致,玛索选择飞身从阳台跃下落下佣兵身上。

    由头顶刺入的怨恨在一瞬间就夺走了佣兵的性命,猫崽一个翻滚起身,对着转过身探查情况的佣兵投出了飞斧,入脑的一击直接就将这个站在喷泉边上的佣兵带进了池水中。

    抬起头,对着屋顶的雕像举起左手弹出飞爪,下一秒直上天台的猫崽在空中用长尾带出长刀,左手的飞爪在回收之际抓住刀柄,右手弹出飞爪,将站在凹型天台边缘的佣兵直接击飞,落在天台上,猫崽大步走向另一个佣兵,后者看着猫崽拔出了长剑,冲上来就要跟猫崽拼命,想法很好,面对扑面而来的长剑,猫崽侧身让过,长刀反撩,在斩断长剑之后将佣兵的整个脑袋砍飞。

    然后飞速收刀,弹飞射上自己的弩箭,看了一眼飞在空中的弩箭大小,猫崽空出左手,右手掏出轻型单手弩,用刀柄拉动拉杆将弦复位,然后接住了落下的弩箭的同时,将手里的弩指向了那个少年佣兵,后者正在努力的拉动手中的轻型弩,完全没有注意到猫崽。

    转过身,将弩箭送进从天台阶梯那边爬上来看情况的老佣兵的额头,收回单手弩,玛索大步走向这个少年佣兵,听到脚步下,拉好弦的少年抬起头,看到由烟组成的‘怪物’走向自己,一咬牙,从腰间拔出短剑的少年冲向了猫崽。

    然后被玛索一脸理所当然的连人带剑拦腰而断。

    走到少年的身边,玛索举起长刀,却看着这个少年挣扎着从怀里掏出一封信,俯身而倒的他举起信,玛索伸出手拿过信,然后将长刀刺入他的脑后。

    有时候,死亡也是一种难能可贵的慈悲。

    将信放进挎包,玛索转身舞动长刀,将想要偷袭自己的佣兵举着剑的双手砍断,回刀斩下佣兵的头颅,用他无头的尸体挡住一发弩箭,然后从腰间拔出射钉枪,射出的道钉将那个举着弩的佣兵直接带飞出了天台。

    走到大门一侧的天台前,猫崽跳下天台,小猫人怪物一般的平衡与跳跃让猫崽平安落地,收起长刀,猫崽来到大门前,并不是有礼貌的推开门,而是一发攻城锤(batte日ngram)将眼前的大门连同门后面举着钉锤的老人一起击飞。

    元素闪现让猫崽跃过整个客厅,跃过拿着刀剑的男人而来到了两个拿着弩和法杖的女士身边,一手一颗脑袋,双手施法,冰冷之爪(clasoie):每五个等级造成1d8寒冷伤害,一次性造成120点以上伤害时将冰结接触的位置,于是玛索下一刻将两颗冰雕化的脑袋直接拍在了由长桌组成的掩体上,撞了一个粉碎。

    “不!”中年男子癫狂的咆哮着,他举着长剑冲向猫崽,但是他的技艺稀松平常,根本不能对猫崽造成一丝威胁,轻松的让过长剑的刺杀,玛索反手拔出怨恨,用它在与男人交错时割开了他的脖子。

    举起怨恨,架住另一个年轻男人的劈砍,猫崽踢在这个家伙的膝盖上,在他单脚跪倒的时候,用护臂挡住长剑的挥砍,猫崽伸手抓住男人鼻子上的鼻环,将他的脑袋拉近,左手的怨恨直接穿透了他的头颅,将他钉死。

    扭头看了一眼正在墙角挣扎着起来的老人,玛索收起怨恨,随手从一旁抄起一个衣帽架,一发活化木材(animatewood):将它凝结成了一把木矛,然后一发投矛将那个老人钉在了角落,被穿透了心肺的老人连挣所的力气没有,低下的头颅代表着又一个罪人的死去。

    最后,玛索扭头看着那个从头到尾都没有动手的半身人:“我不知道你要什么想,你到底是想死,还是想活。”

    “我想活,但是我不能接受你这样杀死我的家人。”这个半身人说完话拔出一直握在手中的短剑。

    “你应该知道我是谁,肩负了什么样的使命,在质问我之前,先想一想你的家族到底做了什么恶事,需要我这样的凶手深夜上门。”玛索说完看了一眼大门:“还有,在动手之前,你有没有想过先问一下你们半身人的神使。”

    “两位,晚上好。”侏儒神使倒是自来熟的打了一个招呼。

    “你们是来阻止我的吗。”半身人咬着牙。

    “不,我带着半身人女神莫维尔女士的请求而来,希望你能够珍惜自己的性命。”那个半身人神使说完,对着玛索点了点头:“玛索阁下,我代表莫维尔女士而来,虽然事情走到今天这一地步,但是您对半身人所作的一切她都看在眼中,您是半身人的朋友,以前是,现在是,想必以后会也是。”

    对此,玛索抚胸行礼莫维尔是一位第一次开放时代的提尔半身人女性玩家,她身为活人阵营的玩家,最终点燃神火,成为半身人的神明,她继承了以前半身人女神的神职,成为半身人的保护者与供给者、哺养众生的女神与受福者,其理念为维护半身人种族的和平,挺身对抗敌人通常来说,就是那种你让我活的好,我也肯定能让你活的好的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善良阵营女神。

    “不!我要和他决斗!”半身人并不领情。

    玛索沉默既然她都释放善意了,这个面子还是要给半身人女神的,而且想来艾拉夫人那边也应该理解。

    “生命是可贵的,邦达,你怎么可能打的过玛索阁下。”半身人神明摇了摇头。

    “虽然我不承认我的父亲,但是那两位老人对我都非常好……我觉得我应该做些什么,像是一个男子汉一样和我决斗吧!你这个凶手!”被称之为邦达的半身人对着玛索喊道。

    玛索在沉默中注视着这位半身人神使,后者摇了摇头,“玛索阁下…………懦夫!快点拔出你的刀!如果你今天放过我,我不会领情的!我也会将我今天受到的伤害还给你!”

    “请代我转告莫维尔女神殿下,请她原谅我这样一个凡人。”玛索说完,右手持刀,左手对着这个年轻人招了招手:“请务必不要手下留情,只有这样,我才能愉快的斩杀。”

    这世上并不只有侏儒与半身人才重视家族亲友,做为一个地球种的混血小猫人,玛索绝对不会让任何一个威胁到自己家族亲友的杂碎多活一天。

    半身人尖叫着冲上来,玛索让过短剑穿刺,又让过短剑横扫,最终用剑鞘挡住了踢档的大脚,猫崽拔刀,长刀由下至上的切开了半身人的身体,然后反转长刀,半身人的脑袋也在空中飞舞。

    收回长刀,玛索看了一眼半身人的神使,后者摇了摇头:“您似乎没在风评中所说的那么慈悲。”

    “因为那些想要伤害到我家族亲友的人,从来都没有资格获得属于我的慈悲。”对此,玛索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他还是一个孩子。”半身人神使瘪了瘪嘴。

    “但是每一个生命都必须要为他做所的一切和所说的一切负责,不能因为年纪小或是年纪大就可以至身事外。”玛索摇头,打断了这位神使的抱怨。

    这位半身人神使刚想说什么,一位提尔半身人少女就出现在了玛索的面前,她看了玛索一眼,又看了地上身首分离的半身人少年发一眼:“真不愧是那位的孩子,恩还十倍,仇以百尝……”

    “殿下……好了,我的万塔罗尔,玛索先生没有做错什么,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这是非常多的外乡人都为之深信不疑的信条,也是我们半身人的信条之一……年轻的邦达既然选择了成为玛索先生的敌人,就应该理所当然的付出成为玛索先生敌人的代价。”

    这位说完,对着玛索又看了一眼:“我说的话不变,玛索阁下,邦塔已经付出了代价,我非常满意于这样的结果,您呢。”

    “我也是如此。”玛索点了点头。(~^~)(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