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653节:A/Z
    回到帕罗恩斯特的路程有些漫长,这个商队要先前往绿森侧的瓦里托波尔,然后前往帕罗恩斯特,这一来一回,要多出一个月的路程当然,也不是没有选择,要么猫崽三人组可以在托希特城住一个月,只不过猫崽觉得那儿事非多,敬鬼神而远之的一层意思就是离麻烦越远越好。

    神明们要做什么事,他们也不需要负什么责,通常来说也没有什么人能够让他们负责,猫崽可不想做那池子里被波及的鱼,那个双下巴说是被人捅了一刀,天知道是谁捅的,也只有天知道捅刀的人是谁家养的狗。

    敌明我暗,打起架来才叫舒服,要是敌暗我明,快一点找一个阴影窝着才是王道,那种在太阳底下戴着罩帽的凶手,猫崽表示真的装不起来刺客也是需要职业道德的高危职业好不好,大家活着那么艰难,不要那么做好不好。

    所以,猫崽带着姑娘们跑了路,这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等各位卡密找到了目标,大不了猫崽再回去干上一票,现在么,自然是离是非越远越好。

    “瓦里托波尔城看起来好像很大的样子。”悠久看着远处的城墙感叹道。

    “是挺大的,这座城市当年也是一座对抗亡潮的要塞,如今倒是没有多少当年要塞的模样了。”说起来,玛索真的是有些怀念瓦里托波尔,当初上辈子的时候,自己曾经来过这座城市,和焰,还有安妮,那个时候他们三人是负责追踪某个早已忘记了名字的凶手,唯一能够让猫崽记得的就是这家伙倒是挺会跑的,从东大陆的海边一路跑到了绿森王国,如果不是三人组在瓦里托波尔拦下了他,这家伙说不定都能穿过中央山脉当然,这只是一种修辞手法,中央山脉的中央山区最为厚着,对于活人来说,那儿根本就是禁区,想要穿过中央区,只怕没三个月根本就走不出去,而且中央区的魔物很多,有一些物种甚至可以追溯到四塔之战以前,属于被恶法师们改造的怪物,遭遇等级至少也是80级,而且有些怪物更是成群结队的游走,还是红外视觉,连精通潜行的玩家都不敢出现在它们的视野范围之内。

    当然,活人难走,不代表新伊甸的家伙们会容易一些魔物的嗅觉也是非常的灵敏,有些一身骨头的家伙还是想想自己冒冒失失的上去,到底是表现自己的技术,还是给那些魔物加餐。

    “玛索知道这座城市吗。”安妮抬起头看着马车背上的猫崽。

    享受着阳光的玛索点了点头:“当然,其实我每到一处,都会仔细的阅读当地的地理文件。”

    “博学者吗,不愧是贤者大人呢。”悠久咧开嘴笑了起来。

    对此,点了点头的猫崽打了一个哈欠这年头贤者也是要卖萌求生啊。

    商队住在城里的草原精灵商会,据说需要三天时间来装卸货物,于是猫崽三人组获得了三天无所事事的休息时间。

    悠久带着安妮去市场看热闹,对于猫崽来说,有安妮跟着悠久,无论如何安全是有保证的先不说绿森的城镇草原精灵一向很多,就安妮的能力,猫崽觉得等闲的所谓高手只怕死成球的速度绝对会超出所有人的想像,由其是这姑娘在获得了她的那位师父的教育,最近是越来越能打了,之前副本里面这姑娘儿一手锤术打的那些亡灵是四散飞舞,而用锤柄的招架和格挡更是有着得心应手的感觉。

    “喂!玛索!别想着晒太阳了!你跟我们去市场!”悠久指着正准备上屋顶享受阳光,屋顶,果汁还有小鱼干之四重幸福的猫崽说道。

    玛索沉默了一下:“我去干什么。”

    “提东西啊!玛索先生!这是你展现男子汉力量与魅力的时刻啊!”悠久的反驳犀利而有效,而看着安妮似乎有些期待的眼神,猫崽最终放弃了自己的幸福天大地大,姑娘们喜欢最大。

    瓦里托波尔,这是一座标准的绿森都市,到处都是巨树,到处都是喷泉,到处都是精灵和各种不同种的类人生物,人类有,但完全不像是帕罗恩斯特那样到处是人,一路行来,猫崽看到了很多非人类的战团,比如说草原精灵的‘葵氏子’,这个战团可是伽罗尔人最强力的战团葵氏是伽罗尔人最后一个皇朝的名字,葵氏最后一代女王的长子与唯一的孩子失踪在流浪时代,她最终为了自己的种族可以获得庇护而选择了退位,于是伽罗尔人失去了他们的皇帝血脉,而葵氏子……这个战团就是那些依然用行动来忠于自己种族的伽罗尔人组成的一个战团,超能打的,如果说特尔善人的至善者和大长老旗队这样的大型战团是特尔善人的高端战力,那么葵氏子这个战团只要上场,所有的伽罗尔人战团都将会自动的团结在它的周围。

    这个团可是在新伊甸入侵的数年后,敢和新伊甸的那些王八蛋打肉搏战的存在,这些一米二用‘狂暴’一词来形容,都是过于低调了。

    猫崽正这么想,这队草原精灵玩家中的队长似乎是注意到了这边,他先是打量了猫崽一眼这很正常,伽罗尔人和小猫人之间并没有太多的友谊,不过双方的关系没有什么说的,玛索敢肯定如果这些小家伙需要,让他拔刀相助是绝对没问题的。

    看了猫崽一眼,似乎有些奇怪?玛索不禁看了看自己有什么值得奇怪的吗?

    正这么想的时候,这家伙看到了正在摊位前挥金如土的姑娘们,于是这位先是瞪圆了眼睛,然后确认了一下,然后就大步的跑了过来。

    “悠久,那家伙你认识吗。”感觉到这位是冲着自己这一方来的,既然不认识他,猫崽也就只有问悠久了。

    而姑娘儿看了一眼他:“啊,这不是葵七子吗。”

    咦,怎么双方的关系有些微妙啊,虽然因为身位的原因看不到这位的模样,但是悠久的笑容很显然并不是因为喜悦啊。

    “果然是殿下,这是什么风把您从帕罗恩斯特吹到我们这儿来的。”这位微笑着来到悠久面前,先是托起悠久的手,在她的手背上吻了一下,然后他才开始打量起玛索和安妮:“对了,这两位是你的友人吗。”

    这不是废话吗,我的哥,你见过双手提着二十来个袋子,身上还背着满满一大袋的零食的过路人吗。

    “嗯,这是安妮,我的好朋友。”先介绍了安妮,然后悠久走到猫崽身边,一手挽住了猫崽的左手:“这是玛索,我的首席家臣。”

    猫人永不为奴!

    当然,为了自已这一身猫皮,这种话还是不要喊出来比较好,再说了,这是人家姑娘嘴上占便宜,男子汉大丈夫,这点油,姑娘要……那就让她好了。

    “真是辛苦你了呢,首席家臣!”这位笑了起来:“看的出来你很忙,我们就不要握手好了。”

    “没错,我也是这么觉得,还是俗话说的好,君子之交淡如水,咱们不用讲那套。”猫崽一边卖萌,一边接过店员递过来的最后一袋商品,同时用尾巴从口袋里掏出钱袋子之前悠久说漏了,陪姑娘们杀马路,除了展现男子汉的力量与魅力之外,更重要的还是对男子汉的钱包厚度的一种拷问……无声的那种。

    “对对对,殿下,我的同伴们在等待着我,容我先行告退。”这个伽罗尔人的孩子也是光棍,道过别转身就走,而安妮看着他离开,扭头看了悠久一眼:“他好像并不怎么喜欢你,看起来很客套的样子。”

    “那是当然,要是你看到一个喂死你一池子锦鲤的八婆出现在你面前,而出于身份与礼貌却又不得不打招呼的时候,你也会和他一样吧。”

    “……你喂死的?”玛索歪起脑袋……等一下,这和本猫的推论完全不同啊!

    “废话,我那个时候才三岁,我的父亲带着我去他家玩,他的父亲觉得我一个人无聊,说让我去喂鱼……然后你把整袋鱼食都喂了?”

    “不是整袋,是整整三袋……他们聊了半天,我喂了半天的鱼,等这家伙回来的时候,一池的锦鲤都已经撑着了,然后当天晚上就死了个精光。”

    猫崽翻了一个白眼,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事能怪三岁的孩子吗。

    “那你们是什么关系。”

    “对手吧。”悠久双手抱胸说道:“这家伙在我不大会做饭的时候,就曾经用他相好的一桌饭菜挂到网络上,还特意我……这个混帐。”

    ……小孩子之间的战争吗,猫崽叹了一声:“这根本就不是对手的关系,而是孽缘吧。”

    “胡说,别以为我不懂你们地球的文化,孽缘这明明是用在男女感情方面的褒义词啊!我才不想天天看到这家伙的脸。”悠久吐了吐舌头。

    ……你还真是心眼子大啊。

    猫崽先是吐槽,然后歪了歪脑袋:“好吧,咱们不提这事了,我觉得我们还要逛多久马路?”

    “才刚刚开始啊!”这一次,悠久与安妮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猫崽一脸的崩溃。

    ……………………

    “七子,那三个家伙是谁啊。”看着回来的队长,有队员如此问道。

    “就是我以前说的把我家一池子锦鲤都撑死的八婆啊。”葵七子叹了一口气:“好了,别八卦,我知道你们看到我亲那姑娘的手就觉得我是不是要渣那姑娘,不好意思,我可渣不动。”

    “咦,队长,还有你渣不动的姑娘吗!”有年幼的小鬼笑道。

    “隆尔希家的幼崽,谁敢渣。”对着这些队友翻了一个白眼,这话立即引来了众人的一致抽冷声。

    “怎么了?”葵七子皱了皱眉头:“你们看我这是什么眼神……别用那种看垃圾的眼神看着我啊喂!”

    “都叫人家姑娘‘幼崽’了,还说你不花心!”在伽罗尔人的口语里,‘某某家的幼崽’是非常亲密的人才能叫的。

    一个导演加长版的白眼,葵七子这一次还伸出左手比出了中指开什么玩笑,他葵七子会喜欢这种灭了自家锦鲤满门的八婆。

    行星倒转也不可能!

    ……………………

    回到旅馆,姑娘们很开心,猫崽也很开心搬个‘行李’都能搬出平衡技能+1,猫崽感动的都快哭出来了,喵了个咪的腰都快弯了!

    不过姑娘们也是有良心,悠久打开一袋鱼干,先是嗅了嗅,然后将它递到了玛索面前:“这鱼干不错,你来尝一口。”

    被鱼干收买,猫崽一下子也不觉得腰痛背酸了,有鱼干吃的生活真是美好,你说是不是。

    坐在姑娘们身边,猫崽一边吃鱼干,一边看着姑娘们分配各种各样的货物,时不时的也会递出一些特意由她们自己提的零食喂玛索,对此猫崽自然卖萌,姑娘们的爱心喂食,那些类人猿做梦都没办法获得的美好呢,一边想,猫崽一边看了一眼自己的直播频道。

    “我要打死这猫崽!”有人如此的绝望嚎叫。

    “为什么我要来这个频道看猫崽和姑娘们给我喂狗粮……我的眼睛!”有人似乎在捂着什么而惨叫。

    “我也想舔安妮的手指头!”有人如此的羡慕妒忌并恨着。

    “玛索,你又舔手指了,都说了这个习惯不好。”安妮瘪着嘴用另一只手戳了戳猫崽的脑袋。

    看着直播频道里狂暴化的各位,猫崽扬了扬眉头,嗯,今天的直播频道一如往常的喧嚣着呢。

    ……………………

    看着屏幕里的玛索和两个姑娘有说有笑的互动,靠在沙发上的明恩托着下巴,少女看了一眼自己的姐姐:“姐,咱们的玛索又开始卖萌了。”

    “他要卖萌,就让他卖好了,反正咱们又不是不知道这家伙的德性,看他直播频道里狂气乱舞中的各位观众,哎,咱们的玛索还真是喜欢虐待单身狗呢。”明美的面前有两块屏幕,一块是工任务,一边是娱乐,前者跳动着一串串的数字,而后者的屏幕上,跳动的是无数观众的怨恨:“说起来,妹妹,你最近似乎有些……着像了呢。”

    “才没有。”明恩哼了一声,少女有些不开心的靠在沙发上。

    “真的?”

    “当然了!”(未完待续。)(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