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669节:范布伦计划Ⅸ
    收队,将伤员和战死者用战斗艇吊上先行送回,玛索等人决定在大宅天台坚守,等待下一波的战斗艇过来接人。

    悠久跑到了楼下,玛索和安妮放下绳索将她拖了上来,这姑娘一上楼,就给玛索分享了一个视频,是范布伦城最高点古时针塔上的影像,似乎是负责侦察的德鲁伊拍到的。

    古时针塔这东西是四塔之战年代留下来的古代建筑,使用的是浮空法阵的浮空建筑,绝对的高大上,绝大多数四塔之战留下的古时针塔在灰暗年代里破损,后来草原精灵和风精灵组成的联合了炼金学与工程学的古科技修复会成功逆向了这个技术,新世代的古时针塔渐渐的开始在北地诸区域中开始建造,它们通常高达十米至二十米,在城市里是绝对的地标建筑。

    而这个时候的范布伦地区的古时针塔顶上站着十多号邪骸者,他们的面前有着一个打开的传送门,似乎是注意到了德鲁伊,他们还对着镜头挥了挥手。

    “传送门要开在高处……这是什么意思,这是在嘲笑我们没能抓他们吗。”安妮皱着眉头说道。

    “不,逆向传送门,施法者在新伊甸,通过这一边的玩家提供的坐标直接在他们的身边开启传送门,所以……他们必须要有一个附近区域内独一无二的三维坐标点。”

    悠久为玛索解释了下半词,猫崽一把抓住安妮和悠久的手:“我们走!”

    唯一的一条战斗艇被叫了一下来,拆掉了两侧的飞弹发射巢,悠久跳进了后驾驶座,玛索和安妮坐到了两侧的坐椅上:“我们去古时针塔!”

    ………………

    “马上就到了!”小巷里拼命奔跑的亡骸和腐躯们看着小巷尽头的古时针塔咧开了嘴,其中一个腐躯一脸的激动:“刚刚在范布伦的哥们给我回了一封信,他们已经完成了任务,为首的告死者已经通过了考验!做为从者的所有人获得了整整五个等级的经验奖励!而且无论是战死还是幸存都是这个奖励!真是赚大了!”

    “太好了!”幸存的八人组冲出了小巷,撞开古时针塔的大门,一步三阶的上楼梯,最终来到平台上。

    木泽看了一眼怀表:“坐标已经发送,还有一分钟传送门就要开启了。”

    “哈哈,东大陆的家伙拿我们没办法,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去哪找我们吧。”腐躯玩家抹了抹自己的手:“这次回去,咱们这绝地大逃亡都能吹一年了!”

    “是啊是啊。”他的队友们纷纷表示没有错。

    “三十秒。”木泽掐着表说道。

    “haos,万物之力。”艾特克双手交叉放在胸前。

    “这一次的入侵战我能吹一年。”有腐躯者双手抱胸。

    “别说一年,我能吹一辈子。”他的同伴大笑。

    “不管怎么着,这次回去我要请假,我要结婚了,各位。”有腐躯者抱着胸笑道。

    “还有十五秒,恭喜你了,小子。”木泽点了点头。

    “恭喜。”他的队友们纷纷和他握手,就连艾特克也伸出了手:“结了婚,还会在新伊甸侧吗。”

    “不,我要隐退了,再过几个月我就要做父亲了,现在练习还来得及。”这个准新郎笑着说道。

    “还有五秒,门就要开了。”木泽注意到了天台另一侧即将出现的传送门,同时也注意到了正在炸开的准新郎。

    “该死的!哪儿来的射界!”被淋了半个身子的腐液,艾特克皱着眉头看了看四周,然后这才注意到正在高速飞来的战斗艇:“该死!战斗艇!”

    传送门已经开启,众人跑向传送门,枪声响的很快,每一次都带走一个腐躯者的性命,到最后艾特克也被打中了一发,只不过这一次运气好,子弹穿过了肋骨缝隙,形成了一次完美的擦弹。

    站到了传送门前,艾特克疯狂的笑了起来,他看着战斗艇在天空中完成半圈,却没有进入传送门。

    “你在笑什么。”木泽的一只脚已经迈进了传送门。

    “我在笑,东大陆的家伙们想到了我们的撤退办法,但还是太迟了!”给自己上了一个石肤术,然后又在自己面对立起了一道风墙,艾特克看着战斗艇降下,一只小猫和一个草原精灵姑娘儿跳到了天台上:“你们抓不到我们!你们失败了!”

    然后枪声响了,被击中了胸口的黑灵魂石,失去了一切的艾特克摔在了地上。

    木泽雨笑了笑,举起枪口放在自己并不存在的嘴边。

    “这算是黑吃黑吗?”那只小猫笑了笑:“还是说,疯王艾特克的态度惹怒了你。”

    “疯王?”玩家之间是可以说话交流的,而木泽掌握着标准的东大陆的通用语,他耸了耸肩:“说实话,我并不生气,毕竟这家伙再怎么杀队友也和我没关系。”说到这儿,木泽从自己的皮甲夹层里掏出一个徽记:“看看这个,好吗。”

    小猫接过了徽记。

    “你倒是不怕我下毒啊。”木泽笑道。

    对此,小猫拉开他的罩帽,露出一颗干枯的头颅:“能毒死我的话,你倒是可以试一试……说起来,你说你是游击骑士的卧底,这真是一个让猫都觉得惊奇的答案。”

    “信不信由你,反正这次我干掉了一个准告死者,破坏了他的进阶……说起来你也应该知道吧,从你看到我们之后,你的直播就已经停止了,对吗。”木泽收起了火枪,这个邪骸从自己的皮甲口袋里掏出一支雪茄虽然没有抽烟的功夫,但是雪茄是男人的浪漫啊。

    “是的,我知道,所以我才觉得奇怪,现在知道了你的身份,我这才明白,不过你就不怕我出去乱说吗。”小猫问道。

    “像你这样守口如瓶的家伙,我倒是不怕出去乱说,你说是不是呢,玛索。”

    “好吧,现在连新伊甸的家伙都认识我了。”小猫对着他身边的草原精灵姑娘说道,后者咧开嘴笑着:“那是因为玛索你够利害啊。”

    对此,木泽摇了摇头:“喂,你们这样随时随地的喂狗粮,能不能放过。”

    “说什么呢。”安妮皱了皱眉头:“你这家伙到底想怎么样。”

    “当然是回去了,这个家伙反正已经死了,到时候把死因推给你们的精确射手就行。”木泽一边说,一边又往后退了一步:“对了,如果你们回到了亚修比,能帮我传一个话吗。”

    “什么话。”小猫问道。

    “告诉那些官僚,下次再在传讯里说什么三年就行的话我就叛变啊。”说完,木泽彻底退进了传送门。

    “看起来这个家伙也是怕自己成为一个三年之后又三年的受害者啊。”玛索看着手里的圆型徽记:“说起来,游击骑士团的沉底鱼还真是来自五湖四海啊。”

    “管得他呢,反正主谋已经死了。”安妮说到这儿,靠近猫崽的身边:“玛索,今年生日,还记得要送我们什么礼物吗。”

    “当然了。”玛索笑了起来:“别怕,我都记得。”

    是的,我都记得。(未完待续。)(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