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674节:希尔瓦·波尔塔Ⅳ
    说是安全屋,其实也就是一个小小的二层房子,外表有些老久,据带路的草原精灵主教塞提提阁下说,那队玩家是获得了一份情报,说这个已经多年无人居住的小房子里有关于海盗大君的情报,于是这些家伙废了不少劲破解了陷井,在把小房子里负责安保的两个小型傀儡泥像拆了之后,这些家伙获得了玛索母亲的日记,一看之下竟然是目前最热的风暴海大君的日记,这些家伙立即通知了无名氏,塞提提阁下给了这些家伙发现安全屋的奖励50%的发现资金的奖励。

    因为只是现金奖励,当玛索到达的时候,房子里的家俱们都还在,安妮看着架子上的瓷器张开了嘴:“这东西很贵呢,上次我在明美那边看到过,比这种一套还要少几件的瓷器套装,需要卖上万的金币呢。”

    “是啊,非常华贵的瓷器,你面前的这一套瓷器还是前朝的宋瓷,已经不再有生产的款式。”塞提提阁下笑着说道:“玛索先生,你的母亲给你留下了不少的财富呢。”

    “母亲慈祥。”玛索耸了耸肩,正准备叫安妮收起这些财物的猫崽突然听到了安妮的在和悠久说:“悠久,这些东西你来收起来吧。”

    “咦?”正在观赏着一对高角瓶的悠久有些奇怪的扭头看着眼前的安妮。

    安妮笑着点了点头:“如果有架打的话,我要在前面帮着玛索,所以放在我的挎包里的话,我怕不怎么安全,再说了,在我眼里,你是可靠的姐妹呢。”

    悠久注视着安妮,似乎是想从她的脸上获得一些,但是直到最后,安妮脸上的笑容也不曾减少,最终,悠久也同样的展露出笑容,她用力的点了点头:“交给我吧,安妮。”

    “嗯,一切就交给你了呢,悠久。”

    咦,既然两个姑娘已经做出了选择,那玛索也乐得在这种小事上让她们做主。

    塞提提带着玛索上到二楼,指着二楼走廊上的各种标本:“这些应该就是你母亲收集的一些‘小玩意儿’。”

    玛索走到第一个架子前,看着上面挂着的王冠之主……嗯,这玩意儿‘生前’至少也是一个精英模版,看他身上的板甲和荆棘王冠,说不定还是一个传奇等级。

    “王冠之主,从装备制式来看,是第四次开放时代进入我们主位面的亡灵,你的母亲真的不错,连破碎了的灵魂石碎片都集齐了。”塞提提指前架子前放着的小平台和其间的灵魂石碎片。

    然后是第二个架子,玛索确认了一下,发现这是一张腐躯者的皮……自家老妈的口味还真是重啊,不过下面的小平台上似乎有介绍……“这块皮取自新伊甸入侵的告死者瓦尔德·卡巴拉,这王八蛋灭绝了三个村镇,七千五百位无辜死于他手……换而言之,这杂种还欠我七千四百九十九张皮。”

    “真可惜,没能完成心愿啊。”塞提提有些惋惜的说道。

    对此玛索笑着摇了摇头:“虽然有些惋惜,但是不要紧张,我会代替我的母亲,向所有想要破坏这个世界的杂碎讨回公道。”玛索一边说,一边走过这张皮子,来到第三个架子跟前,这是一只邪魔,从外形上来看应该是臭鹦鹉的,考虑到邪魔极少能留下全尸,这个战利品的确有纪念意义。

    然后是最后两个标本,玛索走了过去,看着眼前多节肢和反关节,全身异化出外骨骼和复眼,还有长舌头与大量锋利牙齿的单位,猫崽看了一眼塞提提:“阁下,你们知道这东西吗。”

    “不知道,我这边有记录,应该是当年您的母亲在完成任务的时候获得一具尸体。”塞提提摇了摇头:“而我可以非常确认的说,这东西从来就没有正经的出现在我们这个世界。”

    玛索伸出手拍了拍标本的外壳,感受着其上的坚硬,猫崽已经认出了这个玩意儿泰伦虫族,战锤世纪里梦魇一般的敌方单位,这还只是一只非常标准的‘工兵’,比它强大的还有很多,如果有可能的话,玛索绝对不会选择和这玩意儿在近距离交战用法术或是远程攻击来对付这些虫子是最好的选择,而选择近战……玛索只能说,任何弱者都将会在近距离与虫子的作战中飞快的死去,因为这玩意儿从来都是用数量来‘以理服人’。

    “这东西是怎么出现在这个位面的。”悠久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最后一个标本前,她看了看这个人类的外形:“……混血的基因窃取者?”

    “是的,悠久小姐,您这样的外乡人真的是见多识广,这的确是基因窃取者,混沌毁灭的异种,您看它的舌头,真是一个可怕的存在,当年玛索先生的母亲就是差一点死在了一个被这些异虫所控制的城市里,当然,这具混血的基因窃取者到最后也自然变成了她的战利品。”

    玛索走了过来,看着这具标本那非人的头部:“我很好奇,这些家伙是怎么穿越的晶壁系。”

    “也许是一小队响应了某种召唤的基因窃取者,某个法师或是术士应该就是第一个倒霉的家伙,然后就是异化,感染,寄生,最后就是爆炸式的传染……”悠久说到这儿皱了皱眉头:“我真的很好奇,虽然苏菲女士的确是一位了不起的船长,但是他和他的成员们真的能解决那一城的虫子?”

    “当然不能,不过苏菲夫人和他的船员抢夺了钟楼的制高点,然后发射了烟火信号,外围的成员看到之后连夜前往附近城镇,找来了很多的外乡人战团,而正是通过大量外乡人战团的异动,我们原住民这才发现了那座城市中发生的恐怖变化……那真是可怕的一段岁月啊。”塞提提阁下似乎也是那次事件的亲历者,他扭头看着玛索:“你的母亲在战斗中战死了,我当时只不过是一个小牧师,是主教阁下复活了她,你的母亲和她的船员在那一夜都是英雄,他们挡住了至少二十次攻势,而且还破坏了城门,造成虫子们无法及时的扩散出去。”

    “……我以我的母亲而自豪。”玛索点了点头:“虽然她最后还是无法逃脱被诅咒的宿命,但这依然无法抹消在那之前她所做的一切,是吧,阁下。”

    “是的,虽然很多大个子都觉得你的母亲是一个恶人,但是在草原精灵的眼里,你的母亲完成了那么多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她与她的船员们都是不打折扣的英雄。”塞提提阁下说到这儿,又走了起来:“对了,看了这么多死物,我带你们去苏菲夫人的办公室看看吧。”

    推开门,玛索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张红木办公桌后面的若大自画像,画像中的母亲挽着长发,穿着漂亮精制的海员服,胸前还有漂亮的胸针,“坐在长椅上的漂亮女士,这是你母亲的模样,当然,我想你应该知道,是吗。”塞提提头也不回的问道。

    “那当然,我的母亲可是一点都没变呢。”玛索笑着回答道。

    “那就好,能够知道你的母亲在你们的世界里好好活着,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消息了,来,看过了这面画像,还有她的船员的画像。”

    玛索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到了一张已经画到了一大半的画,是一幅群像,使用的是超现实主义,人物的一切都刻划的非常生动,玛索在里面甚至看到了那个曾经在副本里见到过的武僧,也见到了在那个夜里见到过的小猫义体,甚至猫崽还看到了另一个用铅笔勾勒的小猫……只可惜勾勒就是勾勒,没有色彩,也没有细节,玛索只能看一个大概,连他的毛色如何都无法确认。

    “很可惜,只画了一大半,如果能够完成这幅画像,那一定是可以巨作的存在,真的太可惜了。”塞提提有些叹息的说道,他掏出一把钥匙:“这是保险箱的钥匙,里面的东西是剩下的50%现金遗产和这座房子的不动产产权证明,恭喜你,玛索先生。”

    “谢谢你,塞提提阁下。”玛索接过钥匙:“那么日记……不要紧张,我们正在审查,虽然那队外乡人已经死了大半,但是我们一定会找到那两个孩子,还有那个至善圣骑士,至善圣骑士之主已经确认了他还生存,但是有一种奇怪的现像阻止了他的神力获得他的位置。”

    “看起来还是大麻烦,是吗。”悠久这么问道。

    “当然是大麻烦,不过为了防患于未然,我们已经开始动员起可靠的外乡人战团,毕竟对象很有可能是恐怖的邪神。”塞提提阁下很显然也不是那种遇事不决的草原精灵,他笑了笑,然后掏出怀表看了一眼:“如果顺利的话,本地最大的外乡人战团‘钢铁雄心’的第二阶梯的十七,二十四和三十一团已经接到了我的通知,同样的,还有几个团也在我的邀请之列,有了他们的加入,别的外乡人战团也很快的就可以动员起来。”

    这倒是一个办法,玛索扭头看着姑娘们,发现安妮正在打量着办公室里的家具,而悠久……却在打量着自己。

    “怎么了,悠久?”玛索摸了摸脸,并没有什么别的东西啊。

    “……没什么。”悠久笑了笑,似乎有些勉强。(未完待续。)(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