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676节:希尔瓦·波尔塔Ⅵ
    塞提提主教是在大圣堂的主礼拜堂接见的玛索,当猫崽将他们的发现告诉这位的时候,他的脸上流露出明显的惊讶:“这不可能,前任主教阁下在这里服务了……等一下!”他皱起了眉头:“他在十年前即将调离的时候失踪了,不知生死……无名氏在上,我联系不上吾主了!我们有大麻烦了!”塞提提主教一边说,一边从他的口袋里掏出一枚圣徽:“拿上它,去通知各位主教,我必须马上集合护教军!玛索!快去!”

    于是玛索接过圣徽,带着姑娘们首先来到了神圣之主的圣教庭,当值的主教先是怀疑,然后当他也无法联系上神圣之主时,这位老人终于明白玛索所说的一切并非虚言,于是老人也拿出了他的圣徽:“带上他,苏的子嗣,带着它去见你可以见到的任何一位主教,告诉他,末日来临。”

    “不,不要担心,阁下,这只是末日来临之前的一道开胃小菜。”玛索说完,带着姑娘们跑出圣教庭。

    第二个目标是至善圣骑士之主的圣堂,玛索走进去,当着那个中年男人的面出示了两枚圣徽,说出了他要说的一切之后,这个中年男人二话不说的拿出了自己的圣徽:“我将召唤在城市中的至善圣骑士诸小队,如果他们能够逃脱亵渎与感染……但我担心,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已经连神殿区都无法进入了……玛索,去吧,去找幸运女神殿下,他的圣殿就在我们附近。”

    于是下一个目标就是幸运女神的圣堂,玛索重复了一遍,听的幸运女神的那位女主教脸色都变了,她试着想要联系幸运女神,但完全没有用,就在她怀疑这一切都是玛索在搞鬼的时候,至善圣骑士已经敲响了集合的钟声。

    “马格蒙斯敲钟了……你们没说慌……天哪!不好意思,信使们,我为我的愚蠢向你们道歉,拿上我的圣徽,去找别人吧,我将会打开神殿下方的仓库,面对这等灾难,仓库下方的补给品们终于有了用处……幸运女神在上,我终于明白为何要保留这个仓库了。”这位夫人将自己的圣徽从脱下,将带着体温的银链与圣徽本体一道交给了玛索。

    告辞,玛索带着姑娘们来到了坚守圣骑士的圣堂,一位草原精灵圣骑士已经站在了门前:“我已经听到了马格蒙斯敲响了至善圣骑士的集合钟,我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情况,但是你的到来……玛索先生,能跟老身说一说外面的情况吗。”

    玛索一刻不停的说完,这位老人叹了一声:“我知道,上一次剿灭的时候,我就有一种感觉,这些外位面的杂种还会卷土重来。”看了一眼玛索手里的圣徽们,他从自己胸前取下圣徽:“拿上它,去找众神教的那个老人……告诉他,恶种们回来了,这一次有苏夫人的子嗣与我们一同而战。”

    于是又一轮跑腿,玛索见到了那位老人,他正站在大圣堂的门口,两位众神教的圣骑士挡住了玛索,但是他笑着对着玛索招了招手:“让这三个孩子过来。”

    玛索来到他的面前,出示了手中的圣徽们:“阁下,我们发现了窃取者的痕迹。”

    “我知道,至善圣骑士长马格蒙斯和坚守圣骑士长瓦瓦达米都敲响了大钟……这钟不知道为谁为呜啊,玛索先生。”老人说完,扭头看着自己的副手:“敲响我们的大钟,下达集合令,所有护教军必须在十五分钟内集合,所有人在到达之后必须服用三号圣水,谁不喝,就处决谁,我不管那是谁,是谁的崽,记住了吗。”

    “是的,主教大人,钟声的话,我们需要使用哪一种。”

    “……末日的钟声。”

    “是的,阁下,我们将是撕裂末日的利剑。”同样老迈的副手咧开嘴笑了起来。

    副手一走,老主教招了招手,留下了玛索:“苏的子嗣,欢迎来到巴波亚,真的很可惜,让你看到了这座城市并不好的一面。”

    “不,我在这里见到的都是美好,想来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还会有更多的美好展现在我的面前,主教先生,还有什么是我需要做的吗。”

    “还有一个非常重的任务,你看到那个古时针了吗,就在城中央。”

    “看到了。”顺着老人的指引,玛索看到了那个屹立在城市中央的巨大钟楼。

    “上到顶上,拿上我们所有人的圣徽……掀开靠近天台的第一块白色长砖,将圣徽们放进凹槽,然后按下升起的小平台上的按钮,然后古时针的法阵会被激活,整个东大陆都会看到那道冲天的圣光,它将持续一周的时间,或是城市中再也没有一个活人……”老人将圣徽交到了玛索的手里:“不好意思,我觉得,这个任务真的是最适合你了,玛索,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任务,你可以拒绝,我不会怪你。”

    “不,这的确是最适合我的任务了,主教大人,你们需要多久才能够集合完毕。”

    “三十分钟。”

    “那好,圣光将会在三十分钟后准时出现。”

    说完,玛索转身看着安妮:“安妮,我们走。”,猫崽带着安妮走出了好几步,听到了悠久的呼唤:“我呢,玛索。”

    猫崽转身笑了笑:“你可以在神殿里,或是在城阅上等我们回来……放心吧,我的私房钱都在你那儿呢。”

    这句话让悠久脸红了起来,姑娘儿吐了吐舌头:“真是的,又不带我去玩。”

    “太危险啦,悠久,我照顾你,可不是为了有朝一日面对你那护女的老父做那垂死挣扎的狡辩。”说完,猫崽矮身让过姑娘儿丢过来的靴子,笑着牵着安妮的手跑出了圣堂。

    ………………

    “真是一个优秀的男儿啊,丹恩的孩子。”老主教看着猫崽与姑娘融入门外阳光,不由得如此感叹道。

    “明明是一个刻薄的家伙……”说到这儿,悠久叹了一口气:“早知道我就不应该跟着玛索去他母亲的安全室,这样的话,就不用看到那些画,还有画上讨厌的人儿了。”

    “嗯,什么意思呢,丹恩的孩子。”

    “没什么,长辈,请原谅晚辈的抱怨吧。”

    重新套上靴子,悠久瘪了瘪,那张半完工的画卷再一次进入了她的脑海,那坏笑着的猫崽,那怕是用铅笔勾勒,那怕是事后化成了灰,她都认得。

    真是的,怎么会是他呢,悠久瘪着嘴……还真是烦恼呢。

    ………………

    再一次走出神殿区,玛索注意到街上的行人脸上都多了一些奇怪与好些,但更多还是冷漠与无知……感染的情况已经非常严重了啊。

    “安妮,跟紧我。”玛索低声的和身后的姑娘说道。

    “嗯,我会跟紧你的,玛索。”安妮一边说,一边拍了拍玛索的腰:“前方1点方向,有个女人过来了。”

    玛索回过身,看到了自己左侧前方的那位女性,从外表上来看并没有特殊的,她穿着合体的衣物,腿部也没有什么异常……但是在玛索的灰暗视觉里,这个女子的体温明显比正常的要来得低。

    “为什么会响起钟声啊,外乡人,你们知道是什么情况吗。”她问道,在她张开嘴的时候,玛索可以看到那异常肿大的舌头……:“神殿区的那些主教好像是要集合护教军们,说是要看一看他们的反应能力。”面对邪恶,玛索的谎话张口就来,所谓骗死人不偿命,说的就是这般道理……再说了这些家伙本来就已经不是一个正常的活人了,说他们死了……其实也没有说错。

    “是这样吗,我都以为是要打仗了。”这个女子笑着叹道。

    “怎么可能打仗啊,现在这么和平,主教大人们大概是不想让护教军的各位在美好的日子里太过頽废了吧。”玛索说完,他身后的安妮适时的推了玛索一把:“玛索玛索,我们还要去商业街呢,快走吧。”

    “好啦好啦,我们这就去。”貌似的安抚之后,玛索转过身看着眼前的女士:“不好意思,夫人,我的同伴要去商业街玩,先告辞了。”

    “午安,可爱的外乡人,愿你们走在通往幸福的道路上。”这位女性微笑着抚胸行礼。

    “谢谢你,夫人,也愿您的美好生活地久天长。”玛索说完,伸出手牵住了安妮的手,两位情真意切的与这位女性道别,然后加快脚步跑了起来。

    穿过人潮,跑过街道的拐角,玛索看了一眼安妮:“那个女人有问题。”

    “嗯,我闻出来了,身上没有生人的味道。”安妮说到这儿皱起了眉头:“玛索,街上的味道变的好奇怪。”

    “……这是虫子的味道,安妮,给自己喝一瓶解毒药水,将治愈药水和药剂放到你触手可及的安全位置……”玛索一边说,一边停下脚步,将安妮推开墙角,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苦行者打扮的那队人:“看到那些人了吗。”

    “嗯,他们身上的味道……好古怪,我们之前也见过他们吗。”

    “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些家伙就是基因窃取者,听我说,安妮,路上太危险了,乘现在神殿区的门还没关上,你可以回去的。”玛索说到这儿,就被安妮用额头磕住了下巴:“我不是那种抛弃了同伴和……”这个姑娘儿瘪了嘴:“不是那种抛弃了同伴和你,独自一个人逃生的懦夫,图林根家的女儿不是懦夫。”

    玛索沉默了一下,用严肃的眼光看着安妮,随即被安妮用严厉的视线顶了回来。

    “好吧……跟我走。”玛索最终服软姑娘们认定的事情通常难以改变,而安妮认定的事情……基本上没有任何人能够改变她的心意,由其是这种猫崽和姑娘儿意见相左的时候。

    于是安妮开心的拿出药水放到腰间的药水囊中,到最后她还拿出了匕首,然后想了想,又换成了登山镐。

    “为什么用这个?”

    “因为爬墙和凿人脑袋两不误啊。”

    面对玛索的问题,安妮的回答……还真是令猫信服。

    于是牵起姑娘的手,玛索再度开始奔跑,来到路边一队正坐在树荫下聊天的玩家面前:“你们是……”

    “我们是‘巴波亚的乡民’战团,你们又是什么回事啊。”玩家们中的那个胖子打量了玛索和安妮一眼。

    “如果相信我和我身后姑娘的耳朵,那就听我一句话,神殿区现在有活干,你们整个团能多靠近神殿区,就多靠近神殿区,好吗。”

    “你疯了……胖子,闭嘴,让他说下去。”另一个年轻人坐了起来,原本睡在躺椅上的他看着玛索:“什么活。”

    “我是玛索,活的话,我在******哈就干过。”玛索亮出了自己的角色名。

    玩家们一下子都将目光投向了那个年轻人,而他抹了抹鼻子:“真的吗?”

    “我以我的阵营发誓,强度只高不低,你们要接活,还是要逃命。”玛索问道。

    “……你们,现在立即开始下达集合命令,集合所有成员,告诉他们,咱们出死力的时候到了。”年轻人站了起来。

    “可是,老大,太危险了不是吗。”有人这么说道。

    “我知道危险,所以告诉他们,要是害怕了,现在退出,我还当他们是兄弟,快去!”年轻人说到最后,扭头看到了他身后的少女:“莲,你带着团里的孩子们出城吧。”

    “不,让孩子们见一见血吧,十五、六岁的他们也不是小孩子了。”

    “可是你没听到了,是瓦尔达哈那样的恶事!”

    “正因为如此,才要让他们见一见世面,包括我在内啊,哥哥。”少女笑着拒绝道,她拿出一条束带,将自己的一头金发绑成马尾:“我们是法兰西人,我是持旗者,身为持旗者的我,又怎么能后退呢。”

    “很好,我见证了您的勇敢,小姐姐,现在的问题是,你们能通知别的战团吗,把消息快一点扩散出去,好吗。”玛索看着各位说道。

    “那你呢。”年轻人问道。

    “我吗。”玛索指了指那个古时针:“我要到那上面去。”

    “去干什么。”年轻人追问。

    “去点燃希望之火。”玛索借用了当年人生赢家完成的一个任务的任务名。

    嗯,身为传火者,理所当然的要去点燃希望之火啊。(未完待续。)(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