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683节:7thMob.:20140517
    安妮的飞行轨迹……怎么说呢,有一面巴洛克风格的落地巨型窗,一件精美的祭祀瓷器,一面丝绸织的无名氏圣徽挂旗与堆书架非常不巧的与安妮的飞行轨迹重叠了。

    这姑娘似乎是知道自己闯了大祸,从书架的废墟上起身就往门外跑,当然也没忘了在外面的募捐箱里投上一袋金币做为补偿,从事发到现在的时间来看,想来无名氏殿下似乎也没有兴致找这姑娘儿的麻烦真要来的话,早就有人上门了。

    “安妮别看了,我觉得没事的啦。”悠久一边说一边将手里的棍子往上慢慢的移动,在棍子的顶端顶着她的防具头盔,而玛索躲在墙后的安全射界里,正小心翼翼的用火枪上的观瞄镜看着城墙对面林立的房子。

    不过安妮倒是不这么觉得,从刚刚开始就坐在玛索身后的姑娘儿很是不开心的看着塔楼的入口:“我以为那丝绸的挂旗很结实的……看起来是很贵重的东西呢!”

    的确是非常贵重的东西,因为这些挂旗通常都是至少一个世纪前的草原精灵信徒通过与宋(唐)商队的贸易获得的,它们使用的是地道的(宋)唐技艺,非常的精美,而且也只有最华贵的挂旗才会被使用在圣堂的礼拜堂上。

    怎么说也是文物啊,傻姑娘。

    当然,猫崽也不可能说这话来吓坏了安妮,还是让悠久这种专业的姑娘来吧。

    悠久又将手里的棍子往上推了一点,然后看着安妮:“别担心了,我的傻姐姐,无名氏殿下不会因为这点小小的破坏就忘了你为这个世界做的一切,再说了,你不是已经支付了赔偿款了吗,虽然……虽然大概还少了一点,不过没关系啦,安妮,你在这座城市随便锤几个怪,大概就足够补上那点尾款啦。”,说完,悠久又看了一眼墙垛另一侧的玛索:“你说对吧,玛索。”

    “没错,锤死几个傻o虫子,就足够了。”玛索点了点头,同时为了让安妮这傻丫头别整天想入非非,猫崽下了一个命令:“安妮,你去下面帮我们再搞一箱子弹来,然后东段城墙那边又有攻城塔靠过来了,拿着锤子上吧,我的少女。”

    “那,那好吧。”安妮似乎是被说动了,随着链甲靴踩在台阶上的特有声音,这个姑娘儿离开了塔楼。

    悠久再一次提高了一点头盔的位置:“话说,安妮胆子怎么这么小。”

    “嗯……也许是因为小的时候有一些不小心打死了想咬她的巨犬,又把想要为巨犬复仇的主人一道给打了的原因吧。”玛索还记得杨说过这件事,而且玛索也有记忆那是大概猫崽刚到喜翠庄的时候,那个时候门口停着救护车,猫崽亲眼看着某个倒霉蛋被人抬上去,至于某条巨犬……那个没脑袋的巨型肉块如果算是狗的话……:“反正是不怎么友好的机会吧,那家伙说什么要让安妮赔很多钱的样子,化了好大的代价才搞定这件事。”

    “什么,养的多咬人被反杀,主人要动手也被反杀,然后双重的受害者还要赔钱?”悠久一脸的你这一定是在开玩笑:“在我们那儿,狗要是敢咬人,它一定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我怎么知道。”猫崽突然停了一下:“我好像看到什么了,你把头盔再提高一些。”

    悠久往上提了棍子一把,于是一发子弹立即穿透了头盔:“咦,虫人没有红外视觉吗?”

    玛索立即对着开火的窗子搂了火,然后也没看战绩,而是直接闪身躲到了城墙的后面:“他们有,但看的并不远,所以才可以使用这种老办法也骗它们,如果是亡灵就不行,他们的红外视觉一般都有至少100码,有些更是直接通过观测灵魂来确认是不是有活人。”

    “原来如此,不过你还没说安妮后来怎么样了。”悠久也坐了下来,她一边在自己的本子上划了一竖做了一个记号,一边看着玛索:“快跟我说说,后来那家伙怎么样了,我觉得以安妮家的情况,他的那个猩猩老父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吧。”

    “其实认怂的还是安妮的猩猩老父,说着什么当兵的不能和死老百姓一般见识,直接做了赔付工作呢,于是才让那家伙得寸进尺的啊,提出了巨款赔偿,还说什么要让安妮给他的狗下跪道歉。”玛索表示悠久你太甜了,这剧本根本就不是按你的想法在走。

    “咦!”悠久一脸的我不信:“怎么可能啊,那个家伙是傻子吗,如此无礼的要求。”

    “那是因为白超然一级上将在他的回忆录里写过,第一次三十年战争的后期,无数像他那样的士兵,连外骨骼战斗甲都没有,只有一颗手雷和几个弹夹的士兵,将一艘艘代表着生存希望的运输舰留给平民与幼儿……”一个半身人钻进了台楼,他放下一盒弹药:“说起来,我看您也不是我们地球的混血儿,那儿能知道一级上将在士兵们眼中的威望,他是那个时代最大的明星,无数的老兵都以能和他一起并肩而战为荣,他说,士兵是无辜平民眼中的卫士,也是邪恶种族眼里的屠夫,所以这是联邦军队的传统了,当兵的和当过兵的,通常都不会跟没有当过兵的平民过不去。”

    “您是……”玛索有些奇怪的看着这个半身人。

    “我啊,当年出事的时候,正好是负责验伤的医院的档案管理员,看过验医记录,其实我要说安妮小姐已经收手啦,以她打死那条狗时展现出来的力量,打碎那个伤员的脖子或是别的什么骨骼根本不是什么问题。”半身人揉了揉自己的耷拉着的白眉:“所以啊,图林根的那个幼崽,真不愧是图林根家的种,只是那个家伙太过得寸进尺啦,不过后来被图林根的夫人好好收拾了一顿,也是活该。”

    “是这样吗。”悠久听完,看着玛索问道。

    “这位先生其实也没说错啦,后来很多人看不下去了,所以大家就决定给那个家伙一点教训,当然,考虑到他的身子骨有些经不起折腾,大人们是从经济层面给了他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玛索当然不会说这个教训的结局是那个家伙最终被逼上了当地最高建筑的天台。

    毕竟每个人,都要为他的选择付出相应的代价。

    “好啦,年轻的小家伙们,好好干,我还有别的东西要送,不打扰了。”半身人一边说一边往台阶的方向走,看着他一瘸一拐的样子,悠久出于好奇的问道:“你好,您的腿这是……”

    “啊,在之前的渗透侦察里,我的膝盖中了一箭……现在治疗药水都有缺口,我这腿还能用,先放着吧。”半身人咧开嘴笑了笑:“好了,小姑娘,谢谢你的好心。”,他转身继续着他的行走。

    看着他消失在台阶下方,听着那瘸拐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悠久看了一眼玛索:“我感觉他好像是一个年轻很大的老者啊。”

    “嗯,档安管理员通常都是中老年的养老岗位,而且那是十多年前的……不过,像是一个老兵呢。”玛索本能这么觉得,因为猫崽能够感觉到这个玩家对于一级上将的敬意……通常这都是积年的老兵,说起来,白超然一级上将的那个时代,真是英雄多如繁星的年代,每一个无名士兵墓里都躺着一位无畏的战士,第一次,战争不再是地球人互相杀戮的闹剧,战争也不再是为了一丁点儿土地还有资源而大打出手,那数以亿计的战死者,都是为了能够让地球文明传承下去而战,直到面对绝境,直到默默的死去。

    “悠久啊,不要说你,就连我……有时候也不会懂这些老兵的想法。”玛索笑了笑,然后给手里的单发后装火枪装上新的子弹:“来,打猎的时候又到了。”

    “我们要打什么。”接住玛索丢过来的火枪,安妮跟着猫崽走到了一旁的墙垛前,两人互相躲在两侧,玛索指了指远处靠在城墙上的攻城塔,还有第二台正在靠上去的攻城塔:“平民区的家具到底给这些家伙给祸害了多少啊,”

    “你要去帮着安妮破坏这些攻城塔吗。”

    “嗯,我觉得安妮一个人应该可以搞定吧。”玛索托着下巴思考道。

    “喂,把如此重要的事情交待给执得托付的人是一件美事,可安妮那么小巧,你就不担心一下吗!”悠久皱着眉头说道。

    玛索挠了挠脸,最终点了点头,然后走向通往城墙的台阶:“好吧,我去就是了,不过接下来,你可要好好照顾好你自己啊。”

    “我又不是小孩子,放心吧。”悠久挥了挥手:“路上小心呢,ameto。”

    “什么?”玛索扭头。

    “哈哈,快去吧,别让安妮久等了。”姑娘儿笑了笑。

    皱了皱眉头,不知道这姑娘刚刚那个发音到底是什么意思的玛索最终扭头下了台阶。

    ………………

    “投石车呢!”安妮对着身边的指挥官大声吼道。

    “被破坏了!有一队虫子爬到了塔楼上,咬死了操作员,然后把它破坏了!所以我们现在必须要用炸鱼工具把那两个攻城塔给破坏了!”指挥官一边说一边抓住安妮的手:“这儿不是你这样的小家伙能来的地方!”

    “我可不是小家伙!”毫不客气的抽回手,安妮从一具尸体的手里拿起一把双手剑,左手握着它挥了挥,然后右手从自己的空间袋里拔出了黑曜石锤因为动力锤柄太粗,一手持握有些困难:“你们过不去对吗,我送你们过去。”

    转身,挥动的巨剑在一瞬间将她面前的虫子们直接扫飞,看了一眼断掉的剑柄,姑娘儿呸了一声,然后干脆的从眼前的圣骑士指挥官手里夺过他的双手剑:“你们在等什么!难道要我杀出一条路,然后铺上红地毯请你们过来吗!”

    说完,也不等这些大个子说什么,安妮迈出了脚步,双手剑虽然并不锋利,但每一次横扫到的虫人都会与它们手中的兵器一道变成空中飞舞的风景,而面对那些穿着重型防具的高大虫人,安妮更喜欢用右手的锤子,石锤虽然颜值不高,但论起重量,还真的没有多少金属锤能够与黑曜石相提并论。

    锤碎了一只高大虫子,歪过脖子让过飞来的斧子,安妮干脆的丢出手中的双手剑,重量与加速度让挡在它飞行路径上的任何存在都变的毫无意义,安妮一把抓住挥来的利爪,在力量对抗中大获全胜的姑娘一拉一扯,大虫子立即尖啸着被丢出了城墙,高举的双手锤由上至下的击打在城墙顶部,肉眼可见的冲击波横扫少女前面的一切,战死者,虫人和虫子被掀飞了一整片。

    终于等到了这一刻的大个子们嗷嗷叫的冲过了安妮,他们先是将火油罐和火把丢到了第一个攻城塔上,将这座塔和正通过塔涌上城墙的虫人们一道变成bbq下的亡魂,然后是第二座靠上来的攻城墙,刚刚放下挡板,十多个火油罐和几支火把就被丢进了虫群,虫子尖叫着或是冲出挡板的范围摔下城墙,或是冲上了城墙,但在炎焰的驱使下最终又从上面跳了下去。

    “把挡板给砍碎了!别让虫子加速冲过来!”指挥官一边砍,一边从地上找到了他的那把双手剑:“剩下的人!跟跟我冲!”

    “喂……你们干吗挡我的道……”安妮觉得这些家伙挡着自己打怪了,由其是某些家伙,在经过自己身边的时候竟然会突然单膝跪下亲吻她的战裙裙边……法裔?外国乡下少女控真恶心!

    但是这个时候根本就没有人回答她,干掉了攻城塔,玩家们攻向了另一侧,那边还有一些虫子,不过很显然没有了后援,它们跳不了多久。

    一下子就没怪可打的安妮显的有些失落,姑娘儿拖着锤子就往回走,路过一只虫人的时候,发现它还有一口气的姑娘儿抬起脚踩断了它的脖子。

    “啊,安妮,看起来你玩的很开心啊。”

    属于玛索的声音让安妮抬起头,看到眼前熟悉的猫崽,安妮有些不大开心的点了点头:“没杀到几只虫子呢,那些大个子抢怪。”

    “可是排行榜上你现在是击杀榜第一位啊,我的傻丫头。”玛索伸出手揉了揉安妮的脸,虽然不开心,但对于来直玛索的小动作,安妮并不想做出反击,而且……这挺亲密的不是吗。

    “对了,你过来干什么,不和悠久打虫子了?”

    “悠久觉得你这边有可能需要帮忙,我觉得她只是没有考虑过你的战力有多么可怕吧。”猫崽耸了耸肩膀,然后笑着伸出手托起了安妮:“真是利害啊,安妮,举高高。”

    “要不是你是玛索,这举高高的动作就足够你为此付出流血的代价啊,你这只混蛋喵!”最讨厌的就是被人举高高的安妮伸出手扭住玛索的脸,安妮一脸的非常不开心。

    “啊啊啊,小的错了。”连忙放下了自己的猫崽一脸不恳切的道歉道。

    白了他一眼,安妮看了一眼钟楼,正好看到几只虫子已经爬处了那处城墙,而且有两只正在继续往塔楼上爬,“安妮,你怎么了啊!”还在提问的猫崽的脑袋被安妮强行的扭向身后:“虫子!”

    “快去救悠久啦!你这笨蛋猫!”安妮骂道。

    然后就看着玛索跳上了垛口,看着他大步跑着,安妮看了看四周,低下身,从虫人的手里拿过一支矛,折断它,然后试了试重量,然后加速了几步,安妮将手里的断矛投了出去,看着爬在最上面的虫子被矛一发入魂,发出尖叫摔下城墙,看着悠久举着盾从墙垛里探出脑袋,然后尖叫着缩回去。

    安妮瘪了瘪嘴,发现一只虫子似乎还在动,安妮一把抓住它的尾巴,将它直接丢出了城墙。

    “礼尚往来呢,悠久。”目送虫子落入城墙上的虫群并砸翻了好几只同类,感觉心情好了许多的安妮自言自语道。

    ………………

    迈着猫步,焰扭头看了一眼神殿区的城墙方向。

    “指挥官,有什么情况吗。”正在关注着自己指挥官的侏儒射手一脸好奇的问道在他的眼里,这位指挥官真的太利害了,从下艇开始,就是她在用实力虐杀虫人,侏儒自认是没有这种能力,而且说实话……整个小队里也没有谁有这个能力。

    “没什么,只是似乎是听到了某个熟悉的声音,但是想来又不可能,毕竟我连她们在哪儿都不知道……啊,对了,小可爱们,法阵上的东西都收集好了吗,我可不希望再来这儿,我的靴底都快脏的洗不出来了。”

    “已经收集完毕!指挥官,这些法阵是什么东西。”草原精灵玩家立即回应道。

    “如果没有错,应该是虫人的坐标定位系统吧,也难为这些家伙了,如果我没有搞错,第一只基因窃取者是因为一次意外的召唤,事实上泰伦舰队中的大中型舰根本不可能穿透晶壁系,而小船过来只怕会被无名氏的神国船团按在地上摩擦吧。”说到这儿,焰走到了靠在祭坛的虫人少女面前,看着被长剑钉着的这位,焰伸出手抓住长剑,一绞,还有一口气的虫人少女直接断了气,踩住它的脸,焰拔出长剑,甩去污血,焰走向大厅外:“都搞定了就走吧,再等下去,反应过来的虫人的热情好客会让我们在场的每一位都叹为观止的。”

    “哈哈,指挥官真有意思。”正在检查尸体的矮人闻声笑了起来,他走到草原精灵们的身边,和他的矮人同伴们一起接过那些收集品:“好了,小家伙们,把这些交给专业人仕。”(未完待续。)(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