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694节:战争黎明Ⅳ
    巴尔沙洛特,一座美好的城市,位于金丝雀王国的西部,有过沉沦于灰暗年代的往事,但它还是迎来了新生,这是一座有着数百年历史的文化之都,到处都是咖啡店,茶室与画廊,金融服务也因为草原精灵的大规模进入而变的兴盛起来,到处都是美如画的城市风景,可以说是极美的一座城市。而且巴尔沙洛特也有着王室的行宫,如今的女王诞生于此,在第五次开放时代,巴尔沙洛特的行宫是各路毛贼与大盗以潜证道的好地方,只可惜证道证到绞架上的十有八九,偶尔有一人成功,那就是论坛盗贼区可以吹一辈子的风光大事。

    而从巴波亚往北,需要至少半个月的时间才能到达巴尔沙洛特,这还是高速座骑才能有的速度,莉莉夫人与她的艾斯科嘉尼号很显然不可能马上离开巴波亚,因此这段路就需要玛索带着两个姑娘继续前进了当然,考虑到目前没有什么商队的事实,莉莉夫人特意给玛索他们调配了一辆车,非常完美的四座重型轮式车,这是新车型,比之前的履带车拥有更快的速度和抓地能力,而且还拥有车载连发弩做为自卫武器,玛索试过连发弩,在停车和平地移动时,这东西在五十码的距离里散布几乎等于没有,可以很轻松的射杀凶暴野猪……什么,你问凶暴野猪哪儿来的?当然是要感谢提供了凶暴野猪的猎人先生,至于安妮那‘这一拳下来你很有可能会连着你的猪一起死’的微笑和猎人先生欲哭无泪的表情,玛索表示哈哈哈这怎么可能吗,猎人先生是非常诚心诚意的提供他的凶暴野猪宠物的。

    总而言之,用地球玩家们的口气来说就是拉风的不行,好评的不要不要的。

    事实也是如此,当悠久开着车,载着玛索和安妮在第三的夜间到达巴波亚与巴尔沙洛特之间的科塔克城的时候,当地的地球战团的玩家们早就围在城门区,各位大个子都在对着这辆履带车留口水这年头,玩家们早就已经过了一穷二白的初期岁月,一辆好的履带车或是一匹漂亮帅气的战马可是目前阶段玩家们最大的追求,当然玛索觉得这些家伙也不可能把主意打到自己身上拜托,这车可是巴波亚胜利大直播的时候莉莉夫人做为奖励发放给悠久的,多少人见证了这一幕,在护女天团、莉莉夫人和万千大猫小猫,还有方耳朵和尖耳朵的面前,谁敢造次这种只要看一眼就知道是赃物的货,又不能出手,又不能自己用,大个子们虽然有时候脑子会进水,但又不是真的失心疯,那种只要犯下就等着护女的老父带着精锐仆从直接轨道空降的倒霉事情……怎么可能会去做吗。

    再说了,科塔克城的城主就是一个草原精灵,对于来自巴波亚的英雄们,这位可是非常大方的给予了高规格接待,还住进了城主府,猫崽也开了全真直播,让各位目前只能在旅馆蜗居的各位观众享受了一下‘酒池肉林’的美好。

    第二天出发的时候,这位老人还给了一袋金币,说是给予勇士们的褒奖,对此猫崽当然笑纳,然后乖乖的将这笔钱交到了安妮手里。

    不交?不交也没问题啊,只不过线下姑娘们做的美食吃不到,而听了姐姐的教唆,安妮那包子大的能一拳打死猫的小手倒是可以管饱……这就不好玩了,姑娘儿的拳头还是留给那些不长眼的家伙吧。

    一路风尘,顺着街道一路向北,在经过了几个村镇之后,在第十六天的凌晨,开着车的猫崽终于见到了巴尔沙洛特的城门。

    玛索转身摇了摇姑娘们,让系统通知她们上线,然后就开着履带车继续前进,到了城门口的时候,城卫兵中的队长似乎是认出了正在后座上打哈欠的巴波亚的巨力草原精灵美少女,笑着命令自己的队员拉开城门口的拒马,猫崽扬了扬眉头,声望的确是好东西不是吗。

    “城里除了大道之外禁止随意的使用车辆与座骑,小家伙们,草原精灵商会就在这里往北走的路边上。”队长还给了一个善意的提醒。

    有了这份提醒,猫崽开着车往北走了一段距离,就看到了草原精灵商会和它们标志性的四叶草会徽,悠久出马,将重型轮式车寄存在商会后面的停车场上,看在玛索的份上,草原精灵商会的各位连停车费都免了当然,莉莉夫人的这辆车也是有加分了,做为最近大红大紫的无名氏神使,莉莉夫人这辆试作型轮式车可是早就落在了商会和工程学爱好者们的眼里,如今一只猫崽两个草原精灵姑娘获得了它的所有权也早已经传遍四方,在知道了眼前的三位分别是玛索,悠久和安妮之后,各位自然服务周到的很。

    下了车,玛索带着两个姑娘儿前往王立银行,说起来玛索倒是挺想把焰带上的,只不过这姑娘据说目前可是莉莉夫人眼里的大红喵,这次能过来还是莉莉夫人特意征召的她,巴波亚的事情结束了,莉莉夫人还说要带着她去见一见老朋友。

    莉莉夫人的老朋友?看起来,焰这猫姑娘也是有了条金光大道啊。

    穿过街巷,这座城市是那么的平和,爬满了藤蔓的房子,在街边提着提琴的精灵,为他伴奏的草原精灵们,还有时不时开心的跑过街道的孩子们。

    “多么美好的生活,可惜在巴波亚,那一切都被毁了。”悠久感叹道,她注视着四周感叹道:“在巴波亚短短的几天时间,我感觉我一下子都长大了不小,现在的我啊,绝对不是父母眼里的那个小孩子啦。”

    “悠久很利害呢!”安妮这么赞同道。

    “其实安妮你更利害啊。”悠久笑着投桃报李。

    听着身后的姑娘们你好我好大家好,猫崽心想着姑娘们能这么懂事真是太好了。

    然后猫崽就听到了那边有人正在喊着号子,定睛一看,只见两个城卫兵正在推着一个装满了干草的马车车斗,只可惜马不知道去了那儿,剩下的车斗与干草的重量很显然不是那两个城卫兵能够解决的。

    似乎是天生的好心肠,安妮开口了:“悠久,咱们走,去帮帮他们。”

    猫崽面无表情看着安妮一个姑娘轻轻松松的推开了那个车斗,两个城卫兵满口的谢意,安妮笑了笑:“没事,我们路过,看到你们似乎是需要帮忙,没事的话我和我的朋友们先走了。”

    “多谢你了,外乡人。”城卫兵非常开心的目送着安妮和悠久回到玛索的身边,安妮笑着看着玛索:“玛索,看到了吧,安妮很利害呢!”

    本能的感觉到这车干草有问题的猫崽看了一眼大门,差点双眼一黑:“是啊……话说回来,你们知道这儿是哪儿吗。”

    “哪儿?”安妮有些奇怪的反问道。

    “嗯,我知道,这儿是巴尔沙洛特的王室行宫,你看大门前的那个王冠啊,多显目的标志。”悠久做为一个有良心的年轻历史学家立即做出了回答。

    “看起来你们还知道呢……”玛索抬起头,正好看到有人影出现在行宫顶上的边缘地带,而悠久和安妮在看到人的时候就各自掏出了拍照与录像用的功能机:“哇!”,姑娘们异口同声的感叹道。

    只见他猿臂轻舒,展臂一跃,然后只听一声吼:“我操谁他妈移了马车车斗!”,就看着这位手舞足蹈着一头摔了下来,目送这位啪的一声糊在马车车斗所在的位置,玛索叹了一口气。

    这死法,本年度top10是肯定有那一席之地了。

    安妮和悠久歪了歪脑袋,这才在后知后觉中明白过来:“这家伙……车斗是他放的?”

    是啊,本来是证了道的大叔,苦苦打熬着声望,终于能够有一天驾着马车来到巴尔沙洛特的王室行宫门前,又小心翼翼的通过了下水道的立体陷井,最终在王室行宫的大厅里喝了一杯茶,享受了那软软的沙发椅子,见识了那美丽的女王画像,再加上离开时的风轻云淡,还有在大门顶上这标准的一跃,这么多件快乐事情重合在一起,本来应该又能给我带来更多的快乐。得到的,本该是像梦境一般幸福的时间……但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那位的直播频道如今正在狂喜乱舞中,最后的信仰之跃跃到广场石板上的时候,整个直播间里洋溢着愉快的气氛,不想打扰到各位的猫崽退出直播间,然后用一脸的你问我我怎么知道的表情对着姑娘们咳了两声:“走了,这堆东西还是交给城卫兵先生来处理吧。”

    听到玛索这么说,两个姑娘有些恋恋不舍的收起了手里的拍照功能机。

    在离开广场的时候,玛索扭头看了一眼站在那堆肉块的附近一脸崩溃模样的城卫兵们,猫崽在内心深处一声长叹。

    哎,这走到哪儿哪儿炸的锅,只怕是这辈子都甩不掉了。

    …………………………

    巴波亚小镇上空,艾斯科嘉尼号,前甲板,天气正好。

    站在画板前的猫姑娘正在调着颜料板,玛索在走之前将那些没办法带着走的家俱这一类的都留给了有专机接送的焰,于是姑娘儿此时此刻复制了那幅没能完成的画板,正在愉快的为它补完色彩,猫姑娘一笔一笔的填充着色彩,似乎不会有迷惘,也不会有迟疑,每一种颜色,每一种笔调,猫姑娘都能信手拈来,当画作快要完成了的时候,莉莉夫人走了过来,她看着焰完成了最后的填色工作,然后有些惊讶的问道:“你见过这些人吗。”

    “有,又没有。”焰微笑着摇了摇头,她看看莉莉夫人:“夫人,你觉得我这画的怎么样。”

    “如果不是数十年后又看到这幅画,我会觉得这一定是苏菲她自己填完了色,就连这小猫……也和我记忆中的别无二致呢。”

    “那真的是太好了,我喜欢这幅画,画上面有友情,有爱,有坚持,更有理解与守望……夫人,多美好的一些人啊。”焰说到这儿,突然的摇了摇头:“最终,却沦落到了这一番地步。”

    “他们是为了我们而变成了这个样子,外面流传是他们因为贪婪而被诅咒,那都是假的……玛索的母亲与父亲,还有他们的友人都是好样的。”指着画面最边缘的武僧:“在公开的历史里,他是一个被苏菲赶下船的背叛者,但是我们知道,他背负着他们的消息回到了大圣堂,然后离开,他说他要亲手救下自己的同伴们……然后就消失了。”

    莉莉夫人指着画上的人,一个一个的讲诉着,焰微笑的听着,直到最后,莉莉夫人指着那只小猫:“这个啊,我认识,但是……我记不得他的名字了,真的好奇怪,我也记不得自己怎么会认识他,更不知道除了我之外,还会有谁认识他……你呢。”

    “我从来没见到过他。”说完,焰微笑着抬起手,奥术的火焰点然了画卷。

    “为什么要烧掉它。”莉莉夫人发问道。

    “因为这只是我临摹出来的画卷……这不是历史。”将画卷丢下甲板,焰转身看着莉莉夫人:“夫人,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我弥补了我自身的罪,回馈了那个人对我的恩情,那真的是太美好了……只可惜梦会醒,我依然是那个怨恨着自我,没能够还清他人恩情的……废物。”

    “傻丫头,如果你这么想,去找到他啊。”莉莉夫人笑着拍了拍焰的背:“你不去找他,却在这里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啊……只怕再也找不到他了,夫人,不好意思,让你听我的抱怨。”焰转身:“我想去休息一下,抱歉了,夫人。”

    “去休息一下吧,也许你会感觉好过一些。”

    与莉莉夫人道别,焰走下了甲板,在通往自己房间的走廊里,猫姑娘挥动着手,重复着之前的三段动作,当她来到房门前的时候,猫姑娘满脸苦涩的笑了笑。

    只是……惊人的巧合罢了吧。(~^~)(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