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701节:正在调节中
    退出冥想,九叶抬起头,完成了进阶任务最后一段冥想之道的少女睁开双眼,蓝色的光芒自眼眶中流出,不再有眼白与瞳孔,整个眼眶都在深蓝色的奥术能量所代替,她站了起身,一旁早已等待着的草原精灵少女为她披上了合身的内衣。

    “成功了呢,九叶小姐。”

    “恭喜你呢,九叶小姐。”

    两个少女一边恭喜着,一边为她套上丝绸的宽松裤子,然后是结实的腰带,接着是轻薄的皮袍,最终外挂的卷轴袋和药水囊被挂到了腰带上的扣子上,直到这时,元素的力量散尽,双眼变成了原来的模样……新生的元素歌姬就这么诞生了,集合了元素术士与诗人的双重进阶,诗人侧的进阶对于九叶来说轻车熟路,术士这边的就有些难了,幸好姑娘儿魅力高的离谱,感知也不错,最终有惊无险的完成了这次进阶。

    从奥术兄弟会的静修室走出,九叶打开了与明美和明恩那边的留言信箱,从头到尾看过了友人所主瓣内容,姑娘儿笑了笑:“又要做恶,又要惜身,这不是为恶之道啊。”

    自她面前走来一个草原精灵法师,他伸出手:“恭喜你,九叶,不知道我能邀请你去亚修比的龙与美人酒馆小聚吗。”

    “谢谢,塔塔米,你的邀请令我喜悦,只不过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不好意思。”没有递出手,九叶双手一提袍边:“抱歉了。”

    “啊……那真是可惜了。”眼前的草原精灵法师有些尴尬的红了脸,他想说什么,但是九叶抢先一步挡住了他的再次邀请:“真的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塔塔米,我要与我的同伴们击退彼此共同的敌人,想要伤害我们与我们爱侣的家伙,必将付出沉痛的代价。”

    “那好吧,我们有时间再聚。”这个年轻的大男孩说完跑向了自己的友人,九叶微微一笑,转身,听着塔塔米的友人们发出的笑声,姑娘儿叹了一口气。

    自己的这些同胞们,不知道怎么的……似乎总是在不经意中喜欢上自己,九叶觉得自己很是低调,也不怎么与这些同胞接触,怎么还是会有那么多的男孩子会跑过来约呢……真是莫名其妙。

    自己……怎么说呢,自己可是和莫轻语那样的存在啊,母亲与父亲在一起,没有长辈的祝福,没有友人的掌声,有的只是被嫌弃,无视、甚至是讨厌……父亲与母亲在对的时间,对的地方相遇到的错误的人,他与她虽然相爱,虽然是自己是尖耳朵的伽罗尔孩子,但是九叶明白自己的出生只不过是一种‘意外’,是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意外’。

    如果这些男孩子知道自己是那样的孩子,一定会在痛苦中选择放弃,而如果自己喜欢上他们中的一员,只怕会陷入痛苦与怨恨的漩涡之中……总是重复相同的错误那是地球人的特权,九叶觉得自己没有必要来重复错误,而且……玛索也没什么不好的啊,虽然瘸了腿,但是他的心一直没瘸啊,比那些心好好的,但身子骨却不止瘸的高位截瘫患者来的好多了。

    将匕首鞘与火枪枪套挂到腰间,从自己的挎包里掏出一把火枪与一把匕首,自己的父亲的教导回响在九叶的脑海里。

    “父亲从小就没有见过父与母,组织养大了我,教我这些‘手艺’……”还记得父亲在说到这个词时的尴尬与无奈,他用一种当年的九叶不大懂,但可以听出痛苦的声音说道:“我为组织服务,没有小说中死亡集中营里的物竞天择,也没有最后的爱侣相杀,但是我依然觉得这不对,我不应该将枪指向无辜者……所以,父亲最后逃跑了,在逃亡的路上意外的见到了你的母亲,我的天使,我生命里唯一的光,你的母亲用她的一半旅行费雇佣了我,说要去看每一个世界中最高的山,还说这是一位当年的隆尔希家老家主写在回忆录中的故事,故事里他的爱侣到最后也没有能够完成她的心愿,所以,她要代她完成这个心愿。”

    “于是啊,凶手变成了保镖,落魄的地球中年男性与年少的伽罗尔姑娘相遇,相识,相知,最后相爱……直到组织的杀手,你母亲的父亲带着的一支队伍和我自首后白氏亲王亲自带队找上门……那可真的是非常热闹的一夜。”说到这里,父亲的脸上满是内疚:“我没能保护好你的母亲,她在混战中失去了左臂……父亲的脸上的这道伤,是那把刀留下的,如果没有你母亲挡那么一下,我也许就死了……死在我曾经最好的朋友的手上。”

    “那么,父亲,他呢。”

    “他死了,死在了我的手上……我最终还是为了女人,杀掉了我的朋友与兄弟。”父亲的脸上满是苦涩,但是他还是坚定的回答道:“我是一个失败的男人,是一个卑鄙的朋友,我的身上背负着罪,但是我不后悔,如果时光可以重来,我还要在那一天与你的母亲相见,我爱她,就像她从来都没有放弃过我这样的……罪人,所以,我的孩子,在你与我的面前,放着一刀与枪,还有纸与笔……”在父亲的介绍下,九叶还清楚的记得放在自己面前的那四件东西。

    一支绘画笔,一卷画纸,一把战斗刀,还有一把出自陆氏的格洛克军工的glock80。

    “刀与枪,是父亲我这一生唯二擅长的东西;而纸与笔,是你的母亲最擅长是用笔与纸画下最美好的事物……我的孩子,你想学什么。”还记得,父亲问这句话时脸上的笑容,那种笑容,九叶觉得自己至今都无法完整的描述出来。

    还记得,年幼的自己问起:“如果我选笔与纸,是不是就要去见妈妈,以后就再也见不到爸爸了吗。”

    还记得,父亲在沉默中点了点头,那个时候的自己,做出了最后的选择。

    收匕还鞘,将火枪放进枪套,九叶大步的走向自己的履带车。

    朋友改变了自己的命运,除了让一位父亲免去失去自己最后亲人的痛苦,也是让九叶明白,这个世界上还有人在等着自己……九叶相信,无论自己是否还在,小时候那个坐在阳台上听自己唱歌的猫崽儿,也一定会等着自己……一定会的。

    所以,现在重获新生,自然要走出一条更好的大道。拉上自己的罩帽,九叶跳上了履带车,将钥匙插入,发动,双手抓住车把。

    还记得,喜翠庄的老板娘说过,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

    姑娘儿一脚踩在了发动踏板上,履带车启动,载着自己的主人上了通往城北的大道。

    我已经付出了代价,现在,轮到某些懦夫了。(~^~)(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