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702节:难逃一死
    米达尔·瓦恩,小镇达米扬,亚修比与帕罗恩斯特西北二十里。

    米达尔感觉最近这两天的事情真的是槽糕透顶了,一开始是众人觉得林家姐妹开的那个新商会有问题,顺藤摸瓜找到了那个仓库,兄弟会一合计,决定找一队专业的进去看一眼,说好不拿东西,免得事后被姐妹发现有人光顾过了。

    想的很好,但是事情从一开始就出问题了,进去的那队盗贼被人堵在了一层,四个进了阶的影贼在精灵们的围攻下当场死了两个,一个跳窗的时候被直接钉死在了墙上,另一个跑回了安全屋,带回了一整队的隆尔希家的义体小队当然,米达尔也是后来这队人杀进自己公会的城内驻地时才发现的。

    这样一来,问题就大了,大家都知道,林家姐妹的确有外星人的那条路,但是谁都不知道,或者说拿不准这条路到底有多宽,有多长。

    这本来没什么,无论是谁都是秘密的不是吗,但是可悲的是……这个名为‘秘密’的窗户纸被捅破的时候,动手却是米达尔自己,于是欢乐的看戏过程变成了悲惨的亲身体会,负责自己安全的亲卫队二十四个有过服役记录的老兄弟被对面杀了一个精光,对方唯一的伤员还只是一个孩子,据伤到他的姑娘说,那个小崽儿很显然不是义体,因为真要是亲体的话,他就不会对着捅向自己的匕楞,而是应该在瞬间进入与她夺刀的力量鉴定中,然后他身边的队友就可以非常轻松的解决她。

    “所以,我的匕首最后只是捅进了他的肚子……不好意思,米达尔,我真的没办法杀死一个孩子,那怕他是我的对手,他在那支队伍里更像是一个医师,手里根本就没有武器,他站在我的面前只是因为我的腿伤了,他似乎是……想治疗我,原谅我,米达尔,我是不是太过软弱了。”牧师姑娘说完,站在米达尔的面前请求自己会长的原谅,对此米达尔能说什么呢,他的确是一个有仇必报的人,但同样的是,他不是那种喜欢滥杀无辜的人,如果有一个手无寸铁的孩子在他的面前,如果他代替了她的位置……想来也是那样的结果。

    “首先,这件事情是我们自己搞砸了。”看着大厅里瓦恩兄弟会的团长与团副,还有刚刚上线星夜来到达米扬的钢铁雄心的外交官,米达尔有些难过的说道:“责任在我,我不应该同意让影贼小队动手。”

    说实话,这一次,米达尔的确感觉自己是搞砸了,那个仓库里一定放着什么见不得光的东西,而且……这种见不得光的东西也许是对他们这些玩家而言的,很有可能是原住民的什么贵重之物,所以,现在不止是林家姐妹在找自己,就连亚修比王国都开出了通缉令,不要说整个地区,应该说是整个王国都已经不欢迎瓦恩兄弟会的成员了。

    “现在的问题是,王国只不过是下达了逮捕令,而不是开出了死活不论的赏金令,不过这件事情上我也做不了主,在听说了你们的事情之后,我问过我们的大团长,他的回答是让我不要淌这混水,还说如果我死在混水里,他可不会为我复仇。”钢铁雄心的外交官说到这儿满脸的苦笑:“米达尔,我不知道上辈子欠了你什么,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我家大团长用一脸不耐烦的模样和我讨论这件事情,那个仓库我帮你打听过了,那个商会不只是林家姐妹的,它还有一个股东……悠久,你听说过吗。”

    “悠久,有些熟悉。”有团长举起手说道。

    米达尔想了想,然后一脸崩溃的看着自己的友人:“就是最近跟在那只瘸腿猫身边的……那位殿下?”

    “没错,所以为什么你的人一进仓库就会被一堆精灵怼死,跑出来的死剩种一回安全屋,一队人类模样的义体卫士小队就展开了突袭,而最后打死你的人……是老人生赢家最信任的管家,他叫关海法。”外交官说到这儿摊了摊手:“我是觉得你们算是碰上大事情了,本来偷进仓库就不是什么好事,没被发现也就算了,结果被发现了,还被一带一路,从头到尾的杀了个遍……真是利害了,各位,你们还别不乐意,人家有一句谚语叫游戏里的事情游戏里解决,已经算是心善之人了,要是真像各位那样,只怕轨道舱在十二个小时之前就已经砸在各位家屋顶的天台上了。”

    “老萧,我怎么感觉你今天是来怼我们的。”米达尔有些不解的看着自己的友人问道,对此,外交官笑了笑:“我当然生气了,各位胆子这么肥,我不开口,你们就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知道吗,我大团长刚刚问我是不是在你这儿,我说是,你知道他怎么回答的。”

    “怎么回答。”在座的各位脸色有些难看。

    “现在自杀还来得及。”说完,外交官从腰间掏出火枪顶到了自己的脑门上:“米达尔,我今天被你害!”

    还没说完,一颗圆形的奥术制品从窗外被丢了进来。

    所有人看着它翻滚着来到长桌的上空,然后强烈的噪音与白光充斥了米达尔的整个感官系统。

    年轻人下意识的想躲到桌下,但是似乎是被撞了一下,米达尔摔到在了地上,过了数秒,渐渐散去的白色与耳呜被痛苦所遮盖,米达尔发现自己中弹了,他挣扎着坐了起来,靠着椅子的年轻人看到了自己的友人,名叫老萧的同龄人倒在地上,无神的双眼与额头上的弹孔似乎是想说些什么,但是……想来他是什么东西都说不出来了。

    用手垫了一下身子,坐正的年轻人看到了自己曾经见过的老人,穿着黑礼服,带着高帽的他脱帽对着自己微笑着:“晚上好,我们又见面了。”

    “怎么又是你。”米达尔捂着自己肚子上的弹孔:“你的人一定是神经病,这铅弹也太大了一点吧,麻烦下次能不能对着我的脑袋打,我的肚子现在超痛啊。”

    “抱歉,打伤你的人这次不归我管。”这个应该是叫关海法的老人摇了摇双手:“我这次只不过是来帮着认人的,对方来头比较大,你最好担待一些。”

    “什么!”听到老人这么一说,米达尔才发现给自己的人补刀的……全是小猫人:“隆尔希家的那位老人也有小猫人卫队?”

    “有当然是有的啦,只不过这些小猫和你所想的小猫并不是一路人,不过你也不需要知道了,而他们为什么会来找到你,没过一会儿你就会知道了。”老人刚说完,一只走过来的小猫就一把推开了他:“够了,关海法,你过来是认人的,不是来跟这种神经病拉家常的。”,然后这位大步走了过来:“米达尔·瓦恩?”

    “是我,有什么事?”米达尔现在的感觉真的是糟透了,从来没有感觉像今天这样不好过。

    “我听我身后的老头说,你觉得我们小猫人是不是太软弱可欺了,苏家的那只小崽虽然瘸了腿,那毕竟是我们小猫的种,别以为天高皇帝远,我跟你说我们小猫人不吃地球那一套,游戏里的事情如果不能在游戏里解决,那没问题,我们小猫人陪你玩。”说到这儿,这小猫抬起脚重重踩在了米达尔的脸上:“你准备怎么办,划一条道,快一点。”

    “老邦塔,你都踩着他的嘴了……”

    “……不好意思,打狗头人的时候习惯动作,别在意……”收起腿,这个被叫老邦塔的小猫看着米达尔:“快点,给我们说一说你是怎么想的。”

    还能怎么想,米达尔第一次觉得自己这张嘴怎么能这么欠,小猫人抱团根本就是天性不可夺,你和他们讲道理,那他们也会和你讲道理,但是你跟一只小猫崽子放狠话,只要路近,不用明天,今天就会有小猫人来找到你:“我认怂。”

    虽然不怎么懂小猫人的脾气,但是认怂可以说是整个地球玩家在对面愤怒的小猫时最好用的一个词。

    当然,要真怂,那种转个身就想讨回这张脸的,绝大多数都会被怼死在墙上。

    “行,记住了,苏家的小猫要是出了事,我第一个就来找你,知道吗,你最好会学祈祷,保佑那只小猫长命百岁。”老邦塔说完拔出了火枪,米达尔觉得自己这一次是难逃一死了,只不过老关海法这一次开了口:“老爷说了,年轻人好面子,放个狠话壮个胆,又不是真动手,这次就算了吧,这游戏的生命石也不是田里种的。”

    “真是的,你家老爷还真是管的宽……”瘪了个嘴,这只老猫最终还是收起了手里的家伙,他看了一眼米达尔,然后转身离去:“收了收了。”

    “咦,邦塔总管,你没打死他?”有小猫问道。

    “双星之主说了,要确保什么年轻人的装那啥的权力,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好说的,走啦。”

    等到猫人走光,老关海法蹲了下来:“年轻人,我是觉得你挺有勇气的,但是勇气不是代表你可以为所欲为,而且这一次你不觉得你是被人当枪使了吗。”

    米达尔沉默了一下,虽然不乐意,但不得不说老爷子这句话没说错,于是他点了点头。

    “行了,既然你也知道了,那我也就放心了,记住,小猫人说到做到,如果那崽儿真出事,到时候第一个找到的就是你,不死也得脱一层皮啊。”老关海法一边说,一边掏出几瓶治疗重伤药水:“行了,拿着吧,子弹肯定是打穿了你的肚子,所以乘现在还有一口气,拿去吧。”

    “……谢谢。”接过药水,一瓶倒在伤口处,一瓶喝下,然后过了十二秒又喝下一瓶,米达尔感觉自己好多了:“谢谢你,你叫……关海法,我家小姐让我看着那个仓库,里面有非常重要的东西,不适合给你们看到,所以,你的人进去之后,她很生气。”

    “我知道,也理解,所以……别再说了,这事我错在先,我认了,至于那只瘸腿的……猫,我也认了怂了,早知道骂了小的都能引来这些,我当初还嘴硬干吗。”说这句话的时候,米达尔是真心实意的,小猫人有多凶,南来北往的长辈们都说过,那可是能够把宇宙海盗剁碎了喂狗的凶残种族,米达尔觉得要是这些家伙真想搞自己……就算是在月球上也不安全吧。

    所以,还是安心一些认怂的好,再说了,这一次米达尔对自己那些兄弟可是失望透了,去他们的吧,还是合气生财的好。

    “你能这么想,我很开心,想来我家老爷也会开心,毕竟年轻人能听一句劝,那是最好的了。”拍了拍米达尔的肩膀,老关海法站了起来:“没事的话,我先走了,等你的人复活了之后告诉他们,亚修比和帕罗恩斯特是没办法待了,不过沙安那边很虽然和这边没有什么同步通缉令,顺着这条路走,你们可以平安的南下。”

    觉得眼前的老人没必要骗自己的米达尔点了点头:“好的……谢谢。”

    “有缘再见了,年轻人。”老人说完,转身离开,留下的米达尔最终站了起来,捂着肚子上的伤口药水再好,也不可能一下子就将所有脏器复原。

    虽然大事都处理好了,不过还有一问题……看着如同台风过境一般的大厅,米达尔觉得自己应该怎么和房东解释。

    ……还是丢下保证金,全团跑路吧。

    想到这儿,米达尔放出了信鸽,这些倒霉蛋复活之后带着团去南边的镇子等自己吧。

    然后捂着肚子的年轻人走出大门,刚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一阵刺痛就让米达尔跪了下来,看着右腿膝盖上的匕首,年轻人下意识的往右一推,但是并没有推到人,自己左颅上却被顶上了一把火枪。

    “长辈慈祥,那是长辈的爱,我做为晚辈,可不觉得爱与和平能够救下这个世界,有些事情,必须以血还血,以牙还牙。”凶手的声音甜甜的,一听就是草原精灵姑娘儿,也不知道是方耳朵还是尖耳朵,可不可爱,漂不漂亮。

    带着这样的疑问,大脑被一发铅弹打成了糊的米达尔一脸糊在了地上。(~^~)(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