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727节:此时此刻的你我3
    卡纳塔亚·王尔德抬起头,看着露出鱼肚白的东方,从雪堆中起身的蒙眼武僧开始他的向南之旅。

    不知道是从久之前开始,王尔德总觉得自己像是忘记了什么,似乎过去的自己憎恨着什么,怨恨着什么,讨厌着什么,但就是记不起那是什么。

    看了一眼东方,王尔德觉得自己也许是老了,还记得当年一船友人,完成了最后的任务,本来那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结果呢,事与愿违,王尔德做为唯一通过了鉴定,没有在诅咒中失去人性的凡人船员,被船长赶下了船。

    “走吧,王尔德,为了不让血钱归一,赶快逃走吧,记得,一定要活下去,将我们的结局告诉莉莉小姐。”还记得,这是友人托付。

    “王尔德,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你能够通过诅咒,快点走吧,我们‘飞翔的河南人’中唯一的幸存者,终有一天,你会见到我们的后人,告诉他们当年发生的一切,他们之中的某个人一定会解决这一切的。”有友人如此看待。

    而他的船长看着他摇了摇头:“王尔德,你我没有结局,这也许就是天注定的,从此以后,你不再是大副……走吧,不要等我们失去理智。”

    还记得年轻的自己逃下船,逃过曾经友人的追杀,将他们的最期告诉了所有人,然后……王尔德特弄丢了自己的血钱,直到前两天,那只小猫从口袋里掏出了它。

    “你真的愿意帮助我,对吗。”那个小猫如此的问道。

    原来,这个世界真的有迟到的救赎;原来,真的有彼此的后代穿过屏障重返人间;原来……船长和那个自己再也无法记得的仇人走到了一起,但是,意外的无法讨厌那个小家伙,也许只是因为他也着漂亮的丹凤眼,虽然他也中了诅咒,虽然眼窝中魂火流转,但是那对眼睛却没有变。

    王尔德呼了一口气,他决定帮他,不是为了那些姑娘们的请求,她们的身份虽然高贵,但一个静修会的武僧从来不会向神低头,唯一能够让他放下当年成见的原因,就是因为王尔德明白,自己老了。

    虽然通过了诅咒,但是诅咒依然改变了自己的身体,苍老的痕迹正在一天一天的爬上王尔德的额头,皮肤有了褶皱,牙龈萎缩的利害,吃东西也不再会有味道……诅咒的低语再一次的在耳边回响。

    留给王尔德的时间不多了,他必须帮着那只小猫,因为他是王尔德在如此漫长等待之后唯一见到的一个后代,飞翔的河南人上的悲剧必须被终结,如果不能从那邪神手中将同伴们从他们的躯壳中解放出来……终有一天,同伴们会打开那个岛上的传送门。

    “我们无惧死亡,我们无惧黑暗,我们无需救赎……”背诵着当年众人一起高唱的战歌,王尔德继续着南向之行。

    ………………

    “我们无惧死亡,我们无惧黑暗,我们无需救赎……”看着长街上的玩家们唱着他们战团的歌曲大步走过,安妮扭头看了一眼玛索:“这些家伙,好像就是老板娘当年所在战团里的后代吧。”

    “应该是吧。”扒在护栏上的玛索点了点头,自家老板娘也是做过大团长的,这些年轻人如今也是挺有气势的吗:“不过那些都是过去了,老板娘当年也是因为我的舅舅战死,觉得非常的不爽,这才投身联邦军队,只是没想到最后还能成为一团首领,再说她也退役了啊,如今这些年轻人,和我们家早就没有关系了,不过这大冬天的,他们想去干什么?”

    说起来,玛索他们落脚的这个补给点也算是大城市了,眼前的这些年轻人也算是外乡人中能打敢战之团:“好像是跟着原住民的部队一起出城的?”

    “没错,是跟这座城市的城卫兵兵团一起出城的,附近的森林和丘陵盛产地精,每年冬天的时候,这些挨不了饿的家伙就会成群结队的出来,它们没办法攻击城市,就去劫掠小镇和乡村,说起来,这个外乡人战团每年都会在冬季的时候带上人手出城,帮助那些小镇和乡村防御精类生物的劫掠,是一些好小伙子。”草原精灵船长也靠到了扶手上。

    “你们外乡人中有圣徒,也有恶棍;有英雄,也有狂人;我就是希望像你们这样的人能够多一点。”他这么微笑着:“不过我也知道,这种事情是不能强求的,所以,玛索先生,还有两位可爱的小姐,还请多多关照我们这些小个子呢。”

    “放心吧,咱们都是同类人,而玛索先生,他可是发过誓,绝对不会让那些掘墓者称心如意的。”悠久说到这儿扭头看向玛索:“玛索先生,我说的对吗?”

    “当然了,我说过这句话,而且决定要践行它。”玛索伸手摸了摸脑袋:“说起来,船长先生,你听说过我母亲的事情吗?”

    “当然听说过了,你母亲在我们这一代草原精灵还是孩子的时候,就已经名扬四海了,那个时候我的母亲用来吓我那淘气的弟弟时,最喜欢用的就是再去海边玩,就要被风暴海的大君抓走了。”说到这儿,这位船长先生大笑了起来:“你的母亲真的是很有名气啊,玛索先生。”

    “那你有没有听说过她的故事呢。”

    “那倒是没有,毕竟她在南方,离的太远,那些故事几乎没有任何真实性可言,说起来,玛索先生你没有从你的母亲那边听说过这些事情吗?”

    面对船长先生的反问,玛索摇了摇头:“我的母亲似乎并不喜欢告诉我她的冒险经历。”,不知道母亲是什么原因,但是玛索觉得,这很有可能是因为如果说起那些,那么她就会想起那个背叛了他的男人。

    玛索无法感受到这种痛楚,但可以理解。

    “原来如此,那真是不好意思,对了,玛索先生,我们的船会在下午返航,而从南边过来的空飞商船会在明天到达这座城市,那条船的船长我们已经告知了他关于你们的到来,到时候还请乘坐那条船前往南方。”

    “没问题,一路上多谢了你们的款待。”玛索点了点头。

    姑娘们和这位船长一一握手,而玛索对着这位船长点了点头,然后众人开始下船,备用粮背着饼干夫人一家子走下舷梯,悠久从商船的出货口开出了四轮地形车,玛索坐到了后座上。

    安妮将后斗准备好,饼干夫人一家子跳进了后斗,安妮将毯子盖上,然后坐到了车侧的小椅子上,等到潘尼就位,悠久开着车前往早已预定好的旅馆,备用粮一路撒欢开的很是开心,看起来船上的狭小空间它可是受够了。

    当然,也许更有可能是悠久觉得它最近吃的太多长的太胖,所以命令它多运动一下。

    看了一眼自己干瘦的小身板,玛索耸了耸肩膀——这也许是这个诅咒表现在人身上时,唯一用不着操心的负作用了。(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