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732节:流淌着的时光Ⅱ
    起亚之光与悠久的全权代理关海法的谈判毫无意外的崩了,双方都无法接受对方的观点,于是不到四十八小时,起亚之光框起了他的第一阶梯与第二阶梯接近五十个战团与隆尔希诸国联军共计十二个团在野外又打了一架,虽然从人数上来说地球玩家全面占优,但是空优从一开始就是隆尔希诸国联军的四个草原精灵战斗法师联队,一个草原精灵战斗艇联队和一个小猫人战斗法师团接近五千五百人牢牢的掌握着天空,起亚之光的四个战斗法师团八千人全员战死于天空,也只交换了草原精灵和小猫人共计不到三千人。

    失去了天空,起亚之光在战斗中受到了战斗艇的全程轰炸,至少有六个战团在轰炸中失去战斗力,而大猫们的参战更是起亚之光地面部队的恶梦,带着全套的祝福,这些均高两米四的大块头平推着一切的敌人,何况各种各样的远程攻击希舍尔人,琉光人等在内的奥里安人种组成的精灵长弓手们一刻不停的在校射战斗艇的指挥艇的指引下从两百米甚至更远的地方投送着死亡的箭雨,小猫人们拿着短矛跟在自己的大个子同类身后,而草原精灵的线列火枪线更是一道名叫死亡的墙,整整五段的线列火枪线甚至将一个团的骑士生生挡在拒马前方,而举着长枪的塞理斯人右侧在法师和牧师,还有塞理斯人特有的号手(诗人进阶)的帮助下将对面的阵线直接打崩。

    最终,起亚之光的大团长带着两个团的步行骑士反冲锋联军的中央防线,但是完全打不过大猫人的重装步兵,最终接近五十个战团的战斗人员只有不足三成撤退。

    当然,因为这一次是在神见证之下的约战,起亚之光的幸存者们在德鲁依联盟的见证下回复了战场的植被后被免于处罚如果是私下的战斗,像这样的大规模的约战就无论是谁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被一次打断了脊梁骨的起亚之光最终不得不交出了再一次建号的朴先生,于是这位被挂到了无名氏神殿的罪人柱上然后听说这位就愤而转投了新伊甸,起亚之光绝大多数战团也选择了这条黑路,剩下的虾米们选择了退出游戏,或是换一个角色在东大陆侧重新开始毕竟现在40级之前的经验要求已经减半,这是系统给予新玩家和使用新帐号玩家的一种鼓励,免得他们失去了动力,这种与主流等级只差十级的经验减少可是非常受玩家的欢迎,毕竟阿亚罗克这个游戏你要是脸黑,指不定哪一天就得换一个身份。

    当然,现在第一梯队的玩家之中也有使用完了生命石的倒霉蛋出现了,毕竟在野外冒险,一切全看脸,由其是那种危险地区,20级的垃圾炮灰和80级的致命老怪住在同一地区,玩家们永远都不知道翻过这个土丘自己会看到什么。

    “真是不幸,冒险团‘巴黎特工’在之前的冒险本来就使用完了生命石,这一次又里因为碰到了一窝狮鹫,现在已经完全死亡了。”做为被狮鹫吃掉的各位,玛索只能说这太可怜了。

    不过也没有办法,谁让他们运气这么差,不过没关系,反正重新来过也是这个游戏的一环吗,只可惜了他们身上的装备,不过考虑到此时此刻还没有多少团队可以打狮鹫巢穴的主意,而战团级的存在过去,太多的人数会刺激到狮鹫,让它们挪窝,所以……估计巴黎特工们练完新号,说不定还能把自己尸体上残留的装备给拿回来。

    坐在船弦上的猫崽看完了眼前虚拟屏幕上的情报,翻动了一页,确认了没有别的事物之后,猫崽打开了另一份情报。

    来自悠久那边的情报,首先就是那几个小岛,姑娘们名下的情报部门废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没有找到的小岛,却在一次船支迷航时意外发现,直到这时,所有人才发现这些小岛已经被‘藏’了起来,它们变成了迷雾与时空裂隙里的存在,只有运气不错的家伙才能够找到它,而那条船上的一个草原精灵孩子,正是当年飞翔的河南人号上的成员的子嗣,那个叫莲娜的姑娘绘出了地图,并带着它回到了亚修比,却在港口区被起亚之光的家伙们发现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起亚之光的小舅子会那么的疯狂,对此猫崽只能说杀的好,这种以为天底下的奇遇都是为他一个人准备的玄幻小说中毒者真是死有余辜。

    幸好,应龙这三只小猫崽发现了逃出来的她,并救下了她。

    现在,她已经将被夺走的地图交给了莫轻语,另一副本在起亚之光战团手中,莫轻语她们觉得起亚之光大概会组织一队精锐,这些人员并不会和大部队一起前往新伊甸,而是保存帐号之前,通过那个副本获得任务链进程,然后进行一系列有利于他们的突袭拥有这个副本的他们将自动加入任务链,虽然不知道他们的任务是什么,但是……无论是莫轻语还是明美,都觉得他们的贪婪说不定会毁掉众人辛苦准备的一切,所以,悠久已经下达了命令,只要发现这样的队伍出现,就要第一时间上报,并组织队伍进行灭杀。

    玛索表示理解在这种任务链,玩家队伍之间很少会有温情存在,而像剑与蔷薇和起亚之光这样的冤家,只怕见面就杀一个天翻地覆才是正理。

    “看完情报了吗?”当玛索关闭虚拟屏幕,一直抱着饼干的悠久走了过来。

    “看完了,看起来我们会有一些麻烦。”悠久笑了笑。

    对此玛索点了点头:“是我们的麻烦,也会是我们的动力,悠久,谢谢你和潘尼。”

    “要从你的嘴里听到感谢之声可不容易,可要记得我们的情份呢,玛索先生。”悠久笑着回答道。

    对此,玛索努力的点了点头:“别怕,苏家的孩子,绝对不是那种背信弃义之辈,你们的恩情,我一定记得。”

    而且猫崽觉得自己……似乎还没有什么能力可以还清这份恩情。(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