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734节:流淌着的时光Ⅳ(感谢永恒的兽兽,)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734节:流淌着的时光Ⅳ(感谢永恒的兽兽,)

    “人没有梦想啊,跟咸鱼一样。”打了一个哈欠,通过旅馆一楼的大窗户往外看去,雪花正在漫天飞舞,莫格斯的冬季就是这么无情。

    每当这个时候,莫里森就无比怀念远在南方沙安的朋友们,啊,当初要是和他们一起过去该有多好呢,年轻的圣骑士感叹着,想到这儿,这个年轻的人类走到了火炉跟前,将一块早已准备好的薪材丢进了炉堆。

    想来这个如此寒冷的冬季,就算是野外也没有多少怪物值得讨伐了,还是和大家一样,好好休息一段时间,等到开春,到时候去金丝雀或是亚修比那边……至少也要在雪线的南方吧。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楼梯那边传来了一个小小的声音:“早安,莫里森先生。”

    “啊,你好,桃乐丝。”扭头看向二楼的台阶,看着那个娇小的身影,莫里森的心里满是喜悦能够和如此可爱的少女坐在同一个屋檐下,真是人生一大幸事。

    这个姑娘儿穿着厚厚的皮袍,有些笨拙,有些小心的下了楼梯,走到厨房的门前的她双手扶着厨房的门,扭头看向了莫里森:“莫里森先生,今天早上要吃些什么呢。”

    闻言的莫里森笑了笑:“我喜欢你的蘑菇炖肉,如果还有肉排盖饭那就更好了。”

    “好啊好啊,我做给莫里森先生。”这位少女有些腼腆的笑了笑,然后转身走进了厨房。

    在这个位置,正好可以看到这个叫桃乐丝的少女,看着她可爱的身影站上小板凳,看着她拿着刀具切着食材,莫里森情不自禁的走到了厨房门口,眼前的这个叫桃乐丝的草原精灵女孩似乎是失去了一部份记忆,她不知道自己是哪儿的人,也不知道以前发生了什么,她想要的,就是在开春之后前往亚修比。

    还记得,自己问她,为什么要去南方的时候,她的回答是‘那是,我和人约定好的地方。’后来的她更是老这么说,让莫里森有些黯然,这很显然就是有两情相悦之人的姑娘儿啊,真不知道是哪个家伙这个好运气。

    在这两个月的合租中,莫里森被眼前的这个少女深深吸引,刚刚被女朋友给甩了的年轻人深深的感觉到以前的自己有多么的肤浅,女人这种异种同类,看的可不是胸脯的大小与脸蛋的美好,而是要看她是不是有一颗金子一般的心,是不是有着居家的属性。

    而眼前的少女都有,虽然他和她不是同类,他是地球人,她是原住民,但这并不妨碍莫里森喜欢上这个叫桃乐丝的女孩。

    又体贴,又乖巧,无论做什么都会为别人着想,这样优秀的女孩子,也一定会有更优秀的男人来爱着吧。莫里森一边这么想,一边感叹着自己的不好运,明明如此好的女孩,为什么没能够第一时间与她相遇呢。

    似乎是注意到身后的视线,名叫桃乐丝的少女停下手里的工作,扭过头,用着不解的视线看着门框上靠着的年轻人:“莫里森先生,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没事做,所以只能这么看着你。”莫里森笑了笑。

    桃乐丝有些惊讶,但很快的,她的脸上满是红晕,这个姑娘儿瘪着嘴转过身,她切着菜,一言不发。

    而莫里森微笑着对,这样腼腆的笑容,真是美极了,这大冬天的,就指望这样的笑容来活了。

    ………………

    “好热,我好后悔从莫格斯跑到沙安的地界。”蹲在巴达摩尔的街道上,看着穿着清凉的精灵少女们,侏儒麦什多维奇透过风镜看着街道上的风沙:“玛难尔,咱们来到这儿,就是为了确认一下这座城市里的战团的生类吗?那位小姐还真是一个奇怪的姑娘,当然我这可不是什么亵渎,只是觉得,看这些家伙为了一片练级的地区就打的头破血流,又有什么好看的。”

    玛瑞尔如今换了一个种族,也变了一个职业,做为一个现如今的半身人术士,他眯着眼,风沙打在脸上多少有些痛:“不要去揣测一个少女的心思,就像不要去揣测自己老板有多么的宠爱他的亲姐妹,记录这一切,是我们要找出足以扶持的战团与公会,那两位小姐所说的那一切,难道你就没有听明白吗。”

    “你是说你也觉得新伊甸的入侵是有可能的?那怎么可能那,中央山脉的那些要塞有多么的可怕和易受难攻啊。”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麦什多维奇,永远不要和机率学打赌,没有人输得起。”玛瑞尔说到这儿,突然皱起了眉头:“嗨,你看到了吗。”、

    “看到了,一个草原精灵正在和看守中央区城门的城卫兵说什么。”麦什多维奇一边说一边站了起来,看到那个小家伙指向街道的另一头,侏儒走向路口,看了一眼街道远方的尸山尸海,侏儒扭头就跑:“玛瑞尔!跑!中奖了!”

    在玩家的嘴里,中奖了有两种含意,一种是获得了大量的奖励,还有一种是遇见了最坏的情况,这种风沙天怎么可能会有第一种情况,于是半身人站起身就往城门跑,而城卫兵们拼着命拉动着城门,在麦什多维奇的哀求声中,给自己加了一道加速术的玛瑞尔跑出了人生中的最好成绩,在一头钻进门缝之后,大门最终被关上了。

    “什么情况?!”玛瑞尔上气不接下气的看着那个草原精灵孩子,后者一脸的后怕:“外乡人!外乡人从地底带回来的亡灵!好可怕!都死了!”

    城卫兵们面无表情的看向侏儒和半身人,而看着城卫兵们手里的家伙非常老实的指向自己之后,麦什多维奇解开了自己的武装腰带,解除了自己的武装的侏儒高举着双手:“嗯,我觉得我们可以有话好好说,我是金丝雀来的,看,我有双下巴,混血儿。”

    而玛瑞尔叹了一口气,同样解开了武装带,而且还将施法的手镯脱下的半身人同样的举起手:“我投降,不过我不承认和外面的那些杂种是同类人,我非常赞同你们事后将这些想要毁灭这个世界的家伙吊死在路灯上。”

    ………………

    穿着很普通的冬季保暖服,走下交通艇的艾琉克注意到自己的通信面板亮起了红灯,他想了想,这应该是游戏里的军情七处成员有事要找到他,想了想,决定先办正事的年轻人停下了脚步:“这里是艾琉克,有什么事吗。”

    “有事呢,殿下,巴达摩尔出事了。”虚拟屏幕里的老肖恩一脸沉重的说道。

    “看起来是有我们的一队情报员在那儿出事了?”

    “没错,殿下,就是您招募的那队地球人,第十三特殊情报小队的麦什多维奇,奥托,玛瑞尔和杰瑞德四人在巴达摩尔碰到了尸潮,刚刚发生,成因不明,但应该在外城区暴发的。”肖恩的这个情报让艾琉克皱起了眉头:“会不会是新伊甸的那些家伙又跑过来做什么进阶任务了。”

    “不像是,上一次的事件之后,无名氏已经通过拦截传送的手段挡住了三批次想要进阶的排骨,现在新伊甸已经没有哪个白骨法师敢用这种进阶手段了。”肖恩如此回答道。

    “那他们需要什么帮助们,离他们最近的小队在哪儿。”艾琉克皱了皱眉头然后问道。

    “最近的小队离巴达摩尔有整整一个星期的路程,最快跑过去的话,只怕连收尸都来不及,现在只能依靠他们自己。”肖恩说到这儿叹了一口气:“不过,我已经帮他们找到了巴达摩尔的下水道地图,如果事情难以收拾,可以通过下水道逃出城市。”

    “告诉他们,一定要活着逃出来,我还指望着他们跟我说一说巴达摩尔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有别的事情吗。”

    “没有了,殿下,祝您的假期玩的愉快。”

    虚拟屏幕里的老肖恩消失了,艾琉克走到了眼前大旅馆的大门前,看门的方耳朵一脸恭敬的为他打开了大门:“晚上好,殿下。”

    “辛苦各位了,我的姐姐与悠久一定麻烦你们了。”说完,艾琉克迈步走进了大厅,对着走过来的义体服务生微笑着摇了摇头:“绪花,不要告诉我的姐姐,我去找她。”

    顺着台阶走上去,听着姑娘们的欢笑声,艾琉克最终走到了客房门前,年少的弟弟推开了大门,看着围坐在长桌前的姑娘们,还有在斗拳里输得一塌糊涂,脸上都被画满了图画的猫崽。

    “我来了,姐姐。”看着坐在玛索身边的姐姐站起来,艾琉克展开了双手,然后被眼前这个同胞的姐姐扑了个正着。

    看着眼前的弟弟,做姐姐的潘尼笑的很是开心:“你怎么来了。”

    “假期,而且我跟母亲说了,想要给你一个惊喜而不是惊吓,所以你不用担心我是来带你回去的。”说到这儿,艾琉克在自己的姐姐脸上亲了一口:“姐姐,你又胖了。”

    然后做弟弟的一张小脸就被姐姐给扭曲了。

    ………………

    “你们男孩子好笨啊,脸上都画满了。”艾琉克坐下来没一会儿,就在猜拳中输成了一个花脸,安妮很开心的从玛索的脸上收回笔:“好了,不玩了,大家都还有事吧,我给玛索端水过来洗脸。”

    “那我们把桌子给整理了。”姑娘们合力收拾了桌子,一时之间,客厅里只剩下了玛索和艾琉克,猫崽和尖耳朵的同龄人互相看着对方,互相指了指对方,然后发出了会心的笑声。

    “真会演的呢,玛索先生,做为一只动态视力远超我们的小猫人,你这是故意放水吗。”

    “说的好像你没有在放水一样。”

    然后两人大笑,端着洗脸水过来的安妮看着大笑中的两位:“有什么可笑的吗。”

    “当然了,安妮小姐,因为我发现,玛索的确是一个可以放心交付后背的友人。”艾琉克这边说道,同时伸出手拍了拍玛索的肩膀:“玛索,我听到我姐姐的笑声了,也看到她开心的样子,谢谢。”

    “不客气,不过我觉得这应该不是我的功劳。”玛索可不想邀功。

    “还是要谢谢你,玛索,你总是给我惊喜。”艾琉克一边说,一边看着安妮:“能给我来一盆水和毛巾吗。”

    “没问题,你等着。”安妮微笑着跑了出去。

    艾琉克扭头看了一眼玛索:“你真是一个受人妒忌的家伙。”

    对此发言,玛索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总而言之,艾琉克来的突然,但他依然是住了下来,老板娘还特意将金之阁给了艾琉克那通常是艾琉克的父亲那一类的才能入住的,不过考虑到他的身份,住在那儿还是名至实归的。

    一夜无事,不过“对了,话说安妮,你算是通过了血钱的鉴定了吗。”艾琉克在早餐的时候突然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安妮沉默了一下,然后用力的点了点头:“我通过了鉴定,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有些好奇,感觉玛索和你们的接触也挺多的。”艾琉克一边说,一边用手肘顶了顶玛索:“玛索,我看游戏里你已经被诅咒搞的很惨了啊,倒是悠久和安妮她们一点事情都没有。”

    “一开始的时候诅咒还没有失控,自然不用担心什么,后来诅咒失控的时候,安妮她们就已经过了鉴定,安妮是用自己的意志力通过诅咒鉴定,而悠久可是神子啊,她还是无名氏的宠儿,无名氏帮助着她通过了鉴定。”

    “原来如此,那么玛索,你现在往回去,就是为了解决这一切了?”艾琉克问道。

    对此玛索点了点头:“当然是要解决这一切了。”,猫崽说到这儿看着艾琉克:“多谢你的军情七处的友情帮助啊。”

    “别和我客气,是我姐让我帮着你,要谢谢她。”艾琉克的回答让玛索看向了潘尼,这个姑娘正在和别的姑娘们一起上菜,完全没有注意到男孩组这边的对话。

    “谢谢你,潘尼。”玛索理所当然的这么说道。

    姑娘儿停下了脚步,她看着玛索:“你在说什么呢。”

    “艾琉克跟我说了。”玛索指了指艾琉克,后者咧开嘴笑了笑。

    潘尼扬了扬眉头:“我可不是在帮你,我只是觉得姐姐们需要我的帮助,才不是为你呢。”然后这姑娘儿跟在她嘴里的姐姐们身后走出了客厅。

    “你姐姐……我姐姐是一个标准的傲娇。”

    男人之间的对话,一向都是如此直来直往。(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