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740节:战前准备Ⅲ
    “嗨,老罗,船造的怎么样了。”站在船坞的安全区里,莫轻语拿起了附有扩音奥术的喇叭喊道。

    于是那条大船的顶上露出一个在阳光下反射闪耀光芒的大光头,这个中年男人举着相同的家伙:“进度有点慢,但是你要放心!我老罗第三次开放时代就已经在做这门手艺了!”

    这倒是真的,莫轻语当年还去问过那些方耳朵的朋友们,他们说连他们的父亲都认识这位自称罗正义的中年男人,说他做的船都是可以跑远洋的好船,当年塞理斯远征军中使用的一部份战舰还是他帮着建造的。

    既然如此,莫轻语举起空闲的左手伸出一个大拇指:“那接下来还是要拜托你的,老罗。”

    “放心吧,既然是帮苏家小公子做事,我们这些铁渣街出来的老东西,那有不帮忙的道理!”这个中年人说完,扭头消失在了船舷处。

    莫轻语速笑了笑,苏家在铁渣街那一片的声望还真是没话说,那个叫苏德金的老人在年轻时狂放不羁,与他的夫人还有那些志同道合的友人创造出了新伊甸,在从商赚够了身家之后,又投身政界,做了那么多的实事……如今又不眷恋于权势,激流勇退的从那个位置上走了下来。

    那位老板娘也是如此,年轻的时候陪在苏德金的身边,两位的爱情更是受到了那位陆亲王的祝福……多美好的幸福啊。

    貌似少女的莫轻语转过身,将手中的喇叭交给了安全区的保安员,然后一个人走向船坞的出口。

    还记得年轻的时候,那个时候的大学生活,亲切的学长,热情的学弟,那么多优秀的同龄人……叹了一口气,莫轻语扭头看向了路边奔跑着的幼崽们,这些应该是草原精灵工匠们的孩子,莫轻语停下了脚步,看着孩子们扮演着善与恶,看着孩子们的欢笑,莫轻语微笑着,抹了抹眼角,最终继续着她的脚步。

    轻语啊,你可不像是你自己啊在心底里感叹,剑与蔷薇的团长在心底感叹,不知道从何时开始,莫轻语就喜欢看着年幼的孩子们,外人只看到莫家的女儿坚强的站立于大地之上的工作狂之身姿,却从来没有谁想到过,他们眼中的工作狂,也是一个单纯的想要成为一个好母亲的女孩,但是他说的对,莫轻语的身世注定她得不到幸福……连获得祝福的权力都没有。

    离开工匠区,站在街头的莫轻语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儿,工作方面的事情早已经完成,线上的各方面也已经有了打理确认,本应该在假期中的莫轻语却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一辆马车停在了莫轻语的身边,几个草原精灵姑娘从马车里探出脑袋:“你好,我们想找城东区的沙尔瓦旅馆。”

    看着她们胸前的白色标志,莫轻语笑着负起手:“你们要找龙与美人的旅馆,有什么事吗?”沙尔瓦旅馆是龙与美人在帕罗恩斯特的一处安全屋,莫轻语听龙与美人的怀特说过,所以听到她们要找这儿,出于好奇的问了一下。

    “我们是第二期加入的新人。”

    “喔,原来如此,来,你们顺着这条街道走,再过两个十字路口往北三十米就能找到旅馆。”

    “谢谢姐姐!”小家伙们非常有礼貌的道过别,马车正要启动,那个长发的姑娘儿开了口:“我是梅·铃音·贡布雷,这两位是我的妹妹兰和竹,坐在车夫位置上的是英克雷先生,谢谢您的指引,姐姐,愿您得见人生万般风景。”

    莫轻语沉默了一秒,然后笑着点了点头:“也愿你们的道路满是幸福的回忆。”

    看着马车渐行渐远,莫轻语低下头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梅·铃音·贡布雷……这不是……不,那些事情还是不要提了,过去就是过去,莫轻语笑着摇了摇头,四周的雾气渐浓,这让莫轻语有些迷惑的看了看街道,发现天色在不知不觉中灰暗下来,站在街边的她四处张望,直到街道两侧的房子像是换过了一批,才有清冷的脚步从街道上响起。

    莫轻语往左看,那是一个侏儒,颓废的坐在街角,脚边倒着好几个空空如也的酒瓶。

    莫轻语往右看,那是一对草原精灵,貌美年少,手牵手看着那个侏儒。

    握紧了手,莫轻语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直到那个男性草原精灵开了口:“莫文,够了,虽然你失败了,但是你也不必如此的对自己不负责吧。”

    “是啊,不要这样,莫文,这是我父亲为我做出的选择,我相信我自己,但我更相信我的父亲。”女性草原精灵一边说,一边摇头:“你是男人,输得起,放!”

    一声枪响打破了街道上的气氛,莫轻语举着之前从纳纳莫尔手里接过来的转轮枪,她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女性笑了笑,然后将手里的新式火枪指向了那个男性草原精灵。

    “你疯了吗!为什么要杀我的妻子!”这个男性跪在地上,抱起那个已经死去的女性,对着莫轻语咆哮道。

    “因为我还要杀你。”说完,扣下扳机的莫轻语看着那个抱着所谓妻子的男性倒在了地上,被子弹穿透的头颅浸泡在血泊中,失去了灵魂的躯壳没能引起莫轻语的注意,她转身,走到侏儒的面前。

    “我的女儿!你做的太好了!父亲,父亲真是一个没有用的人!你要干什么?!”看着莫轻语将手中的转轮枪指向自己,侏儒尖叫了起来,然后他的脑袋就被渗银的子弹掀开。

    放下手,看着开始崩溃的幻境,莫轻语将手里的转轮枪收好。

    看着那个倒在墙角的侏儒,莫轻语叹了一口气。

    “父亲,虽然你已经痴傻到只能记得那个名字,但你依然是我眼里那个可以流血,但绝不流泪的父亲……”看着街道上的建筑像是被风吹飞的沙尘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原本的街道现出原形,莫轻语看了一眼那对男女,发现它们早已消失,于是看了一眼跟前的无面怪物,莫轻语抬起脚,将这无面怪物的整张脸踢进了墙体里:“而你,你根本就不配做我的父亲,你没有资格,记住了吗……”第二次踢击将这无面的怪物的脑袋直接踢碎,莫轻语说完,迈开脚步走向了自己的冒险团的旅馆。

    看起来,因为是自动的卷入玛索的这场大冒险,连自己都得不得面对关于诅咒的鉴定。

    ……意外的简单,不是吗。(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