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744节:战前准备Ⅶ
    处理好厨房里的零碎,潘尼和杨道别,准备回自己的房间下线,之前因为一些工作,姑娘儿准备补一觉睡的少可是美貌的大敌呢。

    走上台阶的时候,潘尼听到了旅馆外传来的对话,从打开的窗外传进来的欢笑,孩子与父亲之间的对话,还有坐在大个子父亲肩膀上的草原精灵混血儿,从台阶往窗外看,父亲与儿子正在一个饼摊前,似乎是在等待着美味的出炉。

    父亲……多美好啊,潘尼这么想道,因为从懂事的时候开始,潘尼就知道,自己的父亲可以被称之为英雄。

    那个时候的潘尼,并不明白什么叫英雄,只知道父亲整天忙这忙那,母亲们也跟着他忙这忙那,后来年纪渐大,潘尼才明白何为英雄,那个时候的潘尼总是不开心因为父亲不是她一个人的父亲,她有那么多的姐妹与兄弟,而父亲还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做有时候要做演讲,有时候要教导他的学徒们,有时候要带着别的兄弟姐妹出门玩,而有的时候……自己连跟着去玩的权力都没有。

    后来,才知道因为是长老会的那些老不死们阻止了父亲‘公主殿下不需要太多的父爱,那会让她变的软弱。’,他们总是这么说,父亲争不过他们,或者是根本就没想过争什么。

    但至少父亲爱着自己,爱着弟弟,爱着母亲……那就够了,带着这样的想法,潘尼努力的抬起头,与弟弟一道努力的生存着,那怕每个月只能与父亲相见一次。

    然后,年岁渐长的潘尼吃到了红豆饭,母亲们都说,这是女孩子长大了的时候的一种标志,据说是地球人中古时代的一种仪式,听说还是父亲祖上的祖上的祖上的传下来的。

    再然后,潘尼发现自己似乎变成了一种活生生的货物,总有人用打量着货物的眼神看着自己,长老会中的那些老不死们也不止一次的找到上门来,带着他们自认为杰出的后代,希望潘尼嫁入他们家族。

    潘尼知道自己处于一种名为待价而沽的状态,这个来自塞理斯人的成语很形象的说明了潘尼的处境,潘尼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她的姐妹们似乎就没有这样的困惑,这样的差距,让潘尼不止一次在被窝里哭过,不知道自救,也不知道求救的少女直到在一次相见时情绪失控,转过身,看着坐在身后的父亲开了口:“父亲,我可不可以不过这样的生活。”

    那一刻,父亲的女儿眼里满是泪水,而父亲瘪了瘪嘴,最终站了起来,不像是以前那样走出房间,而是大步走了过来,踢飞想要做出阻止的长耳朵们,然后将女儿抱入怀中:“我要带走我的女儿,有谁不服气,现在可以站出来,我们决斗场见吧。”

    于是,父亲在那一天打了两百三十七场决斗,斩杀两百三十人,直到最后无人再敢出声阻止,父亲这才转身走向坐在场边的女儿:“我们回家,潘尼。”

    然后父亲抱着大哭中的自己走上了交通艇。

    还记得,那是父亲在潘尼眼里最伟大的一幕,回到家,老不死们似乎还想着插手,于是父亲一个一个的挑战他们的家族,直到他们再也不敢出声,然后沐浴在血泊中的父亲回到了家中。

    “我的女儿,不要怕,不要怕,从今天开始,再也没有人胆敢将你不想要的生活强加给你,父亲在这世上一天,就不会再让我的小公主流泪,好不好。”

    还记得,听到父亲这么说的时候,自己瘪着嘴想要哭的样子。

    也记得父亲微笑着揉着女儿时的慈祥:“潘尼,你是艾琉克的姐姐,你可要坚强一些,和父亲学武艺吧,做一个坚强的孩子,好不好。”

    “嗯!”父亲的胡渣有些扎人,但是潘尼心里最温暖人心的事物,那个时候的潘尼就决定,一定要找到一个像父亲这样的了不起的英雄做丈夫。

    真是……太怀念曾经的自己了。

    潘尼抬起头,正在怀念自己过去的少女看着眼前熟悉的老宅走廊……停下了脚步。

    等一下,这是什么情况?

    迈出一步,潘尼发现自己身上的衣物也换了,不再是合身的圣骑士常服,而是穿着大红色的塞理斯礼服,漂亮的……不像是平常的自己。

    身边还有人在催促:“殿下,您的未婚夫正在等着您呢。”,家族中的义体卫士这么说道。

    潘尼皱了皱眉头,她走了两步,站在熟悉的老宅前厅木门前,看着前厅内在坐在站的众人,那些老不死正在鼓掌,母亲在微笑,而那个大个子快步走了过来,他一把抄起了潘尼,无视颤抖中的潘尼:“啊,我的爱人,你真是我的天使。”

    潘尼不知道要怎么解决这一切,这是幻境鉴定?可为什么那么如此的真实,这是不经意间滑入的梦魇深渊,还是走神结束之后的现实?据说幻境鉴定脱胎自真实,那么这样的未来……难道就真的是自己的未来?

    就在这时,一个身影突然的走进了前厅:“潘尼,我的女儿,来,到爸爸这儿来。”

    潘尼扭头,正好看到了一个穿着锁子甲,模样年轻的人类对着她伸出了手。

    潘尼瘪着嘴,下一秒,神圣的居所将整个前厅包裹,所有人都在哀号,潘尼推开了抱着自己的无面怪物,跳到了地板上少女看着变成了无面怪物的父亲。

    “你不是我的父亲,怪物。”少女说完,那个无面怪物开始燃烧,整个世界正在崩溃,潘尼一步一步的走向那道传送门,直到站到了它的面前,潘尼终于扭过头:“我的父亲,一直都是那个有着胡渣,教会我怎么叫坚强和武艺的男人,而不是你这样的怪物。”

    没有错,潘尼曾经畏惧过这样的画面,她不想就这么被人支配自己的人生,但如今不会了,没有谁可以理所当然的支配潘尼的生活,以前不行,现在不行,将来更不行。

    走出传送门,离开了幻境的潘尼眨了眨眼,最终她走过自己的房间,走上了通往天台的台阶。

    嗯……怎么说来着,是时候让那只小猫见识一下全新的她了。(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