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745节:全都靠演技Ⅰ
    亚修比的城北,‘温暖的街角’咖啡店二楼平台,起亚之光的某个小舅子正坐在靠近边缘的椅子上,如今一身法师打扮的他正听着自己的部下们提供的情报。

    之前说去新伊甸,那是放出的烟雾弹,说实话,朴正敏一万个不服气,可打不过对方也是可悲的事实,所以,朴正敏只能退而求其次,想着给对方添乱,同时想试一试,看看能不能抢下这个任务毕竟是一个传奇级的任务,说不定解决这一切的话,起亚之光还能够得到特赦呢,朴正敏虽然没心没肺,但至少对于起亚之光,他是有感情的。

    “龙与美人的那条船好像还没有造好,今天我们的人过去打探过了,说实话是一条了不得的大船,炮位造的很大很空,一看就是大型火炮,懂船的家伙说那条船至少可以塞上三百人甚至更多。”负责收集情报的一位副指挥官翻了一页手里的情报:“对了,我们找不到那个叫莲娜的小东西,不知道她去了哪儿,之前确认她和那三只小猫崽儿在一起,但是最近两天,都没有目击到她的记录。”

    “不要管这个小鬼了,盯着那只叫玛索的猫崽就行,他是这个任务链里最重要的目标,只要他不上船,管他去哪儿送死。”说到这里,朴政敏翘起了二郎腿,他看了一眼街道上的人来人往:“对了,你有没有觉得有些奇怪,我最近怎么总能见到草原精灵。”

    “很正常啊,帕罗恩斯特那些至少好几万个草原精灵玩家,他们没事的时候就会跑到亚修比这边玩,毕竟是传奇级的大都市,帕罗恩斯特完全比不起啊。”副指挥官对此早已经见怪不怪了,说起来草原精灵姑娘们说的话虽然他听不懂,但这不妨碍他用欣赏的目光看着她们啊。

    “……也对啊,好了,我之前布置的情报网就交给你了,让他们好好盯着各自的目标,我们的船还有五天就到位了,到时候我们就顺着副本的坐标杀过去,管那岛上有什么东西,先到者先得。”朴正敏说完又看了一眼下方街道对面的那几个正在乐器的伴奏下跳着舞的草原精灵歌姬,穿着漂亮的皮裙的小姑娘们动作统一,音乐也带着异域风情,嗯……有时候也不要太在意了,好好的保养一下自己的眼睛,多好。

    ………………

    弹完一曲,草原精灵歌姬们微笑着对观众们行礼,观众也报以善意的掌声,那位拿着琴的草原精灵站了起来,用着通用语介绍起了她们:“谢谢大家,我是这支歌姬团的负责人,今天带孩子们出来玩,还请大家为她们多喝彩。”,草原歌姬在街道上的训练式演出是不收钱的,因此围观的观众们开始统一的拍起手,希望这支歌姬团能够再来一遍。

    “小家伙们,还要吗。”那位负责人问起了歌姬们,这些姑娘们微笑着点了点头。

    于是又一曲响起,姑娘们开始舞蹈。

    没有人注意到她们身后的楼房三层,正探出脑袋看着下方她们舞蹈的草原精灵们,注意的却是街道对面的咖啡店二楼平台。

    “确认了,就是那个熟悉的灵魂波动。”看着平台边缘的桌前坐着的两个人类,其中一个草原精灵说道。

    他的身后,看起来正在看着姑娘们的另一个同类阻止了他的行为:“隆尔希家的小公子与我们的殿下可不希望有人节外生枝,你要不怕被那两位殿下吊在路灯上的话,倒是可以试一试。”

    “……那还是算了,反正这家伙学不掉一个死字。”考虑了被自家主人吊起来打和装做不认识放过那个地球猴子的差别,第一个开口的草原精灵选择了闭嘴。

    倒是他另一侧的同类笑了起来:“不要急,他是肯定要死的,两位殿下可是早就为他和他的船员们选择了一个最别开生面的遗体告别仪式,只可惜我们是不能参加了。”

    “管得他们啦,这些大个子既然对于伤害我们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愧疚,那我们伤害他们的时候,想来也不需要考虑什么吧。”

    ………………

    与此同时,潘尼正在阳光下享受着午修的快乐,姐妹们开心的坐在天台上打着麻将当然,是打给附近的各位看的,毕竟就算是再过五天就要开始行动,现在也要装做一付‘哎呀时间还早等先让我们混吃等死上几个月再说’的样子,给无论是敌人还是友方都要营造出一种‘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

    “九万。”下家的明美打出牌,然后她扫了扫桌面上的三位:“你们这样都不要。”

    “要不动。”摸上牌,杨看了一眼,然后不动身色的打出六条:“说起来,你们真的没有人打三色同顺?”

    “打不起,打不起。”坐在潘尼上家的九叶摇了摇手,然后摸上牌,再从自己的牌堆中打出一张二筒:“你们不觉得牌面上字根本就没有,谁在收集字啊。”

    对于桌面上诡异的气氛,潘尼笑了笑,伸出手摸出一张东,她看了看场面上的各位:“杠。”

    伸出手,从牌山尾部起牌:“再杠”,四张西落地,姑娘儿微笑着再从牌山尾部起出一张牌:“连续杠。”,四张北摊开,第四次伸出手,潘尼直接将牌山尾部的牌拿在手上,看也不看的将它拍到了桌上:“四杠子。”,剩下的三张南放到了牌前。

    桌前桌边的姐妹们一声不响的看着潘尼对着牌山的尾巴递出手,只见潘尼拿起牌,将它同高举起,然后重重拍到了牌桌上,最终潘尼将唯一立着的牌翻开,两张白板凑成了一对:“四杠子,四暗刻,大四喜,字一色,海底捞月,312番。”

    桌面前的姑娘们一片哀嚎,而玛索表示看姑娘们打麻将真是受不了,这世上哪有这么可怕的牌运……不过话又说回来,和自己这样舍十三张牌能凑出一个国士无双十三右待……这似乎也是运气的一种体现啊。(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