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747节:有朋自远方来Ⅰ
    冬日的朝阳跃出海平面,情侣之间本应该看着那轮红日互相表露爱慕之情,但是当那条看起来有些破损的海盗船与朝阳一道跃出海面时,浪漫主义在瞬间被碾压,而当炮弹落在沙滩上的时候,各位的勇气就如同枝头的霜露遇到阳光一般化做无形。

    三天之前,苍穹之剑就在各种交流系统平台中留言,让各位不要在此时此刻来到这片沙滩,因为苍穹之剑到时会无法保证彼此的安全,这个警告在当时被众人一致的无视了,一些与苍穹之剑互别苗头的组织还特意派了一些团队中的情侣过来想看热闹,结果现在热闹看到了因为他们这些人大多数都聚在一起,刚刚的炮击全是奔着他们去的,猫崽就目击到开花弹直接将好几堆玩家炸上天。

    说实话,这种全身上下以零件的形式到处飞舞的感觉真的是太糟糕了,毕竟这死成这样,复活费用一定是天文数字了吧。

    “哎,为什么我们说实话,有人不信就算了,还要特意跑过来找死?”龙套扛着他的双手剑,看着第二批次的炮击将海盗们直接打上了海滩,他们到处都在追杀玩家,这些浪漫的家伙很少有装着装备,大多数都是穿着普通的衣物,原本这儿的确是只刷螃蟹或是别的什么小怪的低级区,连一个主动怪都没有,只可惜阿亚罗克的世界里就是这么的不科学,而且这些家伙从头到尾都没有听进苍穹之剑的警告,玛索也不觉得已方有必要去救他们每个人都要为自己所做的选择付出代价。

    等到亡灵海盗们欢送了各路狂欢的人群,玛索终于迈开了脚步,他第一个走下了堤岸,身后的玩家们以包抄之势跟进。

    “啊,我们又见面了,少爷,玛沙蒂尔一别,我们好久没有见过面了。”海盗中走出一个术士打扮的海盗,他看了一眼玛索:“你今天怎么想到要来海边,船长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你呢。”

    “说实在话,我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我的母亲了。”玛索说完,剑与锤举起。

    而那位术士似乎没有想到玛索如今还会有这般迫切的需求,它看了看玛索,最终咧开了嘴:“马上就来,少爷,您的母亲……啊,她已经来了。”

    然后玛索就看到一条船从海底冲出,以猫崽的视力,正好看到臭家老母站在船头。

    “这船……不是我们的。”许小诗嘀咕道。

    “的确不是我们的,咱们没有这样的塞伦船。”龙套也是这么觉得。

    而玛索看着自己的母亲就那么跳了下来,落在了海面上,然后就那么风轻云淡的走了过来。

    “想清楚了,不想和我为敌了吗。”这位夫人微笑着问道。

    对此,玛索摇了摇头:“想清楚了,但不是投降,而是我觉得是时候解决这一切了。”玛索笑着回答道。

    “真是一个不孝子。”母亲这么笑着摇了摇头。

    “母亲,梦该醒了。”猫崽这么笑着叹了一声。

    母子之间相视而笑,然后左手一挥,做出了相同的选择。

    海盗和玩家们战做一团,玛索掏出信号枪,对着天空来了一发这边在玛索行动时就已经中断了所有的远程联络,这发信号弹就是给场外的草原精灵联络员看的,他们会通知各船队开始突袭。

    “哇喔,我的孩子,你是不是藏了什么惊喜给我。”一刀砍翻冲上来想要一骑讨的玩家,母亲看着儿子一脸的期待。

    对此,玛索一本正经的点头:“没错,母亲,我有一份大礼要送给你们。”

    海上传来了炮声,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玛索可以看到数艘如海盗船那般破损,但却带着白色雾气的战舰正在加速驶来。

    英灵舰队,自第一次开放时代,旧亚修比王家舰队的最后残余,这些英灵拒绝了亡灵的征召,选择向亡灵们讨还血债,它们是无名氏名下最强大的海上力量,‘飞翔的河南人’和另一条海盗船如今只怕自身难保。

    “真是一个惊喜,孩子,但是……你下了空间锚?!”玛索的母亲想走,但是很显然她没能走成,对于她的疑问,玛索微笑着点点头:“是的,母亲,我就是锚点。”

    说完,玛索掀开额头前的碎片,露出了完整的法阵:“我点燃了一颗灵魂石,您可以选择杀死我,然后带着你的人离开,但是……母亲,家庭暴力能够解决一切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我觉得你们在时间的长河中迷航太久了,梦应该醒了。”让过一个海盗的突刺,玛索左手的钉锤扫断了海盗的腿,右手的剑倒持,将这个海盗钉到了地上,正好击碎了海盗胸口的灵魂石。

    “然后你就准备让你的朋友们来击败我们?”玛索的母亲看了看四周。

    “当然,考虑到母亲你的下属过于强力,我也找了一些帮手。”

    说完,好几位穿过人群站到了玛索身后。

    “夫人,早安。”穿着战袍的达瓦希里一脸的平静,在他身边,瓦连科行了一个猎魔人礼,用沉默给予眼前这位以敬意。

    而另一位猎魔人大师在沉默中拔出长剑:“我的徒弟啊,你的愚蠢还真是毁灭了你自己啊。”

    莉莉夫人今天穿的很正式,而像她这样的传奇穿的越正式通常就越能打,她对着玛索的母亲露出了笑容:“苏菲,我们又一次重逢了。”

    玛索的母亲先是沉默,然后大笑,最终她摇了摇头:“只是你们,还拿我没有办法。”

    “那么,如果算上我呢。”王尔德姗姗来迟的出现了。

    然后玛索就看到自己的母亲先是沉默了一下,然后就拔出腰间的弯刀:“孩子,我改变主意了。”

    “我知道。”玛索笑着退到了各位的身后:“母亲,先处理好私事喔。”

    ………………

    与此同时,杨和安妮看着她们乘坐的船队穿过迷雾,一座小岛出现在她们的面前。

    “各位,开始下小艇,五分钟后开始进行岛屿作战。”甲板上的整备员大声的下达命令。

    “姐姐,上了岸,跟在我身后。”安妮正式的拍了拍杨的肩膀说道。

    “我知道。”杨用力的点了点头。(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