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769节:众志Ⅷ
    ();

    ();        “什么,你问我当年是抱着怎么样的心态在玩游戏的?”刚刚交完稿子的苏菲看着虚拟屏幕中的编辑,后者正用好奇的目光审视着自己。

    “当然了,夫人,兰夏岛的战斗目前可是牵动着包括我们在内的相关行业的从业人员的注意力,您的那个角色,目前可是人气的很呢。”年轻的编辑这么说道,她看着苏菲:“先是召唤了亡灵,然后又坑了亡灵一把,用它们为祭品召唤了四邪神中的辛烈治,你的那个角色还真是坏透了啊。”

    “因为我本来就是一个坏女人啊,这只不过是”沉默了一下,苏菲笑了笑,接上了话语的后半部份:“本色演出而已。”

    背靠着散兵坑,玛索看了一眼怀表,早上的五点四十五分,离日出还有一小段距离,身边的安妮拿着无名氏的圣物在低声颂唱着草原精灵的赞歌,在她身边,悠久正在闭目养神,但是从她手里紧紧捏着的圣物看来,这姑娘对接下来的战斗还是有些紧张的。

    玛索抬头看了一眼天空,黑夜即将过去,听说猫姑娘她们一直都在战斗,也不知道她们在哪儿,焰做为指挥官,整天跑东跑西,也不知道在做什么,但是从防线布置来看,的确是已经做到了最好,昨天夜里没有一处阵地被邪魔突破,玛索一开始以为是大个子们自己会打,但后来从大个子们嘴里才知道,这些防线都是依照焰的指示所设立,双防线的弹性防御,所有的防线后方都有或大或小的丘陵,精灵们在其上可以做为远程非常精确的投送远程火力真是一位优秀的让玛索完全看不懂的猫姑娘。

    “还有十分钟!”这一片的指挥官大声喊道,那应该是第一道防线上的意大利裔姑娘,之前打了一晚上防御作战有了损伤的战团被换了下去,虽然那些德裔佬纷纷表示自己的战团还没损失到伤筋动骨的地步,但是焰还是拒绝了他们的请战要求,不过考虑到他们的心情,最终还是让他们留了下来,跟在新来的意大利佬身后做为冲阵的第一梯队。

    说到意大利佬,这些家伙在中古时代的战斗力据说只有五,当然中古时代的事情现在也说不上了,在现在意大利佬的战斗力还是不错的,整个欧洲区的玩家战团,意大利佬的战团总体战力足够排在前五,前四自然是法裔和三兰(英格兰,爱尔兰和苏格兰),连啤酒和香肠的狂热爱好者德棍们也只能排在他们身后。

    “还有五分钟!”姑娘说完,整片防线就开始醒了过来,安妮将手中圣物放到嘴边轻轻一吻,悠久将手中的圣物贴到了额头上,玛索弹了一下刺刃。

    附近的散兵坑里传来各种各样的祷告声,玛索闭上眼睛开始祷告:“我向你祷告,我的上神,我走在您的道上,我向你祈愿,我将向前,为了无辜与友人而战,直到世界与时间的尽头。”

    “最后一分钟,现在哭着下线家找妈妈还来得及!”那个姑娘儿的声音里满是笑意。

    安妮用磨刀石再加工了一次手中的巨剑,而悠久从腰间掏出了刺刀,将它卡到了枪口下方的刺刀座上,玛索将神圣武器施放在手中的长剑上,然后左手拿起新发的盾牌上。

    “小的们!跟我上!”掏出嘴里的香口胶,在下方防线最前端的大个子团副第一个冲出防线,随即就被十数道法术射线命中倒地,有些近失射线撂倒了他身后跟着的玩家,但是更多的玩家冲出了战壕,尖啸的哨声从各处响起,意大利裔的玩家们高唱着“sognodivolare”冲向对面的邪魔防线,玛索冲出了散兵坑,战斗艇在这个时候也加入了攻击,它们将爆弹投进了邪魔的防线,掀飞了无数的邪魔。

    地球玩家们顶着到处横飞的法术与箭矢,一头和同样发动了反冲锋的邪魔们撞在了一起,玛索很快就冲进了战团,手中长剑先是荡开斩向自己的短斧,左手的圆盾一下拍在了眼前混沌教徒的脸上,就在后者的鼻血与一嘴的牙随风飞舞的时候,一个大个子一锤子撂倒了它,然后这个大个子一个冲锋撞倒了一只正在死掐着玩家的混沌信徒,一锤子将它的脑袋化做了碎片。

    玛索倒是没有怪这家伙抢怪,跟在这个大块头的身后,玛索用盾牌挡住了一只邪魔的偷袭一击,同时长剑捅进了它的嘴里,没来的及收长剑,猫崽转身用圆盾挡住混沌教徒的攻击,右手带出腰际的匕首,将它捅进了这个混沌信徒的胸口,后者很显然已经异于常人,这一击并没有杀死它,反而激起了它的凶性,不过玛索很快就侧身一步让过,在这家伙失去平衡的瞬间,右手的刺刃顺势割开了它的脖子,神圣属性的伤害在瞬间就点燃了这个已经非人的混沌。

    从邪魔化成的尘埃中抽出长剑,玛索跳过一道战壕,在他的身后,草原精灵们拿着上着刺刀的霰弹枪跃进战壕,和那些混沌教徒打成一团,后者的钉锤和木盾根本就挡不住独头弹和箭弹的侵蚀。

    “为了上善之道!”跳进战壕,悠久先是一刺刀捅进了压在同类身上的混沌教徒的肋间,将它顶到了战壕壁上,原本被掐住的同类拔出匕首,将这把渗银的锐器捅进了混沌教徒的眼眶中,悠久扣动了扳机,将这个混沌彻底的解决,她蹬住尸体,拔出刺刀,而从地上爬起来的草原精灵尖叫着将另一个准备偷袭悠久的混沌信徒扑倒在地。

    转过身,悠久举起手中的霰弹枪,将钢制的枪托重重砸在了这个混沌信徒的脸上,后者哀号着,想要用手挡住后续的攻击,但是悠久并没有给它机会,在用枪托打烂了这个家伙的脸之后,悠久倒转枪身,将刺刀捅进了它的胸膛。

    “我叫塔塔亚,你好,我的同胞,你叫什么名字。”将头发从死去的混沌信徒手中抽出,草原精灵拿起了手边的霰弹枪,悠久伸出手将她牵了起来:“悠久,隆尔希家的悠久。”

    看着眼前的同类那有些惊讶的模样,悠久一边给手里的霰弹枪装弹,一边走过她的身边:“走了,同胞,今天我们在这里不是为了讨论家世血脉,而是为了我们共同信守的上善之道。”

    “是的!小公子!为了上善之道!”叫塔塔亚的草原精灵一边答一边跟随着悠久跃过混沌信徒的尸体,从冲出战壕,两个姑娘将呐喊着用刺刀捅翻了一个混沌信徒,然后用霰弹掀翻了冲过来的五个混沌信徒和它们的邪魔指挥官,塔塔亚丢下打空的霰弹枪,跪到被捅了一刀的同类身边开始急救。

    “这些该死的王八蛋!”看着又一队混沌信徒和它们的邪魔指挥官举着家伙嗷嗷叫着冲上来,悠久边打边装了两发霰弹,掀翻了三个混沌信徒,将霰弹枪插在脚边,悠久双手各自掏出一把单手火枪,对着冲在最近的混沌信徒扣动扳机,大口径的铅弹后座力给悠久造成了不小的压力,但是对于混沌信徒也是一样,这个奔跑中的邪恶胸口中弹,就像是撞到一面墙上一样,上半身直立着,下半身却随着奔跑而甩动,最后在空中甩出一个平行的角度,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丢掉这种一次性的火枪,悠久左手的火枪也响了,另一个混沌信徒的脑袋中枪,整颗脑袋将是碎裂了的西瓜一样。

    丢掉了火枪,悠久举起了霰弹枪,用刺刀面对眼前的邪魔,还记得,自己问自己的那位小姑父,关于游戏中的邪魔的一些问题。

    “首先,你要知道,这些邪魔的外观大多都是类虫人的结构,所以它们的扑击是最危险的,如果你无法肯定你身上的护甲可以挡住它的扑击,侧身让开是最好的选择,同时你也要注意,在扑击没能成功时,在落地的刹那它们会选择横扫来攻击身侧的目标。”

    于是,面对邪魔的扑击,悠久先是侧向一步让开,然后一个后跳让过后续的前肢横扫。

    “让过横扫,这是最好的一个攻击点,旧力已竭,新力未生的时候,你可以攻击它的足部,用你手中的武器攻击它的反关节腿部,攻击它们的腿筋。”

    于是刺刀顺着腿筋的部位捅入,悠久用力的一扭刺刀,然后飞快的带着拔出的霰弹枪退出了这只邪魔的攻击范围。

    这只邪魔尖啸着,只是它的左腿被断了筋,连奔跑也无法作到,只能死死的一瘸一拐的走动,悠久一边退后一边开始给手中的霰弹枪装上独头弹。

    “邪魔的外壳比铠甲有用,但是在火枪,由其是大口径的火枪面前还是非常脆弱的,当它无法奔跑的时候,退后并用远程武器攻击它就是最好也是最安全的解决办法。”

    装满了子弹,悠久举起了霰弹枪,将这只邪魔的脑袋套进机械瞄具的中央。

    混沌的走狗,是时候付出代价了。

    看无防盗章节的小说,(),(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