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790节:一心Ⅱ
    “你们看过地球人拍的电影吗?”在齐猫高的篙草中穿行,有小猫突然的开口说道。 .

    “没看过。”出生自母星的小猫摇了摇头。

    “我看过一部,是描写地球人古代战争的电影,三个国王的死斗。”有来自半人马的小猫拍着胸脯说道。

    “笨蛋,那是三国啦!”熟悉赛理斯文化的小猫这么驳斥道。

    “我倒是看过好几部地球近代战争的电影,感觉咱们手里的家伙比我看的电影里的要差一些,不过好像也差不了多少了。”有熟悉地球文化的混血儿如此感叹道。

    而那个打开了话题的小猫得意的声音在玛索听来似乎已经翘起了尾巴:“我看过一部叫‘细细的红线’的地球人拍的老电影,其中有一段就和咱们现在的处境一样,在雾气和丛林中穿行,说不定前面就会有混沌的基地。”

    玛索停下了脚步,举起左手的猫崽扭头看了一眼那只小猫,后者立即瞪圆了眼睛。

    玛索做了一个压低的动作,于是小猫们悄悄的跟在玛索的身边,小心翼翼的来到草丛的边缘,出现在众猫面前的,是一座建立在树林中的营地,到处都是混沌,这些家伙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草丛中的小猫们。

    从腰间掏出新的刺刀,将它装到枪口上,之前的霰弹枪枪托在日复一日的打击颅骨的工作中破损了,所以玛索获得了一把新的短枪身火枪,5发桥夹装弹,拉栓的后装火枪,听说这是指挥官专用的,一般的小猫使用的还是单发装的后装火枪或是霰弹枪。

    玛索站起身走出了草丛,举起的短枪身火枪指向了不远处的半大小鬼,这个混沌端着茶水,正在服侍着一个大盖帽,后者正在喝茶,完全没有注意到这边的情况,而半大小鬼注意到了,这个小子发出了尖叫,玛索扣动扳机,打死了那个大盖帽,对于这些来自异世界的帝国叛军中的前政委,死有余辜已经无法表达出这种生物那至恶的属性。

    枪声大作,小猫们开始一边奔跑一边射击,在他们的身后,地球玩家们利用身高正在推进,而方耳朵和尖耳朵们负责打扫战场给那些漏网之鱼补刀。

    半大小鬼尖叫了一会儿,然后才想起来要从腰间掏出火枪还击,但太晚了,玛索冲过他的身边,一枪托将他打翻在地,身后跟着的小猫将刺刀捅进了他的后心。

    “攻击前进!不要让他们反应过来!”

    玛索大声喊道,同时将枪口指向树上的混沌,这个哨兵正在对着已方开火,下一秒,自玛索手中火枪射出的弹头穿透了他的颅骨,不再受意志控制的尸体从树上摔了下来,只不过因为一条腿绑在树上,因此以一个非常滑稽的姿势挂在那儿。

    冲过营地最前方的战壕,荡开集合起来的混沌们刺过来的刺刀,玛索将其中一个直接刺倒,然后拔出匕首的猫崽将这把来自混沌的有毒短刃捅进了另一个混沌的腹部,剩下的也用不着玛索动手,小猫们用排枪和刺刀将这些仓促集合起来的混沌全数放倒在地,只有一只小猫没来得及闪过刺刀,被扎穿了肚子。

    “将他交给后面的方耳朵!继续攻击!”将火枪拿到手上,玛索大声喊道。

    “攻击前进!”有小猫如此喊道。

    如果此时有人从天上看下来,就会看到由南向北的浪潮正在席卷这座山脚下的营地,而做为浪潮的尖锋,玛索打空了弹舱中的最后一发9毫米子弹,从腰间子弹袋里掏出桥夹器,将子弹压入弹舱,猫不停蹄的翻过围栏,看着眼前的大量病床和其间的伤员,小猫们一时不知道要怎么办,而玛索走上前,一枪放倒用短刀指着自己的混沌医生:“杀光这些混沌的走狗!他们不配获得慈悲!”

    虽然有些迟疑,但是在玛索下达命令之后,小猫们立即用刺刀和子弹开路,杀穿了整个医护区,再一次跃过木制的护栏,玛索一枪托放倒想要逃跑的瘸腿混沌,然后枪托举起落下,直到这个混沌不再挣扎。

    小猫人自受隆尔希族点化升华开始,就相信这个世界是一个以礼还德,以血还血的世界,而有恩还十倍,有仇以百偿更是小猫们的信条,在战锤世纪中,屠城,灭绝对于这些叛军来说如同家常便饭,这些投靠混沌邪神名下的军团所做的恶事只怕是罄竹难书,死亡是玛索能够为这些混沌想到的唯一出路,这些将投靠混沌的屠夫不配得到慈悲与救赎,绞刑架对于他们来说更是一种体面的死法,就他们混沌化的躯壳烂在田里都是在污染环境。

    “传下命令,不要俘虏!”

    冲散一队集合起来想要挡住猫崽们的混沌,一只小猫枪托将跪在地上已经崩溃的混沌打翻在地,另几只小猫对着逃跑的混沌搂火,还有小猫将刺刀捅进杀害自己友人的混沌胸口,玛索右手拿着打空的火枪,左手掏出腰间的单手火枪,将爬出弹坑想要举手投降的混沌做了一次成功的开颅手术。

    远处传来了密集的枪声,玛索看了一眼声音的来源:“我们去那儿!”

    小猫们分成两队,一队继续攻击前进,几只小猫将炽火胶丢到了混沌伤兵不治后组成的尸堆上;打麻将玛索带着的一队冲过空地,猫崽冲上了小丘,正好看到另一侧已方和一大堆混沌在缺少掩体的大片林间空地上交火,双方都在不停的攻击,小猫和地球玩家们想要冲过去,而混沌们尖叫着发动反冲锋,对方的一部份人员在空地上已经展开了肉搏,一些玩家干脆掏出了短斧和匕首在肉搏战中,这些东西更靠谱。

    不需要言语,玛索举枪,刚刚装好的子弹随着撞针的动作而射出,觇孔中的目标应地倒地。

    单腿跪到地上,玛索拉开枪栓,弹壳随之抛出,随着枪栓复位,新的子弹被推入,这一次的目标是怒吼着的混沌指挥官,子弹穿透了它的脑壳。

    第三发子弹穿入了正在掐着身下小猫的混沌的脑袋,大半块颅骨随之炸开,拉动枪栓,玛索将第四个目标定成了刚刚从地球玩家胸口拔出刺刀的混沌身上,子弹从它的侧胸钻入,这个凶手一声不吭的跪到了地上。

    “攻击前进!神射手继续压制!”

    下达命令,玛索一猫当先的冲下小丘,一部份小猫随之喵喵叫着冲下小丘,被来自侧翼的火力压制,混沌们完全无法组织起有效的反冲锋,于是更多的小猫和大个子从南边的林地里冲出来,最终,在玛索捅翻了第二个混沌时,混沌的防线开始了动摇,而当越来越多的小猫,大个子还有尖耳朵冲出林地时,崩溃开始了,这些混沌开始了逃跑,跟随着玛索的小猫们开始喊起玛索的命令,于是举手投降的混沌被刺刀捅倒,逃跑的混沌被射杀,而负隅顽抗的混沌则是享受到了排枪的待遇草原精灵们最喜欢以小队模式攻击前进,也喜欢于这些负隅顽抗的混沌,一轮排枪,然后用刺刀挑死还能喘气的。

    在林地中,这些混沌更讨不得好,小猫的双眼比他们更适应林地的环境,自母星开始,除了自己的大块头亲戚之外,小猫们就从来没有在林地里碰到过像样的对手,等到玛索带着小猫们一路追杀出了林地,看到了不远处的山脚,玛索掏出了信号弹,对着天空来了一发,这是突击到山脚的信号。

    很快的,玛索的左右都在升起信号弹。

    “我们这算是杀到山脚了吗,指挥官。”有小猫这么问道。

    “那当然了,看看那道邪能柱!看!它好像变大了!”有小猫这么惊唿。

    玛索看着那道绿色的光柱,下一刻,天幕变的越发深邃幽暗,巨大的漩涡正在形成,在玛索的感知中,仿佛……有人推开了一扇门。

    不,不是仿佛,就是有人在推门,推开一道它本不能推开的门!

    邪神……不,是它的分身……降临了!

    ………………

    看着自传送阵中走出的草原精灵,风暴海的大君行了一个俯胸礼,她低下头:“殿下,您的到来令这个位面蓬荜生辉。”

    “干的好,我的使徒,如果不是现在战事正紧,我几乎都想让你成我军团中的新贵,不过你们这些外乡人之间有一句俗话说的好,先办正事,再找乐子。”这位衣着暴露的草原精灵少女有着在她的族群中堪称雄伟的胸部,她迈着步走向外面,没走了几步,她又停下了脚步:“我感觉到我的老朋友似乎投下了某些干涉,我的领主,告诉我,外面的那些个节点上浮现的感觉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随着她的发言,四个巨大的虚幻画面出现在了岩壁上,只见五个节点上早已准备好的乐队已经开始了演奏。

    “啊,如果是别人来的话,说不定还真要吃一个大亏,毕竟我刚刚通过传送门,这具身体还没能很好的同调,传送节点上的变化的确可以影响到他们,但是这样美妙的音乐,真的是太美好了,我感觉到身心上的愉悦,真是太美好,太棒了!”身为欢愉的主宰,色孽的化身满脸的喜悦:“这是一种全新的艺术表达方式,是我在那个冰冷的世界里从来没有见识过的风格!”

    然后歌声响了起来,整个岩洞中死一般的寂静,等到一首歌唱毕,色孽的化身眨了眨眼,抹了一把嘴角:“亲爱的……苏菲?这就是你们位面的……特色?”

    看着眼前化身嘴角不停留下的红色液体,苏菲想了想,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音乐是的,但唱这歌的,绝对不是。”

    “我要杀光这些杂种!这些把艺术当做鞋垫随意践踏的杂碎!杀光它们!我要抽出他们的灵魂!看看他们到底在想什么!是谁给了他们亵渎艺术的勇气!?”

    ………………

    “亲爱的智库馆长,请问刚刚发生了什么?”掏了掏耳朵,面无表情的隆尔希家继承人,悠久的大侄子,塞伦河系诸国未来共同的主人,马克思陆隆尔希扭头看着身边的智库馆长。

    后者嘴角抽了抽:“殿下,刚刚有人在放声歌唱,不过您也知道,这歌声还真是难以入耳。”

    “你也这么觉得啊,真是太好了。”马克思微笑着说道,然后收起笑容的悠久大侄子转身看了一眼身后的节点,只听着音乐再度响起,随着美妙的音乐,舞台中央的那个身影再一次展现出的癫狂身姿,年轻的马克思在沉默中掏出了一对耳塞。

    突然的,他明白之前那位焰姐姐递过来的这对小东西。

    还真是……长辈慈祥呢。

    ………………

    “喵了个咪的!他们又开始唱了!”有小猫捂着耳朵尖叫道。

    “如果我在那些节点八百米内,我绝对会拼着命的去杀死他们啊!”有小猫同样捂着耳朵尖叫道。

    “大指挥官阁下到底在干什么啊!喵啊啊啊啊!我的耳朵!”有小猫已经痛苦的跪到了地上。

    玛索面无表情的歪着脑袋看着倒靠在树下的混沌,这位胸口满是弹孔,有猫姑娘走到他的身边:“死亡有时候还真是一种逃避现实的好办法啊。”

    “咦,是沙耶伽啊,杏子呢。”玛索扭头看着这只猫姑娘。

    “战死了,不过话说回来,这就是焰找到的目标吗,我就是听幽灵嚎叫,也比听他们歌唱来的舒心啊。”

    对此言论,玛索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节点上的那些歌手简直就是噩梦在人间的化身,他们所唱的每一个音节都在走调,每一句歌词都有错字或是遗漏,如果不是猫崽任务栏中那个史诗任务‘叔叔,我们不约’中的色孽化身从开始的血红骷髅头落到现在的100级,玛索都怀疑焰是不是吃错药了。

    幸好,焰的选择没有错,这才玛索非常的好奇……焰为什么从一开始就选择这些全身上下没有一点艺术细胞,却立志为艺术牺牲一切(不包括自己)的家伙,她是怎么找到的他们的?她是怎么将她们集中到一起的?她是……怎么做到未卜先知的?

    玛索很好奇,非常好奇。

    然后猫崽伸出手堵住了耳朵,远处节点的某个扩音节点就在附近,因此可以听到来自现场的一切,歌声此时此刻到达**,尖了八度的歌手楞是把圣咏唱成了死亡重金属。

    一首歌毕,还没等小猫们喘上一口气,就听到那位男歌手感动的哭泣着:“谢谢大家!接下来,请听我们的合唱!”

    “itisagooddaytodie!”有另一位女歌手接上了话题。

    itisagooddaytodie?

    这还真是一个贴切的用语呢,全方位的那种。

    想了想,玛索用剑割开了自己的亚麻内衣,用它将耳朵塞上。

    我不听,我不听,王八诵经。(未完待续……)(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