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791节:一心Ⅲ
    说到色孽的分身,玩过战锤世纪的老哥们至少能说出上百个以上的造形,从有着漆黑触手的怪物到有着规格外的双围的金美女,虽然造形百变,但要是从四大邪神中选出一个最有艺术气息的,那的确是非色孽莫属。

    当然,这也和另三位那一身乡村下里巴人的气息有关恐虐这个战争狂就不说什么了,在它和他的信徒眼里,只要有架可打,生活就是美好的,为了生活美好,它们在战锤世纪中挑起无数的纷争,为了就是能够战个痛快,和这种家伙谈艺术?这些家伙除了砍人之外就没别的爱好了。

    沙历士,或者说辛烈治,反正这种鹦鹉科的家伙更是不懂艺术,它和它的信徒说一句话,就是连标点符号都不能信。这样的家伙的心里除了阴谋就是陷井,艺术?如果说阴谋的艺术的话,那鹦鹉自然是当之无愧了,只可惜艺术之中并不只有这么一点,而且将阴谋视做艺术?正常人都不会这么做好吗。

    至于纳垢……除了各种各样防不胜防的病毒和扭曲的毒素效果,这位慈父根本就没有别的可以被称道的存在了,要知道就连恐虐那样的战争狂至少也会学一些令他们足够愉悦的战术手段,而对慈父来说,死亡是唯一,是永恒,而疾病与瘟疫,就是他对信徒们的爱,你们不是要永生吗,可以,将你们转化成死者,将你们的灵魂囚禁在坏死的躯壳中,这就是慈父所谓的永生……玛索只能说,这种爱真的是扭曲的不行。

    总体来说,色孽喜欢艺术,信仰它的混沌总是喜欢将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比如这个欢愉军团,闪亮的马靴,笔挺的军装,黄铜的腰带,就连火枪上都有浮雕,简直骚包,这样一个爱美的家伙,突然听到如此美妙的音乐,也许还在喜悦之中,只可惜下一秒的**歌声……别说这位,就连做为友军的众多存在,只怕都会想着将这些家伙撕碎吧。

    想到这儿,玛索歪过脑袋看了一眼天空,新的浮空舰已经来到兰夏岛的上空,草原精灵四大主力母舰中的三条已经齐集于此,这条名为‘帕兰多尔’的新型母舰有着双层甲板,上层归战斗法师,下层归战斗艇,是全通的平甲板空中浮舰,第四次开放时代草原精灵制造的最新式浮空舰。

    由它带来的战斗法师们打开了精确的传送座标,再也不会有倒霉蛋直飞血战或是别的什么莫名其妙的地方去了,而和莫格斯联通的传送门更是迎来了北方的战团,大量的大猫人穿着厚重的护具,拿着重型霰弹枪走上了最前线,整个草原精灵王国和莫格斯帝国已经选择了掏家底式的全面动员,和玛索他们手中的各种枪械是出自明美和明恩等姑娘们建立的仓库一样,大量的新式装备被放到了台面上,让猫崽突然现原来不是寒武纪没有接上科技树,而是科技树早就接上了,只不过玩家们天然的以为没接上。

    通俗一点来说,就是玩家们所掌握的各种工艺并没有达标,要不然草原精灵们能做出来的使用定装弹药的后装长程步枪,地球玩家们没理由做不出来,可是现实是南方诸王国中,到现在还是前装的火枪做为主流。

    虽然这样一来,战争的模式只怕很快就会有大的变化,但是时代在进步,也没有谁说dnd的世界就必须是剑与魔法,说实话,玛索倒是非常喜悦如此的变化时代在前进,在这个善神为上的世界里,善神更希望于他的信徒能够得到更好的生活,草原精灵和猫人所信仰的无名氏神系更是对科技的展持鼓励的态度这一点和别的神明就有所差别,人类的神明更多的是看重于信仰,对于这种有可能引起神权旁落的明自然持悲观的看法,要不是西大6有新伊甸,还整天有四小贩想着进阿亚罗克这块主位面还想赖着不走,只怕连前装火枪这种比弩还要邪恶的武器(贵族语)根本就没有生存的空间。

    “话说,大指挥官阁下为什么不让我们冲上山。”新一任副官走到了玛索的身边,这个有着蜂蜜色短的猫姑娘对着玛索问道……对了,差一点忘了说,前任副官比之前的各位都要能打,只不过运气差起来,再能打架的猫崽也挡不住子弹,而这位倒霉之处自然就是用脸接了一子弹,死倒是没死,可小半张脸都没有了,被当做重伤员拖了下去,还不知道能不能活。

    “嗯,这是一个好问题,不过你怎么会想到来问我这个问题。”玛索有些好奇的问道。

    “那些来自母星的同类不知道,我们这些来自半人马的会不知道吗,大家都说大指挥官阁下对你有意思,上次年宴的后半程,她就是坐在你的女伴队列里呢。”

    你们怎么不说五色战队都坐着呢,喵了个咪的,这真是谣言,猫姑娘们天生爱玩,那次饭局,猫姑娘们和明美她们谈得来,后半程的确是坐在玛索那一边没有错,可饭能吃百家,话可不能说过了:“那有这样的道理,她们和我的朋友们谈的来,怎么就对我有了意思呢。”

    “大指挥官阁下以前从来没有给别的公猫这样的待遇,大家都说她那样的女孩是不会喜欢上男性的,可没想到像……”说到这里,这只猫姑娘皱了皱眉头,最终叹了一口气:“……像您这样的存在,竟然会获得她的青睐。”

    真的是青睐吗,也许只不过是高智商猫姑娘对瘸腿猫崽的怜悯吧,玛索想了很久,实在无法想像焰为什么会喜欢自己,上辈子的猫崽没有任何特长,连卖萌求生都不会,焰是怎么喜欢上自己,一直都是玛索心中最好奇最想知道真相的秘密。

    只可惜回不去了,玛索没来由的叹息着,再也见不到那样的焰了,可是回头一看,却又有心中有了一些欣慰,毕竟自己也改变了杨,安妮与杨的命运,九叶回到了自己的身边,杨和安妮想来也不会离开自己,从年幼时开始他和她们的友谊会一直保留下去,想来并会在某一天得到升华,用那些穿越文的眼光来看现在的自己,玛索觉得自己没有遗憾,自己的那些钱有明美和明恩的打理,断然是没有输得赔裤子的道理;安妮和杨还有九叶都各有所长,生活这段美好,腿好或是不好,对于玛索来看倒是不怎么重要了,等成年的身体数据定型之后,玛索考虑来一套外骨骼助走装置,这辈子不用再畏惧于机械,有这样的优势还用担心自己的走路问题吗。

    玛索笑了笑,看向自己的副官:“怎么可能,我听说你们的那位艾尔殿下可是非常喜欢焰呢,无论怎么看,她没有可能拒绝他的求婚呢。”

    “还真是混血的外生子,这种经不起推敲的谎言也就骗骗你们这些混血儿。”说到这个,副官双手抱胸,托起两团挺不错的形状:“从小开始,大指挥官阁下就一直压迫着殿下,可以说是殿下一直都在大指挥官阁下的阴影下成长,他最讨厌的就是她了,喜欢她?你会喜欢上一个从小就处处高自己一头的女性吗。”

    玛索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我觉得,我是这样的。”除了男女有别,玛索不觉得自己比姑娘们来的利害,至于打架的本事……男女平等也不能平成这样吧。

    “好吧,我忘了阁下你也是规格外了,不过无论如何,殿下是不会喜欢焰阁下的,用地球人的语言来说,她就是我们这一代同龄人眼中的‘别人家的孩子’。”说到这个,副官也有些沉默的皱了皱眉头:“你是混血儿,自然不会了解吧。”

    “嗯……我其实也可以理解了,毕竟我从小也是很多同龄人父母眼中嘴里的‘别人家的猫崽子’。”玛索耸了耸肩,做为一只学霸,猫崽和姑娘们压迫众生的历史,只需要将年龄减以六就成了。

    “……指挥官,这是真的吗?”副官表示怀疑,这也正常,通常来说,小猫人里面出一个学霸的机率比地球人里出一个亲王的机率还要来的少,这一点可是整个多元宇宙都知道的冷笑话。

    “你可以问悠久或是潘尼,她们可是见到过我保留在旅馆中的成绩单了。”说到这个,玛索还是有些自豪的,老板娘一直将自己孙儿的成绩单保存的好好的,她将它们装在相框内,放在旅馆正门的招待台的正对面的墙上,所以玛索从小就收获了大量的敌人……嗯,怎么说呢,一想到那些废物一直活在名为猫崽的阴影之下,还真是令猫愉悦啊。

    副官沉默了一下,叹了一口气:“真不愧是混血儿呢,指挥官阁下。”

    玛索笑了笑,然后猫崽现脚下的大地似乎在颤抖:“这是……”

    “是地震了吗?”副官也感觉到了。

    然后猫崽和他的副官,还有在场休息的小猫们都听到了一个细软的但足以穿透一切的高亢怒吼。

    “够了!停下这该死的歌声!”

    看了一眼史诗任务‘叔叔,我们不约’,boss那血红的1oo级已经化做了9o级……看起来色总的分身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结束节点那边的魔音尬舞了。

    ………………

    “简直魔性洗脑。”

    马克思对于节点这边的演出下了这六个字的结论。

    音乐绝对是好音乐,全是从方耳朵和尖耳朵下属的乐团中千挑万选出来的精英,就算是有大个子的乐团,那也是自第一次开放时代起就存在的地球战团‘乐理之美’派出的最强乐团这个乐团全是吟游诗人,现实中是由联邦所有音乐学院中的学生组成,所有的音乐提供都是各种族的精兵强将,可以说敲三角铁的都是音乐界的明日之星,完整的挥出了所有乐器所能够演奏出的所有音域。伴唱的也是各种族中的翘楚,就说这个节点中的伴唱吧,这些来自地球的大姑娘个个都是可以从低八度达到高八度的人才……话说回来,这还真是地球人的基因改造技术用歪了地方啊。

    如果是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哪来的天团在表演呢,结果现实却是主唱是一个完全不着调的家伙,刚刚的那茉莉花,可是赛理斯遗民之间最为传唱的老歌,当初第一次开放时代,金星保卫战,由赛理斯遗民战士所组成的华裔战团‘望乡者’中的最后七千幸存者保护着整个射场,直到最后一艘用于平民撤退的民用舰升空,但是他们已经失去了回到登6场的安全通道,剩下的数百位战士开启了全频道的通信,直到全员战死,其间放送的就是这歌曲,马克思的曾祖父就是地球人,自然也听过这歌,真的是……非常棒的一歌。

    结果却被那位主唱唱的都快爆炸了,不要说华裔遗民,就连马克思这个混血儿都差一点没忍住拔出火枪打死这家伙的冲动。

    这唱的是什么啊,明明是如此激昂的音乐与伴唱,这丫就是唱出死亡重金属也没啥啊,只可惜……该唱不唱,全程唱了一遍乡村歌,马克思觉得要是自己的曾祖父在现场听,只怕得听出一个好歹来。

    正准备看下一的时候,马克思突然听到了远方传来的迷之怒吼。

    “够了!停下这该死的歌声!”

    啊,似乎就是那位分身的声音呢,马克思虽然从来都没有在战锤世纪里玩过,但是至少也在阿亚罗克这涨了见识,这位之所以出不来,完全就是因为节点这边的演唱将整个中央法阵化做了封印,任何实力高于一定值的家伙都无法出来,所以现在中央法阵那边混沌的人类军团铺天盖地,但就是炮灰,之前打的辛苦,现在穿着全身1.5厘米的渗有秘银和减重铭纹的全身甲,拿着毫米口径的重型霰弹枪(也只有这些两米四的大猫们能玩得动这样的巨型枪械)的大猫们正在开心血虐着这些想要冲破防线的混沌人类,有他们在前面顶着,方耳朵和尖耳朵,小猫,甚至还有大个子们都在开心的打着黑枪,连伤亡数字都不再让马克思觉得心惊肉跳了。

    嗯……等那位能出来,不知道这边还要唱多久啊。

    突然的,马克思觉得这一刻最好早点到来。

    为什么?

    因为新歌的前奏很熟悉,由钢琴的独奏到乐器们的集合,只见那位长相颇为帅气的主唱举起了奥术话筒:“以山为舷……”

    四个简单的字自他口中唱出,在那刹那,马克思觉得自己的灵魂有如脱离躯壳,自半人马的老宅升腾而起,一路穿星海,跃空间的向着故乡而去。

    ………………

    “怎么了?”刚刚才获得一次十分钟休息的安妮看着正在看直播的友人:“你双眼都翻白了啊刚刚。”

    “刚刚我感觉我的灵魂都出窍了,从来没有想到竟然会有人把那么好听的歌唱成这样。”友人说到这儿拍了拍自己的脸。

    “这事你得去问焰了。”安妮说到这儿,她的友人突然像是现了新大6:“对了,安妮,你怎么对这种可怕的声音无动于衷呢?!”

    “咦,这歌难听吗,可是我觉得他唱的比我好啊。”安妮有些奇怪的反问道。

    “噫?!”整个休息区里,响起整齐划一的惊诧。8(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