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795节:一心Ⅶ
    “殿下,您的力量一直在被削弱,我觉得我们必须要做一点什么。 要不然我们的努力总将会白废,越来越多的外乡人来到了这座岛上……我们似乎是别无选择了。”风暴海的大君低着头,而在她的面前,站在封印前方的混沌邪神色孽(沙历士)的分身,她负着双手:“从一开始到现在,那些节点上的封印就一直在全速运转,我们还有什么办法让这个法阵解脱节点的束缚……而我,已经感觉到了我的那些老朋友的到来了。”说到这儿,色孽的分身转过身看着风暴海的大君:“我的仆人,你有什么办法吗。”

    “很简单,殿下,我们给法阵增压,让整个法阵过载,节点上面的凡人没办法承受如那么狂暴的过载之力,只要有一个节点上的人员损失完,我们就可以脱困了。”抬起头,风暴海的大君看着陷入了沉默的沙历士分身:“殿下,您怎么看呢。”

    分身沉默了一会儿,最终他还是选择认同了眼前这个仆人的提意:“仆人,你自己看着办,但是要记得,节点那边不容有失,大量的精锐军团还需要通过节点的增幅来获得再稳定的传送坐标。”

    “没有问题,殿下。”风暴海的大君扬了扬眉头,她身边的首席术士自然的接下了这份工作。

    随着法阵的运转,沙历士的分身很快就发现封印正在松动,而中央法阵中,全新的波动正在形成,很快的,沙历士似乎发现了什么,她扭头看着风暴海的大君,而这位却不知在何时退到了封印的边缘。

    注意到这位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风暴海的大君微笑着点了点头:“殿下,希望您能喜欢我为您准备的小惊喜。”

    沙历士的分身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心情追究风暴海的大君到底做了什么,她退后了数步,直到她退无可退,从法阵中打开的传送门里,一位衣着暴露,有着巨大赘肉的女性走了出来:“啊,我的获选者,我真应该好好的谢谢你,看看你所做的这一切,我从来都没有想到我竟然会有踏足这个位面的那一刻!简直完美!你的小小阴谋骗过了所有人,我应该要怎么奖励你呢,可爱的夫人。”

    “谢谢您的夸奖,我的殿下,不知道您对我所做的这一切和所选择的祭品有如何的看法,我个人是非常真诚的期待您能够满意。”风暴海的大君脸上满是笑容。

    “该死,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获得我的力量!”沙历士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自杀,但是下一秒,她的躯壳就被无形的手拉成了一个大字,她尖叫着被辛烈治的分身固定到了半空,做为猎人,辛烈治的化身扭头看着跪下来的风暴海大君:“来做我的领主吧,苏菲,这是我能够给予你的最高奖励。”

    “真是恐悦至极啊,殿下。”风暴海的大君站了起来,她往前走了两步:“真是太感谢殿下对我的栽培了。”

    “没什么,年轻的苏菲,这是你应该获得的奖励,继续你们的工作,我已经准备好了将最精锐的数支外乡人战团投入这个位面。”辛烈治的分身说完,转身走向了沙历士的分身:“看看呐,可怜的小家伙,你和别的家伙一样,从一开始就被我玩弄在股掌之间,苏菲从一开始就是我的人啊,虽然我并不喜欢愚蠢的家伙,但是我还从来没有吃过一个分身呢,这一定是非常美妙的经历。”

    “哇喔,殿下的吃相还真是令人感叹。”看着辛烈治开始进食,首席术士如此感叹道,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夫人,法阵已经就位,属于殿下的战团还有不到十息的时间就能到达!”首席术士的声音里满是喜悦,照顾着法阵的它并没有转身,自然也看不到风暴海的大君掏出火枪,并将手中的武器指向自己。

    “瓦内尔萨理夫,我的老朋友,说起来,我们认识多久了啊。”风暴海的大君感叹道。

    “夫人,您今天怎么想到了这个问题,时间太久远了,怎么可能记得住啊。”首席术士眼眶中的魂火滚了滚:“五十年,或是更久?”

    “嗯,的确很久了……”拉开撞针,风暴海的大君笑了笑:“瓦内尔,你知道吗,我有时候会想起我们年轻时候的经历,那个时候的记忆真美好啊。”

    “当然了,夫人,但是当初所谓的美好,在如今看来,也只不过是一种笑话而已啊,我们如今已经获得了这么大的力量,理所当然的要做一些大事业啊,我们今天欺骗了那么多的超凡存在,智慧果然才是力量的终级力量。”首席术士看着自己面前的法阵:“夫人,您成了领主,我一定会是你最忠诚的部下啊。”

    “嗯,我知道。”扣动扳机,渗银的铅弹掀开了首席术士的颅骨,被击碎了灵魂石的首席术士倒在了地上,而它手上的奥术水晶落到了风暴海的大君的手上。

    正拿着一支手吃的非常开心的辛烈治的分身抬起头:“苏菲,你在干什么。”

    “没什么,只是觉得,客人都到了,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说完,风暴海的大君抬起手,在她的身后,整个法阵开始转化,一道传送门被打开,从中走出了一个穿着简单的胸板甲与皮裤的年轻人,其貌不扬的他手中空空如也,而在他的身后,两个草原精灵姑娘儿一起托着连鞘的长剑。

    “做的好,苏菲。”草原精灵姑娘儿中的一位这么说道。

    “苏菲,你的忠诚我们都看在眼里呢。”草原精灵姑娘中的另一位如此说道。

    “那里,两位殿下,我只是在做我认为正确的事情。”说完,风暴海的大君开始退向封印的边缘:“五十年,或者说是六十年,我已经记不得了,但是依然能够记得我的事业,我无怨无悔呢,殿下。”在两位草原精灵姑娘儿异口同声的‘辛苦了’的安慰声中,她的脸上无悲无喜:“我终于……完成了这一切。”(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