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796节:见证彼此的路
    枪林弹雨,说的就是安妮现在面对的情况,在天空中飞翔的少女完全在依靠着本能进行着战斗,到处都是邪魔,这些邪恶的空中单位哀嚎着,它们混沌的外型与诡异的声线令每一个听到或是见到它的人都需要过一次意志鉴定,难度20,只有全副武装的战斗法师才能够通过这样可怕的鉴定难度,安妮此时已经抛弃了打空了的外挂机炮舱,姑娘儿左手使用着奥术光盾,这种小型盾会打开一个奥术力场,挡住各种投射物和投射法术,右手的圣光剑因为长时间的使用而变的有些暗淡。 .

    斩开眼前的邪魔,从血雨中穿过,长时间的对邪魔战斗,直面混沌的代价就是难以对抗的污染,安妮的一只眼睛已经变成了类似邪魔的复眼,但是少女依然无所畏惧的在天空中战斗。

    直到再一次斩开一只邪魔,安妮这才发现,邪魔们突然开始尖啸,这些混沌本就扭曲的形体正在崩溃,安妮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有战斗法师发现了,在同类姑娘的指引下,安妮见到了兰夏岛中央发生的一切幽绿的邪能信标光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神圣而纯粹的能量,安妮直视着光柱,她眼眶中的复眼随之脱落,姑娘儿咬了咬牙,伸出手,隔着眼皮摸到的,却是球形眼珠正在生成。

    “我们胜利了吗?”有战斗法师在频道里这么问道。

    “胜利了,我的孩子们,回航吧。”频道里传来了莉莉夫人满是喜悦的回答。

    然后,频道里响起了那位战斗法师的欢呼声,安妮看着这道满是柔和光线的奇迹,还可使用的眼眶中,有大颗泪珠滚落。

    有战友为了胜利,开启了战斗舱的自爆功能与大型邪魔一同泯灭;有战友为了胜利,将自己挡在了邪魔发射的负能量射线与发誓守护的重型爆击艇之间;更有战友为了胜利,在这片天空下流尽最后心血。

    跟随着众人,安妮降落在艾斯嘉科尼号的后甲板上,再一次看向兰夏岛中央的那座山,不再喷发邪能信标的山峰渐渐失去了危险的色彩,天空也不再有黑色的漩涡。

    跟在安妮的身后降落的一位草原精灵姑娘一下地就哭了起来,降落在她身边的同类在解除了牵引之后,更是一屁股坐到了甲板上。

    “我们一个联队……只剩下我一个人了。”那个姑娘儿瘪着嘴哽咽着,联队指挥官战死,战旗也随之失去,在今天安妮已经见过无数次了,地面部队更是如此,整个团的战士死在地表,有时连战旗也不得不随之毁灭。

    “大家都说,这只不过是一个游戏,他们也不是真正的面对死亡,可为什么他们总是要站在我的身前……”另一个一看就是孩子的小东西抹着脸,都哭花了。

    越来越多的战斗法师返航,他们之中有草原精灵,也有小猫,有些更是高个子的风精灵或是人类,直到这时,安妮终于看到了焰,这个失去了一只耳朵,身上的战斗法师袍下摆满是破洞的猫姑娘一下地,就大步走向甲板前端的浮空板上,她一边走,一边拿过地勤递上来的奥术扩音器:“各位,做为指挥官,我在这里感谢你们为这个世界所做的一切。你们和你们的同伴们都是好样的,自第一个凡人踏足于这座岛屿已经过去了三天,我们面对了太多的牺牲与苦难,你们和你们的同伴本可以旁观事态发展,但是最终你们还是选择加入这场中止灭世恶行的行动中来,选择与自己志同道和的友人一起为这个世界而战。”

    战斗法师们之中的小猫们纷纷行礼,小猫们或是抚胸,或是行礼,有一些小猫更是单膝跪下:“我们归于您的战旗之下,我们以为您服务而荣,大指挥官阁下。”

    “焰小姐,我们都是在为自己的良心而战,没有那个正常人会愿意看着这个世界化为灰烬。”数量最少的人类之中走出一个年轻人说道,他的话语让他的同类们纷纷点头赞同,另一位穿着指挥官法袍的人类战斗法师走了出来行了一个抚胸礼:“没错,大指挥官阁下,我们之中的每一个人,都不想看着整个世界走向崩坏,更不想让邪神成为这片土地的主人,我们与我们的同伴们抱着必死的信念走上战场,为的不是扬名立万之后的喜悦,而是想着自己是不是能够与长辈那样,与志同道合之辈一道,用双手,补天裂。”

    “谢谢各位,现在,我们已经终结了这展开在我们面前的恶事!”焰点了点头,她看着自己面前的众人:“今天,不会有邪恶的绘师将死亡,将绝望,将终焉绘在画卷之上!全是因为你们!还在无数在地表上血战的同袍!感谢你们的付出!”

    “大指挥官阁下的命令,就是在为我们方耳朵与尖耳朵指明前进的方向,大指挥官阁下,能够跟随在您的身后,我们所有人都会觉得死而无憾。”方耳朵和尖耳朵们纷纷低头行礼,安妮看到那两个小家伙也低下头,安妮自己也低下了头,这一切的付出与代价都有意义,这一切的牺牲与死亡都有收获,以凡人之姿终结恶事,我们无怨无悔。

    “谢谢各位,在场的,不在场的,幸存下来的,牺牲了的,所有人都是勇士。”焰看着众人行了一个抚胸礼:“在神明们的眼中,我们只不过是凡人,有贤者说身为凡人……也理应有凡人的自觉,但是我们今天所有的人,无论他是何种身份,在今天,在此时此刻,我们都是信任着彼此的勇士,我们流淌的血没有白流,我们付出的牺牲有了代价,无论是我们战斗法师,还是在地表上被重力束缚着的灵魂们,都是当之无愧的英雄!”说到这里,焰举起她那握紧的右手:“今天,我们以胜利,敬英雄,敬凡人,敬我们。”

    “敬英雄!”草原精灵们大声喊道。

    “敬凡人。”地球玩家们笑着点了点头。

    而小猫们的欢呼着:“敬我们!”

    ………………

    “真是有着浓厚的荒谬感啊。”捅死脚下的混沌,看着失去了胆子的混沌们自身边跑过,玛索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觉得获得胜利的方式怎么会变的如此奇怪已方已经有些后继无力了,玛索做为前线指挥官,自然明白战斗所付出的牺牲,数以十万计的无畏勇者战死沙场,所有可以使用的船只都在超负荷的被使用,后勤部门更是从上到下随时都要爆炸的状态就那千把号人,又要调配物资,又要对抗嗷嗷待哺的各路战团,就算是没有自动武器,子弹的缺口依然是后勤部门面前的断台头……话说回来,没有把人逼疯,还真是运气好。

    “这就算是结束了吗,指挥官玛索。”有战士自尸堆爬了出来,将手中的匕首在腰间的皮带上抹了抹,看着邪神的军团开始撤退,不禁扭头看着玛索问道。

    “的确是结束了……。”玛索点了点头,猫崽连举枪打死逃跑的混沌的精力都没有了,杀了多少混沌?一百个?两百个?到底有多少混沌死在了自己的枪口下,玛索自己都记不清了。

    附近所有还能动的玩家都聚了过来:“信标!信标变了!”,有大个子发现了什么,直到这时,玛索才抬起头看着那道光柱,之前的邪能信标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道神圣的光柱,在它的面前,玛索觉得自己的身体都有些发痒了做为已经完全的不死化的玛索来说,这已经不是惊喜,而是惊悚了,因为这代表自己的身躯正在活性化。

    一条战斗艇落在玛索的跟前,其中的驾驶员对着玛索招了招手:“玛索先生,殿下想要见你。”

    有神明要见自己?

    带着这样的想法,玛索走到了战斗艇前,坐到了侧翼上,当战斗艇升空的时候,玛索看着脚下的战场,不远处有几只医护员打扮的草原精灵围在一只小猫的身边,正在为他做为战地急救,玛索抬起头,放眼望去,战场上到处都是尸体,混沌最后的反扑造成的无数的死伤,但是在邪能信标被代替的现在,已经再也没有混沌可以进入这个世界。

    这样的牺牲,有意义吗?

    玛索这么问自己。

    一定是有意义的。

    玛索这么回答自己。

    战斗艇在山腰的一个平台上停下,玛索跳下座位,就在两位草原精灵少女的迎导下走进了这个山洞,这才看到了中空的山洞中那个巨大的中央法阵,如今这个法阵正在往外走出英灵们,无名氏背对着猫崽,似乎正在打量着山壁上的壁画,而那两位双母神则正与自己的那位母亲交谈着什么,至于她们手里的链子,和链子终头上的那位有着巨大赘肉的四脚兽,玛索很理智的选择了无视。

    “啊,玛索来了。”在神明的面前,还轮不到玛索来藏头露尾,双母神中的妹妹首先转过身,然后是她的姐姐:“欢迎,玛索,你和你的同伴们做的非常好。”

    “我们只不过是一些想要自救的普通人。”玛索谦虚的说道,然后他看向自己的母亲:“您……找回了自己的理智吗?”

    “只是记起了一些自己不想忘记的事情,比如说,与他的约定。”猫崽的母亲靠在山洞壁上,她眼眶中的魂火已近黯淡:“而你,我的孩子……做的好,你做的这一切没有令你的姓氏蒙羞。”

    “母亲……我要怎么做,要把血钱放在哪儿。”玛索掏出了放有血钱的口袋。

    玛索想问自己的父亲是谁,但是想了想,自己的这个念头不是已经通达了吗,有没有父亲对于现在的玛索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和姑娘们要好好的生活下去,除此之外,玛索别无他求。

    “兰夏岛的北边有一个小岛,在那儿有着我们最大的一个藏宝库,将血钱放在那儿,净化它们,让诅咒断绝。”说到这里,玛索的这位母亲眨了眨眼,她的模样已经开始高速的老化:“两位夫人,请净化我吧,在我的灵魂……彻底陷入混沌之前。”

    “如你所愿,苏菲。”双母神中的姐姐这么说道。

    “一路顺风,苏菲。”双母神中的妹妹这么说道。

    玛索看着这一切,看着自己母亲的角色被双母神所净化,看着她的灵魂重返玛娜之海,而她的躯壳化做飞灰,最终,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风暴海的大君,也不再有‘飞翔的河南人’号的船长,有的只会是极恶的夫人被神明所净化的历史。

    母亲身上的装备因为与混沌接触的太久,已经完全失去了净化的价值,它们也随着玛索的母亲一起化做尘埃。

    “玛索,来,我们带你去那个小岛吧。”

    既然双母神这么说了,玛索也就跟着她们进了由她们打开的传送门,没有所谓的万众瞩目,也没有什么炫目的效果,当玛索将那些血钱丢到了那个钱堆上的时候,整个藏宝库中的所有事物都显现出了真实的一面,宝石化做了石块,金币变成了泥土,那一颗颗如同龙眼的珍珠,更是化成了泥团子,整个藏宝库变成了一个大垃圾堆,神兵利器在漫长的诅咒环境下早已变的无效化。

    回到了兰夏岛,玛索本想离开,但是已经走回到山脚的猫崽,却被从自己面前打开了传送门里走出来的无名氏拦住,这位伟大的善神很显然想要给玛索一份礼物:“做为苏菲的子嗣,你在这一场战役中所做的一切我们都看在眼里,所以,我决定给你一份心想事成的奖励。”

    奖励?玛索想了想,正在歪着脑袋,那边意外的看到了一架无畏,后者站的远远的,似乎正在打量着自己,玛索笑了起来,伸出手指向那具无畏:“殿下,您的神恩浩荡,所以,能不能把明美,明恩还有悠久都还给我。”

    无名氏顺着玛索的指引看到了那架无畏,模样年轻的神明立即笑了起来,他点了点头:“没问题,你的姑娘儿,理所当然的要还给你,只不过明美和明恩这两个孩子已经被我排上了复活名单,所以,我现在只能够先把悠久还给你。”

    然后玛索就看到了那架无畏的驾驶室打开了,看到了坐在驾驶室里,正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双手的悠久,也看到了她身上的那件亚麻衫与亚麻裤,挺合身的吗。

    正这么感叹着,玛索就看到那个姑娘儿从驾驶室里跳了出来,这个姑娘儿一脸兴奋的跑向猫崽,一个飞扑,玛索笑着接住了这个小巧的姑娘儿诅咒解除了,不再会有传染,玛索也再一次能够用自己手来感觉到姑娘的体温,想到这里,脱下自己的红龙袍给悠久披上。

    “谢谢,玛索。”这姑娘儿明白自己复生的关键,她一脸兴奋的抱着玛索的胳膊,当然,也没有忘了伸出手帮自己一把的无名氏:“谢谢您,殿下。”

    “你不要忘了谢谢你自己,小家伙,你的执着让你的意志得以保留,不过,有勇气面对绝望,为什么不能有勇气面对玛索呢。”伸出手,无名氏像是一个宠爱着女儿的父亲。

    悠久咧着嘴笑的很是开心,玛索笑是很是尴尬,同时看着自己直播频道中狂暴化的各位,在心底里叹了一口气。

    “既然你已经选择了奖励,那么我就要走了,之后在亚修比的胜利游行,你做为地面部队的大指挥官,可不要忘了参加啊。”

    “是的,殿下,这等荣耀,我不会忘记的。”

    送走无名氏,玛索转过身,正好看到悠久瘪着嘴儿的模样:“玛索,你把你的奖励换成我的复生了吗。”

    “啊,是的,不过并不是你一个人,明美和明恩我也算进去了,所以你不用太在意。”玛索实话实说,对于他来说,明恩和明美才是大头,这个姑娘儿顶破了天,也只能算是一个添头。

    但是悠久似乎不这么想,这个姑娘儿伸手挽住了玛索的手:“可不能这么说,你一定是觉得,如果我失去了这个角色,就一定不能再玩这个游戏了吧。”

    玛索不置可否的扬了扬眉头:“可以这么说,不过,真的不是专门为了你。”

    “我知道啦,所以,今天晚上是吃明美姐姐,还是吃明恩姐姐,或者是吃我呢。”说到这儿,这个古灵精怪的姑娘儿咧开了嘴:“还是说,了不起的夜战精通先生,想要一锅端呢。”

    “您还是饶了我吧,我可不想被护女天团的幕后黑手按在地上摩擦啊。”

    想到这儿,玛索楞了一下,咦,刚刚这算是真情流露吗?

    悠久笑的上气不接下气,这姑娘儿伸出手扯了扯玛索的耳朵:“你这家伙,总是说些有的没有的。”

    “嗯,只不过是趋利避害的本能吧。”玛索一边说,一边又打量了一眼直播频道,意外的没有暴动,只不过这些家伙刷屏的内容是什么意思。

    父亲大人午安?

    玛索又看了一眼打赏榜……‘隆尔希的孟修斯打赏直播主一条鲜鱼’,留言很是简单‘年轻真好啊。’,只不过这位的‘认证’……等一下!隆尔希,孟修斯,咦咦咦咦咦!!!

    突然的,玛索觉得自己以后的猫生想来会活的非常危险。

    看了一眼身边的姑娘儿,看着悠久脸上的笑容,玛索有些慌乱的心又平静了下来。

    喵了个咪的,怕个球,不就是姑娘家的老父吗,大不了被扒了这一身的猫皮呗。

    有时候,死猫不怕开水烫……也是一种优点。(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