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804节:继续向南
    “真是没有想到啊,两年前,那个在我看来只不过是明美和明恩手里的拖油瓶一般的存在,竟然会在今天成为一个巡察一方的审判官。”看着获选者号自三号码头处升空,站在钟楼上的年轻战士对着身边的友人感叹道。

    对此,许小诗叹了一声,和友人龙套一样使用了新角色的他看着那条空飞舰:“我觉得我已经高看了这只小猫,却没有想过,我所谓的高看,其实也只不过是自我的眼界太低了,能够在兰夏岛那样的地狱中回来,还真像是他所说的那样,男人的勇气与意志不必问身高体长。”

    “挺有意思的,明明是还是一个半大的小子,却能够说出那样的道理,有着那样的理想……连莫姐都为之动容啊。”挠了挠鼻尖,龙套扭头看着许小诗:“有那么一瞬间,我都感觉我老了。”

    “我们都老了,龙套。”许小诗拍了拍龙套的肩膀:“走了,年轻人有他们的工作,我们也有我们的,告诉所有战团的指挥官,已经可以确认未来会有更多的危机在等待着我们这一代玩家,把等级撑上来,这个世界需要每一个人恪尽职守。”

    “嗯,我会贯彻你的命令,小诗,我们这一代的玩家,不会轻易服输。”

    ………………

    眨了眨眼,人工的义眼转动着,艾琉克看着窗外,远方水平飞行的‘获选者’号是那么的引人注目。

    “我的姐姐比我勇敢。”看着那艘空飞舰,艾琉克自言自语道,那人工的金属义眼翻转着,自眼眶中透出幽蓝色的光:“有时候我会想,如果我和姐姐的位置能够换一下,那该多好啊。”

    年轻的伽罗尔显性基因持有者在无人的高塔书房中如此感叹。

    “可惜如果……没有如果呢,艾琉克,你是男子汉呢,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又怎么能够让姐姐来背负这些。”

    转过身,从椅背上拿起自己的外套披在肩头,将短杖拿在左手,推开书房的大门,在门外侍卫的敬礼中走出来的艾琉克扭头看了一眼侧厅里正坐着喝茶的智库馆长:“夫人,命令已经下达了吗。”

    “已经下达了,所有的箴言守誓者的战团都在针对性的调整,大量的招收圣骑士与牧师,渗银弹也正在大量的制造中,我们正在努力的在寻找拥有大量银矿的次位面与外位面,其中一艘侦寻舰已经确认了一个次位面,殿下,一切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

    “这是我在最近这个星期听到的唯一的好消息了,夫人,请继续保持,我们需要好消息。”

    “是的,殿下,不但是我们,这个世界也需要好消息。”

    ………………

    布涅塔尼·林·塔塔尼恩。

    一个标准的伽罗尔显性血统的持有者,同时也是一个拥有着特尔善姓氏的混血儿,对于布涅塔尼来说,她的父亲有着成功的人生与不幸的私生活,说是成功,因为他有着六个儿子与四倍与儿子数量的女儿;说不幸,他的几位侣最终都因为各种意外而离世在布涅塔尼三岁的时候,她的母亲在环塞伦河系的战斗艇拉力赛上失事,这个速度与激情的赛事每一年都会夺走倒霉蛋的性命,已知的最大的一位牺牲者,是前代家主的正室,和那位夫人一比,布涅塔尼的母亲只能说是再普通不过的牺牲者了。

    做为塔塔尼恩家的幼子,布涅塔尼从小生活在父兄与姐姐们的关中,但是布涅塔尼并不想做温室中的花朵,于是,塔塔尼恩家的学神很快成了同龄人心底的恶梦,由其是那些非方耳朵和非尖耳朵的学渣们,被统治的滋味可真不好受啊。

    进入游戏,也只不过是布涅塔尼想要了解一下文明的不同和塞伦河系的文明不一样,地球文明有着与塞伦诸族完全不同的历史,布涅塔尼喜欢历史,更喜欢,她很快的喜欢上了这个产生于地球人笔下的世界,正巧这个时候那位玛索审判官需要大量的人手,布涅塔尼毛遂自荐的推荐了自己那个叫玛索的小猫人挺能打的,而且听说有着各种吸引奇怪事件发生与邪恶种族恶意的体质,这对于布涅塔尼的奇妙冒险可是有着推波助澜的作用。

    要知道,布涅塔尼的奇妙冒险可是布涅塔尼准备的关于地球游戏的一篇论文,还有什么可以比的上像玛索这样可以吸引各种事件的体质呢?

    所以,布涅塔尼推荐了自己,而且那位莫轻语小姐姐也没有令布涅塔尼失望,布涅塔尼顺利的成为了外交部门的副手这是高素质人才之前的惺惺相惜,也是高智商玩家之间的默契,布涅塔尼欣赏莫轻语的智慧,虽然她是一个不受承认的孩子,但年轻一代的伽罗尔和特尔善混血儿根本没有把这当一回事大家都是女孩子,如果说结婚不行,难道交一个朋友也不行吗?

    别开玩笑了,布涅塔尼可不觉得自己已经是那种行将木的老东西。

    想到这里,布涅塔尼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大个子:“林奇·扎克南城主,我是布涅塔尼·塔塔尼恩,亚修比的男爵,做为审判官阁下的信使,我带来了审判官阁下的意志,他将会在一周之后到达您的城市。”

    “审判官阁下的到达令略巴夏城生辉。”这位年轻的城主微笑着行礼,然后伸出手,布涅塔尼微笑着递出手,看着这个大个子托着自己的手,在上面轻轻的吻了一下。

    “美丽的小姐,不知道您是要在略巴夏城等待审判官阁下,还是……”林奇城主的欲言又止有些恰到好处。

    “我会在略巴夏的众教教圣堂休息,城主大人有什么问题吗。”布涅塔尼眼里的困惑满满。

    “没有,只是想如果您没有适合的住处,不知是否可以在我的官邸小住。”像是一位绅士,林奇城主又吻了一下,然后有些恋恋不舍的松开掌心中的小手:“但是这么看来,信使小姐已经有了更好的住处,那么这样一来,布涅塔尼小姐,你愿不愿意参加三天后的一场舞会呢,那是我第二个妹妹的成年舞会,如果能够邀请到您的参加,那真是我妹妹与我的家族的荣幸。”

    “真是受宠若惊的邀请,城主大人的盛情,布涅塔尼我已经切实的感受到了,所以,我一定会参加的。”提起战裙边,身着战斗法师礼袍的布涅塔尼微笑着道别:“那么,请容我告辞。”

    在林奇城主的恭送中离开了城主府,布涅塔尼来到停机坪前,本地的无名氏圣堂的交通艇驾驶员微笑着行了一个礼:“见到我们的林奇阁下了吗。”

    “见到了,一个标准意义上的小个子好者。”布涅塔尼微笑着说完,转身对着站在停机坪外面的林奇点了点头,然后又挥了挥手。

    看着这位城主心满意足的招手并离开,驾驶员耸了耸肩膀:“既然您都知道,那为什么还要给予他希望,难道你喜欢这样轻浮的家伙吗。”

    “不,我们的一言一行都只是在为审判官阁下而服务,给予希望是举手之劳,而给予绝望,也只不过是水到渠成之举。”布涅塔尼说到这儿,她身后的两位草原精灵圣骑士坐到了另一侧的坐椅上,而背着火枪走进停机坪的悠久与潘尼和布涅塔尼坐到了近侧的椅子上。

    “说的不错,外交部门的姑娘们要是都和你这样,那莫姐的工作轻松多了。”潘尼一边说,一边将枪膛里的子弹退出来,做为掩护布涅塔尼的神射手小组,潘尼与悠久之前一直在附近的小楼里躲着。

    “不过,布涅塔尼啊,你真的不讨厌那个家伙吗,虽然长的帅了一点,但是连自己内心的**都藏不住的家伙,怎么说也算不上靠谱啊。”悠久已经将子弹退出,她看了一眼布涅塔尼:“还是说,莫姐和你说过什么。”

    “莫姐让我看看,这个林奇是不是一个堕落者,所以我进门的时候用三号圣水洗过手,结果还不错,至少从他的表现上来看,这不像是一个堕落者。”三号圣水的效果有目共睹,算只是洗手,神圣能量在布涅塔尼手背上的残留也足够让那些堕落者吃不了兜着走。

    “那这么看起来的话,林奇城主的怀疑倒是可以暂时的解除了,不过复仇之神的代理人和代行者都死了那么多了……总是会有古怪的。”潘尼说完皱了皱眉头:“不管这可不是我们应该管的了,我们的玛索审判官还有一个星期才能过来,所以现在的问题是,咱们今天晚上要不要去逛一逛略巴夏的市场,听说这儿的夜市超棒,到处都是美味的异国食物,我听说抹糖白蚁蛋超棒,要不要勇于尝试一下。”

    一提到吃的,姑娘们立即对潘尼的建议表示了赞同,至于勇于尝试……做为大吃货,只要是甜食,方耳朵和尖耳朵的姑娘们无所畏惧。

    ………………

    “话说,那两只兔子从一开始船头抱在一起,到底在搞什么啊。”正在喂饼干夫人的杨看了一眼船头的两只兔子问道,那两只兔子,一只站在前方,双手平举;一只站于身后,双手环住前面的兔子,那四只兔耳朵在风中飘的跟海带似的。

    “那两只是姐妹啦,好像是之前看了地球人的中古电影,叫泰坦号?”躺在长躺椅上的巴巴莉姆想了一会儿,终于报出一个连她自己都不怎么确定的名字。

    “是泰坦尼克号,地球人翻拍这片子都翻拍了二十多次了,这个镜头都算是经典了。”正在看书的九叶头也不回的补充道:“杨,你需要补充一下中古电影知识啊。”

    “啊啦,地球人真幸运呐。”巴巴莉姆感叹道,这只兔姑娘的长耳朵高高竖起:“那怕是最绝望的时候,也保留下了自己的文化,而我们托比人做了两个千年的食材……要不是恩主施救,只怕还不知道要做上多久。”

    “说起来,能跟我们说一说你们的历史吗。”明美问道,做为姐姐,明美最好奇的,是各种各样的历史。

    “啊,我们的历史吗,那都是老一代的托比人都不曾知晓的的故事了。”在巴巴莉姆的口中,属于托比人的历史很短暂,只有两个千年,从始至终,托比人都是虫人的盘中餐,没有像隆尔希人那样的流浪史,也没有像隆尔希人那样的新母星上的白手起家,更没有大猫们日后席卷大半个母河系,焚尽所有不公与恶棍的壮举,有的只是一代一代自人工槽罐中出生,连自己的长辈都不清楚,唯一知道的只有同为罐中出生的兄姐,还有罐上做为母体的那个陌生的名字。

    连照片也没有,连名字都读不出来,有的只是等待,在小小的房间里吃着根茎,喝着冷水,等待着死亡来敲门。

    “我的母亲是受救的一代,虫人们已经将她的亲族都吃掉了,原本她只要长到八岁会被摆上餐桌,但是隆尔希的恩主们来了,救下了我的母亲与同族,解放了那个河系中被虫人帝国所压迫的诸多文明,母亲说,当她明白自己可以平安无事的活过八岁诞生日,那种喜悦,她说她第一次因为快乐而哭泣,不再有兄姐被食用时的畏惧与无助,更不再有倒数自己生命的痛苦与悲伤,直到那个时候,在恩主们的帮助下,她才知道那小房间里刻着的字的内容……好想活到老死,在现在看起来是那么正常的死法,却在曾经的托比人眼中是那么的美好与不可想像,但是母亲说,从那天开始,活到老死是恩主给予托比人最美好的礼物,托比人虽然忘记了自己的文化,但像是恩主们说的那样,恩还十倍,仇以百偿,解放了的托比人必将与恩主们一道前行,解放这个多元宇宙中一切被压迫,被胁迫,甚至是被食用的文明种族。”

    玛索是上辈子已经听说过了这些故事,而对于姑娘们来说,托比人的故事与历史还是第一次听说,杨都流了泪,这个姑娘儿心软,不像九叶,不开心也只是瘪着嘴。

    而明美和明恩伸出手拍了拍巴巴莉姆的肩膀。

    “你们不用安慰我,我是第二代了,自出生开始,学的是特尔善父亲传给我的知识,我是托比人,也是半个特尔善人,对于我来说,托比人经历的那些苦难都只是课本中的故事,我只能从书中知道我的先辈们受到的非人折磨,所以,我在幼校的时候发过誓,任何一个想要毁灭无辜者生活的家伙,都必须要先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说到这里,巴巴莉姆看向玛索:“玛索,你也是半个地球人,你们地球联邦在第一次人虫三十年战争的时候差一点彻底人被虫人所征服,所以,你也也应该知道被虫人所奴役有多痛苦,对吧。”

    “是的,第一次人虫三十年战争对于我们这一代年轻人来说,都是只能在历史书里见到的知识了,但是正因为有那么多愿意为了不让文明被毁灭而牺牲的前辈,地球人获得了最后的胜利,我们这一代人中的很多人才会抱着保护一个世界的想法投身于东大陆,而不是那些想要做一把坏人的家伙一样投身新伊甸。”玛索看着巴巴莉姆,这个兔子姑娘真的是挺有意思的:“你也是有着这样的想法,才会被焰所招募的吧。”

    “嗯,虽然我和圆是好朋友,但是让我下定决心加入剑与蔷薇的,还是焰,焰是一位非常有意思的猫姑娘,和别的猫姑娘完全不一样,她的思维敏捷,很多方面超乎我的想像,像是……一个纯正的特尔善人一样。”说到这里,巴巴莉姆笑着,似乎是喜悦于有这样的同伴:“她问我,愿不愿意为这个世界多尽一份力,我当然同意了,这样有意思的世界,一想到要被那些可恶的家伙入侵,我非常的生气,所以我同意了,圆去了圣骑士部门,而我做为一个有着兔耳朵的小个子,加入了托比人的队伍,我要带领我的同族们,和恩主们一起保护这个世界不受邪恶的玷污,也许在有些地球人的眼里,这只不过是一与零组成的世界,但是对于我们托比人来说,这是我们年轻一代的托比人,第一次用双手保护一个无辜的世界。”

    说到这里,这只兔子姑娘的耳朵立的笔直,一本正经的看着玛索:“玛索先生,我们托比兔子不是懦夫,请尽情的驱策我们!”

    “……请放心,会有你们表现的机会,告诉你的同胞们,学会拯救世界,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用得上了。”说完,玛索伸出手:“握个手,地球人的礼节。”

    ………………

    “姐姐。”

    刚刚推门而入的巴巴莉姆看着眼前的弟弟,微笑着蹲下身抱起了他,这个孩子虽然是同父异母的弟弟,但对于巴巴莉姆来说,却是家人。

    “姐姐今天好像很开心。”

    这个幼崽虽然年幼,但察言观色的技能却似乎与生俱来的模样。

    巴巴莉姆笑着点了点头,原本高高竖立的耳朵,如今却围在了弟弟的脖颈上,关上大门,将寒风拒绝在外,巴巴莉姆开心的举着自己的弟弟:“姐姐啊,今天碰到了很多有意思的同伴,非常有意思的同伴。”

    “同伴好吃吗?”这幼崽似乎还不明白什么东西可以吃,而什么东西却不能吃。

    但巴巴莉姆还是笑着摇了摇头:“同伴不是食物呢,我的弟弟。”

    “那是什么呢。”

    “那是……那是可以互相帮助的,有着同样信念的,和我们一样相信这个世界还会有正义的人。”(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