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809节:我来Ⅲ
    做为新就任的审判官,在略巴夏城的欢迎仪式上受到刺杀的消息如同风一般吹遍了整个沙安东部地区与亚修比的南方,好事者到处宣扬着这个消息,说的那些情景,仿佛如同亲眼所见一般。 .对此,玛索倒是没什么可说的,毕竟凶手当场就被拿下,随后就被欢天喜地的小猫们放到了火刑架上死亡可不是结束,对于这种邪恶的混沌信徒,火刑架永远都是他这样的家伙最后的归宿,至于之后,自然是尘归尘,土归土。

    那个胖子瓦瑟夫则在确认过阵营之后被草原精灵圣骑士们拖去了他的大宅很显然,一次非常经典的破拆行动,圣骑士将那座三层的大房子翻了一个底朝天,最终找到了亨特先生的献祭场在三层的小阁楼里,这个家伙配了一个锁,说是属于他自己的秘密房间,他的胖子老父非常的喜爱他,于是管家和仆人们都不会进那房间……当然,也可以这么说,能进并真的进去了的家伙,只怕早就已经为了祭坛上的祭品,那个祭坛可是全自动化的,任何非主人的生物进入,就会被祭坛丢进某个下层位面。

    很好,至少这家伙不是四小贩的粉丝。

    总而言之,小猫们在圆的带领下将整个三层都拆了,除了祭坛之外,还找到了几处隐藏的骨灰罐,圣侍们从中还解放出来至少四个无辜的灵魂,还有相同数量的意识已经完全崩溃的灵魂,只能说这位亨特先生玩的可真够大的,活人献祭也就算了,带着灵魂镇压这一类的邪道……这家伙身上的死人味道,真是隔着一条街都能闻到,难怪玛索一下地就嗅到了这直达大脑的臭味,当年的玩家们说这个家伙并不喜欢出现在有高感知存在的场合,如今看来,还真是‘身不由已’。

    瓦瑟夫最终被释放了,这个胖子通过了侦测阵营和侦测谎言,不过据小猫们说,这个胖子已经疯了也对,房子被拆了,次子也被送上了火刑架,一天之内人生的大悲都见识过了,要是这样都不疯,玛索觉得这家伙也一定是一个混沌信徒扮的。

    在这里,玛索还是要重复一下审判官不是过家家,如同革命不是请客吃饭,在这个随时都有可能被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混沌信徒视做眼中钉与肉中刺的位置上,就必须要收起自己的慈悲心肠,要不然说不定下一次倒霉的就是审判官了。

    城主只是发来了慰问,然后非常光棍的将胖子的家产直接充公了这是一种比较少见的的贵族对自己封臣的处罚方式,通常来说,罚款是最基础的处罚,在它之后,还要视行为是否严重来给予足够的处罚,充公家产通常是背叛者或是混沌教徒才能够承受的福利,胖子家出了这么一个闪光的不孝子,也真是倒霉了八辈子的血霉。

    幸好,这个胖子并没有什么可爱的小女儿,也不可能出现那个小女孩用诅咒的眼神看着猫崽,更不会有日后从井中翻出的披头发披到盖住脸的奇怪姑娘,或是哪一天某个带着精英模版,身后带着一串儿浮游针发射器的哀号女妖杀上门找猫崽的麻烦。

    等到此间事毕,已经是两天之后了,说起来也是高效,略巴夏城中也有一些风言风语,不过这可不是玛索他们知道的,而是本地的一个地球玩家战团提供的‘略巴夏的玛琳纳’,这是本地的战团,战团长是第一次开放时代战团的第一团指挥官的孙女,那个时候‘略巴夏的玛琳纳’还是‘略巴夏的赛斯林’,如天大家所见,这个战团的名字是随着战团长的名字而改变的,所以,现任的指挥官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玛琳纳简风语’,玛琳纳是名,简是姓,而风语,自然是游戏中的姓氏,这个半精灵姑娘与她的战团在当年为了略巴夏城中的无辜而直面新伊甸,直到城主做死,他们不得不和新伊甸一起终结恶事。

    战后,‘略巴夏的玛琳纳’因为大陆公约被特意放行,他们带着四千幸存的无辜平民穿过沙漠来到亚修比,又在盟友的帮助下前往金丝雀王国所有沙安的战团都会前往北方,在那边他们将重整旗鼓,等待反攻的那一天。

    玛琳纳小姐通过关系告诉玛索这些事情,自然也是为了结一个善缘,既然是善缘,玛索也是笑纳,同时有些隐晦的告诉她的信使要注意安全,想来以这个姑娘的智商,应该一点就透。

    同时,猫崽也没闲着,纵观历史五个千年,无论是现实世界还是这个世界,也无论是谁想要光明正大的做些事情,很多时候就是差一个借口,而那位被放在火刑架上的亨特小朋友就是一个非常好的由头,玛索以城中有混沌信徒,绝对不可能只有一只三脚猫为借口开始了审查工作,草原精灵圣骑士们在小猫圣侍的帮助下开始全城侦巡,三天时间下来,倒是碰到了好几个真家伙,顺手还掏了一个地下鼠窝,对于这些又想在城里住,又想不交税,还时不时的欺行霸市的家伙们,玛索在微笑中送他们上了绞刑架。

    至于他们之中有多少人是某些人的朋友,或是说鼠窝的主人是某些人的私生子这一类的风传,玛索一笑了之,说起来倒是很想听到求情的声音,只可惜贵族老爷们也不是傻子,这么些天下来,谁都知道略巴夏城来了一个不近人情还特别能打的审判官,还特别喜欢一言不同送人上绞架。没有谁敢触猫的虎须,因为之前有一个管不住嘴的家伙,已经被送上了绞架。

    对,就是某个老鼠窝主人的父亲,玛索表示吊死那个管不住嘴的老东西时,一家人整整齐齐什么的最重要了。

    残忍?别开玩笑了,这些贵族吸食着平民的血与肉,又不能以自身回馈社会,这样的贵族活着又不能创造价值,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还是死了的好,而那些在享受之余,还能以自身与家族为代价,以死对抗任何入侵这个世界的贵族,玛索自然会报有敬意,毕竟他们在享受的同时,也以自身回馈社会与世界,算不得恶党,新伊甸入侵之后,任何一个选择反抗而不是投降的贵族,也不是玛索这一次的目标,更不会进入他的视野。

    因为他们还有价值,对于玛索来说,这些家伙有没有价值,是他做判断时最重要的依据,有价值的,自然有他们发挥价值的那一天,而没有价值的,就要看他们自身的表现了,懂得做人的,自然有活路,而投靠混沌邪神,或是嘴上没门的家伙,玛索不介意送他们一个整整齐齐的绞架,至于葬礼能不能保持这样,那就要看天意了。

    时间到了第六天清晨,玛索终于等来了一个好消息。

    “阁下,城主大人邀请您参加明天的一场晚宴。”布涅塔尼做为外交部门的副手,在玛索推开房间门的时候就以一付工作仪表的姿态对玛索说道。

    “我知道了,替我回复我们那位可爱的城主大人,谢谢他的邀请,我会带着我的女伴们赴约,顺便告诉他,别想用一般的腌鱼打发我与我的猫姑娘们。”玛索说完扬了扬眉头:“你呢。”

    “不好意思,阁下,我的男朋友明天会来和我会合。”布涅塔尼微笑着回答道:“而且我觉得您的女伴团已经可以被称之为臃肿了,和那么多的对手上演对手戏,实在不是我的强项。”

    “好吧,我还以为你会对一场盛大的宴会感兴趣。”玛索自然知道这姑娘的情况,他也知道她对游戏世界的文化有些痴迷:“不过这样吧,你可以带你的男朋友一起来,毕竟你是一位贵族,你的那位男朋友可以做为你的未婚夫入场,我可以为他的身份做保。”

    “那太好了,阁下,我的男朋友可是很帅的,当心你的女伴们被他迷惑了喔。”这个姑娘儿开着玩笑,对此,玛索笑了笑:“那正好,我也想让大家见证一下我的魅力呢。”

    “一言为定,阁下,如果没有别的事情……你可以退下了,布涅塔尼小姐,明天晚上我们不见不散。”

    玛索的话中意有所指,而布涅塔尼微笑着提了提裙边,然后在沉默中退离。

    真是美好的一天啊,全新的阳光,全新的生活。

    “不知道今天有什么惊喜呢,各位。”走进大厅,玛索看着眼前的姑娘们问道。

    “有惊喜,十四小队在城郊的一处不知名的私邸中发现了一个有关于四小贩的东西,就在桌上。”正在书桌前书写着什么的莫轻语用手中的羽毛笔指了指大厅中央的大桌,上面摆放着略巴夏城的平面图。

    玛索走了过去,立即看到了莫姐所说的‘有关于四小贩的东西’,玛索伸出手,拿起了桌上的那把短剑。

    ‘战斗之剑血神的短剑’

    物品种类:短剑

    攻击类型:穿刺

    需要属性:力量12/敏捷10

    伤害:1-6

    重击范围:18-20

    重击伤害:2

    武器说明(黄字):真正的强者,永远都不需要借助外力

    武器重量:6磅

    真是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这东西,玛索叹了口气:“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觉得一把神器是这么的烫手。”

    这东西看起来并不怎么样,但是这玩意儿每杀十个人,伤害骰子就会多一面,最多可以变成20d6,也就是20-120的伤害,上辈子某个盗贼以为捡到了宝贝,结果被转化成冠军武士不过也幸好是一个盗贼,他在盗贼公会里大变活人,于是直接就被传奇影贼给放倒了,算是有史以来破坏性最小的一次入侵。

    “是啊,拿到它的小猫的尖叫声小半座城市都听到了,真是可怕的一件武器,无论是面板还是效果,如果你不介意最终被转化成一只冠军武士并成为血神入侵位面时的坐标,你倒是可以沉迷于它那迷人的刀锋之中。”

    听着莫姐的讲解,玛索将手中的短剑像是丢垃圾一样丢回了桌上:“剑是好剑,只不过想来我还是无福消受,通知无名氏的神殿了吗。”

    “通知了,他们的人很快就会过来拿走它。”

    九叶抢答道,这姑娘坐在沙发上,正在逗着饼干夫人的她抬起头看向玛索:“听布涅塔尼说,昨天晚上城主府有饭局。”

    “是啊,只怕……只怕宴无好宴,饭无好局。”拿着一叠文件走进门的明美和明恩异口同声的说道。

    “怕什么,咱们带着家伙过去,谁不服就打烂谁的狗头。”一直站在窗边的安妮这个时候转过身表达了自己的感想。

    玛索很是开心的笑了笑:“我就喜欢你这样直接的姑娘儿,能动手的时候就不废话。”

    “父亲说过,学一脑袋的知识,是为了能够和每一个人心平气和的说话,而有一付好身手,是为了让愚蠢的家伙能够心平气和的与你说话。”安妮说到这儿摆了一个健美的姿式,只可惜这姑娘儿小胳膊瘦腿的模样,真的是太难将这瘦小与战场上拿人锤着玩的姑娘相提并论。

    巴巴莉姆这个时候站起身,听到有人敲门的兔姑娘推开了房门:“啊,是无名氏的主教大人呢。”

    玛索转身,看着那位年长的老草原精灵与他的同伴们,年轻的审判官自然低头行礼:“日安,长辈,欢迎光临。”

    “日安,审判官阁下。”老草原精灵走进大厅,以他的感知,立即就注意到了那把短剑:“这就是邪神投下的种子吧。”

    “是的。”玛索伸手捏着短剑的剑尖,将它递向老主教,后者接过这把武器:“真是……一件可怕的兵器。”

    是啊,邪神投下的种子,永远都有着最诱惑人的内容,毕竟是要拿来骗人的东西,如果没有好处,只怕没有谁会使用吧。

    玛索一边这么觉着,一边微笑着送这位老人离开,走出门,注意到门外的车队与护卫队:“您还真是小心。”

    “城里弥漫着奇怪的气氛,年轻人,你要注意那些大个子。”老主教说了这么一句话,很是意有所指:“上一次降临时代,有一个小家伙跟我说过一句话,我现在将它原话原说,有些家伙说的事情,你最好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

    “谢谢长辈,我知道了。”年轻的小猫微笑着点了点头,双手放在身前,微笑中目送这位老人上了无名氏神殿的专用马车。

    “是一位好长辈。”与玛索一道目送车队离开的巴巴莉姆感叹道。

    “是啊,是一位好长辈,无名氏神殿中盛产这样的好长辈。”玛索说完,扭头看着眼向这只兔姑娘:“对了,关于明天的晚宴,你也要带男朋友来吗。”

    “不好意思,我还没有男朋友,所以如果不介意的话,我能搭个伙,跟你们一起去吃个饭吗。”兔姑娘完全不矫情的回答道。

    “没问题,明天晚上好吃的想来是管够的。”沙安半精灵们可不像他们的绿森森林中的亲戚那样能够随手甩出一顿全素大餐,兔姑娘的种族虽然喜欢块茎,但也不介意吃些别的,只不过她们并不吃红肉,关于这一点,玛索明白,并理解。

    有了玛索的这份承认,兔姑娘很是开心的点了点头,然后愉悦的进了门,看起来是去明美和明恩那边去报个到了。

    玛索扬了扬眉头,猫崽发现最近的自己似乎有些过于乐观了,这是因为自己‘重新’站起来的原因吗?

    也许吧,迈着轻快的步伐,玛索带出腰后的长刀,用它挡住了阴影中递出的匕首,空出的左手,一道瞬发的闪电鞭横扫阴影,将灰尘与一道人影统统打散,转过身,长刀再一次的拨开刺来的匕首,这一次,玛索终于看清了眼前的对手凶手的脑袋被布条包裹,眼眶中暗红色的魂火翻滚着。

    “新伊甸的杂碎,真是没有想到,我等来的竟然会是你们这些下水道的臭老鼠。”玛索有些好气又好笑的说道。

    “去死吧!虚伪的家伙!”突袭不成,这个杀手左手从腰后拔出短刀,直接了当的扑向了玛索,猫崽用手中的长剑两次拨开他的攻击,飞起的一脚将这个新伊甸的刺客踢飞,但是没想到下一秒这个刺客通过阴影直达猫崽身后,这让玛索动了怒:“本来我还想你回去告诉你的主人,让他不要给我生事,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说完,猫崽手中的闪电鞭卷住了这个刺客,将它先是甩到了地上,然后猫崽用力甩动,将这个刺客重重的砸在地上数次,最终这个刺客用刀割断了自己的腿,失去了束缚的他摔在了远处,而玛索挥动闪电鞭,将断腿卷到自己面前:“死躯?就你这样子,往墓地里一倒,还真是发现不了你啊。”

    “我要杀了你!”这个杀手甩出匕首,玛索将这飞行道具击飞的同时,这位飞扑着已经到了猫崽的跟前,想都没有想,玛索左手的闪电鞭打断了刺客持短刀的左手,然后对正他的飞行轨道,长刀树起,然后这个刺客的问题自然而然的迎刃而解,被均分的尸体砸在了街道上,猫崽站直身子,甩了甩刀子,确认了上面没有沾染什么恶心的东西之后收刀入鞘。

    “什么情况?”巴巴莉姆这个时候把脑袋探出门。

    “杀了一个不长眼的废物。”玛索整了整发形,然后走进了房子。

    巴巴莉姆看了看猫崽的背影,又看了看地上的尸体,最终她伸出手打了一个响指:“对面房子里的!”她对着街道对面房子里探出头的年轻人们喊道:“出来扫地了!”

    “算啦,还是一把圣焰直接烧了吧。”站在巴巴莉姆身边的杨挠了挠脸。

    “这可不行,我们不能养懒汉,要不然对面的这些城卫兵以为自己真的是在带薪休假。”巴巴莉姆一本正经的这么回答道。

    “呃……似乎没错……”看着对面的房子们拿着各种清理工具跑出来的年轻人,杨最终选择了认同巴巴莉姆的论调:“好吧,这件事你说的对,我们的确不能养懒汉。”

    两个姑娘看着这些年轻的小伙子处理完一切,这才扭头关上门。

    …………

    “很不错的身手。”不远处的三层小楼的楼顶,看着猫崽大分活尸的场面,年轻的男性玩家如此感叹道。

    “是啊,毕竟是击杀榜的常客,我本来以为回复肉身之后他会变弱,但是没有想过,一付好身板对于真正的行家来说,远比一付死躯来的更加重要。”他的同伴这么回答道。

    “你觉得我们要不要和玛琳纳那样,和这小猫结个善缘。”年轻人的玩家问道。

    “我觉得没问题,毕竟在守护这座城市的问题上,我们,玛琳纳,还有这只审判官应该都坐在同一条长椅上。”他的同伴点了点头:“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