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814节:我征服Ⅰ
    自第一次开放时代起,外乡人就改变了这个世界太多的方方面面,比如说食物在第一次开放时代之前,美食这种东西只存在于前往过南方乱世大陆的水手们的口中,阿亚罗克大陆的餐饮业可谓是黑暗料理横行,各种生食和三分熟更是大行其道,内测时期的玩家们纷纷表示在第一年的时候那日子简直是没法过,每一餐都是一种无声的考验,那个时候,玩家们和贵族为了一只野山羊的所有权到底归谁,都可以爆发大规模的械斗,被灭门的小贵族和被挂路灯的玩家们层出不穷,玩家们誓死捍卫食物的劲头令贵族原住民们大为头痛外乡人才不管什么所有权,对于他们来说,野外的生物就是无主的,你说那个蜂窝是贵族的?行啊,让他用命来证明吧。

    到最后,内测玩家们用自己的性命换来了贵族不得不无视外乡人的‘打猎’行为拼不过啊,外乡人在这方面完全不讲道理,那个时代,最流行的饭后活动就是吃干抹净的外乡人面对接到举报前来讨伐的贵族私军发动猪突攻击,生死看淡,不服就干,这个角色挂路灯了老子转个身又是一条好汉。

    不过,正因为第一次开放时代,外乡人来到这个世界,他们之中的烹饪高手们以自己的努力改变了这个世界的食谱,到了第五次开放时代,经历过前四次开放时代外乡人的改良,如今这个时代的食物已经非常的接近于外乡人(也就是玩家们)的世界了,所以,走进大厅,玛索首先看到的就是那头烤全羊在沙安这个沙漠地区,羊这种食物可以说是非常精贵的,当然这座城市靠近亚修比的南方,羊的价格还可以接受,而在深内沙安的中央行省,这种烤全羊可以被称之为‘珍贵’。

    毕竟,养羊需要草料是在沙漠地区是最缺的东西。

    和在北方新鲜肉食大行其道的宴会相比,南方更多的是提供对于他们来说相对珍贵的食物,所以玛索看到了各种水果,之前说过,沙安做为一个沙漠王国,水果这东西可以被称之为‘奢侈品’,巴巴莉姆可以说是如同掉进了米缸的老鼠,这兔姑娘此时此刻正抓着天堂果啃的非常开心这是沙安的一种特产,因为缺少水份,这种‘水果’并没有太多的水份,因此口感非常的甜,深受草原精灵的喜爱,做为一个混血儿,巴巴莉姆吃这果子可以说是生物本能了。

    兔姑娘可以甩开腮帮子大嚼,玛索可不行,牵着莫轻语的的审判官先生先是在林奇城主的介绍下与在场的各位一一握手,然后又和在坐的各位交谈,谈的最多的,自然就是信仰。

    当然,这不归玛索回答,做为贤者,在回答这方面上并没有身为牧师的各位姑娘来有的优势,玛索要做的就是给姑娘们站好位就成。

    还真是一份忙碌的工作啊。

    猫崽一边如此思考,一边如此感叹,同时还时不时的面对大厅中各种目光的扫视。

    就在猫崽觉得,是不是该有不张眼的家伙对自己丢白手套的时候,一位穿着灰色长袍的老人带着几个年轻人走了过来,这位胡发皆白,偏偏显的很有精神,他先对着玛索行了一礼:“尊敬的竖瞳贤者,死神的子嗣,帕罗恩斯特的审判官阁下,我是奥术兄弟会的劳帕尔·卡斯奇法师。”

    “你好,劳帕尔先生,请问有什么事吗?”既然是奥术兄弟会的,想来不会是什么对手,毕竟奥术兄弟会做为玛索的贤者就职做出了一定的贡献,可以算的上是玛索的后台之一。

    “是的,七键卫的贤者们通知过我们,要让我们配合您的行动,但是之前在外面的时候,您似乎并用不着我们帮您,所以现在来与您打一个招呼。”这位老人说到这里笑了笑,他侧过身,示意一个年轻的法师走过来:“来,我为您介绍一下,这位是巴鲁克·山德鲁,六环法师。”

    六环,如果将奥术一至九层视做九环,那么这位至少也是一位半步传奇的存在,玛索点了点头:“你既然是山德鲁家的人,也应该什么我下达的命令,我很好奇,为什么你还有胆子出现在我的面前。”,说到这儿,玛索沉默了一下:“是不是觉得,有你的老师保护着你,我就不敢动手了。”

    “那里,我只是觉得,您最好还是放过这位比较好。”老法师微笑着说道。

    玛索笑了笑:“你总要给我一个理由吧。”

    “他是奥术兄弟会中一位长老的子嗣……”这位老人扬了扬他的眉头:“当然,他也不姓山德鲁,您知道的。”

    “我明白,私生子,山德鲁家族出于某种目的没有杀死他,反而让他成为一个法师,看起来也算是一个年轻有为了。”玛索打量了一遍年轻的法师后回答道。

    对此,这个年轻人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他往前走了两步,并伸出手:“老师之前让我不要出首,但是我觉得总会有人觉得山德鲁家的血流的还不够多,所以出于对诸神的尊敬,和你之前放过了我的弟弟两重因素,我站了出来,因为我想我们之间还是可以交流的。”

    玛索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伸出手一把抓住了年轻人的手,将措手不及的他直接带着摔到了地上。

    “把他拖出去,这个山德鲁家的余孽需要与他的家族在一起随风飞舞。”玛索转身看向跟进来的圣侍们说道。

    “你敢!”劳帕尔咆哮道。

    下一秒,跟在玛索身后的安妮立下了位面锚,之前已经通过走位来到劳由帕尔身后的沙耶伽抬手一发破魔钉刺这是破法者的超能力,他们可以将一发弩矢转化成一发破坏目标身上所有祝福的奥术钉刺,于是这发奥术钉刺直接就将这个老头刚刚施放在自己身上的祝福给抹去,玛索将手中长刀放到莫轻语的手中,然后一拳打在了劳帕尔的肚子上,在这一刻没有尊老爱幼之心的猫崽看着这个老人在痛苦中俯下身,一把抓住他的胡子将他拉低身位,然后就是一发猫拳将他打翻。

    圆在这时已经带着四只圣侍同类对下的剩下的年轻法师,面对圣侍骑脸,这些原住民非常的懂事被无名氏旗下最针对施法职业的圣侍接近,他们这些连四环都没有低级法师根本没有幸存的道理,只要敢于反抗,就绝对会被杀,这一点从圣侍小猫们手里的兵器与那位审判官阁下的坊间传闻,还有如今的行动就可以看出来了。

    “七键卫阁下们难道就没有告诉你,我代表的是什么吗。”玛索站在劳帕尔的面前开口问道。

    “杀了那个孩子!烈焰之手不会放过你的!”劳帕尔抬起头,也许是因为肿了半张脸的原因,他的话语有些不太标准,但是玛索还是能够听懂。

    于是玛索往后递手,没有什么延迟,刀柄被递到了玛索的手中,拔刀,斩下劳帕尔的头颅,甩干长刀上的血迹,玛索摇了摇头:“愚蠢。”,用两个字为眼前的无头尸体做了一个定义。

    “说起来,这老头的画风为什么我会感觉到如此的违和呢。”九叶收起了手弩,这姑娘儿一边说一边示意卫兵过来收拾一下。

    “大概是因为做法师做的太久,忘了怎么做人吧。”莫轻语笑着说道。

    咦,莫姐,你这个形容词用的还真是没有错啊。(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