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825节:夏天的一个瞬间Ⅱ
    躲在厨房里的姑娘们瞪大了眼睛看着那方桌前的一猫与一大个子,之前的魔法高能炽光灯已经被撤走,这个时候的大个子面前放着一杯茶,而猫崽翘着腿看着他:“我知道你的情况,一个月之前……一个月之前,我因为某些事情杀死了一位亚修比南方行省的伯爵长子和他的私兵小队,我一路逃到了略巴夏,因为这边的半精灵和亚修比南边的人类并没有太多的利益结合,双方也没有什么联合通缉,我以为我能够在这儿赚点小钱维持生活。”

    玛索还没说完,这个叫余则成的大个子就回上了话,说的虽然都是实话,但他却意外的抹去了自己为什么杀人的原因。

    其实,当九叶将关于余则成的情报拿给众人的时候,玛索都不相信,这个有些落魄的中年人,竟然会在第三次开放时代的风云人物,更不会想到,如今的他依然独身一人……是因为当年的那个开放时代留下的创伤吗?

    玛索不知道,不过这个时候可轮不到他的表演,从刚刚开始就站在玛索身后的九叶在如今开了口:“则成先生,我们都已经通过一些渠道知道你杀了兰伯顿伯爵的长子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个沉迷于酒色的年轻人将一个交不起税的农民吊在架子上任凭风吹日晒,你觉得这一切不对,是吗。”

    面对九叶的提问,余则成点了点头:“是的,我觉得不对,虽然我也知道,既然在那位兰伯顿伯爵所在的领地内开拓新的田地,给伯爵交纳一定年份的税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但只是因为少了一担的量,就要把一家的顶梁柱吊在架子上……”看了看九叶,又对着玛索,余则成用力的摇了摇头:“那个年轻的贵族想杀鸡给猴看,我觉得他的所做所为……是不对的,他可以给那个农民一顿鞭子,也可以打他一顿,甚至可以将他的租金交纳期延长年数,但不能以这种像是要夺走他生命的办法来虐待他,如果他死了,他那骨瘦如柴的妻子和两个幼儿绝对会活不下去的,我无法眼看着一个家庭的悲剧发生在我的面前。”

    这一点玛索理解,听说第三次开放时代,这位当年还年轻的中年人有一个年轻的未婚妻,据说是因为一些所谓的门当户对的问题和年轻男女对于理念的不同,最终选择了分手……真是可怜,听说他的朋友们说,这些年来,这个中年人空有一身武艺,却因为某些打压,连一个保镖的工作也找不到,只能做一些零工赚点钱,有时候连房租都交不起。

    “所以你杀了兰伯顿的长子和保护他的私兵小队,然后拍了拍屁股就跑了,你知不知道,那家农民当天晚上就被愤怒的伯爵灭了门,丈夫被战马拖死,妻子受尽凌辱而被吊死在井边,两个孩子中,只有三岁的男孩被摔死在洗衣的石板上,而女孩被拖走喂了伯爵的战犬……”说到这儿,九叶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是出于好意,但是有时候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的残酷与无情,你不帮忙的话,男主人也许会死,但他的妻子也许会有别的农人会娶,他们的孩子也会有一口饭……不!这不是正确的!”

    玛索沉默着,他看着眼前的余则成,这个中年人死死的咬着牙,在极力控制着他的愤怒:“这不正确!那怕我的做为是这一切的诱因……也是不对的!贵族不应该如此残暴的对待他的领民!如果因为无法抓到我就虐杀那一家人,他的所做所为和那些混沌有什么差别!”

    “的确,这是不对的,但这一切就是这个世界的日常,则成先生,这里不是我们的新联邦,这里是阿亚罗克大陆,这不是诗人嘴里的幻想国度,也不是游戏评价者嘴中的所谓真实,而是一个用你我的眼睛都能感受到的愚昧和落后的世界!在南方,比那农人惨一百倍的无辜者到处都是!你一个人根本解决不到任何问题!相反,你在那个时候所做的一切,才是麻烦与死亡的奠基石。”九叶大喝着,这个姑娘的表情异常严肃:“你是不是觉得你是拯救了那个农人一家的救星,不,你不是,你只有一个人,你连阻止兰伯顿伯爵虐杀农人一家都办不到,又谈何拯救!”

    中年人沉默着,最终他抱着脑袋,哽咽着。

    “好了,九叶,我知道,你的本意是想告诉余先生,一个人是没办法改变这个世界的。”玛索拍了拍手,于是九叶闭上了嘴,玛索就那么坐着,直到余则成再一次的抬起头:“我要复仇。”,这个中年人斩钉截铁的说道。

    “兰伯顿伯爵是亚修比的罗赛汀公爵的心腹,而罗赛汀公爵是王党的一员,整个亚修比最大的贵族派系,关于你的通缉令在整个亚修比贴的漫山遍野,你说你要回去复仇,只怕还没到兰伯顿伯爵的属地,你的脑袋就已经被急公好义的各路好汉割下来送给兰伯顿伯爵了,要知道,五千金币可不是什么小数目。”玛索翘着二郎腿,看着眼前的余则成有些怜悯:“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你没有能力,又谈何责任与义务,所以我的建议是,目前先把仇恨放在心里,完成一些对于你来说更重要的事情。”

    “……那你说,我应该怎么办。”余则成的声音里满是无奈,他看着玛索问道。

    对此,玛索笑了笑:“你应该知道,则成先生,以您的能力,杀几个所谓的高手是问题的,但你的问题是你也只能杀几个高手,当敌人的数目上到以百计算时,你除了逃跑别无选择,而换一个人,比如说坐在我的身边的潘尼,您应该知道白氏亲王的小女儿这个头衔对于她的意义吧,她只要说一句话,不用说兰伯顿伯爵,改变一个凡人国度那只不过是举手之劳,会有无数的军团派遣他们的孩子组成战团加入这个世界,所以……可我不是啊,我只不过是一个凡人,你们这些高贵子不是有一句谚语说的好,凡人要有凡人的自觉……我能做的,只有用我自己的双手去为他们复仇。”说完,余则成的脸上不再有痛苦,坚毅的中年人看着玛索:“谢谢你给我的这一碗饭,你让我明白了很多事。”

    “不,你并不明白。”玛索摇了摇手。

    “什么意思?”余则成皱了皱眉头。

    “有一句谚语叫条条大道通罗马,意思就是想要完成一件事,有太多的办法可以去实现,则成先生,你要复仇,可以请求潘尼和悠久小姐,也可以投身复仇之神的麾下等待时机,甚至你都可以投身那些激进的组织……”看着眼前眼中有着越来越多的明悟的中年人,玛索笑着说道:“也许你无法出得起雇佣悠久与潘尼的佣金,也没办法去与那些激进的组织行那恶事,但是你可以成为一个复仇之神的代行者,只要你完成任务,获得足够的奖励之后,你就可以发生在那一家农人身上的一切告诉艾拉夫人,告诉她与她的丈夫,你愿意为那农人伸张正义,为无辜的夫妻与他们的孩子讨还一个公道。”

    “您说的的确是一个办法,可我一直没有碰到复仇之神的代理人,也就无从成为一个代行者……你……”看着玛索手里复仇之神的徽记,余则成瞪大了双眼,而玛索站了起来:“起来,则成先生,如果你真的想为你心中的理想与正义而战,也许没有人会为那两个无辜的孩子讨回公道,但我知道你会,所以,站起来,在我的面前,在第五次开放时代复仇之神首席代行者的面前发誓吧。”

    余则成站了起来,然后跪到了玛索的面前,他拿出了自己的长剑,连着朴素的剑鞘一起放到身前:“请为我引路吧,阁下。”

    在玛索为余则成引路,帮助他成为一个新入行的代行者之后,明美和明恩走出了厨房,做为商界的巨无霸之一,这两个姑娘自从和悠久还有潘尼走到了一起,就搞起了私兵对此玛索自然是开一眼闭一眼,姑娘们要这么做一定有其深意。

    “我们是林家姐妹,只要你不是孤陋寡闻之人,多少应该听说过我们的事迹,对吗。”身为姐姐的明美首先开口。

    余则成点了点头:“无论是在外面还是在这里,你们的事迹总是有人在提到。”

    “所以,我们在这个世界与悠久还有潘尼一起,建立了一个全新的巨型商团,我可以这么告诉你,我们的商团有下属四个私人战团,这些都是我们姐妹的即战力。”身为妹妹的明恩接着开口。

    “我有风闻,但一直都没当真。”余则成继续点头:“毕竟风传里说你们有四百个战团,随时准备着将亚修比王国改头换面,我觉得太假了。”

    “消息是我们放出来,毕竟自黑也是自我保护的一环,现在整个亚修比贵族圈都把这个消息当成一个笑话,可是他们永远不知道,我们在北边金丝雀的东南行省‘帕罗迪娜省’其实是我们姐妹共同拥有的封地,如今已经通过大量的吸附流民与失土的农民开拓出了足够的土地,在由女王陛下赐予的土地上,我们驻守有接近一百个战团的战士,四十万军囤的大量田地与差不多同等数量的自由民开拓的田地,配合德鲁伊团体与法师们的精细耕作,我们将整个行省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农场,只需要一年就可以储备足够整个方面军团进行两年作战的粮食。”姐姐这么说完,妹妹接着补充了一句:“你知道吗,天快变了。”

    “是外位面的入侵吗?”余则成皱了皱眉头:“如果是入侵的话,不要说我,这个世上任何一个还有理智的玩家都会与之对抗。”

    “不,我们分析是来自大陆另一端的攻击。”悠久在这个时候接上了话题,这位少女走到了跪在地上的余则成的面前,从她的腰间拔出短剑,将它放到了余则成的肩膀上:“战争也许会持续很久,久到也许整个开放时代都会结束,所以我们一直都在做准备,处理掉新伊甸的渗透者,净化贵族群体,建立军团等待战争,则成先生眼里,算是一位长辈,我可以这么负责任的告诉你,我也讨厌兰伯顿伯爵的所做所为,的确就像是大家说的那样,隆尔希家的我的确是现有阶层的守护者,但守护是有针对性的,隆尔希家所依靠的不是那一个个所谓的家族,而是整个家中的所有公民,是他们以彼此的血与火点燃整个塞伦河系,将混沌,邪恶和疯狂一并剔除,所以,我更是一个无辜平民的守护者,兰伯顿伯爵拖死农人我可以认为他是在发泄丧子之痛情有可愿,但是玷污那位夫人的清白,摔死那个幼子,将可怜的女孩生生喂狗……就像你说的那样,这是不对的,这是非义的,这罪该万死的所做所为已经超过我的忍耐底限,则成先生,我在这里授于你复仇的权力,当你觉得你足够强大了,可以来找我,我会为你安排一次与兰伯顿伯爵之间的决斗,绝对是他所无法拒绝的决斗……你会亲手终结他,斩下他的头颅,用他的性命来祭奠那无辜的一家……你的所做所为将会是最光明正大的方式,你将以一个复仇使者的姿态重新回到亚修比,而非一个杀人犯的模样留在世人的心中。”

    “感谢您!您……”余则成在这刻终于流下了眼泪:“谢谢您!”

    “不要谢我,则成先生,请你相信这个世界,这个世界有冰冷的现实与不公的道理,但是在那些穷苦的原住民的眼里,还有和你一样千千万万坚守着理想的外乡人愿意为他们而战。”收回短剑,悠久站到了玛索身边:“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一次的战争,很有可能就是如同第三次开放时代那样,由寒武纪发起的一次洗牌,我们无心成为这片大陆的王,但我们必须要和第三次开放时代的那些前辈们,为了无数无辜而战……我们知道,在第三次开放时代您为了无数平民所做的那些事情,很多人都觉得第三次开放时代您的所做所为是最为卑劣的,你是那个疯君独裁者的走狗,但是草原精灵们记得那些由你之手,低价‘处理’给我们的老弱妇孺;也记得你以正常损耗为借口,偷偷送出来的奴隶,在这里,我与我的姐妹们邀请你加入加入我们的团队,我们也许有这样或是那样的不足,但是我们有信心,有能力,也有决力。”

    潘尼接住了话题:“在北地,还有很多奴隶与难民的后代记得当年那位疯君的财务大臣,他们都说,他们的今天,都是拜那位面冷心热的大臣先生。”

    看着余则成站起身,玛索微笑着伸出手:“我应该称呼你为余则成,还是第三次开放时代的那位钱之江大臣。”

    “嗯……还是叫我余则成吧,毕竟这是本名,而钱之江只是随手取的名字。”余则成笑的有些不好意思:“今天听了你们说的这些话,我的心里好受了很多,但是我身上的这份罪过我会记得,我会记得,只有能力越大,我所能承担的责任才会越大……我明白了,玛索。”

    “则成先生,记得我们今天所说的一切,接下来,你应该去换一身行头,然后我会安排你先行前往我们审判之旅的下一站,你和新的同事们会在那里先行为我们打点好一切,当然,这份工作是他们的,你的任务就是找到代理人,完成任务,越多越好,但是你要记得一点,首先你要活下来,然后才能够有机会和兰伯顿伯爵谈一谈关于怎么借他人头一用。”

    “……我会的,我会努力工作,直到你们告诉我,我可以亲手向兰伯顿伯爵讨回他所欠我的血债,到了那个时候,我会让凶手和他们的亲友明白,神明会审判他们的罪过,而我的责任……就是用手中的长剑将他们送到神明的面前。”说到这里,余则成挺胸,收腹,行了一个俯胸礼。

    “余则成先生,欢迎加入剑与蔷薇。”一直站在门边观察着情况的莫轻语微笑着拍了拍手:“姑娘们,让我们立誓吧。”

    “我们立誓,愿道义之花长开。”明美与明恩首先开口。

    “我们立誓,愿公理之树长青。”然后是杨,九叶与安妮。

    “我们立誓,愿良善之藤长生。”接下来是巴巴莉姆与布涅塔尼,还有莫轻语。

    “我们立誓,愿正义之钟长呜。”悠久与潘尼异口同声。

    “我们立誓,愿誓约之光长亮。”接着是猫姑娘们和刚刚加入的余则成。

    “愿守此誓,愿护此土,愿举此义,愿卫此理。”众人的手互相交叠。

    当仪式完成,玛索在心底里默默的补充了一句:“我们将……彻底改变这个不公的世界。”8)(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