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828节:夏天的一个瞬间V
    “你来晚了,景彦。”

    当白景彦带着队来到萨格勒布大道217号,穿着大红色审判官皮大衣,将长发盘在脑后的猫姑娘双手驻剑,屹立于一片尸骸中,背对着正在燃烧的火刑架,名为焰的少女看着白景彦笑了笑。

    而白景彦扬了扬眉头,他看了看四周:“你的小猫们还真是做的有够彻底的。”

    “我敲门之后有开过侦测阵营,确保没有杀错一个好人。”说到这里,焰抬起脚踢了踢脚边的脑袋,做为之前被猫姑娘一剑枭首的半精灵头目,这位的灵魂如今正在焰身后的火刑柱上哀号,与他有着同样待遇的还有很多人:“同样的,我们也确保了没有一个恶棍能够逃脱净化的结局,每一个人都要为他的所做所为付出代价,而我们要做的,就是让报应与审判来的更快一些。”

    “我很好奇,玛索那边为什么不和你这样,将罪人的灵魂都拖到火刑柱上净化呢。”白景彦问道,他看了看火刑架,发现连孩子也没能逃脱:“对了,这个小崽儿是怎么一回事。”

    “你忘了玛索是一个复仇之神的代行者了,对于他来说,他所杀死的每一个目标的灵魂都会自动的被复仇之神所甄别,任何邪恶阵营的灵魂都将会被艾拉夫人拖出来特别对待,所以对于他来说,只要杀的人头滚滚,就足够让南方那些混沌杂碎们感觉到畏惧了。”说到这里,焰扭头看了一眼那个在神圣的火焰中扭曲哀号的幼崽的‘身影’:“这个孩子是两个混沌信徒所生的,相信我,他比在场的任何人都要更加的接近他们的那位上神,这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圣子,所以,我将它的灵魂放到火刑架上净化,而它的躯壳”焰指了指正在燃烧的尸体们:“相信我,早一点儿烧掉他的灵魂与躯壳,都好过夜长梦多。”

    “你这么说,我就没有什么反对的意见了。”对于白景彦来说,任何混沌信徒都是不可靠的,对于这些杂碎来说,只有一个死掉的混沌信徒才是一个可以被称之为洗心革面的混沌信徒,所以这么杀没有错。

    “救救我!”那个幼崽的灵魂在哀号,而焰转身看着他:“看看,这样一个邪恶的灵魂,还想用洗脑的办法来让人帮它脱困,但是在这里它没有任何办法,我不会解放他,你不会,谁都不会,也没有这个能力从神圣的火焰中脱救这样一个从一开始就走错了道的家伙。”

    “没错,邪恶总是喜欢这样,用可怜的模样来欺骗整个世界,真是罪该万死。”看着眼前的火刑架,白景彦点了点头:“焰,你做的没有错,我支持你。”

    “谢谢,能够有人支持正义的事业,总是让我非常感动。”说完,焰回过头,不再看那在火焰中渐渐消亡的灵魂们:“也许,在许多年之后,会有人翻出这段历史,将我与玛索当做屠夫,认为这些混沌信徒还是可以被拯救的那些失智的女人与愚蠢的男人们永远不会明白,混沌的种子一旦发芽生根,就再也没有可能被去除,除了净化,几乎没有逆转的可能,混沌会将他们的信徒洗脑,将他们脑子里的美与丑调转身位,对于他们来说,那些所谓的有良心的历史学家简直是送上门的美食我看过地球人的历史,有一种形容词将这种蠢货称之为两脚羊,我觉得,这种形容简直精辟至极。”

    “愚蠢与懦弱是最不可救药的存在。”白景彦感叹道,他看着火刑架:“特尔善人绝对不会将罪人视做无辜给予救赎,也不会将恶棍当做弱者伸手帮助。”

    “但是有些人以为给予罪人和恶棍以良意,才是人性的美他们忘了,人性中更多保留着罪与恶,他们终有一天会明白,什么叫引狼入室,什么叫自取灭亡。”焰笑了笑,然后示意照顾着火刑架的小猫们将圣火烧的更旺。

    “是啊,无论是在外面,还是在这里,我们都生活在虚伪的和平之中。”焰看着从房子里被拖出来的男人,他的双手和双腿已经被打断,大猫用上了大量的刑罚,连牙齿也所剩无已。

    “焰小姐,他已经招供了,我们要怎么处理他。”大猫问道。

    对此,焰指了指还有空的火刑架,等到大猫们拖走这个男人,焰扭头看向白景彦:“我们之前说过,能够袭击我们而又切实的动了手,那么我自然就会让你们成为一个不怎么光彩的榜样,这样的家族,无论其中有没有无辜者,都将会被我一视同仁,而且在我这一路的所见所闻中,能够出淤泥而不染的存在,似乎只存在于与故事之中,更多的还是一烂烂一窝,没有任何意外,混沌的侵染是那么的无情而高效,它能够诱发人性的暗黑面,将一个与世无争的凡人变成为了一丁点的利益而拼命的疯子,这让我想到了地球文明在二十世纪末与二十一世纪初的乱像”

    “你今天不像是一个审判官,而像一个历史学家呢,焰。”白影彦歪起脑袋:“我怎么感觉你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

    “嗯,是有一点,由其是当你眼看着幼崽与孕妇在侦测阵营的光辉下变成血红的外表时”说到这里,低着脑袋的焰叹了一口气,她看着眼前的同龄人:“景彦,你知道吗,我不得不杀死他们,不得不将他们挫骨扬灰,将他们的灵魂净化在火刑架上,就是因为他们已经成为了混沌的信徒,他们为什么要信仰混沌呢?这个世界受到过如此多的入侵,他们怎么能够无法理解,混沌这种瘟疫而最愚蠢的事情在于,他们其实知晓真相,但是他们就是被混沌们所描述的极乐所诱惑,任由那无声的侵蚀将彼此的命运拖入深渊。”

    说到这里,焰抬起头,看着自房间里拖出来的女性,看着她那巨大而肿胀的腹部,拖着她的大猫按照惯例在她面前停下脚步:“焰小姐,这个女性已经承认了自己的罪行,并供认了他的丈夫的藏身地点,众神教的那位阁下已经宣判了她的罪行,小姐,我们要把她绑上火刑架吗。”

    “为什么不呢?”焰反问道。

    于是大猫们拖着手中的女子走向火刑架。

    “不!孩子是无辜的!放过我的孩子!”那个女性在哀号,在尖啸,她挣扎时,但是无论如何也挣脱不了大猫的控制。

    “在这个时候,她终于知道孩子是无辜了,但是她忘了,当初她杀死别的怀孕的女子时,在面对那个女子的哀求时所表现出来的邪恶与果决”说到这里,焰笑着叹了一口气,然后猫姑娘的表情渐渐转冷:“看到了吗,景彦,她忘了她将别的母亲与她腹中孩子献祭给混沌邪神时的罪恶,忘了她手中染着的血,只是想要一味的装着可怜,一味的想要让自己的孩子得救赎我知道,她不配。”景彦伸出手拍了拍焰的后背:“焰,我知道,她不配得救赎,自她走上这条路的时候,她们与我们之间,只有你死我活的注解,他们必须死,要不然整个世界就会被混沌变成人间的地狱。”

    “嗯,你说的没有错呢,景彦。”叹了一口气,看着火刑架上的女人被圣焰点燃,聆听着她的哀号,焰还是叹了一口气。

    “每个人,都要为他们的选择付出代价,我们和他们都付出了代价。” (.)(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