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832节:夏天的一个瞬间Ⅷ
    “小方糖,奶精,真是美好的世界。”磨好的黑咖啡,放入添加物,又是新的一天,又是新的工作,巴巴莉姆开始怀念布涅塔尼,这位审判官的私人大秘离开已经有五天了,也不知道她和她的那位大个子男朋友的回家之旅进行的如何。

    会不会甜的东西放太多了?

    啊,没关系的,毕竟这不是现实世界,玛索先生想来也不用在这个世界里畏惧高糖份吧。

    将咖啡杯放到托盘上,先是给情报室的各位送上,然后是休息室的各位小姐,林家姐妹中的姐姐一如既往的表扬了巴巴莉姆的手艺,“真是完美的添加,不愧是我们方耳朵的孩子呢。”,每到这个时候,有着兔子长耳朵与圆尾巴的巴巴莉姆,总是会满足于被表扬毕竟自己也是特尔善的体型呢,虽然是因为父亲才拥有特尔善的血统,但母亲至少忠实的将其中的一部份铭刻在了女儿的基因中。

    走上甲板,迈上台阶,站在后船楼的顶部,看着睡在吊床上的审判官阁下,巴巴莉姆将托盘到了一旁的小桌子上:“玛索先生,咖啡。”

    从吊床上翻下,愉快的走到桌前坐下,眼前的审判官端起自己递上的咖啡,小小的喝了一口,然后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巴巴莉姆啊,我们的布涅塔尼小姐到底要去几天呢。”

    对此,自己微笑着双手拿起托盘:“还需要两、三天吧,当初她请假了一个星期呢。”

    “喔,我已经有些开始怀念她了,怀念她做的那些点心,啊,巴巴莉姆,如果你能做点心那该有多好。”审判官说到这里往桌前一靠,空着的左手托着下巴:“真是可惜啊,巴巴莉姆,你泡的咖啡这么棒,你的父亲也是一个特尔善人,为什么你不会做点心呢。”

    “因为制作点心的工作是母亲的专利,而我专门负责父亲的咖啡,他喜欢像这样甜甜的咖啡,父亲的种族还真是奇妙呢。”长耳朵被风吹的往后倾倒,自己不得不伸出手按住耳朵:“说起来,玛索先生你为什么喜欢坐在后船楼上呢,明明这儿风这么大,今天又是阴天,还没有您喜欢的太阳。”

    “嗯,这是我个人的小秘密,巴巴莉姆,好奇心可不止是猫崽的敌人。”审判官眨了眨他的竖瞳,似乎是有些感叹,不知道这位在感叹什么,自己也不太想知道,毕竟这是各位姐姐的猎物,对于巴巴莉姆来说,敬鬼神而远之,方为安全之道,每一个托比孩子懂事之后,就被自己的父母所告诫,凡事戒急用忍,所以巴巴莉姆觉得,自己和这位审判官保持距离方为正道毕竟如果要让这位小猫人成为自己孩子的父亲,巴巴莉姆面对的,可是复数的敌人。

    既然如此,保持安全的距离,对自己总是有好处的,而且审判官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巴巴莉姆也不觉得自己有必要问下去,于是准备下线的兔姑娘开了口:“玛索先生,我想请半天的假。”

    “这话你应该和明美或是明恩说,如果她们不在的话,莫姐那边你说一声也可以。”玛索先生有些好奇的瞪圆了他的竖瞳。

    “不,只是不想让她们知道,毕竟只是半天时间,今天晚上我就可以回来,不会耽误到行程的。”巴巴莉姆站直了身子:“好不好呢,玛索先生。”

    “嗯好吧,反正你办事,我还是非常放心的。”玛索先生微笑着点了点脑袋:“去吧,是去和男朋友约会吗。”

    “并不是,只是普通同学聚会。”虽然这种误会不需要解释,但巴巴莉姆还是板起脸,用严肃的口气回答道。

    “原来如此,那么,玩的愉快。”玛索先生的笑容让巴巴莉姆感觉到温暖,真是一个优秀的雄性呢。

    只可惜,难度太大了,大到用父亲的话来说,完全没有任何赢面,也没有任何利益可谈,真是可惜呢。

    退回舱室,躺到床上,兔子姑娘扭了扭身子,让自己睡的舒服一些,然后闭上了眼。

    再一次睁开眼睛,从自己房间的床上坐起身,巴巴莉姆脱下游戏头盔,穿着睡袍的兔子姑娘蹦跳着来到衣柜前,为自己挑选了合适的衣物父亲喜欢保守的样式,或者说整个方耳朵和尖耳朵都喜欢在衣物上的保守,巴巴莉姆也不例外,对于她来说,那些游戏中穿的越少防御反而越高的女人,在违背了物理学的同时,也扭曲着雄性的感知,拜托,那种有着巨大赘肉的雌性有什么好的。

    “姐姐要出门吗。”弟弟在客厅里看着书,发现了自己姐姐的打扮像是外出的模样,这个家中的唯二的男子汉理所当然的发出提问。

    “是的,要出门。”回答了弟弟的问题,巴巴莉姆微笑着伸出手揉了揉弟弟的脑袋。

    和做姐姐的巴巴莉姆不同,弟弟的外型是完全的特尔善人,这一点让巴巴莉姆多少有些羡慕,因此在弟弟转而羡慕起姐姐的耳朵时,巴巴莉姆很是生气,这种得了便宜的弟弟,真是有些小讨厌。

    不过,毕竟是弟弟呢,做姐姐的,理应该宠爱才对。

    “姐姐需要零花钱吗。”弟弟问道。

    “不用,姐姐是够的。”巴巴莉姆笑着点了点头,长耳朵随之甩了甩:“倒是你,是不是还有零花钱。”

    家族中的孩子有时候会拆借零花钱,巴巴莉姆觉得这很好,兄弟姐妹之间的感情深厚是好事,不过做姐姐的巴巴莉姆已经开始通过打工和游戏中的合约来赚钱了,因此在拆借关系中通常属于拆的一方。

    “塔塔也有,姐姐路上小心。”弟弟对着姐姐挥了挥手:“姐姐如果是去找男朋友,塔塔是不会说出去的。”

    “姐姐不是去找男朋友。”这个小间谍,巴巴莉姆笑着丢了一颗糖果过去。

    “巴巴莉姆!你又长高了!”

    “只有一公分。”

    “一公分!在我们的世界里,一毫一厘都是高度差!”

    同学会在附近街区的一家大个子店长开立的下午茶餐厅里举行,这位大个子店长年纪比较大,因为听说父亲和母亲约会的时候就有这家餐厅了。

    通常来说,参加聚会的全是班里的姑娘,特尔善人的男少女多在班级上就体现的淋漓尽至,男同学们早就已经托家带口,运气不好的,估计现在已经面对好几个儿女,忙的脚不着地了,哪儿有闲心来参加同学家。

    所以,巴巴莉姆更喜欢在内心深处给同学会的标签外面贴一个更贴切一些的名字败犬联谊会。

    真是一个悲哀的名字呢,每一次同学会,巴巴莉姆总会发现有同学消失了这就是从败犬组升华到赢家组了啊,真是幸福的家伙啊。

    “听说了吗,瓦罗罗嫁人了,对方是一个小猫人!”

    “哇噻,竟然嫁组了夜战专精种族,她受得了吗。”

    “是和她的姐姐们一起组团的,她一个人怎么可能搞定一只小猫人啊,听说是姐姐们的青梅竹马,她只能算是添头。”

    “添头也好过我们这样的败犬啊!”

    还真是败犬的哀鸣呢。

    巴巴莉姆有时候会想,自己会不会也沦落到有一天要不得不和妹妹们一起组团,哎,真是痴心妄想,妹妹们还小的很,做为姐姐的巴巴莉姆也只能自力更生了,说不定哪一天,自己的哪一个妹妹还需要她这个做姐姐的来收留呢。

    做为长姐,自己也要加油呢!

    “巴巴莉姆,说起来你是咱们班唯一有异域风情的姑娘儿了,你怎么就没能嫁出自己呢。”

    “兔子耳朵虽然软可不好摸,兔子尾巴又短又不暖和,我根本没优势的啊。”

    “可就算是嫁不了同族,至少大个子那边应该会非常的市场的啊,兔女郎什么的,在大个子那边超有市场啊。”

    是啊,超有市场,只不过有市场的是那些有着42的赘肉的大个子兔女郎,而不是自己这样平胸的兔姑娘。

    巴巴莉姆摸了一把自己的肋骨,感觉自己的兔生有些黯淡,扭了扭脑袋,正准备将这些不愉快丢出脑海的巴巴莉姆,意外的看到了窗外站着的特尔善

    男孩和女孩。

    “咦,那不是卡卡家的米米达吗,就是我们班第一个结婚的男同学米米安的弟弟。”

    “卡卡家的基因超利害,竟然有四兄弟。”

    “可怜你已经是阿姨了啊,亲爱的。”

    “别揭短啊!你不也一样吗!”

    同学们互相取笑着彼此,而巴巴莉姆看着那个女孩,意外的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哪儿见过她。

    “你说你在哪儿见过她?可我不认识她啊,咱们街区的姑娘里没有这号人。”

    “咦!她打他了!一耳光!”

    “哇噻,这年头敢打男孩子的女孩,真是比男孩子还稀有。”

    看着街道上的她打了他一个耳光,巴巴莉姆突然想到了一个人这这不是布涅塔尼吗?

    等一下,她的男朋友不是大个子吗?

    等一下,她打卡卡家的米米达是什么原因?

    等一下,她干什么要哭着跑掉啊?

    等一下,他为什么还要追啊?

    巴巴莉姆觉得自己的八卦之魂正在熊熊燃烧。

    不,应该说整个餐厅里的败犬们的八卦之魂都在熊熊燃烧。

    翻了一个身子,玛索坐了起来,猫崽张开血盆小口打了一个哈欠,午后的阴天,在高层风的吹拂下睡一个午觉可是猫生一大乐事。

    就像是当年焰带着自己飞上高峰,两只猫崽团在毯子上,却因为天气的原因,只能享受着阴天的低气压。

    真的是往日的小美好啊只可惜,美好易碎,美梦易醒。

    离米罗城还有半天的路程,这几天的时间整条船上的各小队已经完成了休整,下地的时候如何摆威风自然有姑娘们来操刀,玛索要做的就是做那把最锋利的刀。

    坐起身,玛索下了楼梯,正准备往情报室移动的他突然听到了休息室那边传来的哭泣声。

    好奇心怎么把兔子害死,玛索并不知道,但是猫崽是怎么死在好奇心上的,玛索倒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将脑袋探进休息室的时候,猫崽已经做好了被什么东西糊脸的准备,只可惜没有什么夺命的剪刀,也没有**抱肋尖叫的姑娘,有的只是自家姑娘们围着布涅塔尼安慰着她。

    “嗯,我很好奇,布涅塔尼这是怎么了?”出于好奇心,玛索开口问道这是小猫人做死一百零八手中的上三十六手嘴欠流派,前者通常祸从口出,而属于下七十二手的手欠流派也只不过是有一个死的更惨的差别。

    “闭嘴!”这是林家姐妹的异口同声。

    “这儿没有你的事情!”这是九叶与杨的呵斥。

    “乘姐姐们没生气快点走吧!”这是安妮的谆谆善诱。

    “啊,好吧。”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玛索觉得这一切大概和自己的性别有着莫大的关系,既然安妮都这么说,出于对自己生命的珍惜与爱护,猫崽从休息室里抽出了脑袋。

    “莫姐,巴巴莉姆,我说,布涅塔尼这是怎么了?”玛索在走廊里蹲了好一会儿,注意到莫姐和巴巴莉姆端着两大托盆的点心与茶水,猫崽指了指休息室。

    “嗯,怎么说呢,遇人不淑吧。”莫姐一脸的‘人总是在重复着同样的错误’的过来人模样,而巴巴莉姆眨了眨眼:“布涅塔尼的大个子男朋友真不是个东西。”

    “咦,你知道?”玛索的好奇心又上来了。

    “可是巴巴莉姆不是那种喜欢嚼舌根的女孩子,而且这种事情事关布涅塔尼小姐的尊严,我是不会说的。”这兔子姑娘义愤填膺的说道。

    玛索掏了掏口袋,掏出一把胡萝卜。

    巴巴莉姆皱了皱眉头,一把从玛索手里收过胡萝卜,然后皱着眉头摇了摇头:“我是不会说的!”

    “可你收胡萝卜了!”玛索双手一摊。

    “有贤者说过,打过来的糖衣炮弹,可以吃掉糖衣,然后将炮弹打回去!”

    说完,这兔子姑娘跟着莫姐走进了休息室。

    蹲在门外的猫崽一脸郁闷的掏出一支胡萝卜咬了一口。

    呸,这东西真能生吃? (.)(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