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一卷:卖萌求生录 第836节:OLD BLOODⅠ
    “我爱过这个世界,爱过烤肉摊上散发的香味,爱过跑过的孩子们的欢笑,爱过喜欢对我笑的少女,爱过那双愿意为我戴上草织戒指的手,爱过时刻握着我的手的幼崽,更爱过那张被岁月侵蚀却越来越耐看的脸。”

    “但这一切都毁灭了啊……我的神明,我向您乞求,给予我力量,让我破除眼前的障碍,让我站在那个屠夫的面前。”

    立于阴影中的人声沉默了下来,烛火无法点亮的领域中,一对猩红的魂火点燃,它们的主人伸出手,自祭坛中拿下满是铁锈的长剑,在干枯的手中,这把长剑剑体上的锈蚀正在脱落,最终,它露出了它原本的模样有着血槽的暗红色剑体,有低吟的耳语在若大的房间里传开,烛火最终熄灭。

    ………………

    “魔剑?”明恩看了一眼系统通常来说,有足以深刻的改变这个世界的进程发生,编年史中都会有记录,而在今天,编年史和游戏历史里都出现了这么一句话魔剑重新解封,它有了新的主人。

    这个世界上足以被称之为魔剑的剑类武器可不少,从新伊甸的皇帝手中的那把魔形魔剑‘绯红之杖’,到那把玩家之间笑称的吐槽魔剑‘撒连姆多’,从最邪恶最危险的兵器,到拥有最会吐槽的自我意识的抖s魔剑……天知道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来路。

    “哇喔,姑娘们,看看这个,最近我们的风头都要被这个家伙抢走了。”莫轻语看着她面前的编年史感叹道:“魔剑,是哪一把呢?”

    “根据情报,除去已经明确确认的被主人所拥有的魔剑,还剩下五把历史上有名的魔剑还没有被目击到。”九叶做为情报部门的负责人,早就开始做起了应对准备:“首先就是撒连姆多,不过我觉得应该没有玩家会选择它,毕竟撒连姆多这把有着自我意识的魔剑以嘴碎和死傲娇而著称,它的每一任主人最终都选择了删角色。”

    “为什么啊?”巴巴莉姆做为最萌的新人,理所当然的不知道这些情报:“明明是魔剑啊,就算是变成邪恶,魔剑那强大的力量怎么会可能会让玩家选择删角色啊,如此烫手的神器,就算是被烫伤,也要牢牢的抓紧它!”

    “傻姑娘,要是你的法术书一天到晚都在批评你的每一个动作,将你贬低的一无是处,却从来不给你任何建议,你会怎么办。”布涅塔尼问道。

    “当然是丢掉它!这种烫手的垃圾!”烫手有两重含义,巴巴莉姆今天都见识到了。

    “可是它丢不掉的,这玩意儿是绑定角色的,就算你把它从空飞母舰上丢下去,它也会很快回来你的面前,然后放肆的嘲讽自己主人的愚蠢。”瘫在软软垫子上的明美做了一个爱莫能助的耸肩动作:“说起来,我的父亲年轻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做了什么恶事,竟然获得过撒连姆多,他忍受了这把长剑整整六个月,然后拿着它自杀了,是撒连姆多的主人之中活的最久的,也是最可怜的一个,据父亲说,到后期,连下面那玩意儿的长短都在撒连姆多的吐槽范围之中。”

    “我去。”圆瞪圆了她的竖瞳:“你们地球男人真可怜,我们小猫人之中有一个家伙也获得过它,但是从来没有被它嘲笑过那方面。”

    巴巴莉姆扭头看了一眼圆:“如果是女性获得了它呢。”

    “够了,巴巴莉姆,停下这个该死的话题。”在场所有的一米二异口同声的喝止道。

    安妮转动着脑袋,不知道为什么要停下这个很有意思的话题。

    ………………

    “黑暗圣子?”玛索歪着脑袋一脸的‘这是啥’,而在他身边的无名氏主教叹了一口气:“这是从你们送过来的混沌信徒嘴里掏出来的情报,他们说,一个外乡人成为了黑暗圣子,他获得了一位邪神的注视,并获得了极大的提升,应该不像是那四位,但是你也知道,我们这个主位面自从被死亡大军入侵之后,坐标就已经半公开化了,是个杂碎都敢过来惹事生非。”

    好吧,这还真是一个非常尴尬的现实,自从第一次开放时代,死亡的大军在主位面立起传送门,这个主位面的坐标就已经在整个晶壁系里处于‘广播’的状态,无数的亡灵大军杀进这个世界,直到传送门被毁掉。

    有太多的有实力的家伙获得过坐标,当然他们之中的大多数人并不是阿亚罗克的主位面中的诸神的对手,但还是有些明明没实力的家伙花式作死,连个英雄神(rank0)都不是的玩意儿都敢以‘外来神明’也就是邪神的身份来这个世界发展信徒,其中有巴不得诸界毁灭的邪恶人仕,也有期待着整个世界陷入混沌包围的混沌信徒,这些家伙是这么的多,以至于善良阵营的外来者都不怎么敢上门观光。

    没有三两三,哪敢上梁山。

    还是这句话说的好,再说了,这个比善良阵营喜欢种田的各位一比,热爱着将世界带向混沌的死寂,或是渴望着毁灭将整个位面吞噬的各位有着远比一般善良阵营的各位更高的行动力,如果不是这些家伙时不时总喜欢拖对方的后腿,玛索敢肯定,这个世界还会更忙,更麻烦。

    “他们有说,这位黑暗圣子到底是哪儿来的吗。”

    黑暗圣子这可不是什么大众的称呼,实力,野心,还有后台都是缺一不可,那种没有后台,没有实力,只有一颗野心的所谓圣子,只怕是今天早上选出来,到了晚上就要被别的邪神的信徒送上祭坛了活祭是邪神信仰的一环,不爽不要玩。

    “并不知道,但是听说是一个外乡人。”说到这儿,这位草原精灵主教伸出手拍了拍猫崽的背:“没事,我们知道你们都是好外乡人。”

    “谢谢。”这种乞丐中了一箭的感觉可真的不好过,不过有话说的好,人生就像一场戏,赢家全都靠演技,说不实这家伙正不知道在哪儿耍帅呢。

    喵了个咪的,真是一个为了拉风不择手段的家伙。

    玛索这边在内心深处骂了一句娘,那边还要和主教去看各位貌似好汉的人生最后的留言……好吧,通俗一些来说,就是认罪书和罪行自白。

    “无论如何,玛索先生你的存在都是对混沌信徒们的一种吸引,这段时间死掉的混沌信徒,是我们整个教区净化十年都凑不够的人头。”

    主教老爷自然是乐观的,不过玛索可是真是被这些好汉给忙死了。

    不过幸好,最近已经有三天没有好汉来赶场了,以姑娘们的分析,要么是好汉们面对人头滚滚的局面,实在是没办法鼓起勇气来送死;要么就是有志于屠猫的好汉们离这儿比较远,而大家都知道的,混沌信徒行事总是怎么爽怎么办,用玩家们的观点就是做什么事要的就是一个直指本心,爽就一个字,我只说一次,所以,这些家伙通常来说都是比较穷的,连路费都不起的好汉……那就不是好汉,而是废物了啊。

    考虑到连钓鱼执法都没有瞎眼的鱼上钩,玛索和姑娘们已经物色好下一站,再等各位英雄好汉三天,要是过了时间,就不要怪审判官大爷拍拍屁股走人了。

    离开大圣堂的时候,主教老爷陪着玛索一起走到广场上:“这几天风平浪静,看着喜人,可我觉得有些不对劲,还请审判官多加小心。”

    “嗯,我会注意的,还请您放心,毕竟我也是一个外乡人啊。”玛索对于长辈的小心自然不会口是心非,但是就像是他说的那样,在这个世界,无论是谁都不可能真正的杀死一个外乡人。

    对于大不了砍号重练的外乡人来说,掉个脑袋还真的就是一个碗大的疤。

    “嗯,既然你这么说,我也就放心吧。”这位老人说完,就走回到了大圣堂里。

    “行了,咱们走了。”玛索对着跟随着自己出来的一个小队的小猫圣侍们拍了拍手。

    这些正在一旁吃小鱼干的猫崽们立即小跑着来到玛索面前,开始护卫着玛索离开。

    就在猫崽们离开广场,最后一个走下台阶的玛索突然扭头看了一眼广场左侧,空无一物的广场与同样没有疑点的建筑们,似乎在嘲笑着一只猫的过敏第六感。

    “错了?”玛索歪了歪脑袋,然后理所当然的迎向了自家的小猫们。

    “玛索先生在看什么。”圣侍中的小队长这么问道。

    “好像感受到了恶意,但看起来是我多疑了吧。”玛索笑着摇了摇头:“应该是我多疑了,好像是因为最近接触的这些恶意太多,多到有些影响我的感观了。”

    “是这样吗,我也觉得最近无论哪一个家伙看起来都像是敌人。”这位小队长嘻笑着回答道。

    “嗯……看起来是太累了啊。”玛索如此说道:“等离开这座城市,我给大家放个假。”

    然后,玛索的这个决定理所当然的获得了小猫们的欢迎。

    没有猫会不喜欢将自由,午睡和垫子有机的结合起来。8)( 喵客信条 /0_151/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